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名人故事 > 外国名人

阿拉伯世界的第一夫人:与强权者共枕的女人们

小故事网 时间:2015-01-19

她们或美丽,或高雅,或狂妄,或贪恋。她们身边的男人多以暴行贪腐集权为世人所知。而她们,这些站在权力背后的女人可是亲信与共犯?

  在评价阿拉伯世界的第一夫人时,一位中东问题专家如此说道:“每一场革命的背后都有一位麦克白夫人。”

  阿斯玛:“沙漠玫瑰”

  脱不掉的红舞鞋

  2010年12月,爱丽舍宫金碧辉煌,前法国第一夫人卡拉·布吕尼与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的妻子阿斯玛·阿萨德各自陪伴在丈夫身边,共享午餐。对于时尚界来说,布吕尼与阿斯玛是无数人崇拜的偶像:前者是出生于意大利的前名模及歌手,后者是伦敦长大的前银行家。法国版《Elle》杂志甚至将阿斯玛评为政治世界最时髦的女性,《巴黎竞赛》称之为“东方戴安娜”。

  但就在那次午餐后不久,一位绝望的突尼斯小贩点火自焚,点燃“阿拉伯之春”导火索,从突尼斯一直烧到埃及、利比亚、叙利亚……

  与此同时,阿斯玛在媒体上精心打造的公众形象也开始破灭。

  出生在英国的阿斯玛曾就读于英国教会学校及私立学校,毕业后投身于金融业,就职于摩根大通。在一次采访中,当被问及放弃银行事业和MBA学位而成为叙利亚第一夫人是否犹豫时,阿斯玛回答说,作为第一夫人,她可以将之前的金融业从业经验运用到新角色中。成为第一夫人后,每次出现在镜头里的阿斯玛总是时髦且美丽。她看似随意的柔发是精心打理的作品,纤长脖颈上的项链多半是香奈尔,炫目的红底高跟鞋则可能贴着法国著名鞋匠克里斯蒂安·卢布坦的标签。

  如此西化的举止与装扮,让阿斯玛成为西方媒体的宠儿,法国《巴黎竞赛画报》曾描述她是叙利亚的“一束光亮”。而阿斯玛与丈夫2005年出席大马士革新歌剧院落成典礼时,《纽约时报》则认为这对年轻时髦的总统夫妇“与(歌剧院)建筑形成了一种视觉上的和谐:高挑、苗条、年轻,他们仿佛代表了西方与阿拉伯融合体的精华。”

  在2009年接受美国CNN采访时,阿斯玛还对以色列进攻加沙地带的行为进行了指责,称这是野蛮行径,“现在是21世纪,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

  西方媒体对阿斯玛的偏爱,截止到今年2月她公开表示支持丈夫前。可笑的是,此前,在西方媒体精心包装阿斯玛的背后,叙利亚政府并非如阿斯玛所说的那般美好。事实上,“阿拉伯之春”以来,叙利亚政府的血腥镇压一直在继续着,而阿斯玛却悄无声息,打着慈善的幌子,掩盖侵吞国家资产和对叙利亚实施独裁统治的残酷现实。媒体报道与现实的反差,更加重了民众对阿斯玛和巴沙尔的不满。

  事实上,当阿斯玛陪着丈夫巴沙尔出现在新宪法公投的投票处时,笑靥如花的她遭到反对派的一片指责之声,并被称为现代版的“玛丽·安托瓦内特(原奥地利帝国公主、法国王后,奢侈无度)”。

  随着叙利亚形势的变化以及阿斯玛的表态,这位第一夫人开始遭遇西方媒体的讥讽。

  与西方媒体忽褒忽贬的立场相比,曾在叙利亚生活工作、与总统夫妇有过亲身接触的美国学者安德鲁·泰布勒对阿斯玛的评价多少客观些。安德鲁认为,“阿斯玛有两面。她既是一个现代女性,主持针对失业和贫富差距这类社会问题的非政府组织,但同时,她也想成为一个王妃,追求养尊处优的生活。”

  这种“两面性”并非阿斯玛独有的特质。每一个与权力为伴的女人,权力对她们而言,既是从天而降的厚礼,也可能是枷锁甚至迷药。

  这难免让人想到安徒生的童话《红舞鞋》:一个女孩渴望在舞台中心跳舞,于是穿上了女巫送她的红舞鞋。她的愿望在一瞬间实现了,她成了舞台的主角、所有人瞩目的中心。但她再也停不下来,她跃过白雪覆盖的山岭,跃过鲜花盛开的小溪。她要一直跳下去。

  苏珊娜:“女法老”的

  欲壑难填

  如今,距埃及革命已有一年。一年来,和躺在担架上接受生死审判的丈夫穆巴拉克相比,埃及前第一夫人苏珊娜则“逍遥”不少。

  自去年5月因涉嫌非法获取巨额财富接受质询后,苏珊娜就患上了某种“惊恐症”——该病可让患者在短短几分钟内心跳加速、呼吸急促、出汗、发抖。法庭对苏珊娜实施了短暂扣押。之后,在没收她340万美元财产及一处别墅后,苏珊娜被释放了。

  此后的苏珊娜住在开罗郊区的一间别墅,除被媒体曝出每天都会探望等待接受审判的丈夫和身陷囹圄的儿子外,她几乎淡出了公众的视野。

  直到2012年初有媒体曝出消息,苏珊娜将出版回忆录披露穆巴拉克下台种种内幕。除大讲穆巴拉克外,苏珊娜也不忘在书中提提自己,比如她说,她最喜欢的称呼就是“总管”或“女王陛下”。

  仅仅这两个绰号,就让人觉得苏珊娜“气势过人”。其实,在埃及国内早有说法,这个穆巴拉克身后的女人,才是让埃及滑向崩溃边缘的“女法老”。

  有人爆料,在当总统的最后5年里,耳背的穆巴拉克一直隐居在沙姆沙伊赫的度假村,整天神思恍惚,昏昏沉沉,不理政事。尤其是2009年12岁的孙子穆罕默德因一种神秘疾病死去后,遭受沉重打击的穆巴拉克更是一病不起,只能靠妻子和两个儿子治理国家。

  据美国一名前官员称:“多年间,美国曾多次与穆巴拉克进行对话,鼓励他进行政府民主化改革。但反对者其实并非穆巴拉克本人,而是他的妻子苏珊娜。”

  苏珊娜自是有其打算。据《星期日泰晤士报》2005年的一篇报道称,苏珊娜曾与穆巴拉克发生过激烈争吵。她劝说丈夫尽快将总统大权交到儿子贾迈勒手中,但穆巴拉克却反对称:“埃及是共和国,没有权力继承之说,决不能这样做。”知情人士之一弗卢克·胡斯尼也透露:“我从未听闻穆巴拉克有让儿子继承总统的计划。四五年前,我曾和穆巴拉克同坐一架飞机,他告诉我,他还没疯狂到亲手将儿子送往毁灭的程度。”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