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爱情故事 > 感动爱情

血脉交融,三年30000cc鲜血要赢生命和爱情

小故事网 真实爱情故事 时间:2015-02-10

美好姻缘,遭遇死神突袭
 
2012年2月14日,重庆市阿兴记酒店举行了一场特殊的婚礼。与往常不同,这场婚礼没有站在门口迎宾的新娘新郎,而客人们似乎也不以为怪,直到司仪高声宣布“新人上台”,才见身着白色婚纱的新娘徐敏背着白色燕尾服的新郎张涛,艰难地一步一步走到前台。在如潮的掌声中,望着陪伴着自己一路走来的爱人,张涛泪如泉涌,时光仿佛回到了他们最初相识时的那段日子……
 
血脉交融,三年30000cc鲜血要赢生命和爱情1983年9月19日,徐敏出生在四川省宜宾市宜宾县的一个普通家庭。大学毕业后,为了心中的舞蹈梦想,徐敏放弃了父母为她安排到县国税局的工作,选择成为了一名瑜伽教练。
 
也许是命运轮盘的指引,2007年5月19日,徐敏在网上认识了张涛。张涛坦白地告诉徐敏,自己32岁,离异且有个3岁的女儿在身边,是一家物业公司的股东和经理。张涛的坦白让徐敏非常欣赏,两人一见钟情不说,感情更是急速升温。由于两个人分别在四川宜宾和重庆,平时见面不容易,一般都是周末或者假日,张涛自己驾车到宜宾与徐敏见面。
 
2007年7月19日晚上11点,徐敏正准备睡觉,张涛打来电话说:“小敏,再有两个月就是你的生日了。到时我无论如何都会来宜宾看你。”9月15日,张涛又打来电话说:“小敏,公司安排我明天去西安参加一个短期培训,19日中午才结束。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赶回来为你过生日的。”强忍着心中的失落,徐敏也没太放在心上。
 
9月19日那天,宜宾迎来了百年难遇的大雨,河道里的水几乎漫到了街面上。晚上10点多,心情糟糕的徐敏正打算睡觉,突然听到窗外隐约有人在叫她。推开窗,她发现竟然是此刻应该远在西安的张涛。
 
徐敏抄起雨伞冲到楼下,走到近处她猛然发现张涛满脸血迹不说,而且额角处的伤口还在渗血。徐敏忙问出了什么事?张涛憨笑着抓了抓头皮没说话,转身从身旁汽车的副驾驶座上,小心翼翼地拎出一个瘪瘪的大纸盒,手足无措地说:“这是我给你买的生日蛋糕,不过好像有点被压塌了,你别嫌弃啊。”徐敏只觉得眼角发酸,一把抱紧了眼前这个男人。
 
事后徐敏才知道,为了给自己过生日,张涛19日中午借了朋友的车,花了10个小时一路从西安狂飙赶到宜宾。当天路面湿滑,张涛在内宜高速上不小心撞上了护栏,因此受了伤。
 
2008年初,为了方便两人一起生活,徐敏搬到了重庆,在江北区一家瑜伽馆找了份瑜伽教练的工作,两人决定在2009年2月14日携手踏入婚姻的殿堂。然而谁也没想到,在幸福最浓烈的时刻,厄运悄然降临。
 
从2008年11月底开始,张涛连续出现一个月持续低烧、感冒的症状,同时牙龈红肿并伴随微量出血。2009年1月5日,张涛和徐敏一起到朝天门置办年货。因为抗了东西,没走几步,张涛就觉得心慌气短,双腿乏力,眼前一黑,当时差点一头栽倒在地。
 
1月29日,徐敏陪张涛一起到医院检查身体。检验报告很快就出来了,张涛患的是重型急性再生障碍性贫血,也就是俗称的白血病,由于他的血小板指数低得异常可怕,只有正常水平的1%,张涛当晚就住进了医院的重症监护室。
 
当从医生的口中听到张涛“最多能再活3个月”的话时,徐敏脑袋里顿时一片空白。竭力忍住心中的悲痛,徐敏掏出手机,颤抖着给张涛发了一段信息:“老公,不管遇到什么事都别担心 ,我会把这个家撑起的,你什么都别想,好好治病。”
 
张涛很快也得知了自己的病情,绝望的他提出分手。徐敏笑着回答:“你说什么啊,我们不是约好2月14日就去领证吗?你快点好起来,我还等着嫁给你呢!”为了不拖累爱人,张涛一改往日的柔情,面目狰狞地咆哮着,一边骂一边抄起放在床头的物品朝徐敏砸过去。徐敏似乎看穿了张涛的用心,她不躲不避,依旧温柔地照顾他。发现怎么也无法骂走这个自己深爱的女人,张涛心底更觉得心酸,他再也忍不住内心的酸涩和感激,抱着徐敏动情痛哭起来。
 
真爱如血,上演不离不弃
 
2009年2月底,张涛的病情暂时得到控制,在没有找到能够配型的移植骨髓之前,医生建议回家进行保守治疗。因为已经失去造血功能,张涛大概六七天就得到医院输300cc的血液。
 
4月17日,徐敏陪张涛又一次输完血后,医生把她单独叫到办公室说:“徐小姐,如今医院的血库非常紧张,以后恐怕张先生的输血周期必须延长到10天了。”为怕爱人担心,徐敏装着无事,心底却暗暗发誓,一定要找到稳定的血源。可跑遍了重庆的大小医院和血站,徐敏得到的都是相同的答案:“血源吃紧,概不外卖。”
 
6天时间转眼就到,因为得不到及时输血,张涛的脸色变得异常惨白,体力严重不足,连自己上厕所的力气都没有了。轻轻抚摸着张涛熟睡时消瘦的脸庞,徐敏心痛得几乎无法呼吸。突然,徐敏想到了自己,自己的身体里不也流淌着血液吗,而且自己和张涛的血型恰好都是O型。事不宜迟,徐敏背着家人买来了针筒和几枚针头,以及碘伏、棉签、纱布等物。对毫无医疗经验的徐敏来说,第一次给自己静脉采血几乎是场噩梦。从网上简单学习了一下如何静脉采血后,徐敏就开始准备从自己的身体里采血。
 
绑好止血带,眼看着明晃晃的针头逼近自己白嫩的胳膊,徐敏突然头晕起来,心底升起恶心的感觉,背上的冷汗几乎瞬间湿透了背心,而且整个世界突然摇晃起来,心脏仿佛被人紧紧捏住,连呼吸都变得异常艰难。好不容易缓过劲来的徐敏到网上查询才得知,原来自己的症状是典型的恐血症。
 
第二次采血之前,徐敏在口中含了一片黄连,苦涩的滋味瞬时窜遍全身。尖细锐利的针头刺破皮肤,一点点鲜红在针管里出现,徐敏觉得恶心的感觉突然又加深了,即使闭上眼,天旋地转的感觉依然止不住。关键时刻,徐敏骨子里爆发出女人的狠劲,她想:就算是死,也要先把血给抽出来。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