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亲情故事 > 母爱故事

母亲的牢狱

小故事网 母亲的故事 时间:2015-07-02 刘德

  8年牢狱之苦终于熬过去了。来松林走出监狱大门,没有回农村老家,而是迫不及待地直奔南方那座城市……谢天谢地,他当年隐藏在一个秘密地方的存款单,居然完好无损。这里面可是有8万元存款啊,正是这张存款单,让他在监狱服刑期间,一次次为之焦虑、兴奋,为之魂牵梦萦。

  母亲的牢狱当来松林登上开往家乡的旅客列车时,浑身上下已是焕然一新,脸上洋溢着“扬眉吐气”的得意。随着列车缓缓启动,往事也一一在他脑海里闪现。

  来松林自幼丧父,是母亲辛辛苦苦把他拉扯成人。8年前,他来到南方这座城市打工,经不住别人诱惑,加入了一个盗窃团伙。他被抓获之后,面对办案人员的多次审讯,他坚持说分得的赃款已被他吃喝挥霍完了。法院开庭那天,审判长再次提醒站在被告席上的来松林说,你们多次盗窃作案,数额特别巨大,量刑最低也要在10年以上。如果你能主动交出赃款,法院在量刑时可以从轻处罚。坐在旁听席上的母亲也忍不住劝他如实交代、退赃。他不满地看了一眼没见过世面的母亲,转头装作无奈的样子,对法官重复着“赃款已被挥霍一空”的谎言,他暗想:我才不干那“人财两空”的傻事呢。更让他得意的是,虽然他没有交出一分钱的赃款,但法院最终还是对他从轻判处有期徒刑10年,而他的两个团伙却被判刑15年。服刑期间,他心中时时惦记着那张存款单,为了早点出狱,他伪装积极改造,结果还真被减刑两年。在狱中,唯一让他牵挂的是孤身一人在家的母亲,这些年,母亲只在他刚入狱时去看过他一次,以后只是每月给他寄来为数不多的零花钱……

  来松林就这么忽喜忽悲地想着往事,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梦里,他带母亲去了一家豪华饭店,给母亲点了好多她见都没见过的海鲜大菜。一阵扑鼻的饭菜香味,让来松林从梦中醒来。原来是列车上的餐车到了跟前,临座的旅客不少人正在吃饭。自感“财大气粗”的来松林毫不犹豫地买了烧鸡、啤酒,又要了最贵的那种盒饭,大吃大喝起来。

  就在这时,他看见一个腰身佝偻、满头白发的老妇人,从两节车厢的连接处走来,弯腰、低头捡拾旅客丢弃的空易拉罐。当她捡到一个旅客扔掉的、里面还有小半盒米饭的饭盒时,老妇人迟疑一下,默默地把剩下的米饭送到了嘴边。

  看着这个可怜的老妇人,来松林不知怎的忽然想起了自己的母亲。于是,他拿起还没有来得及吃的盒饭,起身递给老妇人,说:“老奶奶,这些送给你吃吧。”老妇人抬起头,想看看这个好心人的模样,然而,当她与来松林四目相对的一瞬间,两人同时惊讶地叫出声来:“孩子!”“娘!”

  来松林怎么也想不到,这个苍老憔悴、被他称呼为老奶奶的妇人,竟是他8年没见着面的母亲。他搀扶着母亲,颤声问道:“娘,您怎么在这儿?”母亲没有回答他,反而满脸惊慌地小声问他:“孩子,你是不是从里面逃出来的?”

  来松林连忙拿出释放证,说:“娘,我是表现好,被提前释放了。”母亲仔细看了释放证上鲜红的大圆公章,忽然满脸惊喜地跪在地上双手合十,连声念道:“阿弥陀佛,大慈大悲的观音菩萨,我刚替儿子还上他欠的钱,您就遂了我的心愿,保佑我的儿子平安回来啦。阿弥陀佛……”

  见车上的旅客都用惊讶、怪异的目光看着他们,来松林赶忙把母亲扶到自己的座位上,待母亲平静下来,才问道:“娘,您刚才说替我还钱,是怎么回事?我没有欠谁的钱啊?”

  母亲压低声音、神秘地说:“咋不欠钱,你忘了,那一年法官让你退还偷人家的钱,你说钱都花光了。要不是娘答应法官替你还钱,你还不得像你那两个团伙一样,被判刑15年呀。”说着,母亲拿出一叠法院的收据给儿子看。

  在母亲伤感而又自鸣得意的叙述中,来松林终于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当年开庭那天,在旁听席上的母亲听法官讲,儿子不退赃款将会被从重判刑,当时就心急如焚。她有心替儿子还钱,可当时家里只有3000块钱,那还是她辛辛苦苦积攒下的、准备给儿子娶媳妇的钱。

  儿子被戴上手铐押出法庭的一瞬间,母亲突然感觉心里像被抽空了一样。当法官从她面前经过的时候,她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一下子跪倒在法官面前,声泪俱下地说:“法官,我儿子其实并不是坏人,都怪我没本事,没管教好孩子,他是为了娶媳妇、凑女方索要的彩礼钱才跟人学坏的呀。法官,我求求您,一定要手下留情,他偷的钱我来还,您要是信不过,我现在就立个字据。”

  随后,母亲又恳求法官代她写了分期还款保证书,并咬破手指按了血手印。母亲的言行感动了法官,最终,法院对来松林从轻判处有期徒刑10年。为了不让儿子心里有压力,她又恳求法官不要对儿子讲明这件事。

  就这样,一纸还款保证书,让母亲身陷另一种“牢狱”。从此,母亲就留在这个经济发达的南方城市打工挣钱。几年间,她到建筑工地干过小工,当过钟点工,捡破烂、收废品,什么脏活、累活都干过。每次挣到钱,她总是先去法院还款,然后再给监狱中的儿子寄去一些。八年间,她自己没有吃过一顿像样的饭,没有添过一件新衣服。为了节省路费,母亲甚至强压心头的思念,一直没去监狱会见儿子。两天前,她终于替儿子还清了8万元赃款,这才坐火车回老家,准备去监狱看儿子,没想到儿子已经提前释放了。

  听着母亲的话语,看着才50岁出头的母亲白发苍苍、满脸皱纹的样子,来松林的泪水禁不住夺眶而出。在狱中,他想到过母亲会生活得很苦,可他绝对想不到,母亲为了替自己减轻罪责,为了替自己赎罪,竟不惜用一纸协议自建“牢狱”,8年间过着艰辛、劳累、孤苦、屈辱的日子。更想不到,那曾经给了他希望和幻想的8万元赃款,竟然成了压在母亲心头的一座沉重大山,成了连累母亲遭受8年“劳役”的枷锁……此时,那揣在贴身衣袋中的存款单,仿佛突然变成一把锋利的匕首直刺他的心脏,他“扑通”一声跪倒在母亲面前,痛不欲生地喊道:“妈,儿错了……”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