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历史故事 > 风云人物

玉钏是谁?玉钏是个什么样的人?

小故事网 红楼梦的故事 时间:2016-04-27


  玉钏是曹雪芹所著,中国古典小说《红楼梦》中的人物,她姓白名玉钏,是金钏的妹妹。玉钏同金钏一样,是王夫人的丫头,都在王夫人屋里,不过姐姐金钏比妹妹玉钏更受王夫人器重。后来金钏因为和宝玉调情,被王夫人撞见,王夫人怒极之下,不顾金钏的苦苦哀求,下令将金钏赶出府去。那个年代背着勾引主子的名声,被主家撵出府,实在没脸过活,所以金钏选择了投井。金钏死后,玉钏因为金钏之死,而受到王夫人的器重。凡是赏赐,玉钏都能领两份,王夫人把属于金钏的那一份也交给玉钏,金钏的月前也每月发给玉钏。原本不怎么在书中出现的玉钏,在金钏死后慢慢显于人前,受到王夫人吩咐做事,而她做的事情就是姐姐金钏所做之事。

  玉钏和姐姐金钏感情很深,姐姐金钏死后,玉钏每每想起,都很是悲伤。因为姐姐的死与贾宝玉有关,所以对于贾宝玉玉钏心中存着恨意。在贾宝玉因为金钏之死等事挨打,伤势很重,王夫人派玉钏去送莲子羹,对贾宝玉没有个好颜色。金钏死后周年,宝玉遍体纯素,带着书僮茗烟,私自去郊外祭奠。回来时,见玉钏独坐廊下垂泪。宝玉赔笑安抚,玉钏总不搭理,只管擦泪。

  对于玉钏这么个人物,曹雪芹在《红楼梦》中给她留得笔墨并不多。玉钏出现的情节大多与姐姐金钏有关,作者如此是为了体现底层人民之间的真挚的骨肉之情。

  “少顷,莲叶汤来了,贾母看过了,王夫人回头见玉钏儿在那里,便命玉钏儿与宝玉送去。凤姐道:”他一个人难拿。“可巧莺儿和同喜都来了,宝钗知道他们已吃了饭,便向莺儿道:”宝二爷正叫你去打绦子,你们两个同去罢。“莺儿答应着,和玉钏儿出来。莺儿道:”这么远,怪热的,那可怎么端呢?“玉钏儿笑道:”你放心,我自有道理。“说着,便命一个婆子来,将汤饭等类放在一个捧盒里,命他端了跟着,他两个却空着手走。一直到了怡红院门口,玉钏儿方接过来了,同着莺儿进入房中。

  袭人、麝月、秋纹三个人正和宝玉玩笑呢,见他两个来了,都忙起来笑道:”你们两个来的?怎么碰巧一齐来了。“一面说,一面接过来。玉钏儿便向一张杌子上坐下;莺儿不敢坐,袭人便忙端了个脚踏来,莺儿还不敢坐。宝玉见莺儿来了,却倒十分欢喜;见了玉钏儿,便想起他姐姐金钏儿来了,又是伤心,又是惭愧,便把莺儿丢下,且和玉钏儿说话。袭人见把莺儿不理,恐莺儿没好意思的,又见莺儿不肯坐,便拉了莺儿出来,到那边屋里去吃茶说话儿去了。

  这里麝月等预备了碗箸来伺候吃饭。宝玉只是不吃,问玉钏儿道:”你母亲身上好?“玉钏儿满脸娇嗔,正眼也不看宝玉,半日方说了一个”好“字。宝玉便觉没趣,半日,只得又陪笑问道:”谁叫你替我送来的?“玉钏儿道:”不过是奶奶太太们!“宝玉见他还是哭丧着脸,便知他是为金钏儿的原故。待要虚心下气哄他,又见人多,不好下气的,因而便寻方法将人都支出去,然后又陪笑问长问短。那玉钏儿先虽不欲理他,只管见宝玉一些性气也没有,凭他怎么丧谤,还是温存和气,自己倒不好意思的了,脸上方有三分喜色。宝玉便笑央道:”好姐姐,你把那汤端了来,我尝尝。“玉钏儿道:”我从不会喂人东西,等他们来了再喝。“宝玉笑道:”我不是要你喂我,我因为走不动,你递给我喝了,你好赶早回去交代了,好吃饭

  去。我只管耽误了时候,岂不饿坏了你。你要懒怠动,我少不得忍着疼下去取去。说着,便要下床,扎挣起来,禁不住“嗳哟”之声。玉钏儿见他这般,也忍不过,起身说道:“躺下去罢!那世里造的孽,这会子现世现报,叫我那一个眼睛瞧的上!”一面说,一面哧的一声又笑了,端过汤来。宝玉笑道:“好姐姐你要生气,只管在这里生罢,见了老太太、太太,可和气着些。若还这样,你就要挨骂了。”玉钏儿道:“吃罢,吃罢!你不用和我甜嘴蜜舌的了,我都知道啊!”说着,催宝玉喝了两口汤。宝玉故意说不好吃。玉钏儿撇嘴道:“阿弥陀佛!这个还不好吃,也不知什么好吃呢!”宝玉道:“一点味儿也没有,你不信尝一尝,就知道了。”玉钏儿果真赌气尝了一尝。宝玉笑道:“这可好吃了!”玉钏儿听说,方解过他的意思来,原是宝玉哄他喝一口,便说道:“你既说不喝,这会子说好吃,也不给你喝了。”宝玉只管陪笑央求要喝,玉钏儿又不给他,一面又叫人打发吃饭。“

  看到这儿很多人认为玉钏是个没骨气的人,宝玉只哄了几句,便没了脾气。但结合当时的社会状况,又能如何呢?她只是小小丫鬟,命都握在主家手里,她连恨的资本都没有。如今贾宝玉对她好言安慰,已算是好的了,况这事儿也不是贾宝玉本意,所以她除了收敛脾气,又能如何呢?

  玉钏应当是一个沉默的小姑娘,一直隐在姐姐身后。金钏则是个活泼有朝气的人,善于人际交往。金钏在世时,基本没有玉钏的身影,在金钏死后玉钏才显于人前。若是玉钏同金钏一样,就算有金钏在前,也能有玉钏在后。所以和姐姐金钏的性格相反,玉钏是个文静沉默的小姑娘。

  凤姐的生日,也是金钏忌日的。玉钏独坐在穿堂里垂泪。那些眼泪,点点滴滴,映衬着花厅里张张热闹的面孔。这是玉钏重情的表现,也表达了作者对底层人民深刻的骨肉亲情的赞叹。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