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爱情故事 > 校园故事

高考放榜你上我下,甜蜜褪去结局血色

小故事网 高考的故事 时间:2015-05-10 臣子

随风奔跑自由是方向,

  高考蜜月浪漫在向你招手

  高考放榜你上我下,甜蜜褪去结局血色今年6月9日,重庆某中学高三学生韩雨诗完成了高考,回到家里,爸爸满面笑容地迎了上来:“乖女儿,你‘解放了’,想去哪里旅游?爸爸给你报团!”

  旅游,是爸爸承诺女儿的高考奖励,但韩雨诗也没忘记自己对网恋男友的承诺。她打开手机QQ,与那位叫“随风奔跑”的男网友热聊起来:“我们的高考任务终于完成了,你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韩雨诗立刻回复道:“记得啊,我俩的自由‘高考蜜月旅行’!走吧!我们明天就出发。”两个年轻人都在对方鼓动下激动起来,因为这一天,他们等了整整两年。

  18岁的韩雨诗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因为癌症去世,父亲韩国章是一家公司的经理,他身兼严父慈母的角色,女儿的学习成绩也名列全班前十名。

  可是谁知道,高一那年,老韩突然娶了一个小自己10岁的女人。那位美女分享了韩雨诗的爱,惹得韩雨诗特别愤怒。正处在叛逆期的韩雨诗感到压抑和失落,她只得找一个宣泄口。

  这天,韩雨诗偷偷地打开电脑上了QQ,她给自己取名“高二的非洲公主”,进了一个“我不爱父母”的QQ群,里面有不少高中的学生在对父母激烈吐槽,倾泻自己对高考压力的不满和愤懑。

  不一会,一个叫“随风奔跑”的帅气头像闪动着,向她不停地递玫瑰,并问她是不是长得很难看,成了“非洲公主”。韩雨诗说,我爸除了陪后妈,剩下的荷尔蒙就是逼着我学英文。你能想象吗,每隔一个小时就到房子里面来看我学到了哪里,还要不停地呵斥和怒吼。韩雨诗接着说自己从白白的欧洲公主被骂成黄黄的亚洲公主,接着变成了非洲公主,觉得自己都看自己黑乎乎地的讨厌。

  “呀,我好同情你,你真不容易,我这个人只认一句话‘随风奔跑自由是方向’,我只告诉你,我要是在你的家里,我就自杀重新投胎了!”“随风奔跑”告诉韩雨诗,自己也是个高二学生,但是从小,他反抗父母的“暴政”,现在他成绩不错,父母也不管他了。

  “真的,那你真是少年英雄,快点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韩雨诗好像见到了知己,两个人有说不完的话,直到1小时到了,父亲又冲到进来开始监视女儿好好学习,韩雨诗连忙关掉了电脑。从此,只要一有空,她就利用中午,晚上的零碎时间上网去找“随风奔跑”。那边,帅哥也开心地拿着吉他,在网上唱歌:“追逐雷和闪电的力量,把浩瀚的海洋装进我胸膛!”有了“随风奔跑”的陪伴,渐渐地,韩雨诗不再感到失落,却陷在早恋情愫中无法自拔。

  “随风奔跑”告诉韩雨诗,他真名叫邹理峰,也是重庆一所中学的男生。邹理峰说自己也是班上前三,每天一边打游戏一边照样成绩优异。

  2014年上半年,韩雨诗连睡眠都不够,每周只能周日下午有几个小时的空当,而这时间,父亲还要陪着她到书店买参考书,她几次密谋与邹理峰见面都没能成功。韩雨诗总是安慰邹理峰说,高考一生就一次,我们还是忍忍吧,并承诺高考完后第一时间见面!邹理峰只好按捺住青春的悸动,两人暂时在网上热恋着。

  看到女儿备考得消瘦,一月掉5斤,韩国章也郑重许诺女儿,只要她尽力了,全力以赴高考,他就赞助她和同学国内游,还附送一个苹果手机。为了父亲的承诺,韩雨诗真的拼了小命冲刺。

  所以,当6月9日,韩雨诗看到了邹理峰网上的邀约,她觉得心脏怦怦直跳,不禁和邹理峰秘密筹备起来。韩国章希望韩雨诗能和继母一起同游日本,可是韩雨诗拒绝了,并善解人意地要父亲和继母“北海道二人世界”去。她请求父亲把她当一回大人,允许她请同班好友秦晓丽、何静静进行一次毕业旅行。韩国章最终同意了女儿的请求。

  据秦晓丽和何静静回忆:当时韩雨诗说动了她俩帮忙作证,每天在北戴河拍照片,最后把自己PS到她们的照片里面去糊弄她老爸。然后,她却悄悄跟邹理峰去享受“高考蜜月行”。秦晓丽说她曾劝说这种“高考蜜月”很危险,可韩雨诗却自信满满地说:“他也是高三学生,他能有多危险?这是我们约定好的蜜月,你们要够哥们帮我,再说了,我爸爸给我1万块钱呢,我要是觉得他差劲,我就飞过来找你们!” 何静静和秦晓雨知道韩雨诗倔强叛逆,便没有再多劝。

  韩雨诗哼着“随风飞翔有梦作翅膀”,对即将的浪漫充满了期待。

  纵使爱如烟花绚烂也只能短暂,

  成绩放榜你上我下

  据案发后警方调查,邹理峰的真实经历并不像他吹嘘的那样优秀:他比韩雨诗大两岁,父母离异后被寄养在做煤炭生意的大伯家。因为无人看管,他整天沉迷网络游戏。两年前他高考落榜,他觉得出去打工太累,于是嚷嚷着要复读。大伯也不缺钱,就让他继续读书。可是复读仅仅是他的借口,天天沉迷网络的他第二年自然又落榜了。认识韩雨诗的时候,他已经是第三年复读了。

  6月20日,韩雨诗和邹理峰买好了从重庆到广西北海的票,在事先约定好的重庆火车站地方碰头,开始了“高考蜜月游”。同时,韩雨诗的两个女友也踏上了北戴河之旅。那天下午,韩雨诗一身白色喇叭裙,白色大檐帽,她还第一次尝试穿高跟鞋,婷婷袅袅摇曳过来的她把邹理峰看呆了。魁梧帅气的邹理峰轻轻牵着韩雨诗的手说:“我觉得,我们的相识是上天注定!”

  北海银滩如画如诗,海岸线蜿蜒大海蔚蓝无边,第一次看大海的两个人激动不已,邹理峰突然狂喊:“奇迹就在眼前,诗诗我爱你!”韩雨诗被这种情绪调动,也喊着:“我爱这一切,我爱没有高考的人生,我爱高考蜜月!”两个少年在海边嬉戏,直到夕阳染红了天,他们肩并着肩许下心愿,要携手漫游世界!

  邹理峰从自己口袋里面拿出了一条水波纹项链,上面吊着幸运的四叶草,他羞涩地说:“我爸爸妈妈离异后,这是妈妈留给我的唯一东西,我一直想着遇到一个像你一样的女孩,给她佩戴上,让她永远拥有幸运,并告诉她,我找到了一生中最爱了……” 韩雨诗让邹理峰给她佩戴上了项链,给了他额头一个吻。韩雨诗很开心地发短信给女友秦晓丽说:“你们玩儿得开心吗,我心都乐开了,他把家传的金项链都给我了,他给了我他的全世界啊!”秦晓丽回道:“海边难免湿身,但不要失身!”

也许女友的提醒确实有用,他们两个找了个海边的小旅馆住下。刚开始,韩雨诗与邹理峰白天海边游泳,牵手逛街,到了晚上,两人还保持着一份理智各睡一张床。但是邹理峰毕竟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他几次试图和韩雨诗亲热,韩雨诗总在邹理峰要更进一步的时候推开了他。

  6月23日,两人晚餐喝了不少酒,韩雨诗倒在小旅馆潮湿的床上一睡就到了晚上11点。她醒来,揉揉眼睛,看到床头的茶几上放着一个字条:请到银滩老地方来。

  韩雨诗信步来到他们第一天依偎着的银滩海湾边,此时,游人已经散去,月半弯,邹理峰点了一堆野火,见到韩雨诗来了,他拿着树枝点了一下,突然,在韩雨诗面前无数烟花燃亮,拼成了一个英文“爱”字。接着邹理峰又用火机点亮了数十个烟花。这美景让韩雨诗震动落泪。邹理峰从后面搂住她,轻轻地转过她的身子,说:“我对你是真心的,今晚,我们就结婚好不,我会爱你胜过爱我的生命!”

  浪漫的氛围让韩雨诗感动不已,在邹理峰的一再恳求下,她点头同意晚上突破防线,成为真正的情侣!

  谁知,当两人零点回到旅馆的时候,韩雨诗正在充电的苹果手机突然收到了父亲韩国章的电话,韩雨诗还在抱怨:“爸爸,你又不守信用,不是说好不打电话了吗,还竟然是深夜!”“诗诗,你知道吗,你考了高分啊,爸爸为你骄傲啊,所以忍不住来报喜!”

  原来高考成绩在当天零点后就可以查询了。父亲第一时间查询到她考出了588的高分。韩雨诗高兴之余,赶紧打电话帮邹理峰查询成绩,可是没想到,邹理峰的分数只有309分!

  韩雨诗突然内心觉得好失望,本来浓浓的爱一下被这个高考成绩搞得荡然无存,但她还是强打精神安慰邹理峰说复读一年,明年考个好大学。可让韩雨诗万万没想到的是,邹理峰毫不在乎自己考得不好,他说他早就不想读书了,正好去广东伯父开的工厂去打工,管吃管住,一个月还有2000块工资。这些话听得韩雨诗心里直发凉。原来面前的这个男孩并不那么优秀!甚至过去他吹嘘的“又能玩儿又会学习”都是假的!

  就在韩雨诗暗暗后悔之际,邹理峰已经迫不及待地洗了澡,想过来亲近,韩雨诗连连推开他说自己还没想好,要不恋爱先暂停。邹理峰当然不同意,但韩雨诗也始终没妥协,邹理峰脸上还被韩雨诗狠狠抓出来五只血指印,两人当晚以争吵打架收场。

  人生醒晚了一步的美少女,

  浪漫背后是狰狞杀机

  第二天一早,韩雨诗以父亲催她回去填志愿为由,匆匆买了票,吵着要回重庆。这个时候,韩国章也不停地打来电话,和女儿探讨是上国内的一本大学,还是干脆去读澳大利亚的墨尔本大学。这边,韩雨诗和父亲说得是眉飞色舞,而那边,邹理峰沉郁着脸,青筋直暴。

  火车上,邹理峰几次去牵韩雨诗的手,都被她冷冷推开,他要靠近她坐,也被她丢了本杂志,隔开了他们之间的距离。

  这时,邹理峰的一个很老的键盘手机不停地响,他的一群哥们在电话里面喜滋滋地说,要见嫂子,听你说嫂子美得惊人。

  韩雨诗不耐烦了:“谁是嫂子啊,我们又没有确定恋爱关系,你就瞎说。”邹理峰说:“他们是我复读时候结识的一群哥们,提出想见见你也不过分!”

  “哇,原来你还是个复读生,复读才考300多分,早知道这样的智商你还不如早早去打工呢!”“够了!”邹理峰一拳头打在座位上,虎口鲜血直流,把韩雨诗吓得脸也白了,不敢吭声。

  6月26日下午7点,回到重庆后,邹理峰叫来一群哥们在重庆市火车站吃火锅作别。席间,邹理峰感觉到了韩雨诗对他刻意回避和冷漠,心里很不是滋味。邹理峰的兄弟们就不停地劝酒,一时大家都喝得有点高,一个叫黄胜强的哥们不停地惊叹韩雨诗身材好,说邹理峰艳福不浅,韩雨诗正色说:“我和邹理峰,过去,现在,未来都不会有什么关系,请你们说话的时候注意一点,我们只是一起高考后散了一下心。我们永远不会是一个世界的人!”另一哥们赵福京很不爽:“小韩,我在社会上飘了很多年,社会也是一所大学,不要总觉得你是天之骄子就蔑视别人!”

  韩雨诗却不管一群男人虎视眈眈的眼光,还在戳邹理峰的痛处:“你和你这些哥们都是社会渣滓吧?都读的社会大学,哈哈!”

  此时,邹理峰还在忍耐着: “诗诗,你别发小姐脾气乱说话了,我们在海滩的那些誓言你都忘记了吗,我还把我家的祖传金项链都给你了!”

  借着酒劲,韩雨诗愤怒地摘下了金项链丢在邹理峰面前:“祖传的纯金项链?我昨天发现都褪色了黑了,这是哪个垃圾桶里捡的啊?”

  邹理峰像被人扒光一样脸气得煞白,强忍着没有发作,他和兄弟们故意轮番上阵劝酒,不久韩雨诗就被灌醉了。其他人散去,邹理峰架着韩雨诗到火车站一个家庭小旅馆里,邹理峰当即强奸了韩雨诗。

  后半夜,韩雨诗醒来哭着拿手机就要报警,邹理峰的两个哥们就进来打掉了她的手机,看着衣不遮体的韩雨诗,两个人色心大发,不顾她的哭泣又猥亵了她。此时天已经亮了,事后,两个哥们离开了去买早点吃,韩雨诗受尽屈辱,哭着找衣服穿,并一直痛骂邹理峰不是人,邹理峰露出狰狞的面目,说韩雨诗已经不干净了,他不嫌弃,只要她与他保持恋爱关系,可是韩雨诗哭着坚决地说:“不可能!我再也不会和你这种垃圾人来往,我要报案,你等着!”看到韩雨诗就要冲出卧室,邹理峰心中着急,他把韩雨诗推倒在地,残忍地用她的苹果数据线勒死了她。黄胜强和赵福京回来看到犯下了命案,吓得拉上被子盖住韩雨诗的尸体,连忙拉着邹理峰开车出逃了。

  当天,旅馆服务员进入房间送洗漱用品,发现了尸体立刻报警,重庆市警方迅速出警封锁了现场。而韩国章也因为女儿失联报警,在确认女儿遇害后,韩国章痛不欲生。6月28日晚,刑警队利用刑侦手段抓住了在网吧上网的邹理峰和他的两个哥们,他们对所犯强奸杀人罪行供认不讳,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