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爱情故事 > 感动爱情

隐居深山,百万富翁和被拐妻子爱得纯真

小故事网 现代爱情故事 时间:2015-02-10

心如死水时,幸遇热心肠大哥
 
1977年夏天,14岁的岑美芬辍学从重庆老家来到巫山县城打工。从粗活工到技术工,从胆小害羞到登台文艺表演,岑美芬渐渐在厂里站稳脚跟。就在17岁那年,不谙世事的岑美芬被一位同乡以外出打工为由骗到河南南阳,当她被同乡抛弃在一个偏僻山村的陌生男人家中时,岑美芬才知道自己被拐卖了。
 
隐居深山,百万富翁和被拐妻子爱得纯真流干了眼泪,说破了嘴皮,岑美芬仍未逃脱买方的严密看守。万般无奈,岑美芬只好顺从,与这个姓张的男人开始了无奈的婚姻生活。1990年秋天,儿子的出生让岑美芬感到了一丝欣慰。为了能过上更好的生活,岑美芬说服丈夫一起前往市区打工。几经周折,岑美芬在一家小工厂找到工作,然后倾其所有为丈夫买了一辆三轮车跑运输。
 
为了省钱,岑美芬租住的是廉价的“打工栖息营地”,这里鱼龙混杂,治安不好。一天,早出晚归的岑美芬下班刚一进门,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男人就主动找上了她:“最近这里治安不好,经常有盗窃案发生,你家的车子放在外面不安全,要不放到我的仓库?我的仓库就在这边。”岑美芬愣住了,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打听后,她才知道,这个男人名叫李明海,是个经营针织厂的百万富翁。
 
从那以后,岑美芬和李明海再见面时,总会打个招呼,说上几句。交往得多了,岑美芬发现,李明海一点也不像什么高不可攀的大老板,相反, 他就像个邻居大哥那样亲切热情。一天早上,正出门上班的岑美芬又和李明海相遇了,“天冷了,多加衣服。”李明海的一句提醒,让岑美芬感到格外温暖,回望李明海匆匆离去的背影,岑美芬怔怔地站在那里,眼里涌动着泪花。
 
1996年,岑美芬刚满7岁的儿子玩耍时被高压电击伤,全身50%以上的皮肤被烧坏。儿子住院抢救的一个星期里,岑美芬不吃不喝守在儿子身边,当她听说可以做皮肤移植手术时,岑美芬跪求医生,不管花多大代价也要救治儿子。此后,儿子住院一年,花费十几万元,几乎都是岑美芬哭着向别人借来的。
 
儿子的病情逐渐好转后,岑美芬才有空返回租住地,收拾一下自己的衣物。一天,她刚刚回家,大老远就看见李明海走过来,李明海热情地和她打招呼:“怎么这么久没见你,出什么事了吗?”岑美芬在李明海的追问下说出实情,看见一脸憔悴的岑美芬,李明海责怪道:“发生这么大的事,怎么不说一声,信不过我吗?”岑美芬摇头无语,毕竟两人只是萍水相逢,她怎么好意思向他开口。
 
1996年冬天,岑美芬积劳成疾,病倒了,去医院检查后,医生初步诊断为食道癌。听说自己患上了癌症,岑美芬马上要求出院,不再接受治疗,她知道,自己的钱还有更多的用途,要去还债,还要留给儿子。可让岑美芬心酸的是,得知她患上绝症后,丈夫像变了个人一样,对她漠不关心。岑美芬感到了人之将死的孤苦和无助,伤心之下,第二年,岑美芬主动向丈夫提出离婚,自己租房住,儿子交给丈夫抚养。
 
重病的岑美芬本想回重庆老家,但她不愿让父母看到自己一身病态,决定自己留在出租屋等死。临死前,岑美芬想到了李明海的友善和帮助,她觉得自己应该在死前向他道一声谢。经多方联系,岑美芬终于和李明海通上了电话。
 
得知岑美芬的病情后,李明海二话没说,立刻赶过来把她送到了郑州市医院。令人意外的是,经过会诊,主治医生得出结论,上次只是误诊,其实她患的只是一般的胃病。这个结果让岑美芬又惊又喜,她高兴地流下了热泪,那一刻,她觉得正是眼前这个高大的男人把自己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对他感激不已。
 
听到妻子被误诊的消息,前夫也找了回来,提出想和她复婚,但遭到了岑美芬的断然拒绝,曾经的伤害对她来说,太刻骨铭心了。
 
爱情来时挡不住,两颗心彼此疗伤
 
此后,岑美芬有了什么事,总爱向李明海倾诉。一来二去,两人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李明海告诉岑美芬,自己也曾有过一段不幸的婚姻,还有一对儿女,现在,女儿跟着妈妈,儿子跟着他。类似的经历,让两颗心越走越近。
 
一个月光皎洁的夜晚,李明海含情脉脉地对岑美芬说:“我们都经历过感情挫折,一起过好后半生吧!”李明海的爱情表白让岑美芬大吃一惊,虽然她也对这个男人颇有好感,可她却不能不现实地考虑到一个问题:两人之间的悬殊太大了,自己根本配不上这个男人,岑美芬本能地拒绝了。
 
随后几天,岑美芬把自己关在租住房里,像放电影一样过滤与李明海戏剧般的相遇相知,当她再次拨打李明海的手机时,耳畔传来一阵优美的歌声,是邓丽君的《我只在乎你》,这个细节让岑美芬感动不已,这个看上去很粗线条的大男人,却用如此细腻的方式,向她执着地表达着爱意,她无法再拒绝这个温暖的爱的港湾。
 
他们的恋情遭到了亲友的一致反对,李明海的妹妹对哥哥说:“以你的条件可以找个条件比她好得多的女人!”而岑美芬远在重庆的母亲也劝女儿要慎重:“人家条件那么好,哪会真心对你好,不要再上当受骗了!”除了家人的反对,外界的议论更是让岑美芬如坐针毡,人们都说她是丢下老公傍大款的坏女人。
 
沉重的压力下,2000年6月的一天,岑美芬收拾行李,来到火车站,准备坐火车离开南阳,回重庆老家去生活。谁知,岑美芬赶到火车站时,李明海已在那里等着她。“你怎么来了?”岑美芬对李明海的突然出现感到惊诧,他握着岑美芬的手说:“听房东说你回老家,所以就立马赶过来了!”岑美芬嗔怪道:“你这是何苦呢,我不能耽误你。”李明海急切地反问:“你没听到我的电话铃声吗?那是我专门设置的,我只在乎你!”还能说什么呢?两个爱人相拥在一起,任泪水静静地流淌。
 
回到南阳,李明海说出了自己想扩大针织厂的规划,可岑美芬却无心倾听,心不在焉地遥望家的方向。李明海有些不解地问:“你不想在南阳发展?”岑美芬说:“我很想家,很想和爸爸妈妈在一起。”李明海起身拭去她眼角的泪花,安慰道:“要不,我随你回老家?”岑美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真的吗?”
 
可得到李明海确切的回答后,岑美芬反倒犹豫起来,李明海在这里有事业,有亲人,如果让他随自己到穷乡僻壤生活,岂不拖累了他。为了不让李明海感情用事,她如实说出了自己的家况:父亲瘫痪在床,母亲腿脚不好,老家山高路陡,条件艰苦……李明海这才知道,岑美芬身上有多重的负担,但她从没为此向他开口要过一分钱,而这,更坚定了他要娶善良的岑美芬为妻的决心。
 
2002年7月,李明海不顾家人反对,以一百多万的价格卖掉生意红火的针织厂,将钱留给前妻和女儿,然后带着儿子追随岑美芬来到她在重庆山区的家。
 
深山打拼,我们爱得纯真
 
开门见山,出门爬坡。李明海在艰难适应山里生活的同时,还为今后的生计考虑。这里交通不便,无法办厂,李明海就用仅有的一点积蓄加上贷款,承包了山顶的2000亩山林,发展种植和养殖业。他们还在山顶修了一间小屋,二人长期住在山上。
 
一开始,他们的投资还看不到收益,为了节约钱,夫妻俩节衣缩食度日。曾经的老总,如今为了节约开支,成天在山上忙碌奔波,身心憔悴,岑美芬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含泪劝他呆在家里休息。可李明海笑着说:“这点苦算什么,这里山大林密,适合发展果林经济。再说我们总不能光吃老本,要自力更生干出另一番事业。”半年下来,李明海的体重从178斤降到125斤。
 
从成功的企业家,到深山打拼的苦劳力,李明海在苦累中迅速转换角色。2003年夏季的一天,两人上山放羊,突然下起大雨,夫妻俩不小心从山坡上滚下来,浑身是泥。李明海一直抱着妻子,自己手肘碰伤了也不在乎。看到满脸是血和泥水的丈夫,岑美芬“哇”地一声哭出来:“我们不干了,回河南吧,我吃苦惯了,无所谓,我不忍看你这个样子,你为我付出太多了。”然而李明海只是憨憨一笑,什么也没说,在雨中抱着她深情地唱起那首《我只在乎你》:“如果没有遇见你,我将会是在哪里?日子过得怎么样,人生是否要珍惜……”
 
付出总有回报。两年后,他们的果林有了收益,不再为衣食烦忧。而更让岑美芬欣喜的是,多年的坚守,李明海的家人早已接纳了她,执着憨厚的李明海也适应了山里的环境,成为村里的座上宾。夫妻俩有时会到山下的老房子居住,但他们更乐意住在山上,在大山之巅牧羊放歌、荡涤心灵。
 
远离城市,舍弃公司进驻深山与爱相守,李明海的举动令人敬佩,也有人猜疑。面对追问,不善言辞的李明海总是重复一段话:“初来这里,的确有些不习惯。但第一次见到这里的山和水,我就爱上了。这里远离尘世的纷争,只要有心爱的人在身边,我为何要去过那种追逐名利的生活?”
 
2010年的冬天,比往年来得早一些,10月初就下起了第一场雪。夫妻俩像伺候孩子一样精心照料着几百只山羊。拉起大功率灯泡增加羊圈室内温度,不厌其烦地检测羊宝宝的体温,一周下来,李明海累得直不起腰来,当看到羊群度过严寒的危险期后,夫妻俩终于露出久违的笑容。
 
这对逃离繁华都市,重返深山的夫妻,被山里人称为“牧羊情侣”。回归自然的生活让岑美芬如同梦幻,她由衷地向李明海表白说:“经历种种不幸之后,这种恬静的生活对我弥足珍贵,我能做的就是尽心尽力地照顾你和这个家,和我最心爱的爱人一起,在山里相守后半生。”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