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名人故事 > 中国名人

黄晓明减压歪招:啥不健康就干啥

小故事网 健康的故事 时间:2015-04-24 溪流 曾建

 如今的黄晓明,有着酷帅的外表、凌厉的眼神、阳光的笑容、古铜色的皮肤以及健美的肌肉,看起来无比健康与帅气。然而黄晓明却说,为了减压,为了自由,他过的其实不是循规蹈矩的健康生活,他有着很多的坏习惯。

  歪理邪说的健康理论

  黄晓明减压歪招:啥不健康就干啥我最好的朋友有两个,陈坤和赵薇。我们喜欢聚在一起,但我和赵薇也怕聚在一起,因为陈坤的日子过得太像个清教徒了:烟、酒、咖啡、碳酸饮料……凡是有一丁点儿刺激性的东西,他一律不沾;有时玩到晚上,我们正准备安排下一步的夜店活动,他扔下一句“快到睡觉时间了”,就撇下我们回家了;他请我们去家里做客,只用清茶招待,请我们跟他一样盘膝坐在地上,偶尔还会教我们跟他一起练瑜伽……从他家出来,我和赵薇要么眼神迷离,那是做瑜伽吐纳的时候睡着了;要么龇牙咧嘴,那是做高难度的动作转了筋。

  陈坤不仅自己清心寡欲,还时刻不忘督促我和赵薇,看见我们抽烟就瞪眼,看见我们喝酒就皱眉。虽然说服不了我们改掉坏习惯,但他非常执著。我们实在没办法,只好拖着他一起去体检中心,跟他说:如果我们的身体是亚健康,那么以后就听他的;如果我们的身体没有异样,以后他必须顺从我们。

  结果,我和赵薇赢了,我们全身上下每个零件都特别好!陈坤的表情有点儿古怪,似乎是不满我俩把他的好心当了驴肝肺。我假装没看见,我知道他也是为了我们好,但我对于健康有着自己的理解,而我的这种理解是陈坤绝对无法接受的。

  有句老话叫“水至清则无鱼”,我觉得,健康也是如此。据说曾经有生物学家做过实验,将在无菌温室培育的植物移植到正常的土壤中,植物很快就枯萎了,因为它们早已丧失了免疫力和自我保护能力。所以,我一直觉得,一具没有任何坏习惯、饮食起居都循规蹈矩的身体,就像是一支和平年代没有训练过的军队,一旦面临战事,立即溃不成军。我的这套不健康理论被赵薇戏称为歪理邪说,而这与我的亲身经历密不可分。

  大学快毕业的时候,我接演了第一部电视剧《网虫日记》,结果拍戏时遭遇车祸,导致脑震荡加下巴耳鬓撕裂,腿部也受了较严重的挤压。医生告诫我起码卧床静养半年,只能偶尔坐轮椅出去晒太阳。

  因为面部缝针,医生不允许我吃任何需要咀嚼的东西。连续吃了一个星期的白粥后,我想弄点有滋味的东西尝尝,但家人视医生的话为圣旨。那天趁着家人去洗手间,我把他们搁在床头柜上的一瓶大头菜藏在了被子里,然后假装蒙头睡觉,将咸甜的大头菜一根根塞进嘴里,津津有味地偷吃。

  很奇怪,平时喝一口粥我都觉得脸上扯着痛,可在偷吃大头菜的时候,我觉得不疼;然后开始轻轻地嚼,也不疼;最后变成了正常的咀嚼,还是不疼……一瓶大头菜,被我吃得干干净净,而且我脸上的伤口就这么好了。3天后,我当着医生的面啃一支鸡腿,医生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我,并将我的提前康复归结为我的恢复能力太好。

  我知道,如果我按照医生的吩咐只吃白粥的话,还得继续躺在床上哼哼。最了解自己身体状况的,非本人莫属。在配合医生治疗的同时,我觉得更应该考虑自身的情况和内心需要,才能达到事半功倍的疗效。

  尽信医不如不医

  因为偷嘴取得奇效,医生也就对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本来我起码要在床上躺一个月才能坐轮椅离开病房的,但是当我觉得受到挤压而变得迟钝的腿脚开始有了酸胀的感觉后,我就自己下床走了出去,比医生规定的早了20天。

  我也没有听从医生只能在住院部草坪上晒晒太阳的叮嘱,一个人悠哉游哉地走出了医院,在马路对面的老家肉饼要了一碗牛肉汤、二两肉饼、一碟雪里蕻和一罐燕京啤酒。这顿饭,我非常痛快地吃得一干二净,然后又在街上晃悠了半个小时,这才回病房休息。

  原本需要住院半年,结果我入院第24天就办了出院手续。这次经历让我坚信——尽信医不如不医。我把那些健康顾问、专家都归入了不可全信的范畴,准备走一条自创的健康之路。

  健康专家说,高分贝、节奏强烈的摇滚、劲歌对人体不利。我觉得这话不大对,因为我最爱的就是吵闹音乐,尤其是在累得心力交瘁的时候,如果去听那种轻柔舒缓的音乐,我马上昏昏欲睡;如果听的是吵闹音乐,我的困顿和睡意就会得到极大缓解。 在家里,我会把音响的音量开得很大;在外边,我会把耳机的音量开到最大。所有的鼓点好像敲击在心里、回荡在脑子里,让我有一种很隐晦的快感。一个对人体学很有研究的朋友告诉我:人内耳里的球囊只对超过90分贝的音量敏感,而球囊和大脑处理性、快乐和饥饿感的区域相连,通过高分贝音乐的刺激使这些欲望得到满足,就能激发自己的“快乐激素”。明白了吧?那些专家推介的纯音乐、轻音乐,或许能让人觉得好听,却不能让你快乐!

  我从小就有一个坏习惯——不管是站着还是坐着,始终不会保持一个端庄的姿势,不是抖手就是抖脚。民间有“男抖穷、女抖贱”的说法,为了纠正我这个坏毛病,家人甚至带我去看过心理医生。当我在美国参加雪碧广告的拍摄时,我在片场外坐着,又忍不住抖了起来。我一边抖一边左顾右盼,结果发现跟我一样随时随地抖啊抖的人还不少。我找了个剧务打听,方才知道,我这个十几年的坏习惯,目前竟然是美国正在流行的减肥妙招——梅奥诊所的专家发现,坐立不安喜欢抖手抖脚的人比普通人苗条,因为每天会多消耗350卡路里的能量,相当于每年减肥9~27斤。

  当我从美国把有关乱抖减肥的杂志带回国内后,“三剑客”以飞快的速度变成了“三抖客”——在公众场合,赵薇和陈坤还是努力地保持端庄,可一到没外人在场的时候,他们马上变成“新晋抖客”,跟我一起哆嗦得不亦乐乎。

  我承认,我是一个健康“赌徒”

  我全身上下都堪称健康,但呼吸系统有点儿不好,因为小时候体质差,落下了哮喘的病根。虽然不是频繁发作,但也让人不胜其烦。奇怪的是,哮喘发作最频繁的时候,是在家人来北京照顾我的时候。我母亲是个很勤快且爱干净的人,所以家里总是一尘不染,我前脚起床,她后脚就把床收拾得干干净净,把被子叠得方方正正。

  可是,我的哮喘偏要跟母亲对着干,她收拾得越干净,哮喘就来得越频繁。那次因为老家有事,母亲走了一个月,结果那一个月我没犯病。等她回来了不到4天,我就又喘上了。我们一家人趴在地上寻找诱发哮喘的病源,未果。母亲做了个试验——她半个月不进我的卧室,我就不喘;当她重新开始负责卧室卫生后,我很快就又发病了。

  母亲是个特别较真的人,她像个探案高手一样检查我的卧室。她还真找到了让我哮喘的原因——叠被子。只要不叠被子,我一切安好;只要帮我叠了被子,不到一周我就犯病。从那以后,我不叠被子的坏习惯得到了家人的同意。

  一次,跟一个生物科学院的教授同桌吃饭,我说起了自己的哮喘之谜。他告诉我,房间里的尘螨在干燥、暴露的环境中不易生存,而叠好的被子容易保留人体的温度和汗液,给尘螨创造生存条件。如果把被子摊在床上,里边的潮湿气体很快就会干燥,而外部的湿气又无法进入,所以各类螨虫会脱水而死。

  你看,不叠被子,是个坏习惯,却也是健康方式。

  我不仅自己有坏习惯,还让父母也沾染了一点坏习惯。很多老人为了养生,只喝白开水或者清茶。在我家,我每天都会让父母喝两罐碳酸饮料。碳酸饮料一直被称为垃圾饮料,因为它的确腐蚀牙齿、还会导致肥胖。在担任雪碧代言人的时候,我对这种饮料多了一些了解,它们并非有害无益。

  不信的话,你可以马上做个试验。当你看书看得脑袋昏昏沉沉、看不下去的时候,随便拿一瓶碳酸饮料喝下去,5分钟后再看书,你会觉得自己忽然清醒了很多,疲惫得到了缓解。苏格兰大学的神经学研究人员证实:每天喝2罐碳酸饮料能将人的记忆力提高20%,还可预防老年痴呆,因为大脑中的海马区域在血糖上升的刺激下会变得非常活跃,而老年痴呆患者的海马区域功能衰退,海马体萎缩。也就是说,如果你的体质不容易发胖,还能做到在喝了碳酸饮料后马上漱口,那么这种饮料对你是有一定益处的。

  我承认,我是个“赌徒”。我喜欢打麻将,比较固定的牌搭子是赵薇、王菲、孔维、郭晓冬。另外,每隔半年我会去一次澳门的赌场,小玩上几手,多半是输,偶尔会赢。输赢不是我的目的,而是我保持健康的一种方式。当然,这种方式说起来有点荒唐,因为无数医生都强烈反对赌博,声称赌博会造成人的情绪严重起伏波动,会诱发心脑血管疾病……但情绪波动除了能诱发疾病,也能使得我的大脑更加活跃。我觉得,只要我进了赌场下了注,我整个人就呈现一种全情投入的状态,我的血液流动速度都要比平常快一些,有时还会激动得情不自禁地颤抖,而颤抖绝对是一种最好的自我锻炼和自我保护。

  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的脾气不好,容易发火,还容易爆粗话。作为公众人物,这绝对是个坏习惯,但作为一个自然人,这却对我的健康有帮助。因为人发怒的时候,心率加快、呼吸急促,身体会消耗更多的能量。如果生闷气,会让人血压上升;如果在压抑的情况下恰当地以愤怒回应,血压不但会维持正常水平,制造压力感的激素——皮质醇的分泌量也会相应减少。讲粗话,除了可以宣泄愤怒,还有缓解疼痛的好处,因为说粗话和肾上腺素的调节作用有关,它加重了人的侵略倾向,而一个人越想侵犯别人,自身对痛就越不敏感。

  现在,我除了是演艺人员,还是慈善人员,担任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爱心大使以及健康大使。老实说,这样的身份让我惭愧,让我扛不起,因为我的生活方式其实一点儿也不健康。不过,方式虽然不健康,我本人却是货真价实的健康人士。所以,我只能说,将所有的健康方式结合起来,未必能打造出一个全面健康的人;养成一点儿坏习惯,将生活过得放肆一点儿,荒唐一点儿,也许能让你的身体更棒一点儿。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水与舟的关系如此,坏习惯与健康的关系也如此。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