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爱情故事 > 经典爱情

秘密旅行

小故事网 旅行的故事 时间:2015-04-19

  也许很久以来,我一直都在等待着这样一个清晨。

  秘密旅行推开窗看见的天空是我想要的那一种蓝,水彩课上你要调和很多很多的白色和灰色颜料才有可能偶尔得到的那种蓝:平静,复杂,沉郁,不可描述,像沉默时宁加的脸。

  深秋清晨的风已经很凉,满树满地的黄叶一起簌簌声响,接近一种细微持久叹息。我几乎就在那一瞬间做了决定。

  2

  三十分钟后,大门在我身后沉着地合上。

  我站在门前第二级台阶上深呼一口气。就在这个秋天,就在这个清晨,我要开始一场旅行。这是一个秘密,宁加。这个时候你一定在匆忙地洗漱,然后你会在上班的巴士上给我一个morning call。但是今天你将找不到你任性娇纵的女孩儿。

  这是我一个人的,秘密的旅行。

  一切都符合我心意,我几乎可以抽离地看这一幕幕情景, 多么清晰。一个眉眼甜蜜的女孩子,梳乖巧工整的长发,眼睛是清澈明亮的琥珀色。她站在这个秋天清晨,背景是一派深秋的明黄暗红。她穿着厚厚的米白色棒针粗线衫,系一条棕黄色灯心绒的裙子,背一个硕大的背囊,里面凌乱地塞着路上要吃的零食、清水和晕车药片,还有一本用来拒绝交谈的英文小说。或许还有些别的什么,比如一个需要急切探寻真相的谜语。背囊很重,但女孩子坚定地上路了。她搭乘的列车从此到彼,从她在的这座繁嚣城市去往一座静好小镇。

  那是宁加长大后又离开的家乡。

  3

  现在这女孩独自坐在靠窗的位置。她不敢看窗外的风景,那样会让她晕眩。其实窗外这会儿正掠过大片的田野,还有一些远处越来越亮的天空。这些都是她喜欢的。但女孩只是认真地在吃一包手指饼干,齿间那些清脆微小的碎裂声音可以安抚或者应和她心底的激越。她的心里有一瓶加了很多苏打的柠檬汽水,从出门那刻就开了瓶,一直源源不断冒着踊跃酸楚的泡泡。她的大脑也一直在混乱又高速地运转着,这让她疲惫又身不由己。

  而这些别人是看不出来的。女孩看起来安静清新。她觉得自己像一颗坚果,在喜忧不惊的外壳里独自繁盛或者颓败着。

  女孩的对面坐着两个年轻的男孩,或者同龄,他们总在说笑谈论,中间他们曾经希望女孩也可以加入,但他们显然失望了。女孩根本无心周围所有一切,她只想早点结束这旅程,她想要的只是到达小镇。

  她是为宁加而来。

  她是我。

  我爱宁加。

  4

  宁加是高我两届的师兄。

  有一天我拿着满满的饭盒从食堂走回宿舍,经过小操场的时候,一只球飞过来击中我,我被饭盒里新鲜的赤豆粥洒了满手。然后一个男孩飞快地跑过来。其实就像任何一所大学里一样,食堂的东西都不会是滚烫的。但我抬头就看见了那个高高的男孩眼眶里盈满的歉意和怜惜。我知道我看起来多么娇柔可爱,于是我就顺理成章一言不发地哭了起来。

  这男孩多么心疼,他是一个温柔的人。他送我去医务室,重新给我买赤豆粥,给我打开水,甚至帮我抄笔记。

  后来,我们就在一起了,一直到现在已经两年。我大四了,他在这个城市东边的一家软件公司做到了项目主管。

  你一定知道他就是宁加。我这样喜欢着他,也许从第一眼就喜欢了,不然我不会故意哭起来让他没有办法离开。

  宁加有一张善良的脸,眉目清秀,笑容温暖。他是那种一看就是好人的人。我知道我是他钟爱的一个小孩,所以我可以不讲道理,可以娇纵任性。但是宁加始终微笑着,他的怀抱宽广温暖。

  直到有一天我们说到他从前的女朋友。

  宁加在我之前有过一个女朋友。他并不愿意多说什么,只淡淡地说是高中同学,在他的家乡,后来他读大学离开了她,很快大家就自然而然地分手了。可是宁加说着说着眼睛就黯淡下来。

  我敏感的心开始不安,我任性地追问:“你们谁提出分手的?你还是她?”

  宁加忍耐地说:“你乖,过去的事情不要再说了好吗?”

  “为什么不能说?那你说是我好还是她好?你一定要说。”

  宁加闷了半天,他郁郁地开口:“婳婳你当然好,她……她也是个好女孩。”

  我忽然就暴躁起来,我把手里的水杯摔得粉碎。“你好像很怀念她的样子!宁加,她那么好为什么你们会分开?我知道了!是她不要你了,是不是?她是个坏女人,伤害了你,但是你还是很爱她,不忍心说她坏话。然后你就退而求其次地找到我!是不是?是不是这样!”

  宁加什么都不再说,他把手指揉进头发里。他很痛苦。

  这是我们第一次认真的争吵。

  隔天宁加给我电话,我们在两端长久地沉默。然后我哭了,我们和好了。

  你看,和你看到的外表不一样,我是个脆弱暴躁的孩子。可是我爱着宁加,争吵让我们彼此痛苦。所以,我不再跟宁加这样歇斯底里。

  可是我无法抑制心底的猜疑和妒忌。日子久了,这些一点一滴在我心里汇集成河,蜿蜒湍急地流过。一想到深爱的宁加或许还在为那段过去的恋情默哀,我就忍无可忍。宁加偶尔会望着天空出神,我往往因为这沉默不是因我而起从而焦躁不已。

  我对那个小镇过去的那个女孩充满好奇和妒忌。

  我开始貌似平和地跟宁加聊天,绕着弯儿聊到他的家乡,再绕着弯儿聊到那个女孩。宁加起初很谨慎,他害怕再次引发争吵于是避开这些话题。可是我非常耐心,坚持不懈,声色不动。

  日子久了,宁加放松下来。他会说一些小镇上的风景,也会模糊地在我追问下说一些有关那个女孩的事情。但他仍然不愿多讲,不再是源于对我的戒备,而是好像真的不愿多说。

  到底为什么这样不忍回顾?我在心里反复猜度,欲罢不能。

  我知道那个女孩叫樱。她在小镇一个叫和风街的地方教小学生算术。而那个小镇,在我千百次的设想中有一个想当然的样子。我想我一定能找到我要的东西。虽然我几乎能预见到那东西会让我痛苦,但我仍然固执地要一个明白。

  每个女人都是出色的侦探。这话是谁说的来着?

  我一直都在等待这一次旅行。

  5

  三个小时后我到达小镇。

  已经是中午,我一个人在候车大厅安静地喝完一整瓶水。我一点都不饿,我在亢奋地思索,该如何开始呢?

  候车厅的大扇玻璃门印出我的脸,我看透了自己。

  其实一切都简单无比,我只不过想找到那个叫樱的女孩。我要看到她的样子,漂亮还是平凡;我要知道她和宁加的故事,宁加爱我多点还是爱她多点。至于知道后又怎么样,我来不及想,我从未想过。或许到时候自然就会知道吧。

  我是一个在爱里被好奇和嫉妒冲昏了头脑的孩子,任由自己荒唐。谁在乎。

  这个地方真的很小,火车只匆匆停靠几分钟,没有飞机场,没有灰色的高层建筑,但它整洁而精巧,街道上到处都有金黄色树叶的梧桐。一群骑鲜艳单车的孩子从我身边呼啸而过,撒落一些欢腾。

  正午的太阳暖暖地照在身上,我拦了一辆的士。我要去往和风街。

  真是不可想象,一个平凡的秋日,我在宁加和樱的家乡,正在去往遥远往事的路上。我被这念头激动得脸庞红热,司机从倒后镜中奇怪地看我几眼。哦,我知道我看起来像一个神经兮兮的病人。

几分钟后,我被准确无误地送到和风街上惟一的小学。

  正是中午放学的时间,大群大群的小孩子涌出来,嘈杂欢快。我站在校门口接孩子的家长中间,茫然地张望。

  樱,你是什么样子的呢?

  远远的有一个年轻女老师慢慢走向校门,她穿跟我差不多的裙子,她长发飘摇。我死死盯着她:是不是真的这样俗套?一个跟我相像的女孩。或者,是我与她相像。

  我觉得有些晕眩,秋天的太阳也能晒得人发慌。我颓然地垂下头,几乎是突然的,我看见一双静静凝视我的眼睛。

  那是一个小个子的年轻女孩,穿着男孩子一样的厚运动衫牛仔裤,背一只巨大的墨绿色美工包。她站在离我很近的地方,眼神里充满复杂的探究。

  “你,找谁?”她声音低柔清晰,一字一句。

  她的眼神不是锐利的那种,甚至是小鹿一样柔软亲和的,可这样的眼睛让我忽然莫名地慌乱:“没有找谁,我在等……一个朋友。”

  她微微点头,径自走开。

  停了几秒,她又重新走回来站在我正对面,明白无比地看着我渐渐惊愕起来的脸。

  她说:“钟婳婳。你要等的是我吧?我是樱。”

  6

  我像梦游一样跟着樱来到一个叫“绿踪林”的地方。事实上从头到尾我都好像是在梦游,从我坐上来小镇的火车开始。

  樱点了两客煲仔饭,她说:“这里的煲仔饭很清淡,你刚坐完车不会反胃。”

  我惭愧地看着她,我无端端地惭愧了。

  这情景有些奇怪。我们像一对平凡的朋友,在悠闲的午后对面坐着。

  樱平静地问:“我知道你是为宁加而来,你希望知道些什么呢?”

  我哑口无言地低下头,听见樱兀自说着:“你一定都知道的,宁加和我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其实是我先喜欢他的。那时候宁加好看极了,他学习很好,体育很好,人也很好,很多女孩喜欢他。我可能是最直接的一个吧。我主动向他表白,后来我们就好了。那时我们都还小,可能宁加并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样的女孩,他只是被动地接受了我吧。”

  樱停了停,继续说:“后来读大学他离开家乡,我在镇上的师范,我们仍然维持着。你知道的,宁加——是个好人。一直到后来宁加遇到了你,他一下子就喜欢上了你。”

  我疑惑震惊地抬起头,“在我和宁加认识时,你们——还在一起?”

  樱微微有些激动,她把头扭向窗外。“是的。宁加痛苦很久,他怕伤害我。但是他喜欢的是你。寒假的时候,他回来坦白告诉我一切,我知道,他是爱你的。他的钱包里有你的照片,所以我知道你长什么样子;他的背包里有给你买的几米画册,他说你喜欢这个;他为你做出伤害背弃的事情,你知道这些让善良温和的他多受煎熬。所以,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请你无论如何善待宁加。他曾经告诉我说不愿把这些说给你听,因为他怕你从此背负第三者的包袱。他希望你快乐。而我,也希望他能快乐。你要明白,钟婳婳,我那么爱宁加,我之所以退出,只是因为——宁加,他从没有爱过我。就是这样。”

  我羞愧地凝视对面这个悲伤的女孩:她像一只小鹿,她多么纯净善良。她率真坦白地劝慰一个远道而来的女孩,而这女孩,是抢走她爱人的敌人,这女孩需要她揭开自己秘密的伤疤来安神定气。她完全可以不理睬我:一个得到了幸福的人却还要来不依不饶地无理取闹。

  这一场爱里,自私冷酷的那一个,是我。

  热腾腾的煲仔饭上来了,大团的热气模糊潮湿了两个女孩的眼睛。

  7

  这是一场秘密的旅行。沿途我经过寂寞的田野,纯净的天空,遇到善良光明的人,最后到达我心灵最深处。

  我如此狭隘浅薄,自私任性。然而我多么幸运。

  我想我应该从此学会了如何去爱。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