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亲情故事 > 父爱故事

有一种爱厚重如山,好父亲带被拐11年养子踏上回家路

小故事网 父亲的故事 时间:2015-06-30 王鹏

  2013年9月11日早晨8点35分,钱士强在跟自己的养父母侯永吉夫妇一起,坐了一夜的火车之后,终于到达了沈阳。快步走出车站出口,他们叫了一辆出租车,然后朝东陵区方向驶去。一路上,钱士强的心始终被一种焦灼煎熬着。当出租车行驶到桃仙镇,脑中残留的童年记忆一时间奔涌而出——“啊,都11年了,现在终于回家了!妈妈,你还记得儿子小时候穿的那件红毛衣吗……”

  有一种爱厚重如山,好父亲带被拐11年养子踏上回家路年幼儿子被拐,“红毛衣”成了最后的记忆

  1999年春天,辽宁省建昌县的农民钱胜国、李芳夫妇,跟同乡一起去省城打工。于是,他们3岁的儿子钱士强也随父母来到了沈阳。钱胜国头脑活络,加上为人豪爽,很快在沈阳一处建筑工地做了包工头,租住在东陵区桃仙镇。

  2002年的一天,钱胜国外出办事回来途经沈阳南站广场,遇有人乞讨。他仔细一看,竟是个40来岁的中年男人。一个有脚有手、高大健壮的大老爷们,怎么会干这个呢?看他浑身脏兮兮的,脸上一副饥饿难耐的样子,钱胜国起了怜悯之心,就问他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困难?那男人自称叫罗振海,是吉林人。前几天从大连来沈阳,不想在火车上钱包被偷了,如今身无分文,只得不顾脸面地乞讨。钱胜国想,大家在外都不容易,能帮一把就尽可能帮一把吧,于是,他把罗振海带回桃仙,让他在自己的工地上干活,还在同一栋楼租房供他居住……5岁的小士强很快同“罗伯伯”混熟了。善良的钱胜国哪儿会想到,他带回来的竟是一只狼。

  几个月后的一天,工地发工资。罗振海拿到钱后,对在楼前草坪上玩耍的小士强说:“来,我带你买糖去。”小士强便问妈妈“去不去”,李芳说:“去吧,但别淘气。”不想,直到天黑,两人还是不见回来。起初,夫妇俩还没放在心上。深夜,儿子仍没回来,这下他们才明白,孩子很可能遇上意外了。李芳哭着指责丈夫:“你对他的底细一点儿都不清楚,就带回家?现在去哪儿找孩子?!”钱胜国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立即召人四处寻找,可毫无所获。他随即报警,警方查证罗振海用的是假名。儿子被拐了!从此,钱胜国夫妇的生活被彻底改变……

  夫妇俩放下手头上所有的事儿,开始了对儿子的寻找。带着儿子的照片,他们疲惫而伤痛的脚印几乎烙印于祖国的每一寸土地。这期间,他们花光了全部蓄,还举债20多万,却一无所获。

  人海茫茫,孩子啊,你到底在哪里?多少个不眠之夜,望着遥远的夜空,看别人家窗前的点点灯火,李芳抱着丈夫,回想小士强穿着新买的红毛衣蹦跳着与自己道别的情景,泪眼婆娑。3年的时间,一千多个日日夜夜,能找的地方都找过了,所有的希望最终都化成失望,儿子身上的红毛衣,真成了李芳最后的记忆……

  李芳仍不死心。2006年上半年一天,李芳突然想到,儿子是在桃仙镇失踪的,假如他有机会回来,见不到父母怎么办?说不定孩子这3年里还真回来过呢。想到这儿,她心急如焚,忙与丈夫商量,重租回原来的住处,等孩子回来。

  此后,已一贫如洗的钱胜国夫妇便给别人打零工,一直生活在沈阳,等待着奇迹的出现。那么,小士强到底去了哪里呢?

  事发当天傍晚,在“罗伯伯”的连哄带骗下,小士强随他们坐汽车先到抚顺,再连夜坐火车从抚顺去了吉林通化。在通化呆了两天,“罗伯伯”又带着他坐上了火车……连续几天,看到他仍不带自己回家见父母,钱士强哭个不停,平时和善的“罗伯伯”突然面露凶相:“你再哭,我把你从火车上扔下去!”小士强害怕了,安静下来。此时,他听乘客说,他要下火车的这个陌生地方叫同江。

  懵懂中,钱士强只得接受眼前的事实,想家的时候,他便一个人躲在一边偷偷落泪。两个月后,“罗伯伯”又将他交给一个叫耿旭光的男人,而他也从此改名“耿涛”。耿旭光的妻子有严重智障,已有两个女儿,全家靠种蘑菇为生。在耿家,还不满6岁的小士强就开始学种蘑菇。时值寒冬,每天清早他就得在冰冷的水中搅拌种子消毒,没几天双手皲裂,渗出血水来,一碰冷水便剌骨的痛。一天早上天刚亮,钱士强便被耿旭光叫起来干活,他想在床上赖一会儿,可耿旭光操起一根棍棒扑头盖脸地打来。小士强噙着眼泪,忍着刺骨的疼痛将皲裂的双手伸入冰冷的水里……梦魇般的生活日复一日。

  万幸的是,耿旭光的妻子后来又怀孕了,耿旭光想到家里的经济状况捉襟见肘,很难养活4个孩子。经人介绍,他将小士强“转让”给当地的一位富商侯永吉。侯永吉时年43岁,原是当地一位有名的木匠,后来开办了自己的家具厂,经十来年的奋斗,积下家产千万。他已有一个女儿,渴望有个男孩儿承接家业,但妻子没能再孕,侯永吉支付给耿旭光一笔钱,将“耿涛”带回家中。此后,钱士强改名“侯新江”。

  侯永吉夫妇对钱士强视若己出,自此,钱士强终于脱离苦难,过上了物质丰裕的生活。养父母新布置了一间房,墙上贴了一些儿童喜爱的图画,玩具满屋子都是。担心他自卑,养父母让钱士强穿得比自己女儿还好。吃的呢?牛奶、面包、水果……应有尽有。来到侯家不到两个月,侯永吉夫妇又将他送进本地最好的幼儿园。侯永吉还发现孩子有美术天赋,速将他送往绘画兴趣班……

  想家的孩子啊,我们陪你一起回去

  侯永吉发现,“儿子”的画里,总是出现一条通往一栋小楼的路,路尽头是一个正在晾衣服的母亲。随着年龄一年年增大,图画的内容变得丰富起来。钱士强上小学三年级时,在绘画课上,他再次画了这个画面。不过,在画纸的另一侧出现了一片草坪,草坪上,有一个穿红毛衣的男孩在远远地望着晾衣服的母亲。画的下面,他写了几个字:我想回家……

  侯永吉看了儿子的画,问他:“告诉爸爸,你画的是什么?”“我小时候就住在这里啊!我妈妈总在晾衣服,后来被拐卖,就再也没见过我妈妈。”侯永吉的眼睛湿润了。没有人比他更懂小士强不快乐的原因。他想,斩不断的是血脉亲情啊,如果可以,他愿意送他走上回家的路。可是,可怜的孩子自己也不知道家在哪里啊!

  后来,钱士强自己去文教店里买了一张很大的中国地图。很多个夜里,他拿出地图,用铅笔在地图上划来划去。懵懂的记忆里,他说自己的家在辽西。2013年9月11日早晨8点35分,钱士强在跟自己的养父母侯永吉夫妇一起,坐了一夜的火车之后,终于到达了沈阳。快步走出车站出口,他们叫了一辆出租车,然后朝东陵区方向驶去。一路上,钱士强的心始终被一种焦灼煎熬着。当出租车行驶到桃仙镇,脑中残留的童年记忆一时间奔涌而出——“啊,都11年了,现在终于回家了!妈妈,你还记得儿子小时候穿的那件红毛衣吗……”

  年幼儿子被拐,“红毛衣”成了最后的记忆

  1999年春天,辽宁省建昌县的农民钱胜国、李芳夫妇,跟同乡一起去省城打工。于是,他们3岁的儿子钱士强也随父母来到了沈阳。钱胜国头脑活络,加上为人豪爽,很快在沈阳一处建筑工地做了包工头,租住在东陵区桃仙镇。

  2002年的一天,钱胜国外出办事回来途经沈阳南站广场,遇有人乞讨。他仔细一看,竟是个40来岁的中年男人。一个有脚有手、高大健壮的大老爷们,怎么会干这个呢?看他浑身脏兮兮的,脸上一副饥饿难耐的样子,钱胜国起了怜悯之心,就问他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困难?那男人自称叫罗振海,是吉林人。前几天从大连来沈阳,不想在火车上钱包被偷了,如今身无分文,只得不顾脸面地乞讨。钱胜国想,大家在外都不容易,能帮一把就尽可能帮一把吧,于是,他把罗振海带回桃仙,让他在自己的工地上干活,还在同一栋楼租房供他居住……5岁的小士强很快同“罗伯伯”混熟了。善良的钱胜国哪儿会想到,他带回来的竟是一只狼。

  几个月后的一天,工地发工资。罗振海拿到钱后,对在楼前草坪上玩耍的小士强说:“来,我带你买糖去。”小士强便问妈妈“去不去”,李芳说:“去吧,但别淘气。”不想,直到天黑,两人还是不见回来。起初,夫妇俩还没放在心上。深夜,儿子仍没回来,这下他们才明白,孩子很可能遇上意外了。李芳哭着指责丈夫:“你对他的底细一点儿都不清楚,就带回家?现在去哪儿找孩子?!”钱胜国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立即召人四处寻找,可毫无所获。他随即报警,警方查证罗振海用的是假名。儿子被拐了!从此,钱胜国夫妇的生活被彻底改变……

  夫妇俩放下手头上所有的事儿,开始了对儿子的寻找。带着儿子的照片,他们疲惫而伤痛的脚印几乎烙印于祖国的每一寸土地。这期间,他们花光了全部蓄,还举债20多万,却一无所获。

  人海茫茫,孩子啊,你到底在哪里?多少个不眠之夜,望着遥远的夜空,看别人家窗前的点点灯火,李芳抱着丈夫,回想小士强穿着新买的红毛衣蹦跳着与自己道别的情景,泪眼婆娑。3年的时间,一千多个日日夜夜,能找的地方都找过了,所有的希望最终都化成失望,儿子身上的红毛衣,真成了李芳最后的记忆……

  李芳仍不死心。2006年上半年一天,李芳突然想到,儿子是在桃仙镇失踪的,假如他有机会回来,见不到父母怎么办?说不定孩子这3年里还真回来过呢。想到这儿,她心急如焚,忙与丈夫商量,重租回原来的住处,等孩子回来。

  此后,已一贫如洗的钱胜国夫妇便给别人打零工,一直生活在沈阳,等待着奇迹的出现。那么,小士强到底去了哪里呢?

  事发当天傍晚,在“罗伯伯”的连哄带骗下,小士强随他们坐汽车先到抚顺,再连夜坐火车从抚顺去了吉林通化。在通化呆了两天,“罗伯伯”又带着他坐上了火车……连续几天,看到他仍不带自己回家见父母,钱士强哭个不停,平时和善的“罗伯伯”突然面露凶相:“你再哭,我把你从火车上扔下去!”小士强害怕了,安静下来。此时,他听乘客说,他要下火车的这个陌生地方叫同江。

  懵懂中,钱士强只得接受眼前的事实,想家的时候,他便一个人躲在一边偷偷落泪。两个月后,“罗伯伯”又将他交给一个叫耿旭光的男人,而他也从此改名“耿涛”。耿旭光的妻子有严重智障,已有两个女儿,全家靠种蘑菇为生。在耿家,还不满6岁的小士强就开始学种蘑菇。时值寒冬,每天清早他就得在冰冷的水中搅拌种子消毒,没几天双手皲裂,渗出血水来,一碰冷水便剌骨的痛。一天早上天刚亮,钱士强便被耿旭光叫起来干活,他想在床上赖一会儿,可耿旭光操起一根棍棒扑头盖脸地打来。小士强噙着眼泪,忍着刺骨的疼痛将皲裂的双手伸入冰冷的水里……梦魇般的生活日复一日。

  万幸的是,耿旭光的妻子后来又怀孕了,耿旭光想到家里的经济状况捉襟见肘,很难养活4个孩子。经人介绍,他将小士强“转让”给当地的一位富商侯永吉。侯永吉时年43岁,原是当地一位有名的木匠,后来开办了自己的家具厂,经十来年的奋斗,积下家产千万。他已有一个女儿,渴望有个男孩儿承接家业,但妻子没能再孕,侯永吉支付给耿旭光一笔钱,将“耿涛”带回家中。此后,钱士强改名“侯新江”。

  侯永吉夫妇对钱士强视若己出,自此,钱士强终于脱离苦难,过上了物质丰裕的生活。养父母新布置了一间房,墙上贴了一些儿童喜爱的图画,玩具满屋子都是。担心他自卑,养父母让钱士强穿得比自己女儿还好。吃的呢?牛奶、面包、水果……应有尽有。来到侯家不到两个月,侯永吉夫妇又将他送进本地最好的幼儿园。侯永吉还发现孩子有美术天赋,速将他送往绘画兴趣班……

  想家的孩子啊,我们陪你一起回去

  侯永吉发现,“儿子”的画里,总是出现一条通往一栋小楼的路,路尽头是一个正在晾衣服的母亲。随着年龄一年年增大,图画的内容变得丰富起来。钱士强上小学三年级时,在绘画课上,他再次画了这个画面。不过,在画纸的另一侧出现了一片草坪,草坪上,有一个穿红毛衣的男孩在远远地望着晾衣服的母亲。画的下面,他写了几个字:我想回家……

  侯永吉看了儿子的画,问他:“告诉爸爸,你画的是什么?”“我小时候就住在这里啊!我妈妈总在晾衣服,后来被拐卖,就再也没见过我妈妈。”侯永吉的眼睛湿润了。没有人比他更懂小士强不快乐的原因。他想,斩不断的是血脉亲情啊,如果可以,他愿意送他走上回家的路。可是,可怜的孩子自己也不知道家在哪里啊!

  后来,钱士强自己去文教店里买了一张很大的中国地图。很多个夜里,他拿出地图,用铅笔在地图上划来划去。懵懂的记忆里,他说自己的家在辽西。

  没事的时候,钱士强开始画母亲。梳着发髻、眼睛大大的爱笑的母亲,画着画着,泪水直落画布,打湿画上母亲的脸颊。

  2011年暑假,钱士强已经15岁了。他说,自己长大了,想跟同学一起出去玩儿,见见世面。善良的侯永吉说:“去吧孩子,只要你高兴,怎样都好。”

  和同学在哈尔滨只住了一天,钱士强突然觉得自己太想去辽西了,也许,在那里还能找到自己的父母呢。于是,他独自前往葫芦岛。在当地转了几天,他才发现,他根本就不知道以前的家在哪儿。想到养父母也一定在着急,钱士强便又返回同江。侯永吉夫妇说:“以后再去那么远,一定要同我们说一声或打个电话,要知道,这些年,我们早把你视为亲生儿子了。”看着泪眼汪汪的养父母,钱士强内疚极了:“爸,妈,我错了……”

  在学校,钱士强的学习成绩一直很好,在老师、同学们的眼中是个聪明、上进的好学生。平日里,他把养父母给的压岁钱、零用钱都攒了起来,从不随便乱花。2012年春节前夕的一天,钱士强来到商场,用自己平时攒的钱一次性买了两件男装两件女装。送给养父母两件后,他将其余两件存到了自己的衣箱里……

  2012年8月21日下午,放暑假的钱士强正在养父的公司里帮忙,突然听身边的人说:辽西发水灾了!当他回过神来时,立即心急如焚:辽西?不是自己的老家吗?钱士强回到家,说:“爸,妈,我想去辽西一趟,马上去!那里发水灾了,我怕我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亲生父母了。”侯永吉说:“孩子,我们陪你一起去!”钱士强眼眶湿了,内心泛起的是对养父母无法言表的感激。

  侯永吉夫妇带着钱士强找到了耿旭光。耿旭光翻箱倒柜后,从家里翻出了当初买卖钱士强的字据,字据落款处签着“张素芬”的名字,上面盖着手印。一家人又来到派出所,通过派出所,他们得知张素芬是一个叫段龙的人的母亲。再一打听,孩子就是这个叫段龙的人拐卖来的,他是佳木斯桦南县人,罗振海是他的化名。当时,在钱家,段龙看到钱士强活泼可爱,觉得带回老家肯定能卖个好价钱,便心生歹意,用计将其骗出。回黑龙江后,他以7500元卖给了耿旭光。

  得到这一消息,侯永吉立即带着钱士强赶往沈阳。他想,孩子的生身父母说不定还在这里等孩子回来。于是,父子俩开始了在沈阳艰难的寻亲。他们一个小区一个小区地寻找,见人就问,钱士强则做了一张卡片挂在胸前,上面写着:“爸,妈,2002年我被人从桃仙镇拐走了,你们还认得出我来吗?”然而,偌大的一个沈阳,找两个仅有一些模糊记忆的人有如大海捞针,更何况,还不知他们是不是真在沈阳。在沈阳转了10来天,父子俩一无所获,眼看钱士强要开学了,后来他们只得回到黑龙江……

  一天晚上,钱士强早早上床睡觉了。半夜,他做了一个梦。梦见小时候,自己穿着那身离开家时穿的红衣服,父母带着他放风筝,而自己坐在风筝上。风筝越飞越高,越飞越高,妈妈用力地想将风筝拖下来,可将线拖断了也没拖住,他在半空中飞了很久很久。后来,风筝挂在一个蜘蛛网上……他痛苦地大声哭喊:“我要妈妈,我要妈妈……”听到儿子房里传来哭声,侯永吉夫妇大吃一惊。孩子大了呀,怎么还哭?推开门,看见钱士强正坐在床上流着泪,哭着说出了刚才的梦。

  “蜘蛛网”启发了侯永吉。他灵机一动,说,孩子,你可以将《寻亲启事》发布到网上呀,说不定这样能找到妈妈呢。钱士强一听,是啊,是个办法。于是,父子俩坐在电脑前,写了一封寻亲启事——

  “爸、妈:我一直在寻找你们。离开家的时候,我只有5岁,现在我已经是个大小伙子了。2002年11月,我被一个叫罗振海的人从沈阳拐骗到同江,此后一直在这里生活。我记得老家在辽西,爸爸承包工程,妈妈也在工地上干活,妈妈有一个特点,很喜欢笑。离开家那天我穿着红色的毛衣。爸、妈,如果你们看到这封信,请马上联系我。”钱士强画下了记忆中妈妈的模样,再找出小时候的照片,将它们一起扫描后,随这封信一起贴在了网上一些知名的论坛上。

  如今,当初拐卖自己的犯罪嫌疑人段龙也已经被警方抓获。钱士强有种预感,自己快要找到亲生父母了……

  苍天不负有心人,11年后的亲情大团圆

  都说,母子的心路是相牵的。就在钱士强做梦的那晚,李芳一夜都翻来覆去睡不踏实,不知是梦境还是眼花,分明看到多年前被拐走的儿子就站在自己面前。恍惚中,她伸手去抱孩子:“士强,妈妈找你找得好苦啊……”

  2013年3月一天上午,李芳看到一个与儿子年龄相近的小伙子从网吧里出来,她不禁想:士强是不是也喜欢上网呢?如果将寻找孩子的信息发布在网上,他就有可能看到啊!于是,她赶紧打电话将正在外面的丈夫叫回了家,说了自己的想法。她的想法得到了钱胜国的支持。当天两人就去电脑城买了一台电脑回家,并写了一份《寻子启事》——

  “寻找我儿士强。钱士强,男,现年17岁,辽宁建昌县人。于1999年同父母到沈阳,2000年8月搬到沈阳东陵区桃仙镇租住。2002年11月5日3点多钟,被一个叫罗振海的人拐走,离家时穿一件红色毛衣。爸妈天天想你,找你找得很辛苦,看到这封信,请马上联系。”

  李芳想了想,又找出几张钱士强小时候的照片,然后将这份《寻人启事》和照片一起发布在网上。此后夫妻俩养成了习惯,每天一回家便打开电脑,看看网上的消息。

  奇迹终于在半年后出现了。2013年9月初,钱士强在网上看到有一个热心人办的“宝贝回家网”,专门帮人寻找失踪、被拐卖的孩子,他如获至宝,将寻亲帖子发布到该网上。凑巧的是,在这之前,“宝贝回家网”的义工也在网上看到了李芳发的帖子,他们综合两个帖子,又比较了照片,竟发现十分吻合——就连儿子凭儿时记忆画下的母亲,也是如此神似。于是,网站的志愿者分别给钱士强和钱胜国打了电话,经过一番仔细询问,越来越确定他们就是互相在寻觅的一家人。经过双方同意后,志愿者将他们各自的电话给了对方。钱士强紧张得心都在颤抖,他深深吸了口气,哆嗦着拨通了电话……

  电话通了之后,虽然童声不再,但颤颤的一声“喂”,李芳便知道在遥远的黑龙江,拿着话筒的是她已长大的儿子。而这一边,钱士强知道,千里之外,是他那画笔下美丽的慈母,她可能已发如雪、鬓染霜……当父亲钱胜国接过电话,分别11年的父子才开始回忆当年共同生活的细节,印证苍凉岁月留下的痕迹。

  当天,钱士强与父母约定在沈阳见面。9月10日晚,既高兴又不舍的侯永吉夫妇陪同钱士强踏上了开往沈阳的火车。次日上午,在沈阳桃仙镇故宅前,钱士强终于见到了自己的亲生父母,他激动得当场扑进了钱胜国夫妇的怀里。一位七尺少年,两对父母,抱在一起泪飞如雨……

  “妈妈,我还留着这件小时候穿的红毛衣,我还记得回家的路啊!”钱士强拿出一件压箱底11年的红色毛衣、初拿薪水时买的两件衣服,还有那一大沓关于回家、关于妈妈晾晒衣服的画,呈现在李芳面前……看着那条风雨弥漫的弯弯曲曲回家的路,李芳抱紧儿子,哭了,又笑了。面对陪坐在身边的侯永吉夫妇,她说:“真不知如何感谢你们,你们抚养了孩子十多年,如果实在舍不得,就让他仍同你们一起生活吧!”侯永吉叹了口气:“士强是你们的亲骨肉,我们所给的,只能是吃在嘴里的、穿在身上的。当然,如果孩子愿意与我们生活,则更好,而且我的全部家产,会由他和姐姐继承。到底怎样,还是由他自己决定吧……”

  看看两方父母,钱士强动情了:“两位妈妈,两位爸爸,说实话,这选择真的太难。您想,左边是我生身父母,是他们给了我生命。给了最幸福的童年,而右边,是含辛茹苦抚养我的再生父母,他们给我的什么也不少……我也知道,在黑龙江,我可以住别墅、不必为生活发愁。但是,我想,我还是回到生身父母身边吧!我说过,再有钱的人也不如有妈的人富有,而且11年了,他们还一直在原地等我……”第二天,钱胜国父子俩又去做了亲子鉴定,结果证实两人确系父子。

  钱士强留在了沈阳,跟亲生父母一起生活。他时常会想起远在黑龙江的养父母侯永吉夫妇。想的厉害时,他就给养父打去电话,问问那边的情况。收线时,他在不经意间早已泪流满面……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