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亲情故事 > 母爱故事

养女回头救“母”:奉献感恩的心肠

小故事网 奉献的故事 时间:2015-11-15 王丽雪

  一边是抚养她长大的,家境贫困的养父母;一边是曾经抛弃了她,但如今家资殷实的亲生父母。她在金钱的诱惑下,选择了后者。没想到,在经历了一场家庭变故后,她又一次回到养父母的身边。而此时,饱经磨难的养母重病在身,生命告急,为了补偿曾经的不孝,她不假思索地做出了一个决定:哪怕舍弃自己的生命,也要治好养母的病。

  养女回头救“母”:奉献感恩的心肠苦命女孩被弃,养父母捡回一个千金宝贝

  16年前的春天,住在川北阆中城郊的好心人罗开然、安熙夫妇把家里的一间平房无偿借给了远道而来的石达文、宋靓莹夫妇,从此以后两家人就结上了一段纠缠不清的缘分。

  一天下午,石达文夫妇跑来和罗开然商量,“大哥,我们要去附近县城买点东西,晓梅就交给你和嫂子照看了。”晓梅是他们6岁的女儿,这段时间不知怎么患上了头痛,耳朵也总是流脓,石达文夫妇带她去医院看了几次,始终没有好转。

  午饭后,晓梅的哭声把罗开然夫妇吸引过去。多日不见,晓梅已瘦得皮包骨头了,罗开然煎了荷包蛋送过去,晓梅很快吃个精光。安熙看晓梅还是很饿的样子,就把她抱到自己屋里,煮了一碗面,又让她吃。吃饱了的晓梅有了精神,她抹着眼泪说:“大叔大婶真好,我天天吃不饱,爸妈天天骂我快点死。”安熙又问:“你的头痛好些了吗?”晓梅说:“躺着还好,一走动就痛了。”罗开然夫妇看着眼前这个聪明却又可怜的孩子,心疼不已。夜很深了,罗开然夫妇把炭火烧得很旺,一边同晓梅说笑,一边等着她的父母,可等到凌晨也不见石达文夫妇的影子。

  第二天,罗开然一早又开始等着,到处打听石达文夫妇,还是没有消息,罗开然心中也有点疑心。到了下午,邮递员送来一封信,是石达文写的,他在信中说: 罗大哥、安大嫂,你们一定在焦急地等我们吧?莫等了,我们不会回来。本来是满怀信心外出挣钱的,谁知被那个灾星丫头搅成一团糟。不要责骂我们狠心,出此下策我们也是无可奈何。估计她活不长了,这些日子要辛苦你们了。

  当罗开然结结巴巴念完信,安熙早已满面泪痕。善良的她实在太同情这个可怜的小姑娘了!打从10年前,29岁的她嫁到罗家,就一直想养个孩子。谁知命运偏偏与她作对,先是罗开然患了病,医了好几年,然后她自己又患上心脏病,医生警告说不能生育,否则性命难保。罗开然怕妻子想孩子想得发疯,就毫不犹豫地做了结扎手术,安熙为此还寻死觅活了一阵。如今他们都40岁了,天上掉下来一个女儿,让他们夫妻俩又欢喜又忧愁。欢喜当然不用再说,夫妻俩都是那么喜欢孩子的人;可忧愁的是,自从罗开然生病后,体力大不如前,所以他们的家庭收入和其他人家比起来算是少的,再加上安熙又得了心脏病,经常要去看病,积攒不了什么钱。可就算这样,他们还是毅然决定把晓梅留在身边。

  罗开然夫妇把“石晓梅”改成“罗晓梅”后,第一件事就是为女儿治病。为了彻底治疗,他们直奔当时的县人民医院,找到那里最好的医生,原来晓梅得的并非不治之症,而是极普通的慢性中耳炎,只因没有及时治疗,才感染化脓导致头痛。住院半月,晓梅的病治愈了。

  虽然家庭经济并不宽裕,但是罗开然夫妇时时刻刻把晓梅放在心上。他们大人一天两顿饭,孩子的营养却不少,衣服家具可以不添置,孩子的玩具却不少。晓梅是个懂事的乖孩子,每天从幼儿园里带回一朵小红花,让在贫穷中生活的罗开然夫妇喜得眉开眼笑。

  光阴似箭,一晃9年过去了,罗晓梅在养父母的呵护下已长成婷婷玉立的少女了。这年初中毕业,她差3分没考上重点高中,按规定与录取分数相差10分以内的考生,交三千元“校园建设费”仍可录取。晓梅不忍心看见处于贫困中的父母为自己读书愁钱,决定放弃上学,去地毯厂做工。“这么小的孩子做什么工?胡闹!”得知真情的罗开然“狠狠批评”晓梅,他说:“就是砸锅卖铁,我们也要供你读书!”晓梅听了泪流满面,她感到养父母给她的爱,真的比天还高,比地还厚!

  罗开然夫妇取出多年的积蓄二千元,又在亲戚朋友的帮助下才勉强凑够了学费,送晓梅来到百里之外的学校读书。为了节省车费,罗开然叮嘱女儿尽量少回家,他们夫妻每月千方百计搭便车去市里一次,给女儿送米、送菜、送钱。

  难挡金钱诱惑,抛下“咱爸咱妈”离家乡

  功夫不负有心人,通过3年奋斗,罗晓梅考取了大专,罗开然夫妻喜不自禁。不过考虑到家里的经济情况,他们很快陷入焦虑之中。3年学习,每年七千元学费加上千元生活费,对在贫困线上挣扎的罗家来说,无疑是个天文数字!罗开然夫妇把所有能用的钱都筹集起来,也不到三千元,无奈之下,他们想到卖血。

  可是医院了解到罗开然夫妇的身体状况,还是劝他们不要献血,“卖血那点钱解决不了问题,你们贷款吧。”安熙想到有个远房亲戚在一家银行营业部当主任,便找到他写了贷款申请由他作担保,低息贷到一万元,总算把晓梅送进了大学。

  成了大学生的晓梅不像别的女孩子成天乐颠颠的,她的心头有份压抑和沉重。想到父母为她读书付出的辛劳,她就督促自己抓紧学习,用好的成绩回报他们。果然,一学年下来,晓梅的成绩在全班数一数二,还获得了三千元奖学金。

  罗家平静的生活原本可以一直这样继续下去,可就在此时,石达文夫妇又出现了。这回,他们的状况已经和当年完全不同了,石达文做了一笔大生意,现在经营了一家大理石加工厂,可谓生意兴旺,成了名副其实的大老板。有了钱以后,他们就想把晓梅找回来。不过他们也了解到罗家这么多年没有亏待过晓梅,而且他们已经完全把晓梅当成了自己的女儿,所以他们担心直接去罗家要孩子,罗开然夫妇会不答应,所以托了很多层关系,最后找到了晓梅所在的学校。

  2004年夏天,石达文夫妇通过精心准备,怀着满腔热切的心情,来到成都。可是晓梅在见到自己亲生父母的时候,丝毫没有兴奋和喜悦的心情。她看着眼前这对西装革履、披金戴银的男女,只是觉得很陌生很可憎,根本不想理睬他们。宋靓莹当然忍不住思念之苦,上去抱着晓梅痛哭流涕一番,然后反复念叨:“都是爸爸妈妈不好,我们不应该抛弃你……”夫妻俩百般祈求晓梅原谅。

  那段时间,石达文夫妇一直在晓梅身边跟前跟后,又哭又说,摆出一副伤心不已的样子,但晓梅仍然不动心。后来,夫妻俩找到晓梅的班主任,百般求老师帮忙,最后班主任勉强同意帮他们说服晓梅。

  那天,班主任把晓梅和石达文夫妇找到一起,她拉着晓梅的手说:“他们毕竟是你的亲生父母,以前是他们做错了,但谁没有做错事的时候呢?俗话说‘血浓于水’,你总归再给他们一个机会吧。”晓梅知道老师也是一片好心,但一想到养父母含辛茹苦地把自己养大,她就更不想离开他们。“老师,我谢谢你。你知道我能上大学,养父母是怎么挺过来的吗?他们为我付出了那么多,我不能离开他们。”晓梅向在场的人哭诉了自己的成长史,让大家为之动容。被感动的班主任对晓梅说:“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你亲生父母也没有要求你离开现在的家,只是,你也应该考虑一下,是不是要给亲生父母一个改过的机会,毕竟,他们这些年,心里也不好过啊。”在强大的劝导攻势下,晓梅也招架不住了,她点点头说暂时不记前嫌,磨合一段时间再说。

  石达文夫妇听了高兴的不得了,硬拉着晓梅的手一起回寝室。他们把为女儿买的一皮箱的东西全都倒了出来,手机,化妆品,衣服……然后在女儿身上一样样比划着看。晓梅虽然不喜欢眼前的两个人,但毕竟是女孩子,看到这些东西还是有点兴奋。在此前,晓梅的日子过得好艰难,每想到父母一滴汗水砸成八瓣的情景,能省的钱她一分也不花,甚至每月要用的卫生巾都只肯买最便宜的,她还利用课余时间打工,每天赚取十五元报酬。石达文夫妇临走的时候,塞给晓梅二千元钱,说是给她的零花钱。晓梅本来不想要,但想到自己“贫困生”的窘困情况,再想想:他们那么多年都没有抚养过我,这点钱就当补偿也是应该的,于是就心安理得的收下来了。

  此后,石达文夫妇每个月都会到学校去看女儿,时不时还打电话嘘寒问暖,给晓梅送钱,买东西,不断地感情投资和热线联系使晓梅变成了富裕学生,同学们对她投以羡慕的眼光。虚荣心慢慢占据了晓梅的心灵,物资的诱惑让晓梅全部忘记了过去的计较,她在沾沾自喜的同时,感觉到了生父母对她的关爱,慢慢地,她的感情天平倾斜了。

  2006年7月,晓梅毕业后被聘用到阆中一家民营公司,干了一个多月,就在宋靓莹的百般要求下,去了广州工作。临走时,罗开然夫妇对女儿百般挽留,痛哭流涕地说:“晓梅,你出去发展我们不怪你,但是我们心疼你,一个女孩子在外面我们不放心。”其实,晓梅的心里也挣扎了很久,她知道养父母对自己深情一片,但看着家里的穷酸样子,想着阆中这个小地方什么都没有,她知道如果一直留在这里,将来肯定没有前途。最后,她依依不舍地对养父母说:“爸爸,妈妈,请你们放心,你们对我的养育之恩,我会用金钱报答的!”

  割肠救“母”,毅然义举最是有情的选择

  晓梅的无情出走,对罗开然夫妇来说打击不小,他们养了晓梅10几年,而且到现在为止还欠了一万多元的债,女儿翅膀长硬了,就这样飞掉了。

  几个月后,精神抑郁的安熙经常闹肚子疼,去医院检查后,发现大部分小肠病理性坏死。医生说:要彻底治好,那就要小肠移植。但是高额的医药费把罗开然夫妇吓得退了回去。

  面对突然的变故,罗开然安慰妻子说:“老伴,别急,我一定要想办法治好你的病,我现在没有女儿,可不能没有伴啊。”安熙听说治这病要花这么多的钱,就说死也不住院治病,缠得罗开然没有办法。罗开然知道老伴倔强的脾气,只好买了些药回到家里。

  晓梅有了钱,有了安逸生活,有时免不了挂念养父母,觉得这样一走的确对不住他们,心里很是愧疚。而且,这段时间下来,她虽然衣食无忧,但却体会不到浓浓的家庭亲情。父亲石达文在外面包了一个“二奶”,母亲宋靓莹成天寻死觅活的,这个家总是鸡犬不宁。再后来,宋靓莹一气之下服毒自杀了。晓梅看着这些事情一一发生,心里突然生出对这个家的厌恶之情。此时的她一个人生活在异乡,没有亲人和朋友,心里空虚无聊之极,这让她更加想念远在阆中的养父母,他们曾经是那么疼她爱她。

  2007年3月,晓梅还是回到了罗家。这个曾经贫困却很温暖的家,让她觉得那样熟悉,但是看上去比以前凄凉了不少。罗开然蹲在屋角做手工活,安熙躺在床上。晓梅一下子跑上去,喊了一声“爸、妈”,然后就跪倒在地上。罗开然看到女儿突然回家,兴奋的说不出话,只是一遍遍喊着晓梅的名字。“爸爸,妈妈,我对不起你们呀,不孝的女儿回来看你们了,我再也不离开你们了!” 晓梅跑到安熙的床边,泪水夺眶而出。安熙看到晓梅回家,也变得很高兴,撑起半个身子,把晓梅拉到身边,仔细看着女儿的脸。“回来了就好,妈妈等你很久了。”“妈妈,我不走了,永远不离开你们了!”母女俩抱在一起,相拥而泣。

  第二天,晓梅知道养母生病无钱医治的情况,她后悔自己当年没有留在罗家,一个劲地恳求父母原谅自己的无知和不孝。晓梅还决定,无论怎样也要治好安熙的病。

  晓梅盘点了亲生父母原先给的钱和自己的一些积蓄,只有五万多元,离手术费用还差一大截。她四处打听哪个地方能治疗养母的病,在街坊一位大爷的帮助下,知道一位阆中老乡是肛肠科方面的专家,现在正在广州的一家医院工作。于是,在4月中旬,晓梅把安熙送到了广州,医生向他们建议:“如果可能,你们家人也可以献肠。这样费用可以少很多。”晓梅一方面找尽所有同学好友联系手术费,一方面请求医生对自己化验,看自己能否献肠。

  天底下就有这等巧合的事,通过化验,晓梅的血液、抗体等医学指标都和安熙的非常接近,移植后的排异非常小,相当于亲体移植。安熙知道晓梅要为自己献肠,非常担心她今后的健康,说什么也不答应。晓梅在安熙的床前苦苦哀求了好几天,又让医生出面,用科学的角度去说服养母,让她不要担心自己的身体健康。大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让安熙答应接受这个手术。

  肠源问题解决了,但巨额医疗费压得晓梅父女俩喘不过气来!养父罗开然说:“我回去卖房子,筹钱做手术!”晓梅说:“你在医院照顾妈妈,我回去筹钱。”两父女互不相让。

  后来,罗家的故事感动了医院,他们为这个苦命的家庭无偿捐赠了十几万手术费,确保这个小肠移植手术顺利进行。

  手术后,罗开然不顾自己年纪大,亲自担起两个人的护理任务。那些天,他跑前跑后,跑上跑下,虽然累得筋疲力尽,但心里却非常高兴。术后第3天,晓梅可以下地走动,她急不可待地要跑去看望手术成功的养母,母女俩见面,又是一番感人的痛哭流涕场面。

  经过3个月的调养,排异期已过,安熙还要面临着第二次手术,又需要一笔费用。晓梅对养父母说:“爸爸,你就照顾好妈妈吧,我去外地打工挣钱,别人做一份,我就做两份工作,你们不用担心。” 6月下旬开始,晓梅就在阆中到处找工作,终于在一家私人开的茶楼找到了一份服务员工作。从早上9点开始,到晚上12点结束,每天上班15个小时,每月一千五百元。服务员工作既辛苦,还要受点气,楼上楼下,倒茶送水,忙个不停,有时还顾不上吃饭,一天下来,晓梅就累得腰酸背痛,手脚发软,但为了能尽快医治养母的病,她没有叫一声苦,硬是坚持了下来。

  晓梅每天早早起床,为安熙熬药煮饭,晚上回来,还要准备好第二天中午和晚上的饭菜,以减轻父亲的煮饭负担。安熙看着晓梅一天天累得不行,一天天瘦了下来,含着眼泪劝女儿:“晓梅,你已经尽到你的孝心了,别累坏了自己,你这么年轻就这么吃苦,我们怎么忍心啊?”晓梅伏在养母床前,安慰道:“妈妈,你就不要想这些了,不治好你的病,我做女儿的怎么放得下心,又怎么甘心呢?不论怎样,妈妈,我要让你好起来!”3个月过去了,晓梅已经筹措了五万元,不过离目标费用还差八万元。如今,晓梅不停地工作,不停地到处联系借款,每天睡眠不足5小时,她说自己最大的心愿就是要治好养母的病。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