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爱情故事 > 感动爱情

原来,爱情也可以不是玫瑰色

小故事网 玫瑰的故事 时间:2015-04-25 雅心

我喜欢看穿黑色衣服、米黄色的休闲裤的男人。对于这种男人,我会多看两眼,即使他长得并不帅。
     我自己呢,也是这两种搭配,一年四季都是黑色的上装,所不同的,和它们搭配的是长长短短米色的裙子。
  原来,爱情也可以不是玫瑰色柳芸是我的同事兼好朋友,她是阳光型女孩,轻轻浅浅似灯光摇曳着的,那就是我,林若霜。
  那天,柳芸久久地看着我,一副恍然大悟状:“霜子,我明白了,你是想在这两种搭配里找寻一种心动啊!”我轻轻地笑了,不置可否。
  下班时,在公交车上,我不经意间抬起眼,目光突然凝固了。
  黑色的休闲西装,米色的灯芯绒西裤,玉树临风。
  投过来的双眸亮晶晶,微笑象阳光似地在四周扩散。
  有一刻,我的思维一片空白,我相信了世间真有一见钟情。
  车靠站了,我逃也似地跳下去,双脚一踏上站台,我才发现,我提前两站下车了。
  回到和柳芸租的那套小公寓,面对着在家休病假柳芸征询的目光,我喃喃道:“芸,我完了!”柳芸抚摸着我微红的颊,欣慰地说:“霜子,我终于听到冰雪融化的声音了。告诉我,他是谁?”
  我呆了呆,微微地摇了摇头。


              二

黑色的套头毛衣,米色的长裙,黑色的长发,都是我喜欢的颜色,特别是眼睛里的那份宁静,轻轻地拨动着我的心弦,我终于相信真有一见钟情存在了。
  她象一只受惊的兔子,一下子就逃离了我的视线,在公交车上,我望着她灵动的背影,有种做梦的感觉。几次想张口叫住她,但又担心吓坏她。
  对了,我叫李家展,刚从国外回来,这次我是到一个公司应聘行政主管,只因对方待遇不算很高,我说回家考虑一下,就在这时,我作了决定,就选择在这家公司做下去。
  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我是个学理科的人,当这句文绉绉的话不经意间从嘴边滑出时,我知道我完了。
  二十九岁的我,有了二十九年来的第一次心动。
  回到家里,我拨通了那家公司人事部部长的电话,当他听到我愿意留下来工作时,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我微笑了,有些答非所问:“我是个执着的人,我会全力以赴,请相信我。”然后我挂上了电话,我知道,这话我是说给她听的,也是说给自己听的。

             三

梦终于有些颜色了。早上起来,精神也因此好了许多,我一改平常的素面朝天,略略地化了下妆,一张精致的脸在镜中无限美好地晃动着,柳芸总结道:“这就是恋爱中女人的模样。”
  我忙轻轻地拭去嘴角的口红,用面巾纸将脸上的粉擦去,又恢复到往日的清冷。提着包准备出门。
  柳芸追到门口,一把拉住我的手,安慰着:“霜子,是自己的走不了,别泄气,他一定会再度出现的。”
  我望着她一副担心的样子,用力握了握她的手,轻轻地叹了口气:“芸,好好养病,我你又不是不了解,我不会轻易放弃自己所追求的东西,我是个执着的人。”
  来到了站台,恰好往公司的公交车驶过来了,我迫不及待地上了车,眼睛下意识地搜寻了车厢一遍,可是,并没看到他的影子。
  我有些明白了,他并不是往这个方向上班,为什么以前没遇到过呢?
  昨天他或许是到这边办事,才乘上了这方向的公交车,我的心不觉沉下去了。
  缘来缘去,无影无踪。

             四

早饭,我没象以前那样烤面包吃,在国外生活几年了,已沾了些洋习气,这次只是胡乱喝了一杯奶,早早地开着自己那辆丰田轿车来到昨天她下车的那个站台等她,我能看出她是个上班族。 
  内地公司上班一般是在八点半,昨天在应聘时我已知道了这点。
  直到八点钟,还没看见她出现,眼看就要到上班的时间了,我这才开车匆匆地往公司里赶,到人事部长的办公室时,我偷偷地看了一下表,恰好八点半,我不觉悄悄地吐了一下舌头。
  今天我的着装是黑色的夹克衫,米色的休闲裤,在我的衣橱里,只有这两种颜色。       
  人事部部长带我到各部去认识人,并热情地介绍着我,喋喋不休地对大家说我到公司是大材小用,我脸带微笑地与大家握手致意。
  从策划部出来,人事部部长对我说:“李部长,马上就到了你就职的行政部了,行政部有十个人,我安排林若霜做你的助手怎么样?一个很优秀的女孩子。”
  “林若霜?好别致的名字,我们合作一定会愉快的。”我礼貌性地回答道。
  一进行政部,部里的人已站成一排迎接我,想必部长已事先打过电话了,我的目光一一扫过,突然,我的目光定格在一个人身上,黑色的小西装,米色的百褶裙,低垂着头。
  “林小姐,以后,你就是李部长的助理了,愿你们合作愉快。”人事部长例行公事地吩咐道。
  那个女孩子闻声抬起了头,我不觉呆住了。

               五

我看见了,是他,那个公交车上的一见钟情!我有些不相信地揉了揉眼睛,还是他,我感觉到部里人的眼睛在盯着我们,我下意识地看了看我的着装,又打量了一下他,脸不觉微微有些发红,我们这在旁人看来分明是情侣装啊!
     他也好象有些意外,或许是因为我们的不自然,部里的人都在窃窃私语,人事部长看看我,又看看他,问道:“李部长,你和林小姐以前认识吗?”
  他很快恢复了平静,风趣地说:“似曾相识。”接着向我伸出了手,重重地握了一下:“我叫李家展,林小姐,请多多关照!”
  我的手不觉抖动了一下,不敢直视他的目光,低着头轻轻地说:“李部长,请多指教!”   
  他并没立即松开手,我听到他一字一句地在说:“我们会相处非常愉快的。”
  我呆了呆,忙将手从他的掌心里抽出来。冲他点了点头。
  当人事部长请大家归位时,我的心里乱成了一团。
  好在这天李部长在埋头熟悉业务,中午到食堂吃完饭后都没休息,有几次,只是叫我给他拿些他要的资料,并没说其他的,我的心里才平静下来,也有一些失落感。
  下午下班时,他叫我先走,说要留下来加会班,尽快熟悉业务。
  同事小玲指指他,认真地说:“若霜,如果他还没结婚的话,你们真是天造的一双呢!只是有规定,公司里的人相互不能恋爱结婚.”说完轻轻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叹了口气,离开了办公室。
  我苦笑了一下:能做主管的人不可能没成家,男人的年龄是看不出的。再说, 我敢破坏公司的规定吗?看来,我的这次心动只是一件风花雪月的事。
  回到家,我打开柳芸的衣橱,挑出一件桃红色的毛衣和一条乳白色的牛仔裙,这就是我明天的着装了。
  面对着柳芸惊讶的表情,我无力地摇摇头.

                                 六

在我应聘的时候,人事部长已对我说过公司的有关规定,其中就有一条与公司的人不能谈恋爱.对于这事,我决定留在这个公司就已作了打算,公司不是有一个月的试用期吗?一个月的时间,对于我来说,足够了!只是,她是否已名花有主呢?不过,只要她没走入围城,我就有希望。
  我是个做什么事都力求完美的人,刚开始几天,我该做的事是熟悉业务。
  回到家后,想着林若霜的一颦一笑,我一点都没感觉到饿,真是秀色可餐。
  洗好澡,我打开电脑,写着当天的日记,自到国外那天起,我就开始记日记了。当屏幕上都是林若霜三个字时,我知道我完了。
  还是将这篇日记保存了,日记,本就是心灵的真实声音。
  不管怎么样,明天,我一定要将她的情况弄个水落石出。
  明天她会穿什么衣服呢?我挑出了第一次在公交车上见到她时穿的那套衣服,认真地熨了起来。

              七

柳芸和我一起上班,她的病好了。一路上,她没有问我的着装,我脸上的憔悴样就是答案。
  其实,穿其他颜色我的模样一样娇柔可人,可我喜欢的还是那黑色和米色两种颜色搭配后的宁静。
  柳芸在广告部做部长助理, 和我同级,我们两人可算是比翼双飞。
  到行政部要经过广告部。
  埋头整理桌上的文件,一会李家展部长来时我要将今天的工作向他汇报。
  突然,柳芸一阵风地跑来,正想说什么,李家展已迈着大步进来了,我忙介绍道:“这是行政部李家展部长,那是广告部柳芸助理,前几天她请了病假。”
  李家展的目光掠过我,然后定格在柳芸的脸上,含笑地伸出了右手。
  柳芸打量着他的着装,再看看我的脸,一副大悟彻悟的样子。
  柳芸回到了广告部,一切似乎恢复了平静,可我的心却平静不下来,眼睛里竟有些蒙蒙的东西。原来,改变着装并不代表什么,关键是心里想的是什么,顿时我感觉我真的完了。
  我拿定主意,下班后如果他还加班的话,我一定要设法留下来,将他的经历弄个明白,否则,天天这样相处下去,我就只有辞职这条路可走了。

               八

林若霜今天的着装虽然让我的眼前一亮,但我心里竟有些失落,她这样做是不是向我证明什么呢?是不愿意让他人误会,还是这也是她着装的另一种风格?
  呆坐在办公室,我拿起话筒,想叫她进来问个明白,但透过玻璃窗,看到外面的她好象在想着什么心事,不好打扰她。
  刚才看到的那叫柳芸的女孩子一定是若霜的好朋友,我路过广告部时她那诧异的样子,然后就是一阵风地跑到行政部,我一直跟在她的后面。
  看来我的出现对于她们俩来说一定有什么冲击。
  明白这点,我笑着摇了摇头,什么时候我也成了这么一个喜欢分析女孩子心里的人,我可是在朋友们眼里出了名的大男子主义者。
  突然有了一个主意:下班后我加班,然后请若霜留下来帮我准备一些资料,就这么定了。

                 九

行政部就留下了我们两个人,柳芸冲我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下班了。
  李家展将我叫到他的办公室,请我坐下,给我冲了一杯茶,在我的对面坐了下来。
  望着他带着笑意的睛睛,我不觉低下了头,准备了一天的话不知从哪里说起。
  “林小姐,我们今天不谈公事好吗?聊点个人的事。”温柔的语气,我有些不相信是从李家展嘴里说出的。
  我悄眼望了望他,正触到他亮晶晶的眼睛。
  我明白我什么也不用再说了。
  我拿起手机,拨通了柳芸的电话:“芸,将我那件黑色的小西装和米色的百褶裙准备好,我马上回来换。”

                  十

一句话,就将五百年前的约定唤回了,望着眼前娇柔的可人儿,我站了起来,将手伸给了她,她犹豫了一下,也伸出了手。
  “走,我送你回家,然后我请你吃饭。”我牵起她的手,好似牵起了一生的幸福。
  几天的相处,或许无法将对方深深了解,但从黑色和米色几十年的友好相处里,我明白了,爱情,也可以不是玫瑰色!我在若霜的眼睛里、身上,已找到了自己的影子,那种惺惺相惜的滋味,一夜之间就将自己的理智出卖!
       明天我就要离开这个我只工作了几天的公司,我悄悄地打量了四周,不说再见,因为以后我会常来的。
  今天晚上我还有一件必需要做的事:写辞职报告。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