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亲情故事 > 父爱故事

浮华已成过去,未婚男歌手情牵捡来的儿女

小故事网 歌手的故事 时间:2015-04-16 晓午

曾经过的是一种浮华如梦的生活,曾经在一帮酒肉朋友的簇拥下怡然自得,直到两个孤儿先后走进他的生活,人生的轨迹也随之改变。在平淡和艰难中他才悟出生命的真谛:快乐和享受,其实就蕴含在爱与被爱之间……

    有一种生活曾经浮华如梦

  浮华已成过去,未婚男歌手情牵捡来的儿女4年之后的今天,曾经颇有名气的上海歌手杨捷的耳际还时时回响起那声声啼哭。那是一名女婴在绝望中寻找生存希望的声音,细若游丝,又顽强不息。杨捷无法理解,炎热的夏日,她在垃圾中躺了3天3夜,没有食物,随时还有被车辗碎的危险,可她竟然没有死,并且,恰恰在他路过的时候,发出了求救的声音。

  杨捷救下了这后来取名为“路得”的女婴。就从这一天起,未婚的杨捷成了一双“儿女”的父亲。

  杨捷1968年3月出生于上海,父亲为上海市外汇管理局的干部,母亲为徐汇区一所小学的音乐教师。这是一个令人羡慕的家庭。命运之神集宠爱于杨捷一身,他长有1米85的个头,挺拔帅气。此外,他画得一手漂亮的中国画,还有着极富磁性的男中音。

  1993年7月,杨捷从上海师大一毕业,就决意去追寻他认为“更有意思”的生活。杨捷从家里拿到“创业基金”,开了家外贸服装店。服装店生意异常火爆,不到一年时间,杨捷即掘下了第一桶金。次年,杨捷又在徐汇区开办了家电公司,随后,公司发展到拥有数家分店。再以后,杨捷在延安路开了一家营业面积达300平米的酒店,这个酒店又为他带来了可观的经济效益。

  有了钱,杨捷开始随心所欲享受青春。一有空暇,他就乱拨一通手机,将自己认为有趣的朋友招呼到酒店来,美酒佳肴款待,只图喝个尽兴。完了,他还不忘打发每人百元的士费。每逢生意淡季,他肯定会邀上一群朋友游玩于名山大川。一切费用,全由他一人承担。

  日子在花钱如流水的刺激中流逝,1996年底,杨捷忽然觉得这种生活还不够味,萌发了进入演艺圈的想法。于是,他砸下重金为自己的演艺事业铺路,花了数十万元灌制了一张唱片。他还包下一家有名的大酒店,办了个人音乐会。他让整个大厅堆满鲜花,酒店的钢琴已经破旧,他嫌不够品位,自己掏钱买来一架。凡是来听他的歌的,一切消费都由他买单。在这里,杨捷连开了3场个唱音乐会,光1000多人的茶水费就支付了5万余元。热闹和掌声十分满足他的虚荣心。

  对声名的不懈追逐果真使杨捷在上海滩有了影响。那段时间,杨捷参加了电视剧《百家姓》的演出,他的音乐作品《绕着神州走》还在 “中华原创音乐排行榜”中跻身年度第二名,并拍摄了东亚运动会专题广告片。

  一切顺风顺水,钱大把大把地赚,也大把大把地花,掌声鲜花也来了,飘浮于云端的生活本有可能相伴杨捷更长时间的,但1998年6月,一个孩子出现了。

  这是个叫阿良的孩子。他是一个孤儿,来到人世后尝尽了辛酸。在他17岁这年,一位好心人将他介绍到杨捷的酒店打工。以一种恩赐的心态,杨捷收下了他。不久,杨捷去杭州进货,考虑到要个帮手,他带上了阿良。在火车上,杨捷奇怪地看到,阿良茫然的眼睛一直在盯着他,连他上卫生间阿良都守在门外。杨捷不解,反复嘱咐他睡上一觉。这时,阿良说:“我不睡,我不敢睡,我怕一闭上眼,你就会把我扔在火车上……杨爸爸,我就叫您爸爸吧,您不要扔下我!”一声爸爸,叫杨捷大吃了一惊,心莫名地疼痛起来——他突然发现,原来在这世界上,还有着这样孤单无助的孩子!他拍了拍阿良的肩膀,认真地说:“不要叫我爸爸,让我做你的哥哥吧!”那一刻,在“咔嚓咔嚓”的列车行进声中,阿良激动的抽泣声重重落在他的心上。凝望着窗外的浓浓夜色,联想到过去以及现在正花钱如流水的生活,杨捷第一次感到了内疚。他决定将阿良带在身边。

  也许生活注定将改变。杭州回来之后,杨捷的酒店原来潜伏的问题渐渐暴露出来,月月出现亏损。变故面前,一直一帆风顺的杨捷懵了,他找不出问题在哪,也不知问题该如何解决。痛苦之中,他想起找过去的酒客、歌友寻找对策。但酒足饭饱之后,朋友们并没帮他出什么主意,还一个劲地夸他“年轻有为”、“前程无量”。杨捷心绪不好喝多了……次日凌晨他从昏睡中醒来,蓦然发现客人早已散去,他躺在包房里,身边趴着的只有疲乏之极的阿良!一股热流陡然涌遍杨捷的全身,他一把拉过阿良,问道:“阿良,你一夜都在这陪着我吗?”阿良睁开微红的双眼,说:“是啊……昨天晚上吓死我了,你的脸像纸一样白,还吐个不停。我不停地为你擦洗……”还说什么呢?瘦弱的阿良在以整夜守护的方式回报自己的“恩赐”啊!杨捷忽然开始反省,以前终日呼朋唤友吃吃喝喝到底有什么意义?他们的恭维与赞美到底有几分真诚?

  杨捷的酒彻底醒了。

  为了改变生活环境,杨捷变卖了酒店,带上了阿良,决定到深圳开始新的生活。

  在心手相牵的日子里痛并享受

  到深圳不久,杨捷就听到了本文开头那声啼哭,那哭声牵引他进入生命的更深层面,是冥冥之中的一种生命邀约——

  2001年7月28日这天,杨捷和阿良去广东河源市游玩。中午,两人说笑着来到了城乡结合部一个不知名的小村落,就在他们经过一个垃圾堆旁时,阿良忽然停住了脚步,指着草堆对杨捷喊道:“爸爸,你听,那里好像有只小猫在叫!……”杨捷循着声音望去,就在垃圾堆间的乱草丛中,在过往车辆碾压过的轮胎印旁,一个蛇皮袋在动。是什么呢?杨捷的心悬了起来,就去旁边捡了根树枝将蛇皮袋轻轻挑开……这一挑,两人都惊呆了——

  天哪!里面躺着的竟是一个婴儿!

  谁造的孽啊?!万分痛楚顿时涌上杨捷的心头,他忙用随身携带的剪刀剪开了蛇皮袋,将婴儿搂入怀中。此时,婴儿全身皮肤褶皱如橘皮,双眼红肿,靠地面的脸颊已经深凹进去,虽然气若游丝,双脚仍在不屈地踢动……得救治她,无论如何得救活这个苦命的孩子!杨捷随即拿出手机拨打110报警,再抱着孩子小跑到旁边的小店,找店主要水来喂孩子……

  “老天,她还活着?没压死也没热死?都3天了啊!”店主见陌生的杨捷抱着孩子,也大吃了一惊。

  随后,杨捷将孩子送到了医院。急救进行了两个多小时。医护人员处理完了女婴脐带与肛门处的脏物,再擦洗了她的全身。看到孩子连吮吸的本能都已失去,杨捷又和护士一起将奶水一点点滴进她的口中。直到护士将针头注入女婴体内,女婴“哇”的哭出声来,杨捷悬了半天的心才放了下来。

  救活了女婴,杨捷这才发现自己遭遇到了一个难题。显然,医院是不可能将女孩留下的,而当地又没孤儿院。那么,能带回家抚养吗?自己还未婚呀,哪来带养孩子的经验?上海的父母会同意吗?思虑再三,杨捷先嘱托医生照管好孩子,然后来到了河源市民政局。民政局的同志了解情况后面露难色。见情况如此,杨捷说:“那么,你办个手续,这孩子我就先养着吧!”

  女婴在医院的暖箱里躺了一个星期,生命体征逐渐稳定下来。杨捷将女婴抱回了深圳。

  半个月后的一个早晨,杨捷抱着孩子去邻居产妇家喂了奶水回来,当他将孩子轻轻放到床上的一刻,孩子竟突然向他展露了一个微笑。天哪,原来孩子的笑容如此美丽,在透过窗帘的阳光映照之下,完全就是一朵带露的花朵在开放!这一刻,杨捷被震撼了,从没有看到过婴儿微笑的他,心底里涌起的是母性的柔情。阿良也特别喜欢这小妹妹,她躺在床上时,他总是痴痴地守在身边,好长好长时间就那么望着她。杨捷在打电话联系收养女婴的家庭时,他总在一边紧张地听着。有一天,他忽然对杨捷说:“爸,这是一个苦命的小妹妹啊,我不忍心她像我以前一样……你收养她吧!我愿意打更多更累的工,来供养她……”还说什么呢?弱小的生命在惺惺相惜啊!

33岁尚未结婚的杨捷,决定做女婴的爸爸。他给她起名“路得”。

  这是一个异乎寻常的决定。杨捷收养阿良已是惊人之举,如今,再添一个女婴,他的父母坚决表示了反对,一次又一次打来电话,由劝导到下最后通牒:“你如果硬不听爸爸妈妈的话,你就永远别回上海了!”杨捷本不想违抗父母之命,最终却仍然坚持了自己选择。杨捷的做法还引起了同事的深深误解。他们说,杨捷肯定是个花心大萝卜,这孩子很有可能是他的私生女……不然,一个未婚的男人,怎么会在带养一个孩子的同时,又收养一个女婴呢?面对一切非议,杨捷一颗爱心在流泪。他更没想到的是,从此,他进入了一种完全迥异于上海时的生命状态:卑微、沉重、艰辛,甚至渗满泪水……

  路得的养育是个大难题。

  在路得“哇哇”的哭叫声中,手足无措的他,只好抱着孩子去求住在附近的产妇们。请她们教他如何给孩子喂牛奶。牛奶一天要喂5次以上,他又把握不住到底什么温度适宜,自己用口吮试不卫生,他只得将调制好的牛奶倒在手臂上,感觉不烫不凉,他才喂她。也许是因为被抛野外屡受惊吓,路得在每天深夜12时,总要哭闹一场。这时,杨捷更是束手无策。他不知道怎样哄她,只是抱起她来,拍打着她,在不足10平米的租住房中来回走动。

  小孩子过了周岁之后,就进了多病期,路得也是如此。2003年春节前,路得得了急性肠胃炎,每天腹泻不止,人也日见消瘦,杨捷本想带着孩子回上海过节的,结果在医院一呆就是20余天。除夕之夜,病房一片空寂,杨捷感到孤单而冷清,便给爸爸妈妈拨了电话“拜年”。电话那头,长久没有回响,最后,他听到妈妈在抽泣:“孩子……难为你了!”杨捷也长久无语,他想向爸爸妈妈说点什么,但终究什么也没说,呆呆地望了一阵手机屏幕,然后挂了机。

  深圳是个消费很高的城市,领养路得之后,他几乎一年不能外出打工挣钱,很快,杨捷就把自己的积蓄全部花光了。他从此再没坐过出租车,没有进过酒馆,尽管如此,每月房租、水费、生活费、一家3口的其余开支,仍一次次使他陷入窘迫之中。无奈之下,他只得选择打工。他帮人卖过服装、家电,也在酒店里做过领班。这些是他熟悉的领域,他可以得到老板赏识,拿高一点的薪水与奖金。白天忙着这些,晚上,他又作为一名普通歌手,奔波在深圳的大小歌厅中。他俊朗帅气的外表征服了观众,他的专业水准常常使人们惊喜,赢来经久不息的掌声。不过,物是人非,掌声已不再是过去的掌声,掌声涌起时,杨捷悄悄退下场来,拿了薪金,奔向另一个歌厅……

  艰辛的岁月里,杨捷还失去了一份美好的爱情。2003年2月,他在上海时就已相恋的女友大学毕业后来到了深圳。她原以为是可以接纳路得的,刚来的时候对路得还爱不释手。但时间一长,她就发现抚育一个孩子是如此琐碎与辛劳。加上父母的压力,最后,不堪重负的她选择了在杨捷外出唱歌的一个夜晚不辞而别。爱情顷刻间化为一地断砖残瓦,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一旦既成事实,杨捷还是无法承受。

  这一夜,杨捷失眠了。怀抱着熟睡的路得,他好似找到了消却疼痛的力量。事实上,正是在与路得生命最初的心手相牵中,杨捷感受到了快乐。路得在哺乳期时,杨捷奇妙地感动,每天无论多累,只要回家一摸上她嫩嫩的肌肤,心里就涌起了盈盈的暖意。到后来,路得一天天长大了,眸子黑亮亮的,脸颊一片红润,杨捷一看到她,就忘了生活的所有艰辛。特别是周岁之后的第3天,她蹒跚着下地行走了!并且,她竟对杨捷咧嘴一笑,发出“妈”、“妈”的声音……

  世界上再没有比叫一个男人为“妈”更动听的音乐了。杨捷听过唱过太多的歌,但唯有路得这一声 “妈”,让他享受到了最真切的天籁之音。这是一万次掌声一万束鲜花也无法带来的享受。杨捷双眼发湿,心中暖流如潮,一把抱住路得,吻她,轻轻地告诉她:孩子,我听到了啊,我听到的是天底下的男人都没听到过的音乐!

  2003年年底,扬捷从原租住房搬迁到福田区新州九路,找了一套有两居室的房子。他特意装饰了路得的房间,墙上贴满童话插图,连台灯也是弯弯的月亮形状。此外,他给她买了粉红色的大公仔狗、灰色的小熊……小小的房间成了父女俩快乐的天堂。

  承诺是沉重的,但正是这种沉重给生活带来了充实感。日子是艰辛的,但快乐正蕴于这种艰辛带来的忙碌之中。痛,并享受,伴随着路得的一天天长大,杨捷一层深入一层领悟着生命的真谛。

  生命的快乐就在爱与被爱之间

  杨捷的付出,一颗小小的童心都默默记在心里。很小的时候,她从不缠着杨捷哭闹。吃饭、穿衣也学着自己动手。大约3岁时,杨捷每天早上一出门,她总要张开小嘴,一遍一遍嘱咐爸爸:“路上要小心啊……要早点回来……”傍晚,杨捷一回到家中,她就赶紧一阵小跑,将拖鞋递给他,同时问:“爸爸累不累,今天摔跤没有?”杨捷洗脚的时候,她会在他伸脚之前将粉嘟嘟的小手放入水中,告诉他水烫还是不烫。2004年11月的一个深夜,杨捷唱歌回来误了公共汽车,只得步行回家,从深南大道一家歌厅到新州九路,路程约有2公里,杨捷回来打开家门,却惊讶地看到路得没有上床,而是伏在餐桌上睡着了……多好的孩子啊!杨捷不由一阵心酸,忙抱起孩子放到床上。就在挨着床的一瞬间,路得醒了,睁开眼就一把搂住了杨捷的脖子,说:“爸爸,我等呀等呀,你怎么才回哟!”紧紧抱住孩子,杨捷一时不知说什么为好。

  小小的路得还记得回报哥哥阿良的爱。阿良为实践自己当初鼓励杨捷收养路得时许下的承诺,一直在酒店打工,协助维持一家的生计。每逢发了工资,他从没忘记过给路得买上一些玩具或者食品。这时,路得叫着哥哥,却翘着小嘴:“我不要,哥哥,你又为我花钱了!要么,我们一起玩一起吃。”每天,阿良一回家,她就乐颠颠去开门,然后问长问短……

  在异乡深圳,尽管已没有华食美服,也没有众人吹捧的热闹,但有一个稚嫩的心灵时时嘘寒问暖,杨捷深感幸福与满足,也愈来愈割舍不下对孩子的依恋。每到一个地方,只要方便,杨捷就必带上路得,久而久之,所有认识杨捷的人也都认识了路得。也许爱心如火,是可以传递的,人们对路得也倾注了一片真情。杨捷一个朋友的妹妹,在杨捷忙不过来时,一直承负着接送路得的任务。更多的人,或为路得送来衣服与食品,或接她去家里玩。对这一切,路得也记在心里,她总是对杨捷说:“爸爸,等我长大了,我也一样要去看他们的小朋友……”

  2005年2月5日,路得来到杨捷身边近4年的日子,她终于见到了在上海的爷爷奶奶。这是一次期盼已久的相见。自杨捷收养下路得之后,本有些想法的老人家,便再没有说过责怪儿子的话了。特别是路得一岁之后在电话中叫上爷爷奶奶了,那甜甜的声音使老两口一下就心生千缕情丝万般怜爱。杨捷见女儿和爷爷奶奶好上了,又适时把路得各个年龄段、各种姿态的照片寄回上海。当可爱的小女孩微笑在老人身边后,两位老人就更加怜爱这孩子了。从此,路得的衣服、鞋子、食品等,他们都是不出一个月就寄来一大包,并且,总在电话中不停地催杨捷要带孩子回来看看。可是,几年的春节他们的愿望都落空了。现在,杨捷觉得无论如何也该满足父母的心愿了,便带上了阿良与路得,抽空回到了上海。刚下火车,杨捷便看见,两位老人正搜索着每节车厢的出口,微风正掠过他们的银发。久违的亲情啊,直撞入杨捷怀中,他忙对路得说:“路得,路得,快看……那就是你的爷爷奶奶。”乖巧的路得一听,松开了杨捷的手,先叫一声“爷爷”,再叫一声“奶奶”,然后小跑了过去……两位老人大喜过望,忙抱上孩子,左瞅瞅,又看看 ,连说:“真的好乖,好乖哟!”

  舐犊之情没有血缘但胜过血缘,这浓酽的一幕,让杨捷与阿良的眼圈也红了。

  回家途中,父亲抱着路得,杨捷牵着妈妈的手,阿良站在当中,一家人边走边聊。母亲说:“孩子,我真不知道你一下子是如何适应那种生活的。这几年,你可受苦了!”

  “妈,是的,有点苦,但我觉得快乐。孩子的每一次微笑,每一声叫唤,甚至每一声啼哭,都让我获得了快乐。”

  做母亲的若有所思,然后转到孩子的个人问题,母亲说:“都36了,要考虑了,连阿良都可以谈女朋友了,条件可以放宽一些。况且,路得也该有个妈了!”杨捷笑着说:“那就和阿良同时找女朋友吧。他的条件他提,我的条件不能变,那就是,她必须爱路得,并且自己不生育。”“我也这么想的。”母亲说。

  路得眨着一双黑亮亮的大眼睛,似懂非懂听着他们的话。这时,她的两排小牙露出来,很白很白。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