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爱情故事 > 感动爱情

和植物人妻子谈一场迟到的恋爱

小故事网 植物人的故事 时间:2015-05-10 付洋

“没有山盟,没有海誓,只有今生的牵手;没有天长,没有地久,只有一生的守候;望着你,看着你,在每一个朝朝暮暮;想着你,念着你,在今生的每一分,每一秒。”这首《致爱人》是妻子成为植物人后,张丙忠写给她的第一封情书。张丙忠的QQ签名耸人听闻:我和植物人妻子每天都在谈恋爱。

  和植物人妻子谈一场迟到的恋爱和植物人怎么谈恋爱呢?这个男人是不是疯了?抱着这样的疑问,2012年6月19日,记者来到位于北京市房山区石楼镇的张丙忠家中。没安空调的房间闷热无比,但24小时躺在床上的姜雪连,身上却干净清爽。

  “我每天给她洗一次澡,每两个小时给她擦一次身子。如果脏一点儿,她虽然说不了话,可心里会生我的气。”张丙忠低下头,用指尖轻轻抚摸妻子有些水肿的光头。那上面有一个狰狞的人字形伤疤,是去年做开颅手术留下的。就是那场手术,让妻子一夜之间变成植物人。

  看着她死,

  还是让她成为植物人

  “上一刻,我俩还推着自行车走在路上,聊着怎么庆祝结婚13周年纪念日;下一刻,她就被撞成了植物人!”那场车祸已过去265天,可张丙忠回忆起妻子倒下的那一幕,眼睛里还会浮现一层水雾,嘴唇更是止不住颤抖。

  张丙忠和妻子姜雪连都是北京房山区石楼镇人。张丙忠是长城保险公司良乡分部的业务员,姜雪连是美廉美超市房山南关店的“三笑牙刷”导购。因为要准备“十一”的促销活动,2011年9月29日那天,姜雪连一直加班到晚上10点多钟。张丙忠不放心妻子独自走夜路,特意赶来接妻子回家。

  在满天星斗下,夫妻俩一边推着自行车散步一边聊天。因为第二天就是两人结婚13周年纪念日,张丙忠笑着问:“老婆,你有什么心愿吗?”姜雪连在月色中沉默了好久,才轻轻说道:“这辈子我就想去一趟内蒙古,看看大草原。”张丙忠不以为然地说:“内蒙古有什么好玩的?要去就去西藏!”姜雪连好奇地问:“为什么非得去西藏?”张丙忠理直气壮地回答道:“国内我唯一没去的地方就是西藏,你当然得陪我去。”

  张丙忠万万没有想到,“想去内蒙古”竟然成为妻子留在世上的最后一个心愿! 10点45分左右,姜雪连突然被一辆疾驰而来的摩托车撞倒,她的后脑重重地磕在马路牙子上,当即昏迷不醒。张丙忠顾不上追赶肇事者,赶紧叫来救护车,把她送进北京房山区第一医院进行抢救。

  医院的脑神经外科主任朱振云为姜雪连做检查后,告诉张丙忠:“你妻子的病是脑疝,是脑外伤最严重的一种。不做开颅手术,她几个小时就会死。可是做了手术后,她只有10%的可能下手术台,而且100%会成为植物人。你必须知道,她的脑损伤是不可逆的,根本没有希望苏醒。”

  医生的话不啻于晴天霹雳,张丙忠当即傻了。他知道,植物人看不见,听不着,不会哭,不会笑,更不会动……那就是会喘气的活死人!何况,医生还说妻子是“永远也无法苏醒”的植物人,他甚至连祈祷奇迹的机会都没有,就这样被无情地打入地狱。可是,张丙忠还是哆嗦着在手术知情书上签了字:“做手术!只要她活着,哪怕她成了植物人,我也认了。“

  从早上7点钟到中午12点钟,手术进行了5个多小时。姜雪连被推出手术室时,全身被纱布包着,头上戴着护头,脖子和双手双脚都插着针管。张丙忠马上跑过去,紧张地摸了一下她颈部的脉搏。指尖传来的微弱颤动,让这个41岁的男人当场失声痛哭。这是一场连医生都不忍再提的手术。幸运的是,姜雪连没有死在手术台上;不幸的是,奇迹没有发生,她真的再也没有醒过来。

  如果这都不叫爱

  住了47天院后,张丙忠带着姜雪连回家了,医生已经对她的病无计可施。女儿文馨还没有放弃唤醒妈妈的希望,每天都会跟她说话,唱歌,为她按摩身体。她不厌其烦地附在姜雪连耳边悲声哀求:“妈,你别走,我以后好好学习,再也不惹你生气了!”“妈,你醒醒,你让我干什么都行!”女儿的声声呼唤,唤不醒姜雪连,却总能唤出张丙忠的眼泪。后来,女儿在屋里时,他就躲到屋外看着“团团”“圆圆”两只小狗发呆。一想到自己的家再也不可能团团圆圆,他就会悲从中来。

  可是,张丙忠已经没有力气哭了。他不仅要面对毫无生气的妻子、变得沉默寡言的13岁女儿,还要承担10多万元的外债,那是妻子的巨额医药费。由于车祸肇事者逃逸,摩托车用的是假车牌,姜雪连没有获得任何交通事故赔偿。

  姜雪连是在下班途中发生车祸,依照《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应属工伤。但由于没有签劳动合同,无论是北京美廉美超市,还是江苏三笑集团有限公司,都不承认与姜雪连存在劳动关系。张丙忠所在的长城保险公司良乡营销部为他捐了一万多元,可是比起医药费,不过杯水车薪。在生活的重压之下,张丙忠情绪曾经一度崩溃,整天不言不语。

  2012年除夕夜,张丙忠让女儿照顾妻子,自己亲自下厨给她做烙饼。吃饭的时候,文馨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筷子。张丙忠问:“怎么不吃了?”她低着头,眼泪“吧嗒吧嗒”掉在饭碗里:“爸,你烙的饼,没有我妈烙得好吃。”张丙忠突然觉得胸口狠狠地疼了一下。

  那一晚,张丙忠攥着姜雪连的手。想了很多很多。想得最多的是:自己也曾经历过很多磨难,为什么以前都挺过来了,这次却完全垮了呢?

  张丙忠的不幸始于2006年。在此之前,他代理一个机油品牌,收入稳定。2006年10月,他被一个河南熟客用假支票骗走了价值21万元的货。因为自己的一时大意,全家陷入绝境,他甚至不敢正视妻子的目光。可是没想到,姜雪连一句埋怨的话都没说,她拍了拍丈夫的手背说:“就当那些钱不是你的!”当天晚上,她烙了一锅饼。张丙忠吃着热乎乎的烙饼,心里也暖了起来。在此之前,姜雪连一直在家照顾年幼的女儿,丈夫出事后,她马上在美廉美超市找了份工作。虽然赚的钱不多,可是她对张丙忠说:“咱们一起慢慢赚,相信我,日子会好起来的。”

  然而祸不单行。2007年7月22日,张丙忠遭遇车祸。由于他是主要责任人,最后赔偿了对方10多万元,车也被扣了。张丙忠这次连家都没回,独自坐在路边的椅子上,揪着头发想:“怎么这么倒霉?除了惹祸,我还能干什么?”当姜雪连找到他时,他正蜷缩在长椅上躺着,狼狈不堪。姜雪连走上前,紧紧抱着他说:“吓死我了,你人没事就好!走,跟我回家!”张丙忠就这样被妻子一步步地拽回家,也拽回了生活的勇气。在姜雪连的鼓励下,他开始天南海北地跑业务,短短3年间,就把外债还清了……

 看着沉睡的妻子,张丙忠忽然明白了一件事:以前自己还能站起来,是因为姜雪连。有她在,他知道自己永远有个家,有一条退路,他什么都不怕。可是现在,她出事了,他的天也跟着塌了。他甚至不知道,没有她陪伴的日子要怎么过。原来,在他还不知道的时候,她早就默默地用那些支持的话,喷香的烙饼,轻柔的抚触和关爱的眼神,在他心里打上了一个爱的烙印。

  可他呢?他又为她做过什么?结婚13年来,他没送给她一件礼物,没给她买过一件衣服,没带她度过蜜月,甚至没说过一句“我爱你”。他拼命地赚钱,还债,再赚钱,一年半载才回一次家。他忙得甚至没时间好好听她说一会儿话,就连妻子说出唯一的心愿时,他都不屑一顾。他是多么自以为是和自私啊!张丙忠觉得,自己就像一个被惯坏了的孩子,一直享受着妻子的爱,却不懂得如何爱她。

  甚至在最初,他都没有跟她好好谈一场恋爱。张丙忠和姜雪连是中专同学。那时,张丙忠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很多女孩喜欢他,唯独姜雪连对他不理不睬。因为赌气,心高气傲的他对姜雪连开始了热烈追求——写情书。因为姜雪连很保守,所以两个人除了写情书外,相恋4年里只约会过两三次,连话都没说过几句。张丙忠结婚时,当同学们得知新娘是姜雪连,都震惊不已,戏称他俩是出色的“地下工作者”。没有“谈”,也没有“爱”,这算什么谈恋爱呢?

  想着想着,张丙忠心底忽然涌起一股强烈的冲动:他要跟姜雪连重新谈一次恋爱。既然老天没有带走她,就是给他机会,让他用余生好好爱她。

  咱俩重谈一场恋爱,好吗

  2012年2月14日,张丙忠给植物人妻子写下第一封情书《致爱人》。为了“谈好恋爱”,张丙忠不再自怨自艾,在照顾妻子的同时努力工作;他不再麻木机械地照顾妻子,而是把护理妻子的每一个举动,都当成自己对她的示爱。

  由于面部神经抽搐,姜雪连每天眼睛都会睁开一小会儿,有时嘴唇还会哆嗦几下。每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张丙忠都会放下手边的事,坐在床旁一边看着她迷离的眼睛,一边跟她聊天。他告诉她,女儿文馨在房山区考了300多名,老师说她继续保持成绩,可以上一个不错的高中;“团团”和“圆圆”精力旺盛,经常吵得他睡不着觉,吓得客人不敢进门,菜园子里的韭菜熟了,已经收了两茬,他还给女儿做了韭菜炒鸡蛋,女儿吃得可香了。他得意地对她说:“记得吗?你嫁给我时,只会做面食,不会炒菜。你炒菜的手艺,还是我手把手教的呢!你已经忘记我做菜的味道了吧……”他把以前想跟她说却没来得及说的话,全都说了。他知道,他说的每一字每一句,她都会用心去听。

  每当姜雪连嘴唇哆嗦时,张丙忠就会低下头,轻轻地吻一下她的嘴唇:“我知道,你就是想要我亲你,害羞不敢说是不是?”以前他忙得没有心情吻她,现在他们有充足的时间相依相偎,他们还能吻上很多年。每一次接吻,感受她嘴唇的抽搐颤抖时,张丙忠都会有一种错觉:她是有感觉的,她被他吻得直哆嗦呢!

  成为植物人的姜雪连,体温比正常人要高得多。万一生了褥疮,皮肤溃烂感染,就会有生命危险。每次给姜雪连擦洗身子,张丙忠都要抱抱她,把她的头贴在自己的心脏部位,让她感受自己的心跳。由于脑神经严重损伤,姜雪连左边肢体僵直,不能弯曲,右边肢体弯曲,不能伸直。被抱起时,姜雪连的身体因为没有知觉,会惯性地前倾、下垂,就像一个不会坐的婴儿。张丙忠的怀抱总是小心温存,因为一个疏忽大意,妻子的胳膊都可能会被他掰断。他把她抱在怀里时,总会轻轻地拍拍她的背,就像安慰一个受委屈的孩子。

  和其他重症患者不同,姜雪连不能自己排便。张丙忠每3天会给姜雪连用一次甘油之类的泻药,小孩子如果被用上刺激肛肠的药,会疼得哇哇大哭。虽然姜雪连没有任何反应,可是他知道她很难受。每次她排便时,张丙忠都会在她攥得紧紧的手背上,用手指轻轻地写一个“爱”字。他想通过这个方式告诉她:别怕,有我在呢,我会一直陪着你……

  张丙忠偶尔出门跑业务时,总会把团团和圆圆抱进屋里,让它们陪着妻子,他怕姜雪连一个人待在屋里会害怕,会寂寞。“团团”和“圆圆”总是分工合作。凶猛的“团团”守在卧室门口,一有风吹草动就“汪汪”叫,忠心地保护女主人:可爱的“圆圆”则会扭着小屁股蹦上病床,乖乖地躺在姜雪连的身旁,用乌溜溜的大眼睛凝视着女主人安详的睡颜,仿佛在说:“好好睡吧,有圆圆在,别怕别怕!”

  张丙忠家有一片菜园子。上周末,他用板车把姜雪连拉到菜园子里。“总闷在屋里多难受,你得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他去架子上摘黄瓜时,姜雪连躺在板车上晒太阳。摘完黄瓜,他对她说:“你看,这黄瓜多水灵,晚上咱们吃黄瓜蘸酱怎么样?”阳光下的姜雪连,嘴角微微地翘着,仿佛在说:“好啊,就吃这个。”架子上,还有几朵黄瓜花没有凋谢。张丙忠小心翼翼地把开得最美的那朵黄瓜花别在姜雪连的衣襟上。以前,他从没送过她花,以后,他会把这世上所有美丽的花都送给她。

  2012年6月4日,劳动仲裁书终于下来了,裁决姜雪连和江苏三笑集团有限公司存在劳务关系。有了这份劳动仲裁书,张丙忠就可以起诉三笑集团,要求工伤赔偿。张丙忠说,如果赔偿金能把妻子的医药费还清就好了。将来,他会努力赚钱,把女儿供上大学。之后,他就带着姜雪连搬到内蒙古住。张丙忠的朋友在内蒙古有一个小牧场,他承诺,张丙忠可以和妻子一起过去牧马放羊。

  亲朋好友都说他是痴人说梦,但是他却异常郑重。守候妻子的这265个日日夜夜,他终于想明白她为什么想去内蒙古。那是1994年的夏天,他刚独自骑自行车完成从北京到山西大同的冒险旅程。回到学校后,他意气风发地对她说:“总有一天,我要骑着自行车去内蒙古大草原,看看‘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塞外风光,我还要在那儿牧马放羊。”姜雪连笑着说:“好啊!不过你可千万别丢下我,自己一个人去。”工作后,张丙忠在这个忙碌的都市里沉浮多年,早忘记了那份尘嚣之外的单纯。没想到,姜雪连却一直记得,并且把他的理想当成自己唯一的心愿。张丙忠说,这一次,他再也不会把她丢下了。

  现在,张丙忠每天临睡前,都会站在病床旁,为妻子读一遍1994年5月7日定情时,他写的诗《致梦中的女孩》。这曾是姜雪连的最爱:

  虽然,这个世界

  不是当初许诺的世界

  虽然,这里并非我们梦中的地方

  但是,可爱的女孩

  不要伤心,不要失望

  今后的你将不再孤独

  今后的路将不再漫长

  只要你愿意,愿意

  把你的心给我做巢

  我将伴你天涯流浪

  以前,姜雪连是张丙忠梦中的女孩,现在是他携手一生的爱人。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在当今浮躁的社会里,不靠谱的男人太多,像张丙忠这样的男人越发显得弥足珍贵。我们都曾在神坛前发誓要与爱人患难与共,可是当灾难来临时,有多少人能做到不离不弃?可我们知道,张丙忠会。无论姜雪连能否苏醒,他都会陪着她,爱着她,想着她,念着她,在今生的每一分,每一秒。他要带着她去草原牧马放羊,他会带她走遍她向往的万水千山……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