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亲情故事 > 母爱故事

“幻影儿子”从北大走来,妈妈再爱我一次

小故事网 妈妈的故事 时间:2016-01-20 刑京

  一个陌生来电

  少年的真实身世浮出

  2013年10月的一天,北京大学大三学生赵子明突然接到一个陌生女人的电话,对方问清他姓名后,突然抽泣着说:“儿呀,妈妈找你找的好苦……”说完,女人也不顾赵子明的反应,絮絮叨叨地嘘寒问暖,直到赵子明说了句“我要上课了”,并强行挂断电话才罢休。下课后,赵子明越想越觉得事有蹊跷,便打电话给远在河北唐山迁西县的母亲黄翠芬。电话那端,久久的沉默后,黄翠芬告诉他:“孩子,你确实不是我亲生的……但你的生母绝对不是那个打给你电话的人。”说完,黄翠芬告诉了儿子一个隐瞒了21年的惊天秘密……

  “幻影儿子”从北大走来,妈妈再爱我一次今年56岁的黄翠芬原本是河北唐山妇幼保健医院的医生,与丈夫赵高国结婚后一直没生育。眼看夫妻俩都年过而立,思子心切的他们便琢磨着抱养一个孩子,并委托亲友们打听消息。1992年5月,黄翠芬位于乐亭县小李庄村的一个远房表弟给她打来电话,称他们村有个女的刚生下一名男婴,男的遇车祸身亡,夫家又没其他亲人,女的想将婴儿送人。黄翠芬闻讯大喜。在表弟的牵线下,黄翠芬夫妇和那名女人一起到乐亭县民政局办了领养手续。此后,夫妻俩为男婴起名赵子明,精心抚育。而其生母每年则会从乐亭赶到唐山探望儿子几次。在赵子明一岁多时,其生母误食有毒食品不幸身亡。此后,赵高国和黄翠芬更是对这个可怜的养子极尽呵护。为了减少生父母去世给儿子带来的伤害,黄翠芬与丈夫三度搬家,后在迁西县定居,直到确认周边再无人知晓儿子真实身世方才罢休。而赵子明在养父母的精心培育下,发奋读书,于2011年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名校,令黄翠芬夫妇倍感欣慰。

  谁知,2013年8月,已从医院退休的黄翠芬突然接到一个陌生女人的电话,说她叫廖静然,是唐山遵化一家食品有限公司的老板娘。廖静然说她多年前曾在唐山妇幼保健医院引产过一个孩子,她断定孩子还活着,听说黄翠芬以前是该医院的医生,且抱养了一个孩子,因此想看看孩子是不是自己的。儿子的生父母早已去世,且自己从未告诉儿子真实身世,为的就是不让他受伤害,因此黄翠芬果断拒绝了廖静然的要求。没想到,廖静然穷追不舍,还通过各种渠道获得了赵子明的手机号,居然亲自给他打了电话。黄翠芬痛恨廖静然的胡搅蛮缠,但事已至此,已再无瞒儿子的可能性,便将事情和盘托出。

  黄翠芬讲完后,赵子明好半天才从震惊中反应过来,他没想到宠爱了自己21年的父母竟是养父母,而自己竟不曾见亲生父母一面,这让他很是难过。心绪难平的赵子明无心听课,向学校请了几天假,专程从北京赶回迁西县。养父母郑重地将珍藏在家中21年的收养协议给儿子看了,然后在他们的陪同下,赵子明前往乐亭县小李庄村父母的坟头上,好好地祭拜了一番。事后,赵子明顺便问了句:“那个叫廖静然的女人是怎么回事呀?”黄翠芬说:“我们也不了解她的情况,但可以确定她不是你生母。你要是担心她再次骚扰的话,就换个手机号吧。”马上就要大四了,赵子明面临着写毕业论文、找工作等一系列问题,他不想平静的学习与生活受到打扰。因此回学校后,赵子明按母亲的嘱咐,将手机换了号。然而有些事还真由不得他。

  2014年1月初,赵子明得到消息:唐山遵化市公安局让他回家一趟,配合警方做个DNA鉴定。原来,因黄翠芬拒绝让廖静然见儿子,而廖静然又联系不上赵子明,一气之下竟报警求助。警方随即展开调查。他们调阅了赵子明的户口,发现上面登记的出生时间是1992年5月9日。而廖静然所说的引产时间则在1994年,有两年的时间差。警方又到乐亭县赵子明的生父母老家进行走访,部分老人对这个可怜孩子的身世还存有记忆,能证明他的出生年份及被收养的事实。种种迹象表明:赵子明和廖静然的亲子关系并不成立。可廖静然却不依不饶,在公安局大吵大闹,并进一步提出了做亲子鉴定的要求。警方出于平息事态的考虑,也劝说黄翠芬接受亲子鉴定的要求。事已至此,黄翠芬只得无奈同意。

  青春的难言之痛

  富姐要弥补缺失的母爱

  2014年1月初,警方分别采集了赵子明与廖静然的血液样本。17日,鉴定结果出来了,廖静然与赵子明亲子概率为零!想想廖静然寻子期间那焦灼、忧郁、狂躁的表情,警方担心她承受不住打击,考虑再三,暂时没有将鉴定结果通知她。与此同时,警方对廖静然的情况做了进一步调查——

  原来,早在1994年,21岁的廖静然与遵化市郊村小伙贾峰未婚先孕。因未婚且没准生证,在家人半劝半逼的情况下,11月中旬的一天上午,已怀孕八个多月的廖静然在唐山妇幼保健医院做了引产手术。当时,在麻醉药的作用下,廖静然逐渐失去了意识,但就在她完全失去意识前的一刹那,她仿佛听到了一声婴儿嘹亮的哭声,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手术结束后,廖静然被送回了家中。令她寒彻心扉的是,手术前后,贾峰居然自始至终没有露面。后来才知道,廖静然的父母扬言要打断贾峰的腿,而贾峰也确实没勇气面对廖家人,因此只身远赴南方,此后杳无音信。倍感伤心的廖静然在家休养数月后,于1997年嫁给了做食品生意的商人李明远,并先后生下两个女儿。此后,夫妻俩一边抚育女儿,一边打理生意,家资很快突破千万。然而,丰衣足食的背后,廖静然却有着难言的隐痛。十几年来,那声嘹亮的婴啼,时不时回响在廖静然的耳边,折磨得她寝食难安。她深信自己的第一胎并没死亡,而是被哪个好心人收养了。她想寻找自己的孩子,却又担心引起丈夫的不满。在忐忑了近二十年后,廖静然觉得再这样纠结下去,自己可能会疯掉。最终她决定:就算丈夫得知真相后马上宣布离婚,她也一定要道出隐情,找回孩子!

  2013年初的一天,廖静然将自己的过去如实向丈夫坦白。妻子的秘密令李明远惊诧不已,他万万没想到,她居然此前有过一个孩子!看见相濡以沫20年的妻子泪眼婆娑的脸,善良的李明远从最初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并很快表态:他会尽全力支持她寻子!得到了丈夫支持的廖静然立即行动起来。她在当地媒体上登了寻子广告,并悬赏5万元征集相关线索。她还亲自到妇幼医院寻找当年的医护人员,然而已经过去近二十年了,妇幼保健院几乎都是生面孔。面对着廖静然的哭诉,医院的院长、医生和护士都给予了极大的同情。但是,当年的医院并没有建立完善的病历档案,关于廖静然当年的引产手术根本没有只言片语的文字记录。廖静然去了妇幼医院好几次,最终黯然而归。为此,她夜不能寐,常常泪湿枕巾,精神也濒临崩溃的边缘。李明远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也动用自己的资源帮妻子寻找,同样收效甚微。

  也许是廖静然的诚心感动了上苍,2013年8月份的一天,一个电话打到了廖静然的手机上,一位女士告诉廖静然:妇幼医院有个叫黄翠芬的女大夫,曾在上世纪90年代初抱养了一个男婴,可能就是廖静然当年引产的孩子。黄翠芬如今已退休,现住在迁西县。这个消息对廖静然来说,不啻于听到了天籁之音。她立即启程赶赴迁西,颇费了一番周折,找到了黄翠芬的居住地,但黄翠芬却拒绝与她见面。廖静然进一步索要黄翠芬儿子赵子明的联系方式,依然遭到了拒绝。黄翠芬的拒绝令廖静然认为其心中有鬼,因此她坚持要求做DNA鉴定……

  在获悉廖静然的悲情经历与精神状况后,警方更加觉得向她暂时隐瞒鉴定结果是对的。与此同时,警方将情况一并告诉了已放寒假回家的赵子明及其养父母。

  安抚一颗缺失的心

  做你一辈子的儿子

  当赵子明和养父母得知廖静然的不幸经历后,原本对她的胡搅蛮缠非常愤怒的他们此刻沉默了。当晚,赵子明做了一个梦,他梦见了自己的亲生父母,远远站在云端。他们对赵子明说:“儿呀,你要好好学习,将来报答辛勤养育你的养父养母。”赵子明则追着他们不停地呼喊:“爸爸,妈妈……”无奈他们的身影渐渐远去,直到完全消失。醒来后,赵子明的枕巾已经湿透。实际上,自从得知自己的真实身世后,类似的情景时不时会出现在赵子明的梦里。因此对于廖静然的痛楚,赵子明完全能够感同身受。

  次日上午,赵子明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男人的电话,对方说他叫李明远,是廖静然的丈夫。李明远说,廖静然现在每天嘴里唠叨个不停,一会儿说要帮儿子在市中心买别墅,好让他日后娶媳妇;一会儿说要给儿子每个月寄2000元的生活费,改善他的伙食……李明远感觉妻子的行为已出现了不太正常的苗头。而这一切的根源,均苦于那个“幻影”般的孩子一直没找到,“残缺的母爱”至今未能得到弥补。

  这些年李明远也通过各种渠道了解过,医生说当年的引产手术非常严格,确认引产的孩子想活下来的机率几乎为零,廖静然听到的那声婴啼,很可能是幻觉。退一万步说,就算那个被引产的孩子真的还活着,但至少赵子明不是。可是,李明远还是希望赵子明能帮帮妻子。电话里,他数度哽咽,听着那个和父亲差不多年纪的大叔悲戚的声音,赵子明的心都碎了……

  当天晚上,赵子明为养父母做好他们最爱吃的疙瘩汤。待父母落座,赵子明给他们跪了下来,说道:“爸,妈,我想认廖静然为母亲,她实在太可怜了……”沉默,久久的沉默。对于黄翠芬与赵高国来说,让自己苦心养育了21年的儿子去认别人为母亲,他们确实感觉别扭;但同为父母,他们又如何忍心看着廖静然受到如此煎熬?当初自己唯一的担心是怕儿子得知真相后受不了打击,如今这一担忧已不存在,左思右想后,夫妻俩赞同了儿子的决定。

  遵化警方对赵子明及其养父母的决定深表赞赏,又与廖静然的丈夫李明远私下沟通了一番。然后,警方以赵子明的血液样本有异常,无法精准鉴定为由,将结果暂时隐瞒下来。同时,他们告诉廖静然,赵子明确实是她的孩子。当初之所以不愿认她,是埋怨她当年“抛弃”了他,但如今他想通了。

  2014年3月7日,在遵化市一家酒店的会客厅里,两家人正式见面。眼前的廖静然神色憔悴、精神恍惚,赵子明更加确定自己“认亲”之举是对的。他紧紧地握住廖静然的手,动情喊了一声:“妈……”刹那间,廖静然的泪水如倾盆大雨滂沱而下,她一把将“儿子”搂进怀中,嘴里喃喃地说:“妈妈对不起你,对不起你……”此情此景,令在场所有人无不动容。正式“认亲”后,双方约定:两家人还是按各自既有的生活轨迹运行。但逢年过节,赵子明一定会到遵化看望“母亲”廖静然。此后,赵子明果然经常打电话给廖静然,向她汇报自己的学习与生活情况,还用微信将自己的生活照传给她看。得知“儿子”在北京学习生活一切都好,廖静然倍感欣慰,晚上睡觉也特别香,苍白憔悴的脸上逐渐出现了红润。

  2014年4月底,赵子明将“生母”廖静然邀请至北京。他特地利用双休时间,陪着她游故宫、爬长城、漫步北海公园。“儿子”的开朗、阳光与健康,廖静然看在眼里喜在心头。就这样,在“儿子”赵子明的细心关怀下,廖静然残缺的母爱终于得到了弥补,精神也逐渐回到了正常轨道。妻子的变化,让李明远欣喜不已。

  2014年6月2日端午节那天,赵子明又特地从北京赶回唐山,陪廖静然一家吃团圆饭。席上,廖静然突然开口说:“子明,我已知道你不是我儿子了,但我们以后还是以母子相称,好吗?”廖静然突如其来的一番话,令赵子明与李明远大吃一惊。看着爷俩惊诧的脸色,廖静然解释道,其实从北京逛完长城故宫回来后,她的身体与精神就逐渐恢复了正常。她在手机上仔细端详“儿子”的照片,觉得他的眉眼与贾峰没有半点相似之处。基于此,她又前往遵化公安局了解情况。警方见她言谈举止已不再像此前那样狂躁,逻辑也很清晰,便将真实的鉴定结果告知了她。

  如今,廖静然在赵子明及其养父母一家人的大义帮助下,已彻底走出“念子”、“寻子”的阴影,能正确面对现实了。黄翠芬与赵高国也非常高兴,事实证明他们当初支持儿子“认母”是对的。在这世界上,很多东西并非非此即彼的排他关系,如果心存善念,即使没有血缘,也能成就亲情!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