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爱情故事 > 伤感爱情

不是我的幸福,我要不起

小故事网 时间:2015-01-14

我只想要他陪我一整夜

   那天是我生日,我下午请了假,做了一桌菜,等着伍卫下班。

   我是伍卫的情人,他从来只肯在我这里呆到12点。房子里的钟一指向12点,哪怕是刚与我在床上热烈缠绵过,他都会风雨无阻地回到那个有他妻子的家。

   最开始,我只是失落地看着他向外走去,甚至还会体贴地送他到电梯口。然而,一天天过去,我终于觉得不公平。这个生日之夜,我想要他陪我一整夜。可对于他的答案,我心里却没有半点底,就如同我不知道在他心里,我到底算什么。

   伍卫来了,递过一大束玫瑰,并从包里拿出一条钻石项链,温和地说:“生日快乐。”

   我趁势揽着他的颈说:“我想要更好的礼物。”他的笑容是少见的灿烂:“什么?说吧!”我将头伏在他颈窝里,“我想要你陪我一整夜。”看不见他的脸,但我却感觉到他的身体立时一硬,仿佛是备战前的那种警觉。我的心顿时便沉了下去,他的潜意识里居然将我当成敌人?他的心底里,根本就是站在他妻子那一边,与我成敌对状态。我的心绞痛着,眼前升起了泪雾,问:“不行吗?就这一夜。”他松懈下来,微笑着却坚定不移地说:“我们一开始就说好了的呀,不在你这过夜。”怕我再纠缠下去,他说:“我饿了,开饭吧,看看我的小灵儿做的饭可好吃。”

   我怨恨地盯着他的侧影,伍卫,你怎么能这样待我?

  开着的电话

   那晚除了一进门时的尴尬之外,其余的时间我们之间的气氛很好。饭中他不停地赞扬我的菜做得好,饭后他更主动帮着我收拾。而我,也好像忘了让他陪我一整夜的那句话,只是一味地做着他喜欢的那个乖巧、善解人意的灵儿。

   当我从浴室出来,穿上那件我自己新买的性感睡衣时,他的双眼立时亮了,飞快地进了浴室将自己洗干净。如往常一样,他一出浴室便急迫地将我拦腰抱起,扔到了床上,却浑然不觉,我已经将他的手机顺带到了床上。而他的手机已经拨通了他妻子的手机号码。

   那天我的呻吟声特别夸张,而他亦因此格外兴奋。整个过程中,他的声音浑厚有力,他习惯用的那些短暂的叹词,绵延不绝地从他嘴里道出。这一切,都可以感觉,他多么满意那一场性爱。

   完事后他说道:“宝贝儿,好久没有这么快活过了。”我疲倦地含笑不语。

   就在他从洗澡间出来时,敲门声响了。他兴致正好,边开门边问:“谁呀?”然而话音未落,他便已经张口结舌。他眼前,赫然站着他盛怒的妻子。只听“啪”的一声,他妻子手起掌落,他被结结实实地打了一巴掌。随后,他妻子哭着飞奔而去。

   他急急套上衣服追出去。临出门,他回过头来,凶神恶煞地看了我一眼。那一眼,仿佛是隔世的宿仇,又仿佛是海般深的恨意。我一呆,如遭了冰封一般,全身都冻僵了。

   他再来的时候是两个多月后的深夜,急促的敲门声将我从梦中惊醒。打开门一看,是醉醺醺的伍卫。他摇摇晃晃地走进来,含糊不清地说:“你不就是想要我住在你这里吗?好,从今天起,我住你这儿。”

   我开心极了,这正是我想要的结果。虽然是醉着的,虽然看得见伍卫的痛苦,但他终于要住在我这儿。我扶着他进了卫生间,帮他脱下衣服洗澡。他不情愿,嚷嚷道:“干吗?是嫌我不干净呀?”并一把抓过我,将我按在冰冷坚硬的地上,不管我的反抗……在茂密的水珠下,我看见他的脸,是恶狠狠的神情。我明白了,他是用这种方式在报复我,在惩罚我。

   我含泪咬牙从浴室里爬起来,扶着他进了卧室。此时此刻,我只有忍着,他太太一定已经与他闹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所以他才会来我这儿。而我所想要的,不就是他能够留下来,真正地与我在一起?

   他果真住在了我家里,但每天都喝得醉醺醺地半夜才回。我无怨无悔地照顾着他,忍受着他酒后所吐出的秽物的恶臭,也忍受着他酒后那种野蛮的性惩罚。我想,过一阵子就会好的。

  煎熬

   日子一天天过去,伍卫终于开始转向正常,喝酒只是偶尔为之了。可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从此过上了快乐的日子。他住在了我家里,不交一分钱生活费,每天下班回来便坐在沙发上,等着我做好饭菜端上桌,还要一个劲儿地挑剔我做的饭菜,不是太咸就是太淡或者干脆就没味道;他当然也不帮我干任何家务活,亦从不跟我出去,如果我有一丝惹他不高兴,他就大发雷霆。

   有一天我太累,将他的衬衣送到干洗店去洗,哪知他大发脾气:“你这么懒,怎么持家?几件衬衣会累死你吗?”我与他吵了起来:“你为什么不自己洗?我现在是用我的钱交干洗费,你还有意见啊?”

   他冷笑,“哈!露出你的本来面目了吧?你还说不是看中我的钱?这才住了3个月没给你生活费,你就计较起来,如果哪一天我失业了,你还不一脚将我踢出门?”

   我愣在那里。原来,在他心中,我只是为了他的钱,而不是看中他的人。他冷笑着:“你搞坏了我的婚姻,我就要在你这里白吃白喝。”说完,他便昂首阔步地进了书房摆弄我的电脑去了。

   一阵悲凉向我袭来,瞧我,找的什么事啊?我伏在沙发上,哭得昏天黑地。

   很快,他妻子因为出差,让他住回家照顾孩子。他那天回来,是一向不见的欢喜。那一瞬间,想到他再也不会回来了,我又是高兴又是恐慌,高兴的是从此可以脱离他,而恐慌的是从此我真正失去他了。我问:“你还会回来吗?”他沉思着:“我希望自己能不再回来了。回来,对你对我对我家人,都是一种伤害。”

   我相信,那是他的肺腑之言。送走他,回到忽然空下来的屋子,回想这几个月来发生的一切,我感到了轻松。我意识到自己不能再与他这样混下去了,他的人,他的心,从来就不属于我,是强求不来的。是该正正经经找个男朋友的时候了。

  不是结局的结局

   我与伍卫都没料到,一个星期后,他又回来了。这次,他拎了3个包,看来是将他的衣物全部拿了过来。我发着愣,看他将东西拎进来。他的面色阴沉如水,瞪了一眼木木的我,喊道:“傻了呀?帮把手呀。”我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拎他的包,脑子里却混乱成一片:在我想全身而退的时候,他又回来了,到底是喜还是忧呢?他会有改变吗?

   这次回来后,他彻底成了一个活死人。他除了上班、吃饭、睡觉,其它的一概不理不看不做,甚至连刁难我、折磨我的兴趣都丧失了。我想,他妻子一定是给了他更大的打击。我问他,他却只是冷冷地道:“这不正是你要的结果吗?还有什么好问的?”

   我们就那样麻木地过了半年有余。我在这中间失去了方向,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时候将他赶出去吗?我做不出来。可与这样的他生活一辈子吗?不不不,我宁愿孤独终老。我无助地抱着自己的双膝,哭了。如果,没有那个开着的电话,该多好呀!如果可以重新选择,我宁愿我永远也没有拨打过他妻子的电话。

   我走到阳台上,再一次拨响他妻子的电话。

   那天是我第一次与他妻子面对面交谈。开着伍卫电话的那次,我只是用手机将我家的地址发短信告诉了她。从那一次来我家,她只是打了伍卫一个巴掌便哭着跑走,我知道,她是一个善良而温和的女人。

   阳光透进茶室,我发现伍卫的妻子也憔悴不堪。我请求她,不要再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