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名人故事 > 中国名人

双料影后娜仁花:在母子亲情里拔节成长

小故事网 成长的故事 时间:2015-05-14

2012年1月,娜仁花参演了以“全国敬业奉献模范”杨善洲事迹为原型的电视连续剧《不曾见过你》。在剧中,她饰演忍辱负重、平实无华的杨夫人。其中有一场戏是杨夫人的房子被雨水冲垮,她带着三个女儿还有婆婆在雨水中不断挣扎,几近疯癫的戏。为了取得最好的效果,这场戏足足拍摄了7遍!
 
双料影后娜仁花:在母子亲情里拔节成长看到妈妈累得呕吐不止,在旁边观看的儿子谷赫沉不住气了。小家伙一路小跑奔到导演近前,拉着他的衣角说:“伯伯,妈妈太辛苦了,让她歇一会儿,好吗?”娜仁花看到这一幕,连忙上前把儿子抱开了。看到母子连心,在场的人都唏嘘不已。其实,贵为新近加冕金鸡奖与华表奖的“双料影后”,娜仁花一直对名誉看得极淡,这是因为,岁月的奔流里,儿子谷赫带给了她太多的感动……
 
中年孕子,几多惊喜与忐忑
 
? 2004年4月的一天,娜仁花觉得自己身体有些不适,就独自去医院找相熟的医生检查。医生对她说:“恭喜恭喜,你怀孕了。”娜仁花吃了一惊,立刻打电话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丈夫宁才。宁才一听就叫嚷起来:“从现在开始,你一动也不许动,我马上去接你!”从丈夫那兴奋的声音中,娜仁花恍若被带到从前的那段美妙时光……
 
两年前的5月,娜仁花接到了蒙古族导演宁才的电话。原来,宁才花费了长期的心血,刚刚写成了一部叫《静静的艾敏河》的剧本。在他的眼中,女主角“多兰”是全剧的灵魂人物,而这个角色非娜仁花莫属。娜仁花答应了他的邀请。
 
让娜仁花没想到的是,在《静静的艾敏河》拍摄过程中,会遇到如此之大的困难。这年年底,两人在赤峰拍摄一组外景镜头时,当时的气温已经降到了零下35度,剧组的一台摄影机都被冻坏了,宁才的胡子上每天都挂满了冰霜。更让人发愁的是,由于资金链出现了问题,工作人员连象样的一日三餐都没有。由于无法忍受恶劣的气候和漫长的拍摄周期,一些演员不辞而别,剧组也面临中途散伙的危险。“疾风知劲草”,在这种艰苦的条件之下,担任女主角的娜仁花虽然戏份最多,面临的困难最大,但外表柔弱的她却从不说半个“不”字。
 
高寒的草原上,每天能看到娜仁花,宁才的心中充溢着说不出的温暖。娜仁花的支持,尤如初春融化的雪水,轻无声息地滋润着他,他心里那片干渴的格桑花,开始了恣意的开放……就这样,随着片中情节的发展,宁才越来越欣赏娜仁花,每次看到她时,都像坠入情网的小男孩,按捺不住地阵阵心跳。
 
与此同时,娜仁花也对坚强乐观的宁才产生了异样的感觉。一次,又一位演员“罢演”了,缺兵少将的宁才不得不连夜修改剧本。第二天清早,大家都在悄悄观察他的情绪。孰料,写了一夜的宁才走出屋子时,极其乐观地做出一个意想不到的动作。只见他高举手臂,像电影里的英雄那样,做了一个奋力向前冲的手势:“同志们,该向前冲啦!”宁才的举动一下子感染了所有的在场人员,站在一旁的娜仁花眼睛也湿润了,也曾做过导演的她深知宁才此刻的心情。面对那么大的困难,宁才还是像什么也没发生似的,将一切都扛了下来,这让娜仁花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是个真正的骨子里透露着倔强、透露着刚强的草原汉子。一种从未有过的情愫,也在她的心底滋生、蔓延……
 
在《静静的艾敏河》完工之后,情投意合的两人又一起进驻《天上草原》剧组。宁才不再浪费这一次机会,在关机的那一天,两人骑着骏马奔驰在辽阔的草原之上。宁才深情地望着娜仁花,唱起了动人的《牧民之歌》:“我想我很快乐,当有你的温热;脚边的空气流动着,撩乱了心头的漪波,我想我很适合!”在宁才明快高亢的歌声中,娜仁花的脸上荡起了红晕,她手上的马鞭轻柔地打在宁才的后背上……
 
从过去的思绪重回现实,娜仁花依旧带着几分陶醉,而匆匆赶到医院的宁才更是幸福无比,见到娜仁花后,他一把将她搂到了怀里,动情地说:“你已经38岁了,不管生的是男孩还是女孩,都是我的小天使,我都会万分喜欢!”
 
感谢有你,带给妈妈坚强
 
一个月后,宁才陪着娜仁花去例行检查。在医院门口,一个40多岁的妇女坐在椅子上不停地哭泣。娜仁花一问才知道,因为她是大龄产妇,生下的儿子患有心脏病。那位产妇悲痛的样子触发了娜仁花敏感的神经,她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娜仁花向宁才提出,能否不要这个孩子。宁才被娜仁花的话吓了一跳:“你这样的年纪,很可能是最后一次做母亲的机会,这个你最清楚不过,怎么会有这种荒唐的念头呢!”丈夫不容置疑的话语,暂时坚强了娜仁花有些倒伏的信念,她勉强地点了点头。
 
其实,宁才也深知此时怀孕的危险,因为大龄产妇子宫内胎儿发育迟缓,早产的可能性比正常孕妇大。另外,到了中年的女子坐骨、骼骨基本已经钙化,形成了再一个固定的盆腔,孕妇出现并发症的危险性大为增加。在娜仁花怀孕20周之后,宁才让她放下了所有的工作,同时,他很少让娜仁花开车,因为开车时孕妇前倾的姿势会使腹部受到压迫。多年的海外生活,娜仁花十分喜欢吃巧克力和奶油食品,宁才把这些东西都收了起来,因为作为一个大龄准妈妈,娜仁花更容易发胖,而这些食物中含糖量过高,正是造成身体肥胖的元凶。
 
2004年10月,在宁才无比焦急的等待之中,娜仁花剖腹产下一个可爱的男孩。当看到洁白松软的摇篮里,儿子双眼紧闭,小小的拳头紧紧地握着时,宁才这个魁梧健硕的大男人竟然流下了欣喜的眼泪。24小时后,当他扶着妻子再次来到监护室时,他想,娜仁花一定会同他一样,不是惊喜得面颊绯红,就是激动得泪水涟涟。
 
出乎意料的是,娜仁花一看到儿子就把他的襁褓打开来,翻过来覆过去地反复查看,一会儿看看他的眼睛,一会儿又捏捏他的手脚,整个过程中,娜仁花一语不发,专注的神情犹如看到一件新衣服,也像是鉴定一件好不容易到手的瓷器。最后,小东西不愿意了,哇哇地大哭起来,一旁的宁才也实在绷不住了,他提醒娜仁花道:“喂,这是你的儿子,你可别看走眼了啊!”娜仁花这才回过神来,她长长地出了一口气道:“还好,儿子看起来很健康,从哪个方面看,都很对劲呢!” 彻底放下心来的娜仁花投入到妈妈的角色当中,她给儿子取名为谷赫,并花了整整一周的时间,为儿子制作了一间宽敞明亮的婴儿房。她亲自挑选了婴儿床、摇篮以及琳琅满目的玩具,把家中所有尖角的家具都淘汰掉,换成圆角的,再在外面包上海绵或厚布。儿子喜欢听拨浪鼓的声音,娜仁花每每一摇就是一个多小时,直到手腕酸疼……
 
让娜仁花欣慰的是,谷赫仿佛知道这个大龄妈妈的不易,从小就很乖,而且特别贪恋娜仁花。谷赫三岁的时候出疱疹,住在北京儿童医院,因为难受,整晚整晚地哼唧,睡不着觉。那一阵子,娜仁花正好在外地出席影展,得到消息之后的她心急如焚,立即停工赶到了医院。果然,当娜仁花赶到之后,把谷赫抱进怀里抚慰了一会儿,孩子很快就睡着了。这让娜仁花深切地感受到血缘的奇妙,也庆幸自己当初没有坚持错误的决定。
 
谷赫一天天地长大后,娜仁花慢慢地发现,他的身上有很多让人惊讶的地方。谷赫每次吃东西时都要洗手,一次,娜仁花在路边给他买了一包糖栗子,但因为找不到洗手的地方,谷赫便坚持着不肯吃。娜仁花劝他道:“糖栗子不需要洗手,吃完了用纸巾擦一下就行了。”谷赫说:“这一次这样,下一次还这样,慢慢地好习惯就丢掉了。”
 
还有一次,娜仁花带着儿子去学游泳,很多没见过泳池的小孩子站在旁边,无论大人怎么劝说,就是不肯下水,有的还吓得哇哇大哭。可谷赫徘徊了一会儿后,一个猛子就扎了下去,娜仁花反被儿子的表现吓了一大跳,等到谷赫钻出水面,她担心地说:“这里的水虽然浅,可我还是担心你会呛水呢!”儿子却说:“既然学游泳,怕也是跳,不怕也是跳,那晚跳就不如早跳。”
 
2007年6月,发生了一件让娜仁花终身难忘的事情。一天晚上,宁才到外地出差,家里只有母子两人在家。大约在晚上7点多钟的时候,娜仁花突然感觉胃部特别不舒服,她在卫生间里不停地呕吐,头也晕得要命,整个人都有一种极度虚脱的感觉。谷赫吓坏了,急急忙忙地给宁才挂电话:“爸爸,你快点儿回来吧,妈妈快要死了!” 娜仁花安慰他说:“妈妈不要紧的,可能是有一点儿食物中毒,过一会儿就会好的!”可是谷赫根本不听,他不停地给娜仁花倒水,递着热毛巾。看到娜仁花头痛欲裂,他一直抱着娜仁花的头,不住地安慰着她。娜仁花深知,作为一个只有四岁的小男孩,谷赫每天都会准时在7点半左右睡觉的,可是那天晚上的谷赫却一直坚持着。直到夜里11点钟的时候,娜仁花才感觉好了很多。看到妈妈恢复了体力,脸色也变得正常,谷赫这才对娜仁花说:“妈妈,对不起,我要睡了,因为我快要困死了!”
 
正是谷赫的爱与坚强,扫却了娜仁花心头曾有的阴霾。每晚临睡前,母子俩都会举行一个小小的仪式,两人互相亲吻一下,然后对对方说:“谢谢你给了我愉快的一天,我爱你。”一次,两人的仪式被宁才看到后,他在一旁止不住地哂笑。看到丈夫表情的暧昧,娜仁花对他解释说:“以前总是说父母是对孩子有恩的,其实孩子于父母同样有恩,他带给父母的感动、喜悦与成长,是什么都不能替代的,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获得还将越来越多。”
 
双料影后,缘于儿子的力量
 
2009年3月,宁才执导的电影《额吉》开拍。“额吉”在蒙语里是母亲的意思,影片讲述了上世纪60年代国家处于困难时期,上海的3000名孤儿被大迁移到内蒙古,额吉们用她们的爱接纳了这些孤儿的故事。由于选择蒙古族女演员时,一时没有合适的人选,宁才打算让妻子出演该片的主角。
 
那些天,娜仁花的母亲刚刚去世,她的心情非常不好,而宁才的影片也在紧锣密鼓的筹备阶段,夫妻共同的压力,让他俩常常因为一些琐事而引发争执。有一次,两人又吵了起来,而且互不相让。因为争论没有任何结果,宁才气呼呼地拉开家门走了。娜仁花也正在气头上,就呆坐在客厅里生闷气。这时谷赫推开门来,他盯着娜仁花的脸说:“妈妈,不要发脾气,发脾气的妈妈不漂亮。”娜仁花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说:“谷赫,你吓着了吧?是妈妈刚才不对。”谷赫却摇了摇头说:“我没吓着,就是不喜欢妈妈变得不漂亮了。”娜仁花感动地对儿子说:“妈妈听你的,以后再也不发脾气,妈妈要做个漂亮妈妈。”
 
第二天起床后,娜仁花主动向宁才表示了歉意。妻子和善的态度让宁才很有些不适应:“你这是干什么,夫妻没有隔夜愁,再说了,这件事一个巴掌拍不响,我也有不对的地方。”娜仁花认真地说:“这是谷赫提醒我的,他说我发火的时候特别难看,我也觉得是这样,所以,咱俩就别往心里去了。”宁才听了哈哈大笑:“真是一物降一物啊,现在好了,我们的娜仁花也有人管了,以后我要是觉得委屈,就直接找谷赫告状去。”
 
就这样,心平气和的夫妻俩开始投入到《额吉》的创作中。剧组移到外景地拍摄时,所有人员都尝到了草原风沙的厉害,旷野里拍摄一天,头发会吹得根根竖立起来。不过,心灵上平和宁静的娜仁花却很快入戏,她还对丈夫开玩笑说:“那钻到头发、鼻孔里的沙粒是最好的粉底”。
 
作为一个从小生活在城市里的蒙古族演员,娜仁花没有经历过牧民的生活,对于挤奶、拿茶的各种手法都不清楚。捡牛粪、煮茶、捆羊等都得从头学起,甚至连牧人的坐姿她也得练习,这种半跪的坐姿看起来简单,其实却很耗费体力。此外,整部影片全部使用蒙语,娜仁花说蒙语不很流利,再加上宁才时不时地修改剧本,而娜仁花当天才能拿到台词,无奈的她常常彻夜找人翻译,再一个词一个词地背下来。
 
娜仁花最担心自己是个蒙古人,却演不好自己家乡的故事。为了体现额吉的沧桑感,每次出镜时,娜仁花都很少要求化妆,甚至有时还要把脸上搓泥,服装都泼上羊油。有一次,谷赫给她打来电话时,她恰好结束一场放牧的戏,羊膻味熏得她十分恶心,因此,在和儿子说话的时候,整个人显得懒洋洋的。谷赫察觉到了这一点后,担心地问道:“妈妈,你怎么了,是不是很不舒服啊?”娜仁花把原因一说,谷赫马上提高了嗓门道:“妈妈,老师说了,丑小鸭要想变成白天鹅,必须要吃很多很多的苦,要不然的话,就只能一辈子生活在泥塘里,永远也飞不到蓝天上面。”儿子充满童稚又极富哲理的话,让娜仁花的精神为之一振,胸口也不那么恶心了,她向儿子保证道:“谷赫,你放心,妈妈一定挺过这一关,到达属于自己的蓝天……”
 
儿子的鼓励,让娜仁花在《额吉》中的表现极具真情实感。有一次,她拍摄一场骑马送客人的戏时,右腿不慎被马匹挤了一下,整个腿外侧都青瘀渗血了,但她依然坚持着拍完。可就在剧组的医生将她的伤口包扎好后,她突然对丈夫宁才说:“我刚想起来,骑马送客人时,不应该扎着头巾,因为这不符合民族的风俗。”说完,她三把两把扯掉腿部的纱布,对宁才说:“我想再来一次。”
 
娜仁花的投入,也激发和推动着宁才,他对每一个镜头都精益求精。一次,拍摄琪琪格玛母子送别的一场戏时,娜仁花挥泪如雨的表演感染了在场的所有剧组人员,最后一句台词说完后,好几个人都抹起了眼泪。可是,宁才看了一下样片后,觉得娜仁花的眼泪太多了,他对娜仁花提出了要求:“我想,一滴眼泪就够了,因为琪琪格玛是个坚强的母亲。”工作人员都觉得这场戏已经很好了,根本没有重拍的必要,但娜仁花却没有任何异议,她完全按照宁才的要求重来……
 
2011年10月,娜仁花参加了金鸡百花电影节,临行前她问谷赫道:“你说我会得奖吗?”谷赫笑着说:“一定能,妈妈以前总是提名却没获奖,是因为那时没有我。”谷赫一语成谶,果然,在颁奖典礼上,娜仁花真的以高票力压徐帆、吕丽萍、秦海璐等实力演员 ,获得最受瞩目的影后殊荣,再加上不久前刚刚获得了华表奖影后,娜仁花成为娱乐圈中最为耀眼的“双料影后”。载誉归来之后的娜仁花问谷赫:“你怎么那么肯定我能获奖呢?”谷赫自豪地说:“因为你是我的妈妈啊!”
 
听着这话,娜仁花抱紧儿子轻轻地笑了。是啊,妈妈这两个字对孩子来说就是无与伦比的信任,无可替代的依倚,无心复加的热爱。也因此,她的肩上的担子更重了,脚下的路也更长了,但因为有母子间的亲情,她将一直向前,永远不会疲惫。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