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亲情故事 > 母爱故事

生死时速:勇敢妈妈千里寻贼救子

小故事网 妈妈的故事 时间:2016-01-20

  儿子身患骨癌,急需30万资金进行骨髓移植,然而30万手术费却被骗子骗走!为了拯救儿子,母亲敬春芳决定千里擒贼,却发现这是一场精心设计的骗局,对方具有很高的反侦查能力,她一个弱女子能讨回那三十余万巨款吗?儿子的生命进入到计时,她能在儿子的生命安全期内抓住贼手吗?

  祸从天降:

  儿子的救命钱被骗走

  生死时速:勇敢妈妈千里寻贼救子2009年7月5日,在遂宁市川中服装城的门店里,忙碌的敬春芳突然接到丈夫打来的电话,说儿子赖小成在学校补课时晕倒在地上,现已送到市中心医院抢救。敬春芳想起这一段时间以来,赖小成老说自己的左腿莫名地疼痛,心里突地一沉,锁上门就往医院跑。

  检查结果出来后,医生把敬春芳单独叫到了办公室,神色严肃地告诉她,赖小成得的是骨癌。敬春芳如遭五雷轰顶,久久回不过神来……

  等她清醒过来,医生告诉她,从片子上看,好在只是临近中期,如果在两个月内进行骨髓移植手术还来得及,但遂宁医疗条件有限,必须转到成都华西医院去进行。为了节省治疗费用,可以在找到合适的骨髓供体后再转到成都华西医院去进行手术,手术后再回到遂宁进行辅助性治疗。敬春芳接受了医生的治疗方案。

  敬春芳今年33岁,射洪县柳树镇人,曾在律师事务所做过律师助理,后来又在遂宁市川中租了个门面做服装生意。丈夫赖大成五年前因车祸成为残疾人,无法出去工作,一家人在遂宁市租房子住,就靠着敬春芳的服装店维持生计。

  经过检测,敬春芳是儿子的有效骨髓供体,只要能准备30万元的治疗费用,就能立即把赖小成从死亡线上拉回来。儿子是自己生活的寄托,敬春芳决定把店里刚进的衣服全部抵押出去,换钱拯救儿子的性命。

  7月8日,敬春芳联系到了在同一市场开店的黄四妹,经过一番讨价还价,黄四妹以30。5万元的价格盘走了敬春芳店里的全部服装,并为她出具了欠条,说是5天后来找她结账。随后,敬春芳又将门面房转租出去获得了4万元,心想儿子一定有救了。

  办完这些,敬春芳带着儿子去医院做前期治疗,医生说了,要尽快做骨髓移植手术,以免癌细胞扩散,到时就不好办了。那些天,敬春芳一边在医院悉心照顾儿子,一边等着黄四妹给自己送钱来。

  转眼一周过去了,7月15日下午,急于给儿子治病的敬春芳拿着欠条去找黄四妹。然而,黄四妹并不在店里,营业员告诉敬春芳,这几天老板都没有来,也没来店里结这几天的营业款,并且老板已经欠员工们两个月的薪水了。敬春芳一听,顿时感到问题的严重性。难道,黄四妹携款潜逃了?想到这些,敬春芳不禁头皮发麻。

  敬春芳突然想起,两周前,黄四妹给她和很多服装城的同行朋友发了请帖,她要乔迁新居了,请他们7月28日到某山庄喝喜酒。敬春芳的心又收回去了一些:买得起洋房的人,该不会赖30万的账吧。她立即找出请帖,根据上面的地址找过去,但物管却答复称,这里根本没有叫黄四妹的业主,请帖上说的那套房子的业主另有其人。敬春芳顿时瘫软在地。

  就在这时,儿子左腿的疼痛周期越来越短,一痛起来,他就在床上打滚!医生说,癌细胞越来越活跃了,照这样发展下去,若不及时手术,恐怕……怎么办?儿子的救命钱没了,生命危在旦夕……

  敬春芳的第一反应就是到辖区派出所报案。但派出所认为,由于对方向敬春芳出具了发货单、欠条,上面还有签字,构不成诈骗,只作备案处理。警方的答复让敬春芳心寒,备案处理有什么用呢?如果不及时讨回这笔钱,儿子可就没命了!

  医生说给儿子做骨髓移植手术的时间是两个月,而如今已过去半月,只剩四十多天了!敬春芳来到儿子的床前,抚摸着他的脸,心疼地说:“儿子就是妈妈的命,相信妈妈,一定有能力追回那笔救命钱的!”赖小成伸出手去,触摸到妈妈的脸上已是湿漉漉的一片。

  百折不回:

  骗子夫妻锁定江门

  在律师事务所工作时,敬春芳接触过许多刑侦工作的卷宗,加之自幼爱看侦破小说,所以,敬春芳发誓要通过自己的努力找到黄四妹,讨回儿子的救命钱。

  经调查,敬春芳这才知道,黄四妹近段时间还向其他同行借了20万、10万元不等的货物,均被派出所备了案。敬春芳还了解到,“黄四妹”并不是其真实姓名,黄四妹的小灵通、手机号在7月16日那天就同时注销成空号。毋庸置疑,黄四妹提前向服装城的同行发乔迁请帖是为了制造假象。同时,黄四妹的母亲以前在服装城当清洁工,在她消失的那几天,其母也消失了。种种迹象说明,这是对方经过精心准备所设下的一个局,她的背后一定有一双黑手。

  必须先弄清黄四妹的真实身份!敬春芳找到服装城的物管,调出黄四妹租门面时的身份证复印件,得知黄四妹的真实姓名叫黄乐茵,身份证上的地址显示为南充市西充县易河镇人。随后,敬春芳把儿子安顿好,立即赶到西充,但黄乐茵的父亲却态度坚决地说,他的女儿和老伴都在外面打工,多年未与家里联系,这些事他一概不知。

  找不到黄乐茵的下落,线索就断了,儿子的钱如何追回?就在这时,敬春芳收到丈夫的短信,说儿子在进行化疗了,儿子化疗时反应强烈,肠胃都要呕吐出来似的,身子瘦得脱了人形,但化疗也只能延缓癌细胞的生长,他不停地催妻子能快一点!

  但现在线索断了,是回去想办法?还是继续留下来打听情况?想到儿子绝望的脸庞,忧心如焚的敬春芳决定还是留下来,一定要找到黄乐茵的下落。

  这个村子十分闭塞,只有一条羊肠小道通往山外,虽不好找,但敬春芳还是在村子里转悠起来,向村民们打听黄乐茵的下落。最终,一位大娘告诉她,10天前,黄乐茵回来过,还带了个男的叫“老公”,但不大一会儿他们就走了。敬春芳突然想起,最初寻找黄四妹时,营业员曾提到她的男朋友,黄四妹可能最近跟这个男的结婚了。

  敬春芳在易河镇民政所查询得知,黄乐茵于7月17日与一个名叫彭宗伟的人登记结婚。抄录了彭宗伟的身份证号码后,敬春芳又去易河派出所备了案。线索到此似乎又中断了,丈夫每天都打电话来询问事情的进展,敬春芳一边安慰丈夫,一边询问儿子的病情,每到天黑,她的心就像被人揪了一把:儿子的安全期又少了一天了!下一步又将如何走呢?敬春芳忧心忡忡。

  7月30日,离拯救儿子生命的有效期只剩一个月了。敬春芳从村民的口中打听到,黄乐茵初中毕业就外出打工,她嫁的那个老公是离了婚的,在派出所干过,后来犯了事被开除了!这条信息至关重要,这起事件的策划者很有可能就是黄乐茵的老公彭宗伟。唯一的突破口,只有想办法从彭宗伟那里打开。

  当晚,敬春芳就租了一辆摩托出了山,乘夜班车赶回遂宁。通过黄乐茵店里的座机号码,开始排查。她坚信,彭宗伟肯定与店里有联系。经过对来电与去电的反复筛查,最终确定了一个号码。但是,这个号码已经停机,她以缴费的名义,确认机主姓名正是彭宗伟,并调出近几个月的电话清单排查,敬春芳得知,彭宗伟在射洪县城绵遂公路旁开了一家汽车配件商行,还欠了不少经销商的货款。这些资料,对找到黄乐茵和彭宗伟并没有直接帮助,儿子做化疗时的痛苦表情又时时浮现在敬春芳的眼前,她恨自己当初的轻信和无用,泪水簌簌直流。

  这时,医院再次传来了噩耗,说是鉴于儿子的身体,不能再化疗下去了。但停止了化疗,癌细胞又会重新活跃起来,很快会像恶魔一样吞噬儿子身体里一切健康的空间!焦急的敬春芳给儿子打了一个电话,电话里,儿子的声音虚弱不堪,不停地唤着“妈妈,妈妈……”

  想到儿子满脸的泪痕敬春芳不由得一拍脑门:彭宗伟不是有前妻吗?经过进一步了解,敬春芳得知,彭宗伟的前妻没有再婚,还带着她和彭宗伟的一个10岁的儿子,日子过得很艰苦。有儿子,彭宗伟一定与前妻有联系。

  敬春芳买了一些礼物去西充拜访彭宗伟的前妻,希望她能帮自己一把。彭的前妻先是不说,称不想染指彭的事。敬春芳就一把抱住她的孩子,跪了下来,眼泪汪汪地说:“我们都是做母亲的,我的孩子与他一般大,这个人已经伤害了你和孩子,你忍心让他再去伤害另一个家庭,让母子骨肉分离吗?”彭的前妻这才一把扶起敬春芳,说彭宗伟确实没有与她联系,但他可能与他的哥哥彭宗和联系。据彭的前妻介绍,彭宗和开了一家电脑维修部。

  8月9日,彭宗和的电脑维修部打出招聘启事,为了不打草惊蛇,敬春芳和表弟商量,让表弟的朋友阿东(化名)前去应聘。阿东头脑活络,能说会道,尽管如此,他还是没有发现彭宗伟与家里联系。

  儿子的生命只剩不到二十天了,情况万分紧急,骨髓移植手术迫在眉睫!敬春芳急得茶饭不思。

  8月15日,彭宗和出门维修电脑,阿东立即采用技术手段登陆彭的QQ号,但并没有发现可疑的号码。为了稳妥起见,阿东对彭宗和的QQ号进行24小时监控。

  8月16日晚,彭宗和的QQ有头像闪动,陌生人序列里,一个QQ号码发来这样一段文字:“哥,家里都好吗?”随后,两人开始交谈。经过查询,该QQ号的IP地址显示在广东江门。从两人的交谈内容,敬春芳认定,对方就是彭宗伟。每次网上聊天之后,彭宗和都删除了聊天记录与彭宗伟的QQ号。

  突破口终于打开了。8月18日中午,阿东突然给敬春芳打来电话说,彭宗和的一个皮夹子里的一张纸条上,写着两个电话号码,经过查询,电话号码是广东江门的。由此可以证明,彭宗伟铁定就在江门!

  生死时速:

  茶楼上擒住贼手

  时不我待!离儿子生命的安全期只有最后17天了!这是一场生死时速!

  为了给儿子省下救命钱,敬春芳在这期间,经常靠吃馒头喝白开水度日,这时却毫不犹豫地要坐飞机前往广东。8月18日晚上9点,敬春芳和表弟一出广州白云机场就打的前往江门。一下车他们就找不到北,在大街上像无头苍蝇急着找旅馆时,却被巡警当做可疑人物带到了派出所。

  在敬春芳的诉说下,江门警方向遂宁市川中服装城派出所打电话了解事情的真相后,对敬春芳的行为肃然起敬,表示愿意为她提供必要的帮助。警方查出,彭宗伟用的座机号码是个公用电话,在高沙港一带。警方拨了一下彭的手机,接通后,又谎称打错了。此时,敬春芳已经听出来了,对方带有西充口音,此人铁定是彭宗伟!与此同时,警方通过仪器已确定彭宗伟是在高沙港一带接听的电话,听周围发出的声音,应该是在娱乐场所。

  第二天晚上,敬春芳的表弟又操着广东话“打错”了彭的手机,听出彭所处的环境仍然像在娱乐场所。种种迹象表明,彭宗伟常住高沙港一带,晚上爱去娱乐城。由于对方出具了欠条后玩失踪,在法律上仍无法定性为诈骗,所以江门警方无法拘捕彭宗伟,只有敬春芳自己找到本人讨要这笔欠款,找到人后如对方赖账,才能向法院起诉强制执行。

  找到彭宗伟的下落,就等于即将找到黄乐茵,那么儿子很快就有救了!敬春芳高兴之余,内心也充满了焦虑,因为她昨天与丈夫通过电话,医生说儿子的左腿已经在开始红肿了,最新拍下的CT片子上显示,儿子左腿上的肿瘤细胞已经在开始蔓延了,呈浸润性生长,若再不进行骨髓移植,恐怕就要……离拯救儿子生命的最后时刻不到十天了,情况万分危急,敬春芳决定立刻行动,不能坐以待毙。

  为了防止对方事先看到自己溜了,次日,敬春芳剪掉了一头秀发,装扮成了一个男人。高沙港一带的娱乐场所很多,敬春芳只有一家一家地找。但是,一连几天都毫无结果。

  8月24日上午,敬春芳在高沙菜市场的一个出口处,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天!那不是黄乐茵的母亲吗?她正提着一条鱼往回走。敬春芳一路跟踪过去,发现老太婆进入了一个小区。敬春芳真想冲过去,但理智告诉她,不能这么做,弄不好会前功尽弃。

  小区对面有一个茶楼,敬春芳和表弟就潜伏在茶楼上的一个包间里守候,在那里可以监视小区大门口的一举一动。

  当天下午两点,黄乐茵挽着一个男人的手在小区门口出现了,看样子,那个男人就是彭宗伟了。敬春芳心跳加速,刚想冲下去扭住他们,却又发现他俩径直向茶楼走来,走到一楼门口,服务生向他们敬礼道:“老板好,老板娘好!”原来,这个茶楼居然是彭宗伟开的!茶楼上面是洗浴中心,看样子也是彭宗伟开的。

  等他俩一上茶楼,敬春芳就出现在了他俩面前,黄乐茵惊异地盯着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敬春芳平静而冷冷地说:“怎么了四妹子,不认识我吗?”黄乐茵半天才回过神来,小声说:“真想不到!这里说话不方便,到我们办公室谈吧。”

  一开始,彭宗伟夫妇还想以认账不赖账为由说目前还没有,但敬春芳的态度十分强硬,说人命关天,她会不惜一切代价!正在这时,医生打电话来了,说是赖小成这几天身体反应强烈,最好这两天就必须安排手术,如果癌细胞一转移,神仙也奈何不了他的生命了!敬春芳一听,两眼喷火,大叫一声:“还我儿命来!”口里喷出一团鲜血,昏厥了过去。

  事态如此严重,彭宗伟夫妇不得不积极想办法了。

  彭宗伟承认,这一切都是他设的局。原来,彭宗伟经营汽配店因经营不善,生意连年亏本。为了东山再起,有朋友介绍他来江门开茶楼时,他就以写借条的方式卷走了一些同行的货款玩失踪。茶楼开起几个月生意不错,他又想开洗浴中心,由于差钱,他又出主意让黄乐茵在市场里的多位同行那里借货,利用约定俗成的时间差,将借来的价值八十余万元服装变现后玩起失踪。彭宗伟没想到的是,他自以为天衣无缝的一个局,最终却被一个弱女子识破。

  敬春芳将黄乐茵所开的欠条都带来了,并告诫他们,她已将此事报告给了警方,如果他们不还钱,她立刻报案。彭宗伟与黄乐茵这才开始想办法筹钱给她,并写下保证书,承诺陆续把钱还给各家商户。

  8月25日,离儿子有效的手术期不到7天时,敬春芳终于拿到了那30万元钱!她不禁喜极而泣!8月26日,敬春芳回到了遂宁。望着疲惫不堪,瘦了一圈的妻子,赖大成百感交集,一家三口拥抱在一起,泪水长流。

  敬春芳的身体十分虚弱,遂宁市中心医院安排她恢复一天后,28日,赖小成才被转入了成都华西医院。30日下午2点整,赖小成踏入了进行骨髓移植的无菌舱。医生分两次抽取了敬春芳的骨髓,进行处理后植入赖小成的体内。30日,经检测,敬春芳的骨髓已在赖小成的体内顺利植活。赖小成终于获得了第二次生命!

  2009年10月9日,赖小成安全地度过了危险期,转入遂宁市中心医院进行术后辅助治疗。川中服装城的商家们,又再次涌向医院看望他们,向敬春芳致敬,称她为英雄妈妈。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