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历史故事 > 后宫故事

深宫幽怨十七年

小故事网 时间:2016-04-06 陶然

  大汉王朝,未央宫内,偏殿。

  下午的阳光有气无力地从雕花窗棂里斜射进来,殿内精致而阴森。宫女小菊背对阳光,打点着一大堆布娃娃。她一抬头,看到袖手旁观的太监小福子,说:“喂,帮帮忙好不好?等会儿太后来了,又要说你懒。”小福子不屑地道:“说就说吧,难道她老人家还能打我一顿?”小菊怒道:“你说什么?”忽见两名宫女扶着一个小女孩来了,忙改口道:“参见太后。”

  这女孩子就是小福子口中的“老人家”,即西汉惠帝之妻、吕后之媳、太后张嫣。她挺着夸张的大肚子,显然怀有身孕,行动却轻捷得奇怪。小福子勉强躬身行礼。张嫣挥挥手:“平身。”从两名宫女手中接过一个做工精巧的布娃娃。

  小福子嘴角一撇道:“太后真有雅兴,又弄了个漂亮娃娃来玩。”张嫣像是没听出小福子话里的骨头,只道:“玩?我当它们是姐姐妹妹。我自己就是个玩具,跟布娃娃有什么区别?”小福子阴阳怪气道:“您别这么说,奴才听了可要折福。”张嫣懒洋洋地坐下道:“你本来就叫小福子,浑身是福,折不了。”眼角一扫,指指地下,“这些娃娃还没打扮好啊?梳个羊角辫儿能有多难?”小菊横了小福子一眼:“启禀太后,我一个人忙不过来。”小福子有恃无恐:“奴才事儿多,太皇太后吩咐了……”

  “你少拿吕雉来压我!”

  张嫣陡然站起,尖刻无比。

  小福子、小菊大惊失色。他们想不到平时随随便便、无可无不可的张嫣,会一口叫出吕后的名字!刘邦驾崩之后,惠帝不过是个傀儡;惠帝死后,吕后这位太皇太后更是权倾朝野。凭他是皇亲国戚还是元老重臣,在她面前也只能收敛畏服。眼下,这十三岁的“太后”竟敢直呼其名!

  深宫幽怨十七年小福子颤声道:“你……您叫了太皇太后的名讳?”张嫣词锋锐利,寸步不让:“我叫了,怎么样?你再告诉她去?你不就是她派来监视我的吗?你们欺我年幼,就什么都不懂?”小福子恼羞成怒:“好,太后说得痛快……”张嫣一手抱着大肚子,带着点可爱的蛮横:“你再敢顶一句嘴试试?信不信我再阉你一次?还不退下!”小福子被震慑住,灰溜溜恼恨而退。

  小菊“扑哧”一笑,又不无担心地道:“您说他会不会去跟太皇太后学舌?”张嫣恢复了先前懒懒的姿态:“都到了这个地步,还怕什么学舌?来,我们给新娃娃梳头。”主仆二人一番忙碌,新娃娃的“头发”给做成了宫妆,眉心还点了个胭脂点。张嫣笑了,她喜滋滋地把玩娃娃,忽然愣住。小菊道:“怎么了?”张嫣道:“你看它像谁?”随即自己答道,“像先帝。”小菊神情悲戚:“说起来先皇帝真是好人,走路都不踩死一只蚂蚁。”张嫣怔怔地掉下泪来:“谁知苍天不佑善人,才二十三岁就去了。”泪眼模糊中,她仿佛又觅到了惠帝的音容笑貌,又回到了他们大婚的那天晚上。

  隔着三年时光往回看,张嫣的泪水也镀上了一层金色,伤感中含有迷离。她抚摸着手上的布娃娃,充满了今昔之感。

  小菊劝道:“太后,您别难过了,小心哭伤了身子。”张嫣揩着泪道:“难过难过,日子再难也还是要过。”

  小菊倒了茶来,张嫣伸手接过,一手撑地:“肚子怎么这么重啊?”赌气站起。小菊道:“小心!”张嫣道:“怕什么?本来就是假装的,还怕动了胎气啊?”小菊惊道:“小点儿声。”左右一望,悄声道,“我刚才说小心,是叫您站得轻一点,慢一点。”边说边示范给张嫣看:“像这样。”张嫣忍不住笑了:“你像生过好多孩子似的。也对,哪有人大着肚子还像我这么利索的?”小菊神色严重,侍立一旁:“太皇太后要是知道您假怀孕,不只您和小菊性命难保,还可能株连全家!”张嫣打了个冷战道:“这事儿不能怨我!小菊你知道,当年我与先帝有约,只做名义上的夫妻。太皇太后见我三年不孕,威胁说要杀掉整个后宫,让我受先帝专宠!我真是谢谢她了!先帝再三求我,我才不得不买通御医,说是怀了龙胎。这节骨眼儿上先帝驾崩。我又不能改口,这‘孩子’,”她气得用力一拍肚子,发出“嘭”的一声,“这个‘遗腹子’,它能不‘长大’吗?”小菊道:“是是,不是您的错,您是好心救人,弄得骑虎难下。”张嫣站起来伸个懒腰道:“还能瞒她一辈子吗?再过几个月‘瓜熟蒂落’,真不知怎么办呢。”

  外面突然传来小福子的喊声:“太皇太后驾到—”张嫣小菊连忙噤声。汉朝实际的当家人吕后在小福子的搀扶下款款走进。几对宫女紧随其后。小福子恭请吕后坐下。张嫣、小菊下跪请安。张嫣跪得太急,小菊连使眼色,叫她这个“孕妇”行动迟缓一点儿。张嫣吐吐舌头。

  吕后淡淡地道:“平身吧。”小菊扶张嫣起身。吕后目视张嫣:“还呕吐吗?”张嫣垂头,恭敬地道:“御医开了宁神养气的药,今儿吐得好些。”吕后道:“皇室这一脉骨血,你要好好珍护。”张嫣道:“是!”吕后话锋一转,道:“听小福子说,殿后水沟里常有药汁流出?”

  张嫣、小菊浑身一颤。张嫣狠狠剜了小福子一眼。小福子面无表情。吕后站起来,逼近张嫣:“那些药材都是千挑万选的,珍贵罕见,太后为什么要偷偷倒掉?”张嫣急中生智道:“药太苦了,下次叫人加点南枣,就容易入口些了。”吕后围着张嫣踱步,边走边说,每一个字都带着巨大的威力:“只怕不是药太苦,是胆太大吧?”张嫣强笑道:“不知太皇太后是……什么意思。”

  吕后打个手势,小福子和几个宫女迅速扑上,三下五除二撕开张嫣外衣。一个大枕头掉在地上,两个布娃娃从枕头里滚出来。张嫣立刻恢复了苗条修长的身材。吕后声色俱厉:“先帝驾崩,举国上下都以你腹中孩儿作为唯一慰藉,你竟敢串通御医,欺上瞒下,诓骗本宫!你好大的胆子!”

  张嫣并不求饶,戳穿了,反而少了顾忌。她倔强地道:“您既然知道了,嫣儿也无话可说,听凭发落,只求开恩饶了我家人。”吕后讥嘲道:“你是当朝太后,你母亲是鲁元公主,娘家都是宗室贵戚呀。要处置你们,本宫总得先做点儿功夫,也不急于一时—可是那些帮你出谋划策的狗奴才,本宫绝不容他们再在宫里行走!”

  张嫣箭步挡在小菊身前:“您想怎么样?”吕后并不看她:“来人,把小菊拖下去,杖毙!”小福子巴不得一声儿,幸灾乐祸地道:“遵旨!”小菊“扑通”跪倒,磕头不绝:“太皇太后饶命!太皇太后饶命!”小福子领着众宫女上前抓人,小菊挣扎躲避,张嫣阻止。小福子并不把她放在眼里,生拉硬扯。张嫣“啪‘的一声,打了他一个耳光。

  小福子难以置信地捂住脸,张嫣怒斥:”混账!往日你偷懒耍滑,嚣张放肆,本宫已经不和你计较;今天你还狗仗人势,目无本宫,可知死罪?你为难我,撕我的衣服,我忍你;你敢动一动小菊,冒犯我的姐妹,我就打醒你!“她转向吕后道:”小菊若有罪,嫣儿是主谋,更加罪不可恕,请将嫣儿一并赐死!“

  吕后一笑,慢条斯理道:”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你跟宫女怎能相提并论?“张嫣豁出去道:”您既精熟礼数、纲常,就不该将舅舅与外甥女错配鸳鸯!“吕后眯起双眼道:”立你为国母,足以补偿一切。“张嫣道:”我是国母,您就是国家的奶奶!说到底,大汉早已不姓刘而姓吕,大事小事早已不取决于帝后而操纵在您手中。先帝的意愿,嫣儿的幸福,在您眼中全都是芝麻绿豆!“

  吕后双掌相击,道:”说得好,说得好!“

  小福子犹在发愣,小菊跪着还不敢爬起。二人都呆呆看向吕后,不知她这句话是吉是凶。

  吕后道:”不爱胭脂爱乾坤,本宫最恨的就是戚夫人那种妖妖娆娆的狐狸精。你有这样的胆色在我面前大呼小叫,倒也不枉了是我吕雉的儿媳妇。我问你,这几年来,我把国家治理得如何—粉饰精致的谎言本宫听得太多了,难得碰见个不怕死的,我倒想听听你的真话。“

  张嫣虽不情愿,仍然实话实说:”您勤于政事,四更即起,休养生息,江山太平。“吕后道:”那为什么仍有那么多人诋毁本宫?“过了片刻,自己回答,”只因本宫是个女子,他们见不得女人掌权!“张嫣摇头道:”不全是。就算您是男子,您也只是明君,而不是周文王那样的贤君。“她语声沉痛,有一份超越年龄的沧桑,”您没有误苍生,却误了太多亲人的终生。“

  吕后震动,沉默半晌方道:”小福子,回宫。“

  小福子顾不得脸痛,忙拉开架势,扯开嗓子喊:”太皇太后起驾—“吕后打断他道:”好了,这一点路,不用喊得这么惊天动地了。“她走了几步,回头向张嫣道:”太后,你假装有孕之事,本宫会想法子为你遮掩;小菊这条命,也暂且饶过,只因为你是个敢做敢言的女人。“张嫣不卑不亢地道:”谢太皇太后。“吕后顿了顿又道:”一个过于直率的人,只可以钦佩,却不能亲近;只可以信任,却不能放任。你这一生注定要在此终老,别指望迁出去了。“张嫣躬身道:”嫣儿这一拜,是谢太皇太后的坦率。“

  ”砰“!沉重的关门声。随着这一声,张嫣软倒在地,与小菊相拥而泣。

  公元前163年,在软禁了十七年之后,张嫣逝去,年仅三十六岁。她逝时略显憔悴,却仍是如花容颜;小菊无病无痛,却在她死后两个时辰停了呼吸。民间百姓怜惜张嫣一生凄苦,又敬她的刚烈自持,豁达随和,为她立庙,尊为花神—神像如凌波仙子,翩若惊鸿。神像边上,不忘植上一盆小小的菊花。花朵或洁白,或淡黄,摇曳着,正像那个陪了张嫣一生的俏丫环。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