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爱情故事 > 校园故事

走出“琴殇”做一对欢喜冤家

小故事网 真实爱情故事 时间:2015-02-07 斯宇宙

多情反被无情伤,在遭到骄傲的乐队王子的拒绝后,任性的小女子实行了“报复”,由此发生了一连串的蹊跷事。风雨过后,误会冰释,原来真情从来不曾离去……

  ………》困顿时遭遇柔情关怀

  

  走出“琴殇”做一对欢喜冤家虽然时隔数年,在北京这所音乐学府里,很多人还记得当晚发生的事。声乐系大二的学生查振伟率领他的“石屋”乐队演奏经典名曲《昨日重现》,他们要冲刺今晚学院特别设立的2002年度消夏音乐大奖。如若获奖,乐队的名字将作为以后该奖项的名称,查振伟和他的四个伙伴为此铆足了一股劲儿。

  然而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当镁光灯聚焦在台上领奏的查振伟时,他突然像中了邪一样,演奏出的曲子完全变了调。身边的5个伙伴顿时面面相觑,他们机械地拨弄着各自手中的乐器,整个乐队溃不成军。场下尖叫嘘声一片……

  “怎么会这样?” 查振伟的表情痛苦莫名。查振伟用发涩的声音向大家道完歉后,狠命把那把棕红色的小提琴摔在路旁,向校外飞奔而去。

  查振伟一夜未归。同学以为一向追求完美的他可能因期望值太高,猛然失误后出去发泄情绪了,都未在意。谁知第二天早上传来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查振伟出了车祸,现在医院抢救。

  不久,查振伟的父母从家乡无锡赶过来给他办理了退学手续。学校的意思是想让他办休学,但查振伟坚持要办退学。

  查振伟回到了家乡无锡。由于右腿粉碎性骨折,动过手术后的他没有遵医嘱静卧,恢复得并不理想。家人再度为他联系了手术。这次手术后查振伟的情绪更为消沉,医生说由于上次长出的新骨发生错位,这次最少要静卧4个月。“我受不了了,我不能永远呆在床上,我要下床,我的前途全给毁了……” 查振伟情绪激动地叫喊着,还冲动地拔掉了手臂上的吊针。“别这样,小伟。”父母在一旁无力地阻止着,眼泪一直在老人的眼眶里打转。

  身体上的疾病严重影响了查振伟的情绪,他患上了抑郁症。短短4个月时间,父母发现自己的儿子判若两人,心中的悲痛致使他们无所适从。

  在查家一筹莫展的时候,却有一桩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每月,查母都会收到一张来自江苏昆山的汇款单,上面的金额从300~500元不等,落款人为吴涵。“是不是寄错了?”问过儿子,儿子说自己在昆山也没有朋友。“这是怎么回事?”在收到第三张单子的时候,查母按照昆山的汇款地址寄去了一封信。她在信里写道:吴涵,你是位好人,但你可能把地址寄错了,也许你救助的那个人正焦急地等着这笔钱,请告知你的详细地址,我会把这些钱全部返汇给你。

  但是信寄出后却石沉大海,汇款单依然按时飞抵查家,每次单子上都写着同样一句话:祝你早日快乐起来。查家父母揣摩着这句话,下意识感觉到,“这会不会跟儿子有关?”

  

  一个周末的傍晚,查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待开门后,才发现是两位20多岁的姑娘。“伯母好,我们是查振伟的同学,这次刚巧路过无锡,顺便来看看他。”“啊,快请进。”查父查母赶忙把两人让进了屋里。一番寒暄后,查母把两人领到儿子的房间。眼前的查振伟依然是毫无生气,一张脸犹如床单一样惨白,这些日子来,他一直习惯孤独,也拒绝和外人交流。如今同学来了,查母巴不得她们开导开导自己的儿子。她悄悄掩上房门,静静地坐回到客厅。

  但是只一会工夫,查母就听到了儿子暴怒的呵斥声音,“你们走吧,我永远不想见到你们!”接着门开了,两位姑娘走了出来。“伯母,可能振伟今天有些疲惫,我们先回去了,改日再来看他。”听着两人尴尬的解释,查母心里很难过。她知道,自从生病以后,儿子就变成了这副样子。末了,其中一位长头发叫贺真的姑娘说:“伯母,现在当务之急是赶快让振伟把病治好,不然会落下终生遗憾的。别急,我们会发动同学们一起来想办法。”

  临走时,贺真要走了查振伟病历的复印件。

  大概过了20多天,查母突然接到了贺真的电话,“伯母,我们已经和北京的一位骨科专家联系好了,您一定要说服振伟前来会诊。” 查母感激不尽地道谢。

  查家父母连哄带骗地把儿子带到了北京一附院。在那里查振伟接受了系统的会诊,专家一致建议他必须立即手术,因为病情已经有恶化趋势,拖下去会有瘫痪的危险。“我不做手术!我要回家!” 查振伟的态度依然抵触。这时,贺真与所有石屋乐队的成员出现在查振伟的身旁,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地劝慰。

  “哥们,别消沉了,把病治好,我们还能一起演出。”

  “振伟,我们都很想你。你为什么躲起来了,害得我们找不到你?”

  “哥们,快好起来,石屋乐队不能没有你。”

  ……

  轮椅上的查振伟嘴角不住地抽动,接着泪流下来了,他终于握住了伸过来的手臂……

  查振伟术后的第22天,医生说他恢复得还不错,已基本可以下床了,“再观察一个月就可以出院了。”这话让查母非常兴奋。这段时间以来,查振伟的同学陆续来病房里看望他,给他增添了不少重新生活的勇气,特别是那个贺真姑娘更是热心,不仅跑前跑后地联系医生,还找来许多训练体能的书供查振伟参考。她每次来病房的时间不是很长,话也不多,总是向医生询问一些情况后便匆匆地走了。她似乎很害怕和查振伟在病房里单独相处,而且查母还发现儿子对贺真的态度有些冷淡,“难道他们之间有什么幕后的故事?”

  “小贺,这段时间真要谢谢你。你和振伟认识很久了?”在一次贺真离开病房的时候,查母叫住了她。

  “也不算久,我特别喜欢听查振伟的歌,他的遭遇我们都很同情,大家觉得很惋惜,都特别想帮他。” 贺真的声音很轻,似乎在掩饰着什么。

  “你们马上该毕业了,这会儿正忙着找工作呢,如果忙就别往这里跑了,你们的心意我们全领了。”查母注意到贺真有一双明亮的眼睛。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