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故事精选

寻找梦想的行动派

小故事网 时间:07-03

  80后曾一度颇受争议,被民间、媒体和学术界贴上“自私”、“叛逆”等标签,甚至被拿来与美国的“垮掉的一代”相提并论。80后自身却并不认同这些说法,他们认为,80后不顾忌那些别人认为是必须去做的传统,破除成规,只做最正确的事。

  寻找梦想的行动派黄恺:特立独行做“三国杀”

  1986年出生,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动画学院2004级游戏设计专业,不插电游戏三国杀设计者。

  他不是三国迷,不玩光荣,不玩三国志,对三国没有特殊的爱好,但这不妨碍他发明一款以三国为背景的游戏,令万千人迷恋。

  三国杀设计者黄恺,最开始只是手工做游戏,制定规则,画小兵,用骰子和卡片进行战斗,他设想过众多场景,甚至将自己的老师和同学设定为游戏人物,但最终他选了自己最熟悉的一个:三国。

  他很早就显露出一种天赋:小学课间,他拿出自己手工绘制的角色小纸牌,让周围的同学一起参与到游戏中。但他并不喜欢天赋这个词,觉得这个词太容易抹杀掉做成一件事所需要的努力。

  他更愿意将今天的一点成绩归功于“特立独行”。他事事要求自己与人不一样,就连选择大学专业也如此。当时,他站在中国传媒大学的招生简章前,仔细浏览了一遍,发现“互动艺术”才是自己真正想学的专业,尽管这是当年新开的一门学科。

  三国杀游戏的风靡程度让黄恺自己也感到吃惊。2006年,北京桌游玩家不过两三百人,到了2009年,活跃用户就高达400万,一条桌游产业链逐渐形成。

  如今的黄恺已是游卡公司的总设计师,比起以前单干时的自由,他觉得这份工作还需要一定的克制和责任。他开始考虑更多事情,比如整个公司的利益,员工的利益。他仍怀念三国杀游戏刚诞生时,在淘宝店上出售的经历。他在电脑上设计出牌样,送到美工店喷绘,再贴到剪成一样大小的纸板上。第一个买这款游戏的人,他到现在还记得十分清楚。那是两个星期以来的第一个“客户”,他十分详尽地给对方解释相关规则。

  之后的他,面对的不再是一个人,而是更为复杂的规则。

  游戏刚风靡时,常有人对三国杀模仿国外的一款游戏提出质疑。他只是平静地解释:“我从来没有否认过模仿,但游戏里也有我的逻辑和设计。这并不是抄袭。”

  黄玉浩:沉迷“绝

  世好题”

  1983年出生,《新京报》深度报道部记者,写过阜阳白宫书记的覆灭、王亚丽造假骗官等调查报道。

  2010年元旦,黄玉浩在微博里写下新年愿望:让远在安徽老家的爸爸妈妈坐飞机到北京来,陪他们去看天安门,请他们在饭店吃顿团圆饭。

  他花了3年时间,终于有能力来实现这个愿望。

  来自安徽省泗县的他,上大学时从家里带走一万块钱,还是农村信用社的贷款。“从大一我就开始打工,基本上什么都干过。我卖过电话卡,发过传单……还跟几个同学一块儿成立过广告公司,为商家设计传单。再加上学校的助学贷款,基本能解决自己的学费和生活费。”黄玉浩说。

  2006年,23岁的黄玉浩第一次从安徽老家来北京,揣着500块钱。“就是想找工作,也不知道去哪儿找。我背着一个大包,睡过火车站,睡过协和医院。”他说。

  2007年,他已经成为《新京报》深度报道部的实习生。“瘦小,其貌不扬。”同事形容他。

  但第一次出差,他就让人刮目相看。那是一次矿难,有人在事故现场驱赶记者。他跳下采访车,从地上抓起一件不知谁遗落的黄色矿工服,伸出手来抓了把煤灰,顺手抹了自己一脸,成功混入到矿工家属中进行采访。

  3年里,他写了许多调查报道,从阜阳白宫书记案到王亚丽骗官案,他已经不是当年的小男孩。没有变的是他的眼神,找到一个好选题,他会眼睛发亮,兴奋地说:“这是一个绝世好题。”随后,他提着行囊,即刻出发。

  他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一个月的时间里,20天在采访,5天在写稿,剩下的5天在改稿。他习惯了用长久的时间来磨出一个好稿。他说:“也许有一天,我在一个小旅馆没睡醒、死在房间里,不认字的爸妈都不知道我在做什么。”

  转眼,他又投入到下一个稿件中。关于父母的那个梦想,又被搁置到一边。

  他拾起了另一个梦想:“我只是喜欢记者这个职业,想做一名好记者。”

  伍声:世界电玩冠军开始迷惘

  1987年出生,中国DorA界最具传奇色彩的人物,游戏ID“2009”被业内人士尊称为“9神”,现任LGD,sGty战队经理。

  伍声有一双适合玩游戏的手,修长白皙,在按键上灵活飞舞。

  小学时,他已明白自己玩游戏比周围人玩得都好。他没有多少零花钱,但这并不妨碍他放学后去游戏厅里观摩。每到周末,他才会掏钱去实践20分钟。半年后,他打败了这个区的所有玩家。他说自己喜欢胜利的感觉,这是他玩游戏的直接动因。

  就连上大学,也是游戏的缘故。为了更好地玩游戏,他和父母交换了一个条件:只要考上大学,就再不干涉他玩游戏。结果,他考上了浙江大学的生物医药专业。

  一进入游戏,他俨然是一位国王,发号施令,带着自己的队伍冲锋陷阵。

  “但这个国王也没用。”伍声突然叹道。

  2011年,这位前世界电子竞技大赛的冠军,突然说不想再玩游戏了。身为2010届毕业生的他,开始考虑如何抛开过去的生活,来重新打量和审视这个世界。

  在大学里打了4年游戏的伍声突然感觉到了迷惘。手握着浙江大学生物医药专业的毕业证,但他并不觉得自己的简历在同龄人当中有多光辉。

  过去的4年里,游戏就是生活,生活就是游戏。他给自己定的目标,就是4年的时间里好好玩游戏,玩出一个世界冠军来。他成功了,也感觉到了疲倦。

  毕业后的这段时间,伍声的心态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他越来越察觉到自己做每件事情都带着一定的功利性和目的性,他把这种变化归结于现实环境所致。

  “只是更现实了,琢磨着怎么把游戏世界里的影响力转换为财富。”伍声说。

  罗成:从愤青变成留学中介

  1983年出生,江西高安市人,现任上海互应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马来西亚东方学子留学有限公司董事长,开创留学新模式。

  很少有人知道,大学里的罗成是个愤青。他注册了一个马甲,在天涯里跟帖,骂社会上的种种不公。“父母当官的世袭制,凭关系上位的,我都跟帖骂过。”他说。

  那时的他,从来没有想过创业,只是希望大学毕业后能找到一份安稳的工作。

  生活里的第一个挫折来自于毕业招聘。在农村长大、毕业于一所二本学校的他,被面试官批评英语发音不准。此后,他意识到英语不足,开始想出国进修,参加了好几个月的英语培训,却仍旧只考了一个让他觉得羞愧的分数。无奈之下,他选择了留学马来西亚,那里对英语的要求相对较低。

  走下飞机的那一刻,罗成感觉到了孤独。“我该去做什么,怎么和人交流,甚至怎么吃饭,我一无所知。”罗成说。

  2007年,他把眼光瞄准了马来西亚的留学市场。“我想提供一个免费的中介,先打开市场。”罗成说。于是,他开创了一个留学马来西亚的新模式。

  罗成的创业经历并非一帆风顺。他曾经与合作的股东发生了一些矛盾,对方不同意他免费的中介运营模式,而是希望收取一定的费用。这些人先后离开了罗成的团队。

  如今,罗成的公司已占据马来西亚留学市场的最大份额。

  周围人对罗成的评价是行动力强、踏实,即便是半夜3点钟,他想到什么点子,也会致电自己的员工要求落实。

  罗成说:“跟前几代人相比,其实我们80后一代特别幸福,可等我们一踏入社会,压力就来了。比如房价,你得有很多现实的考虑,这些东西会钳制你的梦想。”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