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故事精选

中介

小故事网 公司的故事 时间:08-26

  在一次次查收邮箱而一无所获之后,我渐渐地开始失落。可就在这天,我投稿编辑的qq头像闪动了。

  “你的稿件已被录用,请把地址发过来吧!”

  我大喜过望,并开始絮絮叨叨地大发“誓言”:

  中介“谢谢你,我一定会继续努力的……我一定好好写……”

  “稿费可能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发过去。”

  “哦,没关系,稿费不重要……”

  ……

  在大发了一阵感慨之后,我的兴奋劲儿终于退却了。想想刚刚说过的话,不禁有些嘲笑自己。我在说些什么呢?我在表示衷心吗?还是表示自己的大度,不在乎稿费,只在乎自我价值的实现(这话恐怕我自己都不会太信)?我跟别人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而这些话我又感到好熟悉,因为类似的话也曾有人跟我说过。

  一天中午,一个大一学生打电话咨询一些兼职的情况,我简单介绍了一下之后,他就开始向我表示了:“工资不是问题,有没有都无所谓的,我主要是想锻炼一下自己……”后来他通过了面试,又来短信告诉我:“我一定会好好干,一定会努力的……”听了他的话,我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是笑他的可笑与无知?还是心疼他的初来乍到不解“世情”呢?我不是他的上司,我只是一个中介而已,他跟我说那些话有什么意义呢?

  新学年伊始,因为闲暇时间较多,同时也是为补贴生活费,我和宿舍的同学准备尝试着做中介。我们联系了一些公司,给他们招一些兼职人员。

  谈起中介,我的感情相当复杂。

  曾经通过中介找过工作,其中的波波澜澜至今在心中留下一些疙疙瘩瘩。尤其是北上的那一次。

  当时是一个附近学校的学生介绍我们去北京工作,然后从中收取一部分中介费。因为也曾有同学去过,我们认为没有什么担忧的。可谁知到了那里,我们才发现里面还有许多错综复杂的关系。

  那些同学联系的另一方并不是工厂或者公司,而是所谓的劳务公司,说白了也就是中介。这让人有种“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感觉。

  然而我们并不是被“吃”了就可以获得小小的回报的。因为竞争激烈,有好多不同地区,不同学校的学生中介跟这家劳务公司有“业务”往来。因为去的晚了一些,所以本来安排好的工作都被其他中介撬走了,最终劳务公司只给了我们一个与曾经保证的那份工作相比落差太大的工作,并且还丢下一句话:“你们爱干不干,等着找工作的人多了去了!”我们不愿做廉价的劳动力,所以只能拍屁股走人。我们要抱怨谁呢?劳务公司本来就是以营利为目的的,别人抢先占据了我们的位子,我们又能怎样?那么要去埋怨那个学生中介吗?我似乎又有许多无奈与不忍……

  其实那个学生中介做那件事也是异常辛苦的,大老远的带了许多同学过去,却没有安排好工作,受到许多人的埋怨、攻击。他晚上还要去接另外一班到北京的学生,整整一宿都在站台上。随后他又不停地跟劳务公司的人谈条件,希望我们这些人能够得到满意的工作……可是一切都无济于事。后来看到他的时候,他异常疲惫,连多说几句话的精神都没有了。我递给他一包威化饼干,他挤出一丝微笑,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最后在我们临走的时候,他对我们说:“很抱歉,我收大家的那部分钱不要了。”对于他这样的一个中介,我又能怎样去恨他,去埋怨他呢?即使是恨,是埋怨,似乎里面又夹杂了很多的同情……

  现在我也同样做了中介,他人又是怎样理解我这个角色的呢?

  一天男友打电话过来,问:“最近忙些什么呢?”我说:“我做中介了。”他沉默了几秒,笑着打趣说:“我们家叶儿不乖了啊,不单纯了……”我不知道他的笑里包含了什么,我问:“你也这样认为吗?”他顿了顿说:“好了,无论怎样,我都会支持你的,只是不要太‘过分’。”我明白他说的“过分”的意思,就是不要欺骗别人,不要收太多的中介费。只是男友可以做到去努力地理解我,其他人呢?

  一次,有一个应聘的学生给我发信息了解招聘的情况,我在做了简单的回复后,加上了“我是中介”的字样发了过去,因为我希望大家是心知肚明的,是心甘情愿来找我的。

  一会儿那个学生回了信息,问:“你是大几的?哪个系?哪个班啊?”看他的信息,我就知道他无心找这份工作了,回复道:“我觉得没有必要告诉你这些,如果你不想做这份工作也没有关系,谢谢联系!”只是他没有就此而止,又发来了一条:“我想工作,但是我不喜欢中介。曾经我也想过做中介,但发现我做不了,我觉得我应该向你学习!”最后还署名“大一新生”。我不禁苦笑,摇摇头,把他的信息删掉了。这样也好,让一个人一开始就讨厌我总比从喜欢到厌恶的要好。

  记得我刚刚上大学的时候,有一个学长特别热情,给我们介绍培训班上课,跑了好几趟,给我们解答各种问题。我当时异常感动,但是后来才渐渐明白,原来他介绍我们每个人过去都是有报酬的。一下子,让我们觉得他的那种热情里掺杂了更多的虚伪。其实想想,他的做法并非很过分(虽然后来我们发现去那个培训机构没有多大用处),毕竟人家为我们奔走劳碌了,也本应得到一些回报,只是我们有些不适应,因为曾那么信赖他。

  所以当有人问我招聘情况的时候,我总是会告诉他“我是中介”,免得让人一开始对我们是一肚子的感恩,最后却变成了满腔的不屑与鄙夷。

  而女生做中介,又要遇到更多的挑战。

  记得有一次是在一个教室里组织大家面试,有一个胖胖的男生就在那儿嚷了起来:“还收中介费啊,凭什么啊?我以前就在那儿做过,工资怎么比你们说的高啊,还有提成呢……”听他一嚷,很多人都乱了,在那里闹哄哄的。明知道他是故意在那儿挑事儿,可我们又能怎么样呢?也许人家根本就没有把我们这两个黄毛丫头放在眼里吧……

  折腾了好多天。打了不知多少个电话,给公司打,给学生打;贴“招聘”海报;记录人员信息;还要时时关注我们的海报是不是被撕掉、被覆盖;就连洗澡的时候都在叮嘱宿舍的人帮忙听电话,以免耽误了什么事……

  一轮轮的杂事做完了,最终只剩下不到十个人在我们这儿被录用。除去各项开销,这不到十个人带给我们的利益所剩无几。

  中介做完之后,我和同学准备找一份家教。可是我们在人流中等了好久好久,直到灯火通明也没有等到一个人。回去之后,宿舍的人对我说:“要不,还是去找中介吧。”

  又是中介,我们生活的这片天地里,到处充斥着中介这个词。只是大家对它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态度呢?中介这条路就像是一条阴暗小道,只要大家有“大路”可走就没有人想找中介。可是当没有办法的时候又会想到它。大家都会厌恶它,唾弃它,咒骂它,却又不能彻底的抛弃它。这又是怎样的一种悲哀呢?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