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名人故事 > 名人励志

殷桃:从女性励志剧再次起飞

小故事网 女性励志故事 时间:2015-02-02 高桥

2009年春节刚过,在电视机上,人们又看到了殷桃的身影。

殷桃:从女性励志剧再次起飞电视剧《高地》后面是情景剧《卫生队的故事》,《卫生队的故事》

后面是电视剧《桃花灿烂》。

2006年,殷桃主演的《历史的天空》《搭错车》《幸福像花儿一样》三部大戏先后在中央台及北京台热播。2008年,两部反映坚强女性的电视剧《大珍珠》和《女人一辈子》,又接连创造不俗成绩。一直以来,殷桃所饰演的诸多“励志”女性形象深入人心。这个有着甜美酒窝的女演员从默默无闻,到蹿红再到“常红”,仿佛只是一两年的事。2009年春节刚过,在电视机上,人们又看到了殷桃的身影。电视剧《高地》后面是情景剧《卫生队的故事》,《卫生队的故事》后面是电视剧《桃花灿烂》。


在现实生活中,殷桃的日程表上也是一部戏接着另外一部戏,中间几乎没有空隙:《望族》后面是《东方红》,《东方红》后面是《在那遥远的地方》……通常的情况是,一部戏刚刚杀青,殷桃就匆忙赶飞机去下一个剧组,落地就演,基本上做到了剧组之间的“无缝连接”。上个月是殷桃的生日,作为一个标准的“工作狂”,她最希望的礼物不是生日蛋糕,而是一张能够好好睡上一觉的床。

女性励志剧没有终点

近两年,以清末民初为时代背景的女人戏成为了荧屏的热点。这类剧一般以除了表现民国时期的时代风貌,更主要的是表现大时代中女性的坚韧、宽容、倔强、善良等一系列传统美德。电视台连续播出《胭脂雪》《最后的格格》《还君明珠》《大珍珠》……这些电视剧的女主角大多是些经历坎坷不向命运低头的女人。媒体普遍质疑:“差不多的年代背景,差不多的主题,这类戏是否已经让观众产生了审美疲劳?”殷桃在连续演出《女人一辈子》《大珍珠》后,又在刚刚拍完的家族大戏《望族》中出演同类角色。对此,殷桃有着不同看法。殷桃认为,观众看一部新剧并不会做这么专业化的归类,也不会因为与之前看的某部戏主题雷同,这种主题的电视剧就不会再看了。电视剧最吸引观众的还是故事,只要故事讲得好,观众就会看下去。

对于去年在两部高收视率的“女性励志剧”播出后,媒体们对她冠以“收视公主”的称谓,殷桃显得非常的平静。殷桃把这件事看得很清楚。她透露自己成功的秘诀是会挑剧本。在拍摄《女人一辈子》和《大珍珠》以前,殷桃看了很多剧本,却只挑出了这两部。一方面,《大珍珠》《女人一辈子》的情节构架和人物描写非常丰满,给演员的二度创作留出很大的空间。 另外一方面,“白珍珠”和 “陶小桃”一样,都属于年龄跨度较大的角色。女人经历越多,心智转变也越大,在人性的冲突上,也更加清晰。白珍珠从洋气的大家闺秀到贫苦的采药农妇再到重振家业的民族商人,中间经历了多重身份的转折。在《女人一辈子》中,女主角陶小桃也命运极为坎坷。大兰子害了小桃一辈子,她也同时害怕了小桃一辈子,因为小桃的善良是她永远也学不来的。

以殷桃作品的知名度,她的报道应该铺天盖地。可是殷桃却很少接受媒体访问。一方面,她觉得自己的演艺之路很顺利,几乎没经历什么波折,没什么可说的。第二,殷桃不太爱说话,说话也会比较直接。比起其他演员,殷桃有股子跟小桃和珍珠一样的“轴劲”。她还没考上军艺的时候,军艺的主考官就想让她来演一部大戏的女一号,殷桃说她要复习文化课,想都没想就拒绝了。殷桃没有名气的时候,一个导演给了她两页纸让她试戏。殷桃一边笑一边演,演完了就跟人家说,就凭这两页纸,她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哭,为什么笑,不知道前因后果的戏,演起来太假了。

后来,殷桃从军艺毕业,演出了电视剧《历史的天空》中的东方闻樱。那场东方闻樱与姜大牙第一次见面的戏,竟然拍了二十多条还没过。问及原因,殷桃极其坦然地说:“因为当时说话像背台词呗。”那时候,殷桃的压力很大,跟她对戏的,是李雪健、张丰毅这样的老戏骨。当时,殷桃只是刚刚走出校门的大学生。许多人觉得军艺出来的演员演戏总有股“左”劲儿,殷桃觉得自己给学校丢脸了。许多年后,张丰毅回忆起殷桃,觉得她和别的女演员不一样。殷桃在现场从不与人聊天,只是一个人默默地呆着。殷桃在跟自己较劲,戏都演不好,还有什么可说的?然而,殷桃默默地顶住了压力,渐渐找到了自己的节奏。因为在内心深处,她一直相信自己的演技,只要给她时间,一定能够打磨圆熟。


和导演们从“磨合”到“默契”

殷桃是重庆人,从重庆艺校95级话剧影视表演专业毕业后,考进了解放军艺术学院学习舞台表演。她主演的毕业大戏《我在天堂等你》,一下子获得了第5届中国话剧金狮奖表演奖、第8届中国戏剧节曹禺戏剧奖优秀表演奖、第15届上海玉兰奖优秀女主角奖等多个奖项,并由此成为金狮奖最年轻的得主。殷桃说,她从2002年《围屋里的女人》中的豆苗开始演电视剧,到后来的《历史的天空》《红色娘子军》《搭错车》《幸福像花儿一样》,还有《女人一辈子》《大珍珠》和刚刚拍完的《望族》《东方红》到正在拍摄的《在那遥远的地方》,她与马鲁剑、高希希、袁军、张孝正、白韬、陈家林、胡玫、苏舟等多位导演合作过。与不同风格导演的磨合过程,是促成她进步的最大动力。谈及这些合作导演时,殷桃虽然很感恩他们的提携和帮助,但并不等于她没有自己的主张。殷桃说,“我很害怕做那种被导演看作成一个道具的演员。”在拍摄现场,每拍一场戏,殷桃都会主动和导演及时沟通,希望和每部剧的导演达到一种配合默契的状态。

在《大珍珠》刚刚开拍的时候,都是导演先摆好机位,殷桃来演。机位一固定,就相当于给了演员表演一个限定。殷桃认为“先摆再拍”的方法会对自己的表演有局限。后来,殷桃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导演张孝正。最后,张孝正摆机位以前,都会习惯地先问问殷桃打算怎么演再做决定。

拍《女人一辈子》时,殷桃惊叹于陈家林导演控制现场的能力之强。记得有一天,要连拍十来场戏,十来场戏,都是发生在文革期间,群众演员动辄上百的场景,而且全是日戏。殷桃怀疑这么复杂的场景,这么多群众演员,戏一定不能完成。可是到了现场,殷桃发现在整个拍摄过程中陈家林指挥起来,一切竟是那么井然有序。这给了殷桃特别大的信心和稳定感,跟陈家林导演拍戏,殷桃能够完全集中精力,投入到自己的角色中去。

拍《望族》时,殷桃是第一次和胡玫导演合作,也是唯一一次与女导演合作。胡玫在导戏时时常体现出一种女性特有的细腻。有时候,胡玫导演的一个小眼神、一个小动作,一个小暗示,都可以令殷桃恍然大悟,找到表演的方法。其实在《望族》选角初期,胡玫启用殷桃时承受着很大压力,比如殷桃性格比较内向,不适合演活泼的女孩子;殷桃是圆脸,不适合演富家小姐。但胡玫思量再三,还是决定启用殷桃,后来她说:“我极力想找出殷桃在哪些戏里不适合角色,但从头到尾,我都没找到一处。”

说到和众位导演合作,有一位不能不提,那就是高希希。殷桃和著名导演高希希的五度合作,也曾让她站在了舆论的当口。对此,殷桃一律不辩解不回应。前些日子,又传出“高希希御用演员错失《三国演义》”的说法。对于此次失约《三国演义》,殷桃直言自己和高希希聊过:“如果有合适的戏,他当然会找我,不过高导最看重的是演员是否适合这个角色,我当然也希望能够加盟《三国》,但导演应该有他自己的安排。”

时至今日,殷桃最看重的不是自己能上哪部戏,而是在演戏的过程中,能否达到自己的理想状态。殷桃坦言,演员和不同的导演合作,最好的状态就是彼此有信任感。演员要让导演相信自己能自由发挥,把自己的想法演出来,不仅给导演他想要的感觉,给他更多的选择,还不会在现场浪费太多时间,这才是一个比较理想的创作氛围。殷桃在与众多导演合作时,都尽量往这种“理想状态”去靠拢。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