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爱情故事 > 经典爱情

不疯不狂不青春

小故事网 青春的故事 时间:2015-06-19 庞栋

  两度巧遇

  18岁那年因为一场事故,越泽的父母离开了人世,为了生活,他带上行李来到了丽江古城。

  不疯不狂不青春这里气候宜人,建筑典雅,越泽望着大街却茫然不知前往哪里?这时,前方忽然传来一声尖叫,越泽一看,一只狼狗正以风驰电掣的速度追着一个女孩!

  女孩只顾低头奔跑,不小心撞在了越泽身上。越泽反应灵敏,扶住几乎摔倒的女孩,一脚就踢在了跑到身边的狼狗头上。这一脚力度不小,狼狗一声惨叫,在地上打了个滚,夹着尾巴逃走了。

  女孩对越泽连声道谢,并自我介绍说名叫小染,她刚才从一家超市购物出来,不知从哪里窜出一条狼狗,见了她便追,若不是越泽及时“出脚相助”,她今天一定会很惨。

  越泽笑了笑说:“路见不平出脚相助是应该的。”说完他就走了。

  越泽是个偏文艺气质的年轻人,他一路西行中想到了曾在网上看到过的出自丽江木雕师雕刻的木雕工艺品,姿态万千,栩栩如生。不知走了多久,他眼前出现了一家木雕工艺品店,让他惊喜的,店门上贴着一则招徒启事。

  越泽一直有学习木雕的想法,今天绝对是实现愿望的大好机会,他没作多想,就走进了“老郑木雕工艺品店”。

  进了店里,越泽看到一个体型偏瘦的中年人正埋头用一把锋利的刻刀雕刻着一具已见雏形的东巴木弥勒佛摆件。越泽轻咳一声,问道:“您好,您是这里的老板吗?我是来学徒的!”

  中年人抬起头看了看越泽说:“对,我就是这里的老板,大家都叫我老郑。”顿了顿又说,“欢迎你来学艺,学艺期间每月八百块,你看怎么样?”

  “很好。”越泽很满意地答应了下来。两人正说着话,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爸,我回来了,今天可吓死我了。”

  越泽回身一看,顿吃一惊,管郑师傅叫爸爸的女孩竟是小染!

  小染看到了越泽,惊喜地问:“你怎么在这里啊?”越泽笑了笑就把来学艺的事情说了。听后,小染说:“我爸爸可是这里最棒的木雕师,以后你就好好学吧!”接着她就把越泽在自己危难关头,一脚将狼狗踢飞的事情告诉了老郑。

  老郑先是震惊,接着笑道:“你对小染有恩,今后我不但要好好教你,还每月给你多加两百块的工资。”

  指腹为婚

  小染所言不虚,老郑真可谓是个木雕大师,他雕刻的工艺品中既有阳春白雪、下里巴人,又有雅俗共赏的精美图画。他的作品美轮美奂,姿态灵巧,颇具灵性。

  两个多月的时间里,越泽就掌握了雕刻要领。这天他正在老郑的指导下雕刻一件名叫“招财风水马”的工艺品,门外忽然闯进一个身材矮胖、满脸麻子的小伙。

  小伙提着两瓶酒,往桌上一顿,问道:“岳父,小染没在家吗?”

  听了这话,越泽顿吃一惊,据他所知,师傅老郑只有小染一个女儿,小伙管老郑叫岳父就说明他是小染的老公,可小染今年才18岁,并没有结婚啊!越泽疑惑之际,老郑皱着眉头对小伙说:“你和小染还没有完婚,不要叫我岳父。”

  就在这时,小染回家了,她看到小伙后连忙退了出去。小伙发现后,几步追上去就将她牢牢抓住。他力气很大,这猛地一抓,使得小染痛叫一声。越泽看不下去了,跑过去一把扯开小伙的手喊道:“你是谁啊?干吗动手动脚的?”

  小伙乜斜了越泽一眼,说:“小染是我未过门的老婆,我想动手就动手,想动脚就动脚,你管得着吗?”听了这番话,再看看小染低头默认的沮丧神情,越泽瞬间惊呆了。

  通过小伙和老郑的聊天,越泽知道小伙名叫阿虎,他是此地族长的儿子。老郑年轻时候爱赌钱,欠了一屁股债务,债主联合起来要砍断他的手脚,族长出面调解并为他还清了债务。老郑感恩不尽,当时他老婆正怀着小染,老郑对族长许诺说如果老婆将来生个儿子,就让儿子和阿虎做兄弟,若生个女儿,就让女儿给阿虎做老婆。

  阿虎比小染大10岁,整天游手好闲,加上性格粗暴,小染对他一点感觉都没有,当然不肯嫁给他。

  本地的女孩子18岁就可以谈婚论嫁了,阿虎半年前来商量婚事,小染以年龄不到给拒绝了,如今他又来商量婚事,小染真不知该怎么应对了。

  小染想了想,对阿虎说:“虽然我父亲当时为我指腹为婚了,可现在的社会跟以前不一样了,爱情需要的是两情相悦,你也知道我对你没有感觉,咱们的性格也不合适,就算结了婚也不会幸福的……”

  阿虎不听这一套:“以后是否幸福我不管,反正你是我指腹为婚的未婚妻,你必须跟我结婚!”

  “我绝对不会嫁给你的!”小染说。

  “你什么意思?难道你和别的男人私定了终身或者有了娃?”阿虎见小染不语,继续说,“既然你没有违背咱们的风俗,那么你就还是我的女人,三天后我就来送聘礼!”说完大摇大摆地走了。

  赤足试刀

  阿虎走后,越泽问阿虎所说的风俗是什么意思?小染脸一红,吞吞吐吐地说,“我们民族有个特有的风俗,指腹为婚的男女如果违约不嫁,只有和其他男子私定终身或者有了娃……”

  越泽吃惊过后,眼珠一转说:“这好办,你逃跑不就行了?”

  “不行!当年指腹为婚时,我爸亲笔写了嫁女书,如果逃跑,我爸就会失信于人,遭到族人的唾弃……”

  “那么,你就对阿虎说你已和其他男子私定了终身!”越泽出主意说。

  “就算我说与他人私定终身,可想要毁掉婚约,那个与我私定终身的男子也要接受阿虎的刀山挑战,并且赢得胜利才行。哪个男子愿意不惧危险帮我啊?”小染沮丧地说。

  越泽听后一愣,问什么是刀山挑战?小染说:“上刀山,又叫爬刀梯。20米的木梯上安装着几十把锋利的刀子作为梯级,两挑战者赤足踏在木梯的左右利刃上,谁第一个攀行到顶峰取到绣球便是胜利者。攀行中,双方为了胜利常常使出各种阻止对方的手段,不幸者摔下木梯就会失去挑战资格。

  越泽听后震惊不已,没想到刀山挑战如此凶险。他稍作犹豫后说:”这个重任就交给我了!“

  ”不行!攀行刀山惊险程度难以想象,练习过的人都可能受伤,你从没接触过,是无法承受身体被刀刃割破所带来的疼痛的!再加上对方制造麻烦,是极有可能摔下刀梯的!“小染断然否决道。

  ”我说行就行!“越泽拍着胸脯说,”实话说吧,我小时候学习过多年武术,而且气功十分不错,依我看,上刀山的成功除了依靠气功外就是一些技巧,我只要稍微练习一下就行!“

  小染从没听越泽说过他会武术,她问越泽是不是在骗她?越泽笑道:”我骗你干什么?没把握的事情我是不会干的!“说罢就去了外边买回来几把长刀,接着做成了一个小型刀梯。

  小染不知道越泽哪来的那么大的决心,任她怎么阻挠越泽就是不听。越泽开始练习了,他手抓着刀梯的木边,吹出一口气,将一只赤足缓缓地踩到了刀刃上,当他将另一只脚也踩到刀刃上、全身的重力都集中在双脚上时,一股钻心的痛楚顿时从脚心涌遍全身。就在这时,小染惊叫起来:”快点下来,你的脚心流血了!“

  越泽低头一看,脚下的地面上果然有一小片血渍。小染将越泽从刀梯上扶下来,坚决不让他练习了。

  越泽却说:”这点小伤算什么?我学武时受的伤比这严重多了,刚才只是没有运好气而已!“越泽说完蹲着马步比划一通就又咬着牙踩到了刀刃上,蹬上蹬下,鲜血染红了刀刃,小染看不下去了,哭着求越泽下来。越泽不听,将小染推出房间,固执地一遍遍攀爬着刀梯。

  刀山决战

  三天后,阿虎和族长果然带着聘礼来求婚了。小染说:”阿虎哥你回去吧,我已经和其他男子私定终身了。“

  阿虎不信,因为前几天他质问小染时她还没说与其他男子私定终身呢,小染一定是在骗自己。阿虎笑道:”话可以随便说,可那个男人在哪呢?“

  越泽说:”就是我!“

  ”小染会和你这毛头小子私定终身?骗鬼去吧!“阿虎大笑起来。只听小染说:”越泽说的没错!“他不由得愣住。

  越泽说:”自从我初来丽江在街上见了小染第一面起,我就爱上了她,跟师傅学了木雕之后,我就按照小染的样子偷偷雕刻了一件木雕,想在以后求婚时送给她。“越泽说完将怀里的木雕拿出来给阿虎看。阿虎一看,那小巧玲珑的小木人果然是按照小染的模样雕刻的。

  阿虎气坏了,说:”算你厉害,可你不要高兴得太早,想把小染从我身边抢走,先过了刀山决战这一关再说吧!“

  ”我奉陪!“越泽说完,就随阿虎来到了一个宽阔的大院子里。

  阿虎十几岁时就学会了上刀山这类绝技。他站在高达20多米的木梯前,当老郑喊罢”开始“后,他对着站在木梯另一侧的越泽冷笑一声就率先跳上了第一级刀梯,越泽不敢大意,紧随其后跳上了刀梯。阿虎虽胖,可由于以前练习过,攀爬刀梯显得并不吃力,不一会儿就有了优势。越泽每攀爬一步虽然都十分痛苦,可他咬紧牙关奋力追赶。

  越泽攀爬着,阿虎的一只脚忽然蹬了过来,越泽猝不及防,身体一晃双脚悬空脱离了刀梯,这时小染才看到越泽的脚心,他的脚心刀痕层叠,鲜红的血痂由于受到刀刃的割划再次破损,鲜血淋漓,惨不忍睹……

  越泽重新将双脚踩到刀上,阿虎就再次发动了攻击,刀梯晃动不止,越泽的双手也被割出一道道血口。越泽知道继续蛮爬下去,自己必会被老练的阿虎踹下刀梯,于是他一边攀爬一边躲闪。阿虎接连出脚失败,使得他发起更疯狂的攻击,越泽也学精了,他使劲晃动着刀梯让阿虎的攻击变成了无用功。一番折腾,越泽和阿虎距离峰顶的绣球保持了同样的距离,阿虎急中生错,一个脚下不稳,把脚心划破了一道大口子,他疼得一声尖叫,几乎跌下刀梯。越泽趁机爬到顶峰取下了绣球,赢得了胜利。

  决斗失败的阿虎一瘸一拐地走了。小染扶住下了刀山因疼痛几乎倒在地上的越泽说:”你一点功夫和气功都不会是不是?“

  越泽笑着点了点头。

  ”你为什么这么傻啊?“小染抱着越泽哭了起来。

  越泽将怀里的小木人放进小染的手中说:”我跟阿虎说我来到丽江见到你第一面就爱上了你是真的,这个以你为原型雕刻的小木人也确实是我期待在未来跟你求婚时送给你的,我今天所做的一切不是傻,只是为了爱疯狂了一把而已……“

  听了这番话,小染怔住了,过了一会儿她说:”如果我不喜欢你,你做的这一切不都白做了吗?“

  ”不会的,我知道我做的这一切都值得!“越泽说。

  ”为什么呢?“小染问。

  越泽笑了笑没有回答,但他心里知道小染是爱自己的,因为有一天他去小染房间,无意中看到了小染以自己和她为原型画了张卡通漫画,那张画用色均匀,线条优美,笑脸灿烂,最重要的是两个手牵手的卡通人被一个红色的心牢牢地圈在了一起。

  在青春萌动的年纪,如果这还不是爱的话,什么才是爱呢?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