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亲情故事 > 母爱故事

90后的孝子也懂感恩之情

小故事网 孝子的故事 时间:2015-09-25 谢云辉

  在他14岁那年,父亲的生命终于耗尽,临终时一句:再癫再傻也是你的亲娘!让这个贫弱的少年从此背负着郑重的承诺,带着既癫又傻的母亲,他踏上艰难的求学之路,并一直对外保守着秘密。

  父亲病逝留下疯癫母亲

  90后的孝子也懂感恩之情2002年4月的一天下午,陶星放学后回到家,发现母亲王良佳躺倒在地上,口吐白沫,浑身抽搐。他吓得大声地叫唤,一边用力去拉母亲的手,可是他的力气太小,怎么也拖不动妈妈。父亲陶荣初回家后赶忙将妻子送到附近的医院,经诊断母亲患的是一种罕见的异型羊癫疯。一般的羊癫疯患者,醒来后即恢复记忆,而王良佳从此丧失了记忆力,如同一个弱智的儿童。这种病唯一的治疗方法就是对病人进行24小时监护,在病情发作时及时让她服药,以缓解病情,否则随时会因脑出血而死亡。

  忠厚的陶荣初对妻子没有嫌弃,白天去食堂做饭时,把她带在身边照看着,晚上让她睡在自己旁边,生怕出现半点闪失。刚开始失去记忆的王良佳,却把陶荣初当成陌生人,时间一长,对陶荣初又十分依赖,一会看不到他就哇哇大叫。为了挣钱给妻子治病和供一双儿女读书,陶荣初每天除做好全校六百五十多名师生的饭菜,还在学校附近的新开塘租了5亩水田耕作。两年下来,刚过40岁的陶荣初就白了头、驼了背。

  陶星和姐姐心疼父亲,他们不但发奋学习,还争相照顾母亲,抢着洗衣做饭,尽量减轻父亲的负担。看着这一双懂事的儿女,陶荣初内心是温暖、欣慰的。

  可是祸不单行。两年后的一天,陶荣初正在食堂忙碌时,突然感到胃部疼痛,大汗淋漓,最后竟大口大口地吐血,昏倒在灶台边。陶荣初去医院看病后被确诊为胃癌晚期,最多只能撑三四个月了。当他得知自己的病情之后,这个很少流泪的汉子哭着说:“我走了,我那糊涂的病妻怎么办?还有我那一双儿女,他们都还在念书啊。”病房里的其他人听了都落下了同情的眼泪。

  当时,陶平在读高三,还有两个月就要参加高考了,陶星在读初二。考虑到两个孩子的前程,陶荣初说什么也不肯住院治疗,只买了点止痛药,就回到了家里。他压抑着最大的痛苦,暗中与病魔抗争着,希望老天能够让他多活些日子,至少让他看到女儿接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天。

  两个月后,陶平参加了高考,达到了本科录取线,而陶星参加了湖南省中小学电脑制作大赛,获得了二等奖。那一段时间,两人在家里整天乐呵呵的,并不知道他们的父亲生命已将要耗尽。一天,当姐弟俩从县城回到家时,发现母亲围着床边跑来跑去,嘴里不停地乱叫,而父亲在床上拼命地挣扎,鲜血大口大口地涌出,姐弟俩吓呆了,赶紧推父亲去医院。

  经过抢救,陶荣初暂时脱离了危险。直到这时,陶星和姐姐才知道父亲得了癌症,所剩的日子只能按天计算。听了医生的话,姐弟俩不禁失声痛哭。

  几天后,陶荣初在一次昏迷中醒来后,感到自己快不行了,无力地拉着陶星的手,断断续续地说:“陶星,爸爸要走了,可我舍不得你和你姐姐啊,更放心不下你们的傻妈妈!我一走,你姐姐肯定上不成大学了,希望只能寄托在你身上了。姐姐总是要嫁人的,你将来要是考上了大学,娶了媳妇,千万别嫌弃你妈,她再聋再哑再癫再傻,也是你的亲娘。她活着,你要让她有口饭吃,死了,你就把她跟我埋在一起。你年纪虽然还小,但你是个男人,爸爸这些话也算是对你的临终交待,你千万别让爸爸失望啊……”陶星虽然年纪小,但也明白这些话的分量,呜咽着回答:“爸,您的病会好的,您不会死的……”陶荣初咽下最后一口气走了。陶平和陶星哭得异常伤心,王良佳见丈夫“没了”,也跟着一双儿女嚎啕大哭。

  带疯癫的母亲去上学

  父亲去世后,家里已欠债二万多元,姐姐陶平决定不再上大学,找同学和亲友借了一千元,去外地学习电脑编程技术。为让姐姐能安心在市里学习电脑技术,陶星接过了照顾母亲的重任。

  陶星还有几个月就要初中毕业了。每天,他天不亮就起床,做好早饭后,服侍母亲穿衣洗脸吃饭,然后匆匆忙忙地跑去上学,放学后也是一路小跑回家。白天,母亲喜欢到处乱跑,却从不知道回来,因此陶星放学后常常要先去找她。一天下午放学后,母亲又不见了,陶星找了一个多小时,天快黑的时候,才在父亲的坟地里找到她。

  晚上,陶星经常要在安顿好母亲入睡后,才能打开课本。母亲偏又爱在夜深人静时发病,陶星一直跟她同睡一张床,每当她发病抽搐,他就从睡梦中惊醒,然后赶紧起床给母亲喂药。在课堂上,陶星时常会走神,担心母亲发病摔伤。一天下午,正在上课的他突然被邻居喊回家,说他母亲又发病了。等陶星赶回家,看到母亲摔倒在楼梯间里昏迷不醒,头皮磕破了,血流了一地,吓得他背着母亲没命地往医院跑。可是,他还是个15岁的少年,路上几次跌倒,他用自己柔软的身体,挡着母亲不摔在地下,自己却摔得鼻青脸肿。

  母亲病情稳定时,会用她的下巴靠着陶星的头,以示对儿子的依赖,这也是陶星感到最安慰和幸福的时刻。但在她神志不清、意识模糊时,就会暴躁地哇哇大叫,抓住陶星一顿乱打。每当这时,陶星就拼命地抱住母亲,任由她打。一天中午,母亲突然再次暴躁起来,她抓起砧板上的菜刀向正在择菜的陶星砍去。刀砍在陶星的右手手臂上,鲜血喷涌而出,痛得他脸色惨白。陶星捂着伤口,哭着说:“妈妈,你干吗要砍我?我是你的儿子啊!是不是我对你不好?那我去跟爸爸赔罪吧!”母亲一听陶星说到“爸爸”,马上就扔掉刀子,望着他流血的伤口,还伸出一只手替他擦着眼泪,嘴里发出“呵!呵!”的声音,接着就又把头靠在陶星的怀里。以后母亲再打他时,陶星就喊“爸爸”,这一招似乎很凑效,母亲马上安静下来不再打他,自己像一滩泥一样躺倒在地上。

  在尽心尽力地照顾母亲的同时,陶星却没有拉下功课。2005年,他考上了岳阳县第三中学。三中地处岳阳县新墙镇,离老家新开镇比较远,这让陶星感到很为难。自己离家到三中求学,把母亲一个人丢在家里,他怎么能放心呢?他左思右想,并征得姐姐的同意之后,决定带着母亲去上高中!

  9月,陶星带着从亲戚家借来的一千九百元,来到中学报到。在交了一学期的学费后,他花六十元钱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简陋的民房。母亲似乎对这个陌生的地方充满好奇,手使劲地拍着床铺,冲陶星哇哇地叫着。陶星帮母亲洗好脚,把她安置到床上,明知她听不见,还是大着声说:“妈,以后我们就住在这儿了。您别嫌这儿简陋,也不要像在老家那样到处乱跑,好吗?”母亲似懂非懂地笑着。陶星仍和母亲睡一张床,为不让她动,晚上把她的脚抱在怀里。

  陶星每天匆匆地奔走在学校和住处之间。刚来到这里时,因人生地不熟,陶星担心母亲郁闷,又跑得没有踪影,就利用放学后的时间搀扶着母亲逐个拜访邻居,并委托他们在自己上课时,帮忙照看母亲。每到一家,陶星总是给这家的大人们鞠躬:“我母亲是聋哑人,精神不正常,爷爷、奶奶,叔叔、阿姨,你们别嫌弃我母亲,要是她做了什么不好的事,请你们告诉我,我来给你们赔礼道歉!”陶星的孝心和他知情知礼的举动让邻居们感动,他们给母子俩送来了煤球、蔬菜,还隔三差五地送点肉、鱼给他们母子改善生活。

  在这间民房住了将近一个月之后,房主因家里有事,不能再出租房子了,陶星一时找不到合适的房子。正当他感到绝望时,邻居们向陶星伸出援助之手,他们腾出了一间屋子,给陶星母子俩免费居住,这让绝望的陶星感到温暖。

  由于聋哑智障,母亲每次从外面回来,身上总是脏兮兮的,一些不懂事的孩子也拿她嬉笑,并往她身上丢脏东西。陶星默默地把母亲领回来,不厌其烦地为她换衣服、洗澡。后来,陶星主动和那些顽皮的孩子交“朋友”,孩子们看到他给癫傻的母亲喂饭、梳头,丝毫也不嫌弃,在不知不觉之中也仿照他的样子,对他的母亲变得友善起来。而这个镇上不熟悉他们母子的人,一开始对陶星还带着异样的眼光,对他母亲侧目而视,后来了解到他对疯癫母亲的孝心之后,都开始尊重起他们来,主动把他们邀请到家里,还留他们吃饭。

  孝子感恩洞庭湖,照料妈妈天经地义

  为了省出钱来给母亲买药,陶星把每个月的生活费控制在一百五十元以内,做了好吃的全留给母亲,而自己顿顿都是辣椒酱和萝卜、白菜,母亲不知道让着他,吃饭也不知道饱,所以每餐他只能定量煮,刚好每人两碗。长期的营养不良,使陶星身体瘦得就像根竹竿。

  暑假中,陶星打听到土壁虎对母亲的病有镇静作用,他到附近山上捉了上百条土壁虎,为母亲熬药。一次,陶星被一条五步蛇咬伤,幸亏一位好心的蛇医救了他,不然他性命都会丢在山上。母亲对此全然不知,还摸着他右手臂的伤口“呵呵”地笑,陶星虽然不想让母亲感知他的痛苦,但他宁愿母亲瘫痪在床,但能说话能表达,这样他至少能够感到语言上的温暖,能够感受到母亲那颗牵挂和痛惜的心。

  转眼到了2006年9月,陶星已经上高二了,姐姐陶平还在参加电脑培训,他仅有东挪西借的一千多元钱。陶星十分发愁,这点钱交学费都不够,而母亲还要买药,还有生活费。无奈之下,他只好到班主任家里,说自己家庭困难,请求能够缓交一下学费,但他并没有说出自己带着母亲上学的事。老师十分同情陶星,帮他向学校提交了缓交学费的申请,陶星才得以按期入学。

  几个月后,陶星实在拿不出钱来给母亲买药,而一旦药停下来,母亲的病就会随时发作。焦急之中,他晚上在安顿好母亲入睡后,悄悄地跑到马路上和街头巷尾捡拾废纸箱、饮料瓶,卖钱攒起来为母亲买药。

  陶星不怕母亲闹,就怕母亲要做饭。那天,母亲突然哇哇地嚷着要做饭,陶星不让,她就大发脾气,又抓又打,并将陶星推倒在地,陶星好不容易才让母亲安静下来。第二天中午,陶星放学回来,一进门就闻到一股浓浓的焦糊味,只见母亲呆呆地坐在冰冷的地板上,见到陶星就捂着脸,似乎很恐惧的样子。陶星赶忙扶起母亲,然后跑到厨房一看,只见饭锅烧破了,里面尽是发黑的大米,显然是做饭时没有放水。看着那只烧破的锅,陶星心头一酸,眼泪掉了下来。回头看到母亲委屈害怕的神情,他又赶紧擦擦眼泪,笑着对母亲说:“妈,我知道你体谅我,想帮我的忙,但你不会煮饭,看你把锅烧坏了,我们拿什么东西煮饭?”母亲听不见陶星说什么,但显然不像原先那么恐惧了,还拿着那只烧破的饭锅使劲地瞅。

  尽管陶星悉心照料母亲,可母亲依然时常走失。一天,下着大雨,陶星放学回家,没有见到母亲,问左邻右舍,都说没有看见母亲的踪影。陶星急得满街寻找,可还是没有找到母亲。母亲跑到哪儿去了呢?虽然打着伞,可因为雨下得大,他身上还是被淋湿了,母亲在这么大的雨中跑出去,要是出了意外,他可怎么办啊?陶星急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就在他不知道怎么办时,有人跑来告诉他,说在10公里外的地方看到有一个中年妇女在乱跑。陶星来不及多想,骑上自行车就跑,等赶到荣家湾时,他都快虚脱了。在公路旁的一滩水边,他找到了倒在地上的母亲。只见她浑身湿透,蜷缩着身子,身体不停地抽搐,气若游丝。陶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脱下外衣紧紧地包住母亲,然后将她扶上自行车,硬是在雨中一步步地把她推了回去。

  今年2月,陶平从电脑培训班毕业,她对陶星说:“现在该轮到我照顾妈妈了,你好好去上学吧。”可是陶星说什么也不答应,他说:“姐姐,我已经习惯了,哪一天真要是离开妈妈,我可能反而会觉得空落落的。而且妈妈也已经习惯了我的照顾,只要我抱着她,她的脾气就温和很多。”陶平听了弟弟的话,不禁泪如泉涌。

  姐姐离开后没多少日子,母亲又一次走失了。那天,当陶星再次费尽千辛万苦把母亲找回来时,恰巧被下班回家的校团委书记廖老师看见了。当她得知陶星带着病傻的母亲艰难求学的秘密后,廖老师双眼潮湿:“孩子,你受累了。你干吗不告诉老师呢?”第二天,廖老师把陶星的情况向学校做了反映,立即引起校领导的高度重视,校领导、班主任带着礼品到陶星家去探望,他们都被眼前的情景感动。

  校领导经开会研究,决定免除陶星所欠交的全部学杂费,并在学校广泛宣传他的事迹。陶星带着疯癫的母亲上学的事在校园公开后,师生们的反响特别强烈,他们在对陶星表示钦佩的同时,纷纷向他捐款。面对同学们的滚烫真情,陶星推辞不受,他知道同学们大多家里贫困,还说:“儿不嫌母丑。有妈妈在,我才能安心读书,况且儿子照顾母亲,是天经地义的呀!”

  很快这个故事又从校园传了出去,并随即在岳阳市引起了强烈震撼,广大市民被陶星的孝心深深地感动,纷纷向他伸出援助之手,缓解了母子俩暂时的经济困难。

  有一天,陶星在厨房里炒菜,母亲突然从后面搂住他的腰,把脸贴在他的肩上笑。陶星回过身来,只见母亲手里拿着一只苹果,向他“哇啦哇啦”地叫着、比划着,好像在说:这只苹果是好心人送给她的,但她舍不得吃,要留给他吃。陶星放下锅铲,轻轻地拥抱着妈妈:“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吃吧,你吃了,我比什么都高兴。”母亲似乎听懂了他的话,把脸颊贴在他的脸上,然后自己咬一口苹果,又把苹果递到陶星嘴边,非让他也咬上一口。陶星眼含着泪光笑了,从没有像此刻笑得这么舒心。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