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名人故事 > 中国名人

宋丹丹 喜剧天后的喜剧人生

小故事网 喜剧的故事 时间:2015-05-21 杨东

马年的央视春晚已进入倒计时。春晚是多少演员梦想中的舞台,春晚节目审核是出了名的严格,没有点真本事,甭想上春晚,想想多少明星为了这个拥有亿万观众的舞台挤破了头,但偏偏有一个人却说,“除非把我抓起来或判刑才上”的狠话,这个人就是以饰演老太太形象深受观众喜爱的小品天后宋丹丹。

宋丹丹 喜剧天后的喜剧人生起步在话剧的舞台

宋丹丹在上电视之前,是北京人艺的话剧演员。父母早年到解放区参加革命,解放后来到北京,父亲退休前是北京市文联的书记,母亲退休前一直在北京市一家中学当老师。宋家有4个孩子,宋丹丹有一个哥哥两个姐姐,她唯一的亲哥哥现在是山西省的副省长。

1961年8月25日,宋丹丹出生在北京。小时候的宋丹丹是个小胖丫,见天在北京的胡同里跟小朋友玩耍。家里孩子多,父母上班由奶奶照顾的他们,分外懂事。

时间到了1981年初,刚刚恢复高考不久,很多知青、社会青年回到学校,和应届生一起挤独木桥。宋丹丹也不是应届生。她1979年考过一次大学,因为被初恋搞得五迷三道,差20多分没考上。第二年再考,爸爸每天中午都从单位往家跑,给她冰上一瓶北冰洋汽水,做一顿饭。后来她受不了,临阵脱逃,跑到青岛姑姑家去了,没几天又被爸爸接回来。那时宋丹丹感受最多的就是茫然和无助。

宋丹丹的压力让发小看在了心里。“28年前的一个下午,张旗(她的发小)拿着一份《北京日报》来找我,她说丹丹,北京人艺在招生呢,我觉得你应该当演员。我问她,北京人艺是干吗的?她告诉我是演话剧的。我又问她,演话剧用唱吗?她说不用唱,你去报名吧,你学老师、学同学学得太像了……如果她不来,就没有今天的我。”从没想过当演员的宋丹丹就这样偶然间走上了演艺路,也从高考的压力中解脱了出来。

考试的房间已经是人满为患,在水灵灵的大姑娘们中,这个穿衣服以显瘦为标准的小胖妞显得那么的不起眼。出人意料的是,她闯过了初试,躲过了复试,最后成功跨过了三试,成为了20名招生名额中的一位。

在人艺这个中国最好的话剧团体中,宋丹丹也慢慢地开始显露出喜剧天分,特别是演“老太太”的天分。同学的小品里要是缺奶奶准找她去帮演,班里有人来观摩教学时,排演的小品也多是她自己编的。

在人艺,宋丹丹非常幸运地与老一代演员同台演出过,包括《茶馆》、《红白喜事》。看于是之老师表演,她渐渐悟到,戏演得好,倚仗的是“术”和“道”。“术”是技术,唱歌、跳舞、节奏感、幽默感;“道”则是认知,你对世界的认知,对人和事物的认知。这在做人的方面给了她莫大的影响。

1984年宋丹丹在话剧《红白喜事》中饰“灵芝”荣获文化部观摩演出一等奖。荣获北京市政府表彰优秀演员奖。1986年宋丹丹在话剧《上帝的宠儿》饰莫扎特的妻子“康斯坦兹”而广获好评,演出100场。1991年萧伯纳戏剧作品《芭巴拉少校》首次搬上中国舞台。宋丹丹饰“芭巴拉少校”。演员的表演十分干净利落。精彩的表演,令观众十分赞赏。1993年宋丹丹在话剧《回归》中饰“罗扎”,风韵典雅,留恋往昔,芭蕾舞演员出身的外国老妪而荣获戏剧最高奖——梅花奖。后在2004年宋丹丹荣获第五届中国话剧奖——金狮奖。

璀璨在影视剧的荧屏

从人艺毕业以后,有一天,同剧院的梁月军找到她,告诉她一个和工读学校有关的电视剧正在挑演员。宋丹丹顺利通过了面试。但事情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容易,经历剧组反悔,自己争取等波折桥段。宋丹丹掌握住了自己的命运,她迈出的一小步,换取了一片蓝天。

当天她签下了合同,并拿到了剧本。初演电视剧的宋丹丹自己改剧本,自己加戏,卖力地演出,付出最终得到了丰收。《寻找回来的世界》使她成为“飞天奖最佳女配角”,并在此后的表演生涯中一路顺风顺水。

早在人艺时,宋丹丹就接拍了根据老舍先生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月牙儿》,描写一位叫韩月容的女孩儿的凄凉一生。宋丹丹演出了角色最初对婚姻的幻想,到多次被骗后的从忍耐到抗争,再到麻木,并内心涌起报复的心路历程。宋丹丹对人物有很深的理解,在人生的不同阶段以不同的眼神,语调与动作展现。宋丹丹饰演成年后的韩月容,她以第一名的成绩走向学校领奖台。

1994年,她和当时丈夫英达的情景喜剧《我爱我家》开始热播。宋丹丹饰演和平,演绎得真是活灵活现,只要她一出场,那手势,那眼神,那步履,举手投足就带戏,就是活跃的,她成了不可缺少的元素。当时我国情景喜剧还未普及,《我爱我家》获得空前成功,但两人的婚姻随后破灭。

高亚麟的电视剧《家有儿女》受到观众的风靡。宋丹丹饰演继母刘梅,纵横捭阖,传神幽默,给观众感觉,她是在带着戏走。或者说,她在决定着戏往哪里走。打个比方,戏是溪流,她就是溪流的两岸。她是个为剧中人物指方向的人物,她是灵魂,是戏的精神领袖。

《家有儿女》的爆红为青黄不接的情景剧市场注入了一剂强心针。高亚麟坦言,《家有儿女》刚开拍时,每天进棚一听见三个小孩活蹦乱跳,叽叽喳喳,头就大了,演起戏来也找不到感觉。还是宋丹丹的一番话开了窍。“你几十岁才明白的道理要求几岁的孩子就能明白,他要真明白了那还不成精了。”高亚麟顿时恍然大悟。开始以孩子的角度去跟小演员接触,很快得到他们的认可和喜爱,5个人成为越来越黏糊的一家人。“《家有儿女》让我感受到家的美好,让我对建立自己的一个小家庭有了期待”。

宋丹丹是老戏骨,能和儿子一起表演一直是她的愿望。《老牛家的战争》是儿子巴图第一次亮相。有意思的是,这次母子俩变成祖孙关系。对于首次“触电”的儿子,宋丹丹给予很高的评价,“我觉得他很完美,在这方面他很有天赋,尤其是做喜剧演员。”演上瘾的巴图随后和母亲宋丹丹一起合作了几部经典影视剧。《李春天的春天》讲述宋丹丹扮演的报社主编、“三高”剩女李春天的相亲故事。巴图则在剧中扮演宋丹丹的同事。在新剧《妈妈的花样年华》当中,他们俩终于恢复了在生活当中的真实身份,出演的是一对母子。巴图不仅外貌活脱一个小英达,骨子里也继承了宋丹丹和英达的幽默。在多剧中母子俩的合作让观众眼前一亮。

最近上映的电影《私人定制》中,宋丹丹又过了把贵妇瘾。塑造人物形象超强、戏路超广的宋丹丹现在的片约不少,她到了挑角色的年龄,但她在演绎上没有半点卖老的意思,奋力地饰演着每一小角色。宋丹丹一直活跃在影视剧的荧屏上。

是小品让她夺目

说起宋丹丹演小品,不得不说两个人,一个就是——黄宏。

1989年的春节晚会,因为晚会节目时间不够长,节前十几天临时加了一个小品《懒汉相亲》。总之,她是在犹犹豫豫、扭扭捏捏、半推半就的状态下走上了“春晚”舞台。宋丹丹万没想到当她操着不知是山东哪个地方的口音、捏着小嗓儿说:“俺叫魏淑芬,女,29岁,至今未婚”的时候,全国已有上亿观众认识了她。她也不知道台底下坐着一个叫黄宏的男孩儿,他已打定了主意要跟宋丹丹合作。当时他们都还不满29岁,他改变了她的命运。

《超生游击队》是黄宏自己创作的,他邀宋丹丹一起上1990年的新年晚会。那时候宋丹丹正怀着近7个月的身孕。她说:“打死我也没想到《超生游击队》能那么轰动。中央台的新年晚会从没出现过那么‘火’的节目。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真正地体会到什么叫‘一夜成名’。”

和黄宏走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有时候他们一天演两场,最多演过三场。为了赶场儿,他们乘火车转汽车,成天在公路上飞奔。

长时间的奔波,让宋丹丹有点想停下来。她一停就是4年,这期间黄宏像个单身汉一样“飘零”。直到1998年底,有意再度出山的宋丹丹,给黄宏打了个电话。在那年的春晚上,观众们在小品《回家》中见到了久违的宋丹丹。轰动自然不减当年,1999年的春晚,他们再次排演小品,但因为小品立意产生争议,“宏丹丹”组合就此画上了句号。

在宋丹丹的小品路上,另一个不得不提的人是——赵本山。

和黄宏分开后,宋丹丹放弃了上1999年春晚的念头。但是,她在离春节还有十几天的时候,赵本山打电话给她,希望跟她合作。赵本山出了一个好点子,不拘泥于故事,特定的规定情境,有什么包袱就问什么问题,而且可以充分展现人物性格。

很快,《昨天,今天,明天》诞生了。一经亮相,戏惊四座,谁看了都说好。但宋丹丹就是笑不起来,因为她发现黄宏不理她了。

随后的几年宋丹丹和赵本山合作又给观众带来了几部精彩的小品。2000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钟点工》。2006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说事儿》。2007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策划》。2008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火炬手》。部部都在大年三十的新年夜给观众们送去欢声笑语。每年的春晚,大家都在盼望着宋丹丹的登台。

对,是小品把她彻彻底底的推到了亿万观众的面前。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