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人生故事 > 职场故事

做人得讲良心

小故事网 企业管理故事 时间:2015-01-30

乔雅揣着大学毕业证书来到这座滨江小城,很快找到了一个工作,是为一家化妆品公司做直销。她初来乍到,没有工作经验,好在销售经理张燕对她不错,手把手地教她不说,得知乔雅没有租到房子,又把她那间出租屋腾出一间让给乔雅住。
 
做人得讲良心开始的时候,乔雅对张燕感激涕零,她甚至觉得“再生父母”这样的词用在张燕身上也不为过。张燕只比她大几个月,细看两人长相,竟有几分相似的地方。用公司人的话来说,都是美人模子。乔雅每天总是甜甜地叫她一声姐姐。
 
然而好景不长,不久之后发生的一件事,彻底改变了一切。
 
那天,乔雅刚领到第一个月薪水。她兴致勃勃地来到菜场,买了些排骨和蔬菜还有饮料,她想好好做一顿饭菜感谢张燕对她的关照。然而回到出租屋后,乔雅发现张燕的房门关着,她敲了几下,里面先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响,接着就没了动静。乔雅估计张燕在里面,不由得笑了:“姐,你在干什么呢?快点开门啊。”没有人应声。乔雅根本没有往别处想,攥起拳头重重地敲了几下门。这回门开了,一个凶神恶煞的男人面孔把乔雅吓了一跳。她看到那男人身上只穿着一条短裤,张燕则不停地拉着男人的胳膊,示意他关门进去。
 
乔雅脸“腾”的一下红了,她不是傻瓜,自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回到自己的房里,乔雅又羞又恼,烧菜的情绪一扫而光,冲了包方便面吃了完事。第二天上班时,乔雅见到张燕,两人都有些不好意思。乘着没人的时候,张燕对乔雅低声说了句:“我下班没见到你,以为你回家了。对不起啊!”
 
乔雅忙说:“姐,要说对不起的是我,我不该总敲门。”张燕摇摇头,叹了口气:“别说了,干活吧。”
 
乔雅心里并不甘心做这份直销的工作,她刚入行,销量打不开,所以工资不高。同时她对这份工作还有种排斥心理,因为平日上门推销敲开的一扇扇门,谁知道门后是一个女人还是一个色眯眯的男人呢。就算是女人,也不见得人人喜欢买化妆品,少不了招人的白眼。所以,乔雅工作之余经常去人才市场找工作。
 
又一个下午,乔雅去一家广告公司面试,等到返回出租屋时,天已经完全黑了。她刚掏出钥匙开了门,却发现一个陌生男人从张燕的屋里出来。那男人见了她,色眯眯地朝她脸上抹了一把,吓得她惊叫一声甩开那男人的手。
 
张燕闻声从屋里出来,使劲把那男人推了出去。等张燕再回来,乔雅已经进了自己的房间,锁上了门。张燕敲了几下,叫道:“乔雅,我有话对你说。”乔雅淡淡地答道:“我累了,有话明天再说吧。”
 
广告公司录用乔雅的那天,她简单地收拾了自己的东西,逃也似的离开了化妆品公司和那间出租屋。临行前,她什么也没有告诉张燕,只是发了一条手机短信:“房子我不租了,工作我也不干了,谢谢你曾经给我的帮助。”
 
张燕很快回复了一条短信来,乔雅看也没看就删了。她嫌这个女人脏。没想到她竟然会和这样一个人合住在一起。
 
半年之后,乔雅已完全淡忘了在化妆品公司工作时的一切。现在,她的收入可观,每个月有3000块钱工资,在这个滨江小城算是白领了。唯一美中不足也是她难以忍受的,就是总有一些好色的客户在签约时对她动手动脚,好多次乔雅差点把合同砸在那些丑陋的嘴脸上,可每当这时,公司副经理赵明亮都用眼神制止了她。
 
赵明亮不仅是她的上级,也是她的男朋友。“为了我们美好的将来,亲爱的,就请你再忍耐克制一下吧。”赵明亮说的是实情,房子、车子、结婚,哪一样都得很多钱,她只能听他的。
 
这天下午,赵明亮高兴地告诉乔雅,他今晚将能签下一份大单,为了表达谢意,今晚得宴请那位客户。“我们一同去吧。”乔雅也很高兴,点头答应了。
 
请客地点是全城唯一的一家五星级酒店。那个姓陈的大客户给乔雅的第一印象就差到了极点,他那半秃的脑袋油光发亮,五短身材让乔雅不禁想到了武大郎。更让她讨厌至极的是那位陈总一双锥子样的眼睛,从进门的那刻开始就没有离开过乔雅的身体。
 
赵明亮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可他和往常一样,话题总是离不开那份即将签约的合同。陈总一边给乔雅夹菜,一边说她美丽大方,问她是哪里人氏等等,把猴急的赵明亮冷落在一旁。
 
乔雅如坐针毡,勉强陪陈总喝了几杯酒后,借口上洗手间溜了出来。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乔雅出门时迎面碰到了张燕。她诧异地看了张燕一眼,快步向洗手间走去。没想到张燕竟跟进洗手间难过地说:“小雅,你、你很憎恶我吗?”
 
乔雅转过头,淡淡地答道:“没有啊,我一直很感激你,还想有机会请你吃顿饭呢。”张燕听了这话,高兴地在乔雅脸上亲了一下:“我就说嘛,小雅是个有出息的好姑娘,不会忘记我的。”
 
乔雅强忍着心里的厌恶,勉强对她笑了下又要回包间,张燕突然语速极快地说:“今晚你和谁一起来的?我进来的时候,看到陈总也进了你那包间。小心点,他不是个好人。”乔雅并没有在意,她暗笑张燕是在嫉妒自己吧,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张燕关切的眼神。
 
一跨进包间,乔雅就意识到不妙,因为包间里只三个人,一个是陈总,另外两个是他带来的保镖。“陈总,赵经理呢?”乔雅忐忑不安地问。
 
“哦,他有事先走了。”陈总笑眯眯地答道。“哦,那我、我也走了。”乔雅正要向门外退,那两名保镖已拦在了门口。乔雅的心一下子沉到了底,该死的赵明亮,竟把她一个人留在这里,今天看样子是在劫难逃了。
 
正在这时,响起了敲门声。乔雅暗喜,一定是赵明亮回来了。陈总皱着眉道:“进来。”门外走进一个人,却是张燕。她看了一眼屋里的情形,装作慌里慌张地向乔雅说道:“妹妹,你在这里啊,害得我好找!你出来一下,我和你说句话。”说着,她拉着乔雅就向门外走。陈总向两名保镖努努嘴,保镖会意,跟着两人出来了。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