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故事精选

一双眼睛在天堂里看着他

小故事网 感觉的故事 时间:07-27

  老崔原先是个老实胆小的“窝囊废”,因不会逢迎拍马,刚进城打工时干的是最累的活儿,得到的是最低的薪水。他有两个困惑,第一是不明白为什么所有的人都歧视他,大到老板,小到工头,对待他的态度还不如一条宠物狗!第二是不明白城里人为什么盖了那么多崭新的烂尾楼。据说一旦抢到拆楼合同,也就拥有了堆积如山的砖头、钢筋、铝材和门窗配件,某些手眼通天的工程队肥得流油!而像老崔这样的低级打工汉,只能干瞪眼,连点油星子都捞不着。

  一双眼睛在天堂里看着他为了赚钱,打工汉们挖空心思,绞尽脑汁,大件的东西弄不到手,就去收罗小件的金属材料,不肯放过任何“机会”。老崔也知道那些大楼里的水龙头、电器零件、门窗合页和把手都能变卖,可轮不到他下手,全被别人抢先剜走了。工头专拣软柿子捏,总是把受累不讨好的活儿分派给老崔,他呢,敢怒不敢言,唯有一再忍耐。

  又一座烂尾楼即将拆除,工头率队进场。

  那天工头心情不错,午餐时给打工汉们两人分一瓶白酒。大家吆五喝六地尽情吃喝,嬉闹间有个家伙问身边的同伴:“下午就要动工了,你们没提前点去捞外快吗?”马上有人搭腔:“我们去过了,爬到三楼就没敢再爬,那大楼都快歪成比萨斜塔啦。”工头忽然拔着脖子喊了一句:“那大楼里的盲流们都撵光了吗?再派个人去咋呼一遍,省得出乱子。”不等别人吭声,工头就把手指戳到了老崔头上:“老崔,你少吃一口,快去跑一趟吧。”

  老崔气得眼前一阵发黑,可除了暗暗咬牙,没有其它选择。他放下饭盒,慢腾腾地走出人群。因经常蒙受欺辱,他早已掌握了一套应付工头的对策,这次也不例外,穿过工棚时顺手带上了一个编制袋子和一根撬杠。

  每一座烂尾楼在出现危情后,楼里的住户是不会久留的,偶尔却有些不知深浅的无业游民隐身其间,所以要多次“清场”。老崔哪里晓得什么叫“比萨斜塔”,他怀着满腔的怒气走入那座可怕的烂尾楼,没有丝毫的危险意识,冲着空荡荡的大厅把工头的祖宗八代臭骂一遍,就算是完成了“清场”任务,然后径直踏上楼梯。

  当时扭曲变形的楼梯足以称得上“摇摇欲坠”了,但老崔是无所畏惧的,他经过见过的场面比这个凶险得多。

  从一楼爬到三楼,眼睛一扫,每个房间的门窗、屋顶、墙壁都是伤痕累累,仿佛被狼牙啃咬过一样,所有金属配件全不见了!老崔的情绪恶劣到极点,他绝不想空手而归。爬到五楼,发现还有几家的房门锁得严严实实,他抡起撬杠,破门而入,见到金属玩意儿就砸下来塞进编织袋子。常言道:“财迷心窍,利令智昏”,老崔只顾一层接一层地往上攀爬,竟没听到楼外的一阵阵轰鸣……

  猛然间,头顶上方传来一声巨响,随后整座楼房就坍塌了!老崔脚下的楼板顿时碎成齑粉,他仰身倒下,被一股强劲的吸力拉入墙角的裂缝……他裹在大量的砖头、灰尘、木屑和各种杂物之中,连续翻滚,迅速坠落,有几个缠着钢筋的水泥坨子,犹如发疯的野兽似的在后面狂追不止!

  生死关头,老崔真想大哭一场,前不久积压心底的怨恨和怒火全都化成了自卑。他知道,大楼外面开始动工了,刚才的坍塌一定是吊车铁臂的致命撞击,派他来“清场”的工头肯定是把他这个大活人忘到脑后了。

  凡是遭遇灭顶之灾的人,唯一剩下的就是逃生的本能。

  幸亏那几个水泥坨子卡在狭窄的电梯豁口上,给了老崔几秒种的转身机会。为寻求生路,他见缝就钻,尽管喉咙里塞满尘土,仍竭力呼喊着,并利用还算灵活的四肢扑向能够发出光亮的地方。因摸不清东西南北,他胡乱跌爬,楼顶上方不断落下的砖石杂物一次次地将他淹埋,可他很走运,凭着拼死抗争的劲头,穿过了所有的“沟沟坎坎”,每次下坠都找到了赖以藏身的空隙。

  在吊车撞击残垣断壁的间歇,老崔本来有机会一鼓作气摆脱死神的掌控,但是……他的手指碰到了两叠齐刷刷的纸片,抓到眼前一看:是百元钞票!一种病态的狂喜,使他哆嗦着呻吟起来。有个念头倏地划过脑海:落到这般绝境,为什么不多捞点钱呢?说不定某位富豪或贪官将保险柜遗忘在大楼里了,现在散落出来的钞票被我抓到手里,那就应该是我的!

  膨胀的贪欲似魔鬼附体,瞬间麻痹了他的思维。

  老崔做出一个冒险的决定:趁着还能喘气,趁着还能活动,赶快去搜罗更多更多的钱!拿定了主意,他极度亢奋地在万分恐怖的“地下洞穴”反复迂回,甚至冒着被重新埋葬的危险钻入刚刚逃离的区域。解体的楼房继续崩塌,大大小小的砖石结构四处倾泻,他毫不在乎,那两只肮脏的手变成了土拨鼠的爪子,疯狂地挖着刨着,专门去摸索不成形状的箱子、柜子或抽屉,一旦抓到类似钞票的纸片就塞进怀里。

  霍地,老崔在半明半暗的模糊背景上看到一双眼睛。

  那是一双婴儿的眼睛!即便相隔五六米的距离,他依然看得很清楚:那双眼睛正在无声地眨动,幽幽闪烁着清澈纯真的光芒。

  他觉得自己像是对照着一面圣洁的“镜子”:有个满脸血污、无比丑陋的家伙,匍匐在“镜子”内,苟延残喘!在如此险恶的地狱里,怎么会出现一双婴儿的眼睛呢?这肯定是幻觉!他难以接受,狼狈地爬了回去。由于做贼心虚,他只想着远远逃离,根本就没有想到是否该去尝试救护那个婴儿。

  婴儿的一双眼睛牢牢地印入了老崔的脑海,无论他躲到何处,总是不能摆脱那两束清纯之光芒对他的审视。

  历经几度生死折磨,老崔以为自己早就更换了一副铁石心肠,为什么会害怕一双似是而非的眼睛呢?没容他再想,一片悬浮的墙壁张牙舞爪地向他覆盖下来,无边的黑暗取代了一切,时间和生命都失去了真实的意义……

  恍惚中,有人在耳畔呼唤他的名字。

  老崔勉强睁开眼皮,居然看到头顶上挂着个吊瓶,身边坐着他最痛恨的工头。“老崔,你活过来啦?哎呀呀,真搞不懂,你怎么一个人钻到大楼里去了?”

  老崔先是痴痴地发呆,尔后周身发抖,胡乱地在身上摸索。他这下意识的动作,引起了工头的警觉:“你是要找怀里的钱吗?我们替你保管起来了,你这家伙,有钱不存银行,偏要揣在怀里才放心。”

  “钱?不,那不是我的钱……”老崔万分惭愧,喃喃自语道,“有一双眼睛……一直在看着我……我应该去救那个孩子,可我做了些什么?我对不起那双眼睛,我简直猪狗不如!”工头不解其意,用讨好的口气说:“你八成是受了刺激,什么眼睛啊、孩子啊,别说胡话了,快躺下吧。”老崔一把拔掉手背上的输液针头,翻身下床,凶狠地掐住了工头的脖子,两只眼睛几乎喷出血来:“你狗日的欠我一条命,把我派到大楼里去清场,又不管我的死活开工拆楼!这笔账以后再算,现在你马上带我回工地,我要去救那个孩子!”

  工头从来没见过老崔凶神恶煞的样子,吓得脸色苍白,像条癞皮狗似的紧跟老崔走出了病房。

  这两个人匆匆返回了工地,打工汉们正在休息。头上缠着绷带的老崔顾不上别人的问候,只要确认自己被挖出的位置,有人给他指点了一下,他便弯下腰蹲在烂砖堆上,吃力地搬开了一块砖。老崔怪异的神情、病态的举动使大家非常疑惑,只见他一边不停地用手挖掘,一边重复着一句梦呓般的话语:“这下面有一双眼睛……那一双眼睛一直看着我呢。”做贼心虚的工头凑了过来,瞟着老崔说:“你确定是这个地方吗?”随后狗脸一番,冲着打工汉们咆哮道:“都他妈的愣着干啥?听老崔的,这下面可能埋着个孩子!”

  众人终于弄清楚了,呼啦啦全跑了过来。

  废墟上人头攒动,紧张而有序地展开了一场时间与生命的争夺战。几个钟头之后,就在吊车的铁臂拉开两块最大的墙体时,大家看到一幅令人肃然起敬的画面:有个看不出年龄的女人,跪在狭小的楼梯空隙间,双手撑地,用柔弱的脊背扛着沉重的水泥楼板,胸脯下躺着个婴儿,小嘴里仍叼着乳头……

  婴儿还活着!

  这位母亲已经死了,但永远保持着那个震撼人心的姿势。所有在场的人无不潸然泪下。

  伟大的母爱啊!

  那女人是个捡破烂儿的哑巴,脑子不太灵便,平时就躲在大楼电梯通道旁的小工具间里,很多打工汉子都认识她,每次清场把她撵走后,她又偷偷溜了回来。老崔最后一次去清场,光惦记着爬到楼上砸门捞外快,根本就没想起她。大楼倒塌时,那女人和老崔被一同埋在了下面。

  老崔的内心极其痛苦。他骂自己是个十足的混蛋无赖,如果能到小工具间里去看一眼,那女人绝不会惨死在废墟里……后来,老崔收养了那个孤儿,虽然腿有点残疾,却是个儿子。

  如今的老崔,已经用拳头和脑子在拆楼的行当里拼出了一片天地。他有个不大不小的计划,玩命赚钱,一是为了赎罪,二是为了给儿子治好腿病,只要达到目的,立马撤出这个行当。他相信还能干出些名堂,因为他那个行当不缺“货源”,短时期内烂尾楼是拆不完的!网络上甚至给烂尾楼编出了歌谣。繁华的大都市折腾不休,连边远地区也不甘落后,前不久又报道了一则新闻,内蒙古有个贫困县花60亿建新城,全是烂尾楼,至今无人被问责!

  闲暇之际,老崔经常给打工汉们讲他“死里逃生”的经历:“我是个粗人,不信佛也不信教,当我被埋在烂尾楼下,看到那孩子的眼睛时,你们能猜得出我有个什么想法吗?我肚子里没有多少墨水,实在不会形容,可我要告诉你们,那双眼睛就好像在天堂里看着我,是天堂啊,那双眼睛在天堂里看着我……”

  老崔说的是心里话,每次讲到这个关键情节,他的瞳孔内就会闪烁出某些神圣的东西,那是婴儿般清澈纯真的光芒。

  在尘世间仓皇度日的芸芸众生们,有几个能得到“天堂慧眼”的眷顾?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