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亲情故事 > 父爱故事

隐身爷爷 搀扶苦命姐妹上学路

小故事网 姐妹的故事 时间:2015-06-29 左岸

  两个双胞胎女儿考入了大学,对于一个寡妇来说,这既是高兴的事,又是烦恼的事。这个完全靠她一个人支撑的家已经够贫寒了,拿什么钱供女儿上学呢?“妈妈,张爷爷的汇款又到了。”听到女儿的这句话,她终于如释重负了。好几年了,这位隐身的张爷爷总会给她们寄钱来,让女儿们不至于辍学。可是,这位好心人在哪里呢?

  隐身爷爷 搀扶苦命姐妹上学路两任丈夫离世,贫穷之家风雨飘摇

  命运对于韩江敏来说,实在是太残忍了:她原本有一个温馨的家,丈夫李占文是个老实本分的庄稼人,一对双胞胎女儿李雪燕和李雪莺聪明活泼,成绩优秀,一家人的日子虽然清贫,但充实而幸福。为了支撑起这个家,瘦弱的李占文一天到晚在农田里劳作。2002年冬天,因为过度劳累,李占文抛下妻子和两个年幼的女儿,带着无限眷恋和遗憾离开了人世。

  丈夫的英年早逝让韩江敏痛不欲生,她整天坐在丈夫的坟头伤心欲绝,再也无心打理生活。没有了母亲的关心和照顾,李雪燕姐妹俩常常是饥一顿饱一顿,脸上脏兮兮的,衣衫褴褛不堪,简直就像两个流浪的小乞丐。

  那天,韩江敏从丈夫坟头归来,突然看见两个女儿在村后的垃圾堆里捡别人丢弃的烂桃子吃。那一刻,韩江敏那颗做母亲的心像被刀割一般疼痛:丈夫虽然走了,但生活还得继续,女儿还得长大啊!自己抛下两个孩子不管,丈夫在九泉之下也不会瞑目的。韩江敏擦去脸上悲伤的泪水,把伤痛压在心底,以柔弱的双肩去迎接生活的风雨。

  这时候,李雪燕和李雪莺都已10岁,两个孩子正在上学,仅学费一项就让韩江敏不堪重负。尽管她每天披星戴月地在地里忙活,但一个没有一技之长的柔弱农妇,能有多大作为?要撑起这个家,实在是太难了。

  不久,在好心人的介绍下,一个叫王东军的男人走进了韩江敏的家。王东军住在韩江敏邻村,因为家境贫困,年近四十还没有结婚。这个憨厚老实的男人走进韩江敏家的第一天,就给李雪燕姐妹俩每人买了一个新书包,把两个孩子紧紧搂在怀里,诚挚地说出了自己的肺腑之言:“孩子,虽然我是你们的继父,但我无牵无挂,一定会对你们的妈妈好,更会把你们当做亲生女儿来对待。雪燕、雪莺,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你们别在心里把我当外人,好吗?”两个孩子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望着眼前这个善良诚恳的男人,韩江敏流下了百感交集的泪水……

  王东军果真说到做到。自从走进韩江敏的家后,他就从心理上把自己融入这个家庭里,并很快成为这个贫困家庭的顶梁柱。他把家里家外的重活全揽到自己肩上,农闲时,他还去城里打短工。每次领到工钱后,别的民工都忙不迭地下馆子、买酒喝,上电影院潇洒,只有他把钱存下来,回家后悉数交给妻子,作为两个孩子的学费。

  见王东军把自己的血汗钱全部给两个继女花了,工友们都很不理解,说他蠢、缺心眼儿,自己辛辛苦苦挣的钱,全部替别人养孩子。王东军回敬他们:“虽然两个孩子不是我亲生的,但我把她们当亲女儿,她们也会把我当亲爹。”

  是的,王东军很快用自己无私的父爱消除了两个继女心中与生俱来的敌意。她们从内心深处把王东军当成亲生父亲,爸爸长、爸爸短地叫得王东军很开心。那年中秋节,亲戚给了李雪燕姐妹俩一人一个月饼,两个孩子都舍不得吃,要留给父亲吃。她们知道,父亲每天很辛苦,为这个家付出得太多了。晚上,王东军从城里回来了,姐妹俩拿出月饼要父亲吃。王东军要两个孩子吃,父女三人推来推去,最后韩江敏只得把两块月饼分别切成两半,一家四口坐在皎洁的月光下,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这一幕,令王东军感到特别满足。他常常一脸幸福地对别人说:“你看,我一结婚就老婆孩子都有了,多好啊!”

  然而,令韩江敏没有想到的是,坎坷的命运再次向她露出了残酷狰狞的面目。2007年五一节前夕,王东军在从凤城回家的路上,不幸遭遇车祸,被送到医院时,血肉模糊的他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韩江敏扑在丈夫的遗体上,发出撕心裂肺的悲怆的喊声:“老天爷,你太残忍了,为什么要接连夺走我的两个好丈夫?”她边哭边把头往墙上撞,鲜红的血顿时顺着她的额头流了下来……两个女儿一人抱着她的一条腿,声嘶力竭地哭喊着叫“妈妈!妈妈!”韩江敏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有两个孩子,她不能死!韩江敏牵着两个女儿的手,踉踉跄跄地回到了家……

  王东军走了,家里的顶梁柱轰然倒塌,这个命运多舛的家庭小舟再次驶入了急流险滩之中。这时,李雪燕和李雪莺都已经上中学了,对别的家庭来说并不算高昂的学费,却像一座大山压得韩江敏喘不过气来。这个苦命女人再也无力承担家庭的重负,走投无路之际,她准备让两个女儿退学。

  一纸飞鸿照亮贫困姐妹求学路

  当韩江敏含着眼泪要求李雪燕和李雪莺退学时,这两个成绩优异的孩子在母亲面前跪下了:“妈妈,我们要上学,我们都想继续读书呀!”孩子们的苦苦哀求,把韩江敏那颗慈母之心刺得千疮百孔,她也“扑通”一声跪在两个女儿面前,哭着说:“闺女啊,不是妈狠心,妈实在是无能为力啊!”母女三人相拥着哭成一团……

  第二天,李雪燕姐妹俩就没有去学校了,这对做梦都想上学的苦难姐妹在床上躺了整整3天,不吃不喝。看着女儿痛苦不堪的样子,韩江敏只得无奈地伤心抹眼泪。

  两个孩子渴望读书的迫切愿望震撼了老村长的心,他为她们的失学深感惋惜。这两个孩子本应该是无忧无虑,像两只飞舞在校园上空的快乐小鸟,而现在,家庭的变故使她们就像折了翅的小鸟,再也飞不起来了。孩子们眼里的忧伤让人心碎。善良的老村长实在不忍心看着两个孩子就这样辍学,他有心帮助她们,但村里的人都不富裕,谁也没有多余的钱去资助她们。在这种情况下,老村长抱着试试看的想法给《辽沈晚报》写了一封长信,把韩江敏一家的不幸遭遇以及两个孩子做梦都想读书的迫切愿望,饱含深情地写了出来,希望社会上能有好心人帮助这两个可怜的孩子,让她们重返校园。

  一个星期后,老村长的求助信见报了,就是这封情真意切的信,改变了李家母女的命运。不久,韩江敏收到了鞍山市一位署名叫“张向善”的老人的来信,他十分同情李雪燕姐妹俩的遭遇,表示愿意资助她们上学。韩江敏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世上还有这么好的人?李家姐妹黯淡的眼睛里,也一下子泛出了希望的亮光。在那个寒冷的冬夜,张向善的信就像一盆暖融融的炭火,温暖着韩江敏母女三人冰凉的心,她们把信看了一遍又一遍,姐妹俩拍着手跳了起来:“我们能上学了!我们能上学了!”这一幕,让韩江敏辛酸不已。

  就在接到张向善来信的第二天,韩江敏就让两个女儿背着书包重新回到了学校。然而,这个学期快结束了,对方许诺的资助金还迟迟没有寄来。寒假很快又过去了一半,新的学期即将开始,没有钱,孩子们怎么上学啊?那天晚上,李雪燕含泪问韩江敏:“妈妈,那位张爷爷该不会是骗我们的吧?”面对孩子们企盼和纯真的眼睛,韩江敏不知该如何回答,她也不知道对方到底何许人也,是不是只是说说而已。

  就在韩江敏母女三人愁眉不展的时候,张向善的第一笔汇款终于寄来了,整整1000元。母女三人将信将疑,韩江敏拿着身份证和村里的证明去邮局取钱,当工作人员告诉她汇款单真实有效时,疑虑消除的惊喜、激动和感激,在韩江敏心头冲撞。一时间,她忍不住泪雨纷飞——孩子们,我的孩子们终于可以上学了!

  随着汇款单一同寄来的,还有张爷爷一封写给她们的情真意切的信:“爷爷年轻时和你们一样,也吃过很多苦,遭受过各种罪,但始终没有泯灭对人生、对生活的希望和梦想……爷爷虽然不是什么富裕之人,但你们放心,爷爷会一直帮助你们到底。”手捧着张爷爷的信,韩江敏母女三人眼前顿时幻化出这样一幅画面:一位慈祥的老爷爷,戴着老花镜,坐在昏黄的灯下,一笔一画地给她们写信。年事已高的他不时站起来走走,咳嗽几声……母女三人的泪,落了一地。

  受人滴水之恩,自当涌泉相报。韩江敏知道,自己不能给予张爷爷任何回报,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要求两个女儿经常给张爷爷写回信,汇报她们的学习、生活情况。可令她们感到蹊跷的是,第一封信写完后,她们按汇款单上的地址寄了出去,没想到半个月后,两封信都原原本本地被退了回来,信封上写道:“查无此人。”明明是按汇款单上的地址写的,怎么会被退回来呢?韩江敏和两个孩子百思不得其解。

  恩人爷爷,当面对您说声“谢谢”

  此后,每到李雪燕姐妹俩新学期开学前,张爷爷的汇款单就会飘然而至,连同汇款单一起来的,还有张爷爷亲切感人的信,他殷切地叮嘱两个孩子要好好学习,用知识来改变自己的命运。然而,每当李雪燕姐妹给张爷爷写回信时,信件都无一例外地被退了回来。

  张爷爷到底是什么人?他为什么不告诉她们真实的地址,难道他有什么难言之隐?不甘心的韩江敏将电话打到了《辽沈晚报》,请报社的记者帮忙打听张爷爷确切的地址。令她们失望的是,报社经过多方努力,也一直没有什么结果。

  恩人张爷爷呀,你在哪里?我们想念你!晚上,李雪燕姐妹俩做完作业后,母女三人坐在桌边谈论张爷爷长得什么样。两个孩子把她们心目中张爷爷的形象用笔画下来,一个说:“这就是张爷爷。”另一个说:“不对,张爷爷应该是这个样子。”姐妹俩谁也不服谁,要母亲做评判。韩江敏认真地告诉孩子们:“张爷爷长得什么样并不重要。关键是你们要好好学习,不辜负张爷爷的殷切期望。以优异的成绩来回报他,这才是最重要的。”

  时间就这样在韩江敏母女三人对张爷爷的思念中一天天过去,一转眼就是几年。这时,李雪燕已经成为辽宁科技大学二年级学生,李雪莺也在辽宁地质工程学院就读。这期间,张爷爷共资助了她们六万多元,给她们写了数十封信。然而,她们却一直没有得到恩人的真实情况,更没有见过他一面,她们多想见到张爷爷,亲口对他说声“谢谢”啊!是张爷爷无私的爱,改变了李雪燕姐妹俩的命运,让这个家重新燃起了希望的曙光。张爷爷,你到底在哪里呢?

  真爱让世界变得更加温暖。2012年9月,在丹东电视台和辽宁地质工程学院共同举办的一次联欢活动中,李雪燕姐妹含着泪花讲述了自己一家和张爷爷之间的动情的故事。现场所有的人都被张爷爷的大义之举深深感动了,电视台决定帮她们一家人圆梦,让她们与自己的恩人见上一面。几经周折,栏目组的工作人员终于在沈阳市铁西区一个住宅小区里找到了张向善。当工作人员告诉他李家母女埋藏在心中的迫切愿望时,老人最终才同意与她们见面。

  原来,张向善本名叫张承宗,退休前是沈阳五三厂的一名技师,一名老党员,多年来一直在资助别人,并且从来没有把自己的真实身份和地址留给被资助对象,张向善就是他在资助李家母女时临时为自己取的名字。那年,当老人从报纸上得知韩江敏一家的不幸遭遇后,他难过得几个晚上没有睡着,城里的好多孩子生活在蜜罐里还不满足,而这两个孩子因为家境贫寒,连上学都成了一件奢侈的事,这是一件多么令人痛心的事啊!于是,一向乐善好施的他决定尽自己所能,给予她们帮助。几十年的人生履历让他明白,“给”永远比“拿”更快乐,帮助别人,也会给自己带来好心情。

  因为现在的骗子很多,为了核实事情的真实性,不让坏人糟蹋自己的善良,老人特意写信给报社,希望他们能帮忙核实韩江敏一家的真实情况。《辽沈晚报》在收到老人的来信后,非常重视,立即派记者悄悄到宽甸农村进行探访调查,当他们如实把韩江敏一家的情况反馈给张承宗后,老人这才放下心来。

  几天后,张承宗不慎在下楼梯时摔成了骨折,足足在床上躺了三个多月,才导致第一笔汇款迟迟未能发出……张承宗的老伴早已去世,儿女们的经济条件也一般,他靠每月退休金生活。为了省钱,他在家里很少开灯,傍晚时分,他还去菜市场捡别人丢弃的菜叶。去年冬天,老人得了重感冒,躺在床上起不来,儿女们把她送到医院,要求他住院治疗。老人开了一些常规药,就要求回家去养病,儿女们生气地说:“爸,您这样我们不放心。” 老人认真地对儿女们说:“如果你们真有爱心,就把住院的钱给我,让我给宽甸那两个可怜的孩子寄过去……”

  韩江敏知道这一切后,感动得泪流满面。就是这样一位并不富裕的善良的老人,多年来节衣缩食,资助与自己无亲无故的陌生人,这是怎样一种超越血缘的天地之爱啊!这次沈阳之行,让姐妹俩的心灵再次得到了洗礼。爱,需要用爱来回报。张爷爷的年纪一天天大了,经济来源十分有限,沐浴着张爷爷无私的爱成长起来的她们有责任和义务把老人家手里的爱心火炬接过来,生生不息地传递下去,让这个世界变得暖意融融,春光灿烂!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