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人生故事 > 职场故事

顶住压力

小故事网 压力的故事 时间:2015-11-15

  江以有开了一家早点店,专门卖当地人喜欢的烩面。这天晚上,江以有准备打烊收摊的时候,一个瘦高个男子走进来,低声说:“明天,全城早点统一涨价两块,到时候你也别忘啊,一起涨价。”

  这两年,早点涨过几回价,差不多每次涨价都会有人事先来通知,要涨大家一起涨。尽管涨价是好事,但江以有还是怔了一下,轮着眼睛盯了半晌瘦高个男子,问:“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你是干什么的?”

  顶住压力瘦高个微微一笑,说:“我叫陈正,跟你一样,我也是个开早点的,现在什么都在涨价,我们不涨不行啊。但如果只一个人涨价,效果不好不说,还会引来麻烦,所以大家一起行动,统一涨价,不管什么早点一律涨两块。”

  江以有点点头,说:“这样做对得很啊,没说的我一定跟你们一起涨,现在一碗烩面卖三块,明天就卖五块,反正钱挣多了谁也不赚扎手。”

  陈正竖起大拇指,连连称是,然后转身走开。望着陈正的背景,江以有若有所思地一笑,然后嘴里哼着歌儿关门回家。

  第二天一早,江以有打开店门,把价格牌子挂了出来,依然写着:烩面三块一碗。很快有顾客走了进来,大都是熟客,连问也没问掏钱买面,江以有则忙不迭地为客人下面送面,忙得不亦乐乎。

  江以有正忙着时,有人拍拍他肩膀,回头一看是老高头,他也是老熟客,天天都要来吃烩面。老高头低压嗓子,夸奖着说:“你小子够意思,全城早点都涨价,就你不涨价,为人民服务不忘本。”

  江以有呵呵一笑,大声说:“别人涨价是别人的事,我就是不涨价,坚持薄利多销,指望回头客照顾我。”

  老高头吓得一惊,说:“你小子什么意思,别人涨价你不涨,还大声嚷嚷,是不是怕别人不知道啊!”

  江以有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说:“这有什么,我就是让人知道,别人涨价,我就是不涨价。”

  老高头似乎明白了,也跟着提高嗓门说:“对对对,现在的一些人啊,良心都让钱给熏黑了,一个早点动不动就涨价,已经涨好几回了,以前只是几角几角的涨,这回倒好,一下子涨两块钱,涨价快赶上火箭了。还是小江师傅是个好人啊,为人民服务不变质,这样的早点店,怎么说都错不了。”

  随着老高头的话头,几个食客也跟着称赞起来:“是是是,真不错,别人都涨价,你不涨,真是好人。”

  这样一来,叫好声此起彼伏,乐得江以有脸上像开了花。老高头却哪壶不开提哪壶地说:“你小子别坚持不了几天,也跟着涨价啊?”

  江以有把胸脯拍得“嗵嗵”响说:“除非物价涨得太多太多,不然我绝不涨价,坚持平价供应,让你们吃到价廉物美的烩面。”

  江以有的话竟引来一阵掌声,晚上江以有盘点了一下,顿时喜上眉梢,比平时多卖近千块钱,更主要的是赢得了声誉,招来了更多顾客。江以有正高兴时,陈正突然站在他跟前,黑着脸问:“你什么意思嘛,大家都涨价,你为什么不涨?就是你雷锋,你在为人民服务,别人都在为人民币服务?”

  江以有连忙陪着笑脸,说:“对不起对不起,不是有意的不是有意的。前些日子,也有人对我说过涨价,结果都没涨,害得我大赔,老顾客都骂我,我是怕你骗我。”

  陈正摆摆手,说:“以前的事就不要再提了,明天怎么办,你涨还是不涨?”

  江以有连忙说:“涨涨涨,一定涨,别人都涨我不涨我傻啊,看着钱不去赚,凭什么我不涨啊。”

  陈正笑起来,劝说:“其实,你涨不涨是你的事,你嫌钱扎手不想多挣别人管不了。但是,这回就不一样了,全城统一涨价,涨得幅度也有点大,就是物价局来查也法不责众。可是,有你一家不涨价,可能就会让物价局发现问题。”

  江以有一把拉着陈正的手,说:“你说得对你说得对,明天我一定涨价,一定紧跟大家的战略部署,涨价。”

  陈正紧握了一下江以有的手,说:“好好好,这叫众心齐泰山移,只要大家都涨价,天皇老子来了也不怕。”

  次日打开门店,那块价格牌子依然如故,价格分文未涨。老高头第一个走进店门,看到价格牌子后,高兴地直拍手:“小江啊小江,你真是活雷锋,好人好事做得真到位,全城都涨价就你不涨,你真是太够意思了。我这人不会写,不然一定写篇表扬稿,让中央电视台向全国全世界全宇宙宣传表扬你。”

  江以有忙给老高头下碗烩面,然后端到他跟前,谦虚地说:“我一向讲究薄利多销,注重人气照顾老主顾,那种只图眼前利益而不顾长远的做法,打死我也不会做。”

  老高头接过面碗,低头看了一下,然后冲着江以有冷冷一笑,吃面时一句话也没有再说,吃完面脸色黑黑地走出小店。这时有更多的顾客涌进小店,江以有更加忙碌。一连几天,江以有都这样,不涨价,生意出奇地好。现在的人,虽然兜里不缺钱,但特别反感涨价,多掏钱比什么都难受。知道他这里不涨价,大家宁可多跑路,也要到这里吃早点。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陈正带着几个人来到江以有的小店,开门见山地说:“你什么意思,是不是非得让大家教训你一顿才行啊?”

  江以有陪着笑脸,说:“不是,我是感到现在卖这个价,还行,有得赚,不想涨价,要不再等等。”

  陈正气得脸上肌肉直哆嗦,狠狠地说:“你这是与大家为敌,是犯众怒的事,是把大家往撕破脸皮的地方做。”

  江以有怔了一下,回敬说:“这话说得太难听,也没那么严重吗?大家都做生意的,涨不涨价,怎么做生意,是各人的事,我干吗非要听你的啊。”

  跟陈正一起来的人气得叫道:“这家伙看来是皮肉发贱,得修理修理才行。”

  寡敌不众,江以有知道不是对手,连忙求饶说:“明天明天,我一定按你们说得做,涨价,这总行了吧。”

  陈正铁青着脸,挥挥手说:“道理跟你讲了又讲,可是你一直一意孤行,我行我素,太不识相。这次涨价,市民反映强烈,抵触情绪严重,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关注。所以,大家都必须心齐,一起涨价,这样才堵住别人的嘴,让有关部门也奈何不了。可是,你却不配合,独往独来,就是在做犯众怒的事。明天,如果你再不涨价,兄弟们恐怕就不只是说说而已的事啦。今天算是我们给你下最后通牒,你掂量着看吧。”

  说完,陈正带着几个人愤然离开,江以有也被推到绝地,左右为难。第二天一早,江以有开门时,为要不要涨价愁着长吁短叹,这时老高头却悄无声息地走到他背后,认真地说:“知道吗,今天所有的早点摊,价格都恢复到涨价前水平。”

  江以有不相信地瞪大眼睛,反问:“真的?”

  老高头淡淡一笑,说:“我还能骗你。这回卖早点的人集体串通涨价,涉嫌操纵市场物价,是违法行为,那个叫陈正的带头人已经被有关部门处罚了。”

  江以有面露笑容,说:“我就说嘛,这些人太不像话,涨价没个边,硬逼人强制涨价,不然就找麻烦。哎,老高头,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老高头一怔,木然地说:“我也是听别人说的,反正这事绝对假不了,有人举报。”

  江以有追问:“举报什么?”

  老高头脱口而出:“就是举报昨天晚上那几个逼你涨价的事,有录音,跑都跑不了。”

  江以有盯着老高头看了又看,似乎明白了些什么。江以有不再有什么疑虑了,连忙把价格牌子挂出来,还是老价格。这时,老高头点了一碗烩面,木着脸吃起来。

  吃完面,老高头掏出三块钱放到江以有面前,江以有笑着推辞,说:“不用了,算我请你客,感谢你对我帮助。”

  老高头面无表情地地说:“吃面给钱,天经地义。不过,你的面碗却是我的了——”

  说着,老高头把面碗高高举起,使劲往地上摔,“叭”的一声脆响,面碗顿时摔成八瓣。江以有一脸惊愕地盯着老高头,急吃吃地问:“你老这是什么意思?”

  老高头冷冷一笑,认真地说:“我天天在你这里吃面,已经早把你这碗吃下了。你以为我没有看出来啊,表面上看你没有涨价,可是你却给每碗面‘拔条’,减少份量,实际上也是在涨价。只不过,你比陈正他们涨价涨得更巧妙些,也更可恨。对于像陈正那样明目张胆串通涨价,我可以举报,而对于像你这样的涨价,大家却毫无办法。不过,你别忘了,人人心里都有杆秤,老是算计别人的人,终究会败露,到那时生意一样会完蛋。”

  江以有额头上的汗珠子直往下流,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老高头的话直击他的死穴。原来,江以有故意不明着配合陈正他们涨价,却在份量上作文章,这样既落下不涨价的美名,又吸引了更多顾客,可谓一箭双雕。

  老高头站起身来,说:“做生意挣钱,要讲良心,赚昧心钱迟早会完蛋。”

  老高头走后,桌子上留下一盘录音带,江以有放到录放机里一看,正是昨天晚上陈正和他交涉时的谈话。江以有心里一惊,原来只是猜测老高头举报串通涨价的事,现在看来是真的,这个老高头真是火眼金睛啊。这时又有顾客走了进来,江以有连犹豫也没有,便抓起一把面条放到锅里,那份量比什么时候都要多要足。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