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亲情故事 > 母爱故事

荒唐的母爱沉重的心

小故事网 母爱的故事 时间:2015-12-08 胡进发

  为了给儿子保全上千万元的家产,她手执榔头、匕首杀害了睡梦中的丈夫,然后跳楼自杀……但她却忽略了儿子的感受。

  工程师勇敢下嫁,营业员丈夫不甘落后

  1984年11月,29岁的吴炎和同龄的杨亮举行了简单的婚礼。此前,吴炎的亲友并不看好这桩“郎貌女才”式的婚姻。吴炎持有上海交通大学化学系本科文凭,在上海市吴泾化工厂担任化工工程师,而杨亮则是闵行区一家商场里的普通营业员,两人身份落差太大了。

  荒唐的母爱沉重的心吴炎和杨亮怎么会走到一起的呢?吴炎刚刚大学毕业就被分配到安徽东至县化工厂工作,几年后当她调回上海工作时,已成大龄未婚青年,一直没能找到意中人。1983年10月的一天,吴炎参加上海市总工会举办的联欢活动,意外地遇到了中学同学杨亮。10多年未见,他已成了一个高大帅气的小伙子。两人很快擦出了爱的火花。

  结婚两年后,他们的儿子杨小亮出生了。望着活泼可爱的儿子,夫妻俩面临着一个棘手的问题:这么小的孩子,谁来照看呢?此时,杨亮体谅妻子工作的重要性,主动申请办理了停薪留职手续,在家当起了“男保姆”。对于丈夫这种自我牺牲的精神,吴炎感激不尽,逢人就说:“找个会居家过日子的男人,真的省心又省力。”

  1991年春节后,杨小亮进了幼儿园,杨亮才重回商场上班。没多久,吴炎顺利晋升为高级工程师。“妻贵夫荣”固然可喜可贺,但烦恼随之而来:亲戚、朋友、同事、同学和邻居们一致认为杨亮只是“衣服架子”而已,吴炎作为高级工程师嫁错了人。

  面对这些风言风语,杨亮萌生了自学成才的念头。吴炎自然是举双手支持。吴炎去书店买来一大堆经济贸易方面的书籍,对丈夫说:“你头脑活络,天生是个经商的料,你利用业余时间多‘充电’吧。”

  经过近三年的埋头攻读,杨亮自我感觉已经掌握了经商的奥妙,理论上也提升到了相当的层次。但是吴炎仍然不满足于丈夫的进步,为杨亮报考了上海财经大学“国际商务大专班”的自考专业。杨亮知道后,担心自己过不了关。吴炎反复开导,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就算你是一块朽木,我也要把你雕成精美的艺术品!”3年后,杨亮如愿以偿地拿到了大专文凭。不久,他就被上海市食品进出口公司聘为了外销员。

  杨亮换了工作后,迎来了人生的又一个春天。第一年干下来,他的业绩在公司所有外销员中名列前茅,拿到了近40万元的提成。舆论的风向标随之变了,大家都认为吴炎不愧是高级工程师,很有眼光,终于把丈夫由“垃圾股”捂成了“绩优股”。吴炎却认为杨亮读中学时就很有上进心,属于大器晚成。

  2000年,吴炎为了支持丈夫的事业,特地从厂里办理了提前退休手续。杨亮表示不理解,吴炎却说:“我这是丢卒保帅啊。”有了更多的闲暇,吴炎对股市产生了兴趣。她非常想投身股海,却又担心会被套牢。杨亮大胆地拿出100余万元存款,让妻子砸进了股市里。一年后,夫妻俩账户上多出了近100万元。

  之后,杨亮从上海市食品进出口公司跳槽至上海市兴亚报关有限公司,担任副总经理,年薪逾百万元。至2003年底,吴炎和杨亮已在上海市区拥有3套高级住宅,家产达到了1000余万元。夫妻俩和儿子住在150余平方米的复式楼里,其乐融融。

  丈夫移情别恋,怨妻以“净身出户”相要挟

  然而2004年3月的一天,吴炎给杨亮整理衣物时,从他换下来的衬衣上发现一根微微鬈曲的长发。直觉告诉她:这是另一个女人的!自从杨亮升任副总经理后,吴炎就担心丈夫也像其他大款那样花心,可她总是安慰自己:她和杨亮是患难夫妻,他绝对不可能背叛自己。没想到,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此后,吴炎对杨亮多了个心眼。没多久,她发现丈夫除了那部以136开头的手机外,还有一部以139开头的手机,这是她所不知道的。吴炎断定这部手机有猫腻,就请电信局的朋友调出了3个月的通话记录和短信内容。她顺藤摸瓜,丈夫的助手兼情人何峻梅浮出了水面……

  面对证据,杨亮只好向妻子承认:早在一年前他就与何峻梅有了不正当的关系。吴炎简直气晕了,声称要死给他看。杨亮吓坏了,跪在她的面前忏悔,还写下了一份保证书。在吴炎的强烈要求下,杨亮只得给何峻梅调换了工作,并赔偿她20万元损失费,两人算是断绝了关系。为巩固这一“成果”,吴炎给何峻梅的丈夫写了一封匿名信,举报何峻梅与杨亮的“私情”。丈夫的情人虽然被赶跑了,但吴炎并没有抹去心里的阴影。直到2004年8月,她的心里才有了一抹阳光,那是因为儿子收到了复旦大学哲学系的录取通知书。可是,正当她沉浸在儿子金榜题名的喜悦之中,又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一天,杨亮到家后脱掉外衣进卫生间洗澡去了,他口袋里的手机响了。吴炎拿出手机,在手机屏幕上看见了杨亮和一个漂亮女子亲密相依的合影。她正要打开手机详细检查,杨亮一头冲进屋里抢过了手机……吴炎怀疑丈夫又找了个情人,杨亮矢口否认:“那是电脑合成照,那个女人是香港影星。”

  为揭穿丈夫的谎言,吴炎花了2万元雇了一个私家侦探调查丈夫。当吴炎从私家侦探手中接过3盘录像带,看完后,她差点儿晕倒在地。原来,杨亮又找了个情人,名叫陈绮。陈绮小杨亮20多岁,也是他的助手。杨亮非常喜欢这个小情人,隔三岔五陪她去逛街、喝咖啡,两人的“爱巢”就在杨亮公司附近。与何峻梅相比,这个情人更可怕,她结婚不到一年就以性格不合为由,同丈夫离了婚……

  当天晚上,杨亮刚回到家,吴炎就把3盘录像带朝他面前一放,说:“瞧你做的好事!我同你结婚20年了,牺牲了自己的前程,成全了你的事业,你却在外面接二连三找情人!”

  杨亮一声不吭。最后,吴炎问杨亮怎么办。杨亮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你来定。”吴炎给他指点了一条出路:“你‘净身出户’吧,把所有的家产都留给我和儿子。”杨亮坚决不同意:“我们俩共有的房产和家产,大多是我挣的,你凭什么让我‘净身出户’?”吴炎怒不可遏,用手指着他说:“没有我,就没有你的今天!你是过错方,就得为自己的过错买单!”两人争吵两个多钟头后,吴炎以不容商量的口气说:“你今天不给我写下一份材料,我就打电话报警,非要搞得你身败名裂!”杨亮只得写下了一份《离婚承诺书》:“我只带衣服离开这个家,一切财产都归妻子吴炎所有,每月支付儿子1000元学费、生活费,另每月为儿子存款2000元直至他结婚。”

  第二天,吴炎拿着这份“承诺书”,催促杨亮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没想到,杨亮反悔了:“这份‘承诺书’是你逼我写下的,我肯定做不到!”夫妻俩再次争吵起来。杨亮声称要带着3盘录像带上法庭打离婚官司,让他得不到任何家产。杨亮告诉她:“我向律师咨询过了,那几盘录像带在法庭上是不能作为证据的。”此后,两人一直处于“冷战”状态,亲友和同事们纷纷出面调解,但吴炎和杨亮均明确表示和好已无可能,分手是早迟的事情。

  2005年11月中旬的一天,吴炎不堪失眠、神经衰弱等病症的折磨,决定在财产分割问题上作些让步,以尽快走出这摇摇欲坠的婚姻城堡。她提出:儿子大学毕业后要出国留学,两人在分割家产前,必须先划出一块给儿子。杨亮不同意,认为儿子已年满18周岁,不应参与分割家产。吴炎不知同杨亮费了多少口舌,杨亮终于写下了一纸《离婚协议》:“杨小亮归吴炎抚养,我每月补贴抚养费4000元,直至他参加工作为止。现在居住的这套房产及里面所有电器和家具都归儿子所有。其余家产,我和吴炎对半分。”看完这份协议后,吴炎说:“这是我所能接受的底线,希望你不要食言。”

  半个月后,吴炎突然向杨亮提出:“你一次性付清儿子抚养费吧。” 杨亮要她给出一个具体数字。吴炎算了一笔账:“小亮现在读大二,大学毕业后要读研、读博,总共需要8年时间。你每年给4。8万元,凑个整数拿出40万吧。”杨亮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不可能!”吴炎当场火冒三丈,指着丈夫说:“我知道,你为了情人,连儿子都不认了!”两人再次大吵起来。

  之后,吴炎担心自己与丈夫闹离婚闹得这么凶,有可能发生不测,就抹着眼泪写了一份“遗嘱”:“我将挂在自己和丈夫杨亮名下的房产、股票、存款、现金以及其它财产、财物等全部由杨小亮一人继承,我坚决不让丈夫杨亮继续享有我的财产!”吴炎把“遗嘱”装入信封、糊好封口后,交到杨小亮的手中,再三关照他:“这是我写给你的最重要的一封信,你一定妥善保管,记住现在不能看,等你工作后再看吧。”杨小亮点了点头,反问一句:“妈妈,您和爸爸为什么不能互让一步呢?虽然您和爸爸都瞒着我,但我早就猜出来了……”吴炎打断儿子的话:“我和你爸之间的事情太复杂了,你就装作不知道吧……”

  肥水岂能落入外人田?这一榔头砸下去太沉重

  2006年元旦过后,吴炎和杨亮进入分居状态。她和儿子住在二楼,杨亮买了一张席梦思床垫,把一楼的书房变成自己的卧室。吴炎一次次催杨亮将住的这套房子过户给儿子,然后给儿子拿出40万元抚养费。可杨亮又有了新的理由:“儿子很快就要大学毕业了,给他这么多钱还有房子,岂不是让他当‘啃老族’?”

  直到8月初,吴炎和杨亮仍没达成共识。吴炎惦记着8月29日是儿子20周岁生日,很想在此之前让丈夫把这套房子和40万元抚养费交到儿子手中。

  8月15日,吴炎约杨亮晚上一起吃饭,当着儿子的面商谈财产分割问题。杨亮没有提出反对意见。当天晚上8时许,吴炎和杨亮、杨小亮一起去小区附近的饭店吃饭。席间,吴炎和杨亮考虑到儿子在场,谈话也就很“艺术”。夫妻俩围绕着“两个主人切蛋糕”的话题议论开了,杨亮说:“蛋糕就这么大,当然是一人切一半。”吴炎说:“你别忘了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客人没来呢,应该先切出一块留给客人,两个主人再分享剩下的蛋糕……”这时杨小亮插话:“爸、妈,你们……”吴炎挥了挥手说:“不要插话,你只管坐在一边听。”吴炎和杨亮边吃边谈,不知不觉过去了两个小时。杨小亮先回去休息了。饭店打烊后,吴炎与杨亮才离开饭店。杨亮最终透露了自己的真实想法:“我不放弃对住的这套房子的权利!这套房子早就增值了,现在没300万元拿不下来,我要卖掉这套房子,同你平分家产。” 吴炎没有想到丈夫会说出如此势利的话。她反问道:“我们以前不是说好把这套房子留给儿子的吗?你和我都是大半截入土的人了,不替儿子考虑替谁考虑?”他们回到家里,杨亮打着哈欠进了书房休息。吴炎上楼轻手轻脚地走进儿子的房间,没敢惊动儿子,只是在儿子床边坐了一会儿。随后,吴炎来到一楼的书房门口,看见钥匙插在门上没拔出来。她坐在地板上,陷入痛苦的回忆……她突然想到了自杀,但又觉得这样反倒成全了杨亮和他的情人,真是死得不值。反复思考后,她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和杨亮同归于尽,不让肥水流入外人田,算是给儿子献出了“最后的爱”。有了这个自以为“聪明”的想法,吴炎顿时有了胆量和勇气。于是,她从壁橱里取出一把木柄榔头、一把匕首,这是她当年在安徽东至县化工厂工作时带回来的“纪念品”。她拿着榔头和匕首,开门进了书房。杨亮躺在席梦思床垫上,睡得很沉。吴炎在书房里站了一会儿,见杨亮没什么反应,就把匕首放在地板上,双手举起榔头朝杨亮的头部狠狠地敲下去……杨亮突然坐了起来,顺手打开了台灯,两眼紧盯着她,没有对她说出一句话。吴炎心里一紧张,就哭着问道:“我送你去医院好吗?”杨亮没有回答。她又问了一句:“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和儿子?”话音刚落,杨亮从地板上拿起匕首,朝吴炎的胸部刺来。吴炎迅速闪开后,同他扭打在一起。瘦小乏力的吴炎显然不是杨亮的对手。很快,杨亮把她按倒在地板上。吴炎趁其不备,拿起手边的榔头,对着杨亮的头部一通乱敲,直至他满脸是血,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吴炎忍不住放声大哭。她一边哭,一边问他:“你为何要这样对待我和儿子?” 杨亮没有回答,试图挣扎着想坐起来,吴炎一急,又对着他的头部追加了一榔头。杨亮躺在地上,面部呈现出痛苦不堪的表情。吴炎放下榔头,一把抱住他,哭着说:“我现在也救不了你了,你这样也很难过,我早点送你走吧。”说完,她拿起匕首,拼尽全身的力气,朝他的颈部刺了一刀,紧接着又朝他的胸部刺了一刀……

  吴炎眼睁睁地看着丈夫体内的鲜血汩汩直流,头脑里一片空白。这时,狗窝里的两只贵宾犬汪汪叫了起来,她赶紧抱起这两只宠物扔到客厅里,然后冲着楼上高呼儿子的名字,儿子被叫醒了,站在楼梯口问:“妈妈,有啥事?”她叫儿子不要开灯,把两只狗抱到楼上去,然后打110报警。

  不一会儿,杨小亮使劲敲书房门。吴炎把门反锁上,不让他进来,然后用匕首抹脖子,因双手直打颤而没能成功。接着,她拿起匕首,朝心脏和肺部刺去,同样未能成功。最后,她打开书房窗户,拿着匕首从三楼的窗口跳了下去……

  民警赶到。杨亮已死亡,吴炎被送往医院抢救。杨小亮对父亲的惨死和母亲的坠楼并不知情。回到“空荡荡”的家里,他想起了去年母亲曾交给他的那封信。他看了那封“遗嘱”后,不由得放声大哭。

  吴炎一心为了儿子,却没想到这桩血案在儿子心里所留下的阴影,也许一生都难以抹去,而等待着她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