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历史故事 > 后宫故事

“第一女秘”上官婉儿的爱海沉浮

小故事网 古代爱情故事 时间:2015-03-02 陈雄

  “第一女秘”上官婉儿的爱海沉浮提到上官婉儿,则无法回避武则天,因为是武则天残酷地改写了上官一家的命运,更直接影响了上官婉几的一生。

  当年,上官婉儿的祖父上官仪因起草废武则天的诏书,被武则天所杀,上官一族被满门抄斩。不过,武则天却对不满周岁的婉儿及其母亲郑氏网开一面,将她们赶进掖庭宫当了奴隶。

  史书记载,上官婉儿天性聪明伶俐,善于写文章,小小年纪就在内廷声名盛播,因此受到了武则天的召见并得到赏识。之后,武则天下令免除她的奴婢身份,让其掌管宫中诏命。自此,上官婉儿成了第一夫人的“第一女秘”,进入政治权力的核心。对于“女强人”武则天的知遇之恩,上官婉儿自然是感激涕零,感激中,还有紧紧追随的崇拜。

  如果说原来在掖庭官的时候,武后的“光辉事迹”和传奇经历,对年少的上官婉儿是一种传说中的“励志教材”,那么当上官婉儿来到武则天的身边,与心中的偶像几乎是零距离接触时,武则天的一言一行,则具有无可言说的魅力。所以,即使后来她从别人口中得知所谓的“恩人”其实是杀父灭族的大仇人时,也只是“敬”上加“畏”。

  所谓的复仇,在上官婉儿看来似乎已经不太重要,在超级强悍的武则天面前,她既没有复仇的实力,也没有复仇的动力。那么,爱情或者说欲望便成了她排除寂寞的一种形式,当然,还有工作。

  二

  上官婉儿的第一个男人,大都认为是武则天的第二个儿子李贤,说上官婉儿是李贤的侍读,与“容止端雅”的李贤朝夕相处,日久生情,互相爱慕。

  “侍读”大概是不可能的,因为上官婉儿是作为特殊人才被武则天引进来,可不是为了陪太子读书。何况三年前,李贤就被任命为太子,并开始辅佐政务,才华出众的他表现得相当出色,对于自己这个儿子,武则天甚至有些嫉妒,怎么可能再把婉儿交给他,让他如虎添翼呢?

  上官婉儿流传下来的诗很少,文采风流、才情满溢的有一首《彩书怨》:“叶下洞庭初,思君万里余;露浓香被冷,月落锦屏虚。欲奏江南曲,贪封蓟北书;书中无别意,惟怅久离居。”

  据说,她写这首诗的时候只有十几岁。如果她与李贤之间真的存在过爱情的话,那么这首饱含着滚烫情谊的诗,很可能写于上官婉儿16岁那年或者稍后,因为公元680年的八月,李贤被武则天废掉太子身份,贬为庶人,后来又被迫迁往巴州。

  文中的“蓟北”跟李贤的“ 巴州”南辕北辙,是一种烟幕弹式的遮掩也可以说得通,因为如果公开思念太子,岂不是与武则天为敌?

  上官婉儿一生,好像没有公开与谁做过对,她的中庸狡黠,实是在险恶的宫廷中不得已的护身符。

  尽管每天小心翼翼,勤勤勉勉努力做到最好。但她还是触怒了武则天,额上那块永不消失的伤疤就是一种最严厉的警告和提醒。《旧唐书》上记载:“则天时,上官婉儿忤旨当诛,则天惜其才不杀,但黥其面而已。”至于是怎样的“忤旨”,史书都语焉不详,只能留给后人去猜想。一种比较有力的说法是,因为上官婉儿偷偷与武则天的男宠张昌宗调情取乐,女皇见到后,“拔取金刀,插入上官婉儿前髻,伤及左额,且怒目道:‘汝敢近我禁脔,罪当处死。’亏得昌宗替他跪求,才得赦免。”

  三

  当女皇沉溺在男宠之中,获得身心的滋润与快乐的时候,上官婉儿的情感世界却是荒芜干涸的,为转移自己旺盛的精力,上官婉儿成了“工作狂”。

  在武则天执政的很长时间里,大臣的奏折都交给上官婉儿批阅。按《新唐书》的记载,上官婉儿批阅奏折至少有13年时间。除了批阅奏折。她还日理万机,忙着代武则天接见朝臣,所以她又被称为“女中宰相”。

  称帝后的第五年,武则天将修《周史》这项歌功颂德的重要任务交给了武三思和上官婉儿。除男宠张氏兄弟之外,武三思可以说是武则天最信任最亲密的人,她曾一度想传位给武三思,因狄仁杰等人的极力反对而作罢。

  不知武则天是不是动了恻隐之心,竟然默许了上官婉儿与侄子武三思的情人关系。

  上官婉儿与武三思刚开始的情爱关系,有点儿像现在的“办公室爱情”。在修史的过程中,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肯定是难免的,但武三思征服婉儿的肯定不只是才华,《旧唐书》中记载:“三思略涉文史,性倾巧便僻,善事人。”此时的上官婉儿,正高贵寂寞地单身着,武三思的到来,使她在繁忙的公务里有了一种新的寄托,她将多年来积攒起来的渴望宣泄到火一般的爱欲之中,如果说是迟来的爱情,好像缺少了点什么,如果是饥不择食的偷情,好像又多了点什么。至少,在上官婉儿成为唐中宗李显的昭容之前,她只和武三思放纵私情。

  应该说,上官婉儿对武三思是有真情的,因为在最寂寞的时候,是这个男人撩起了她对生活的另一种激情,不同于“教皇”武则天对她的知遇之恩,他给她的是另一种真实的温暖。所以,在武则天去世,武氏家族理应遭到清算的时候,上官婉儿利用自已的权力,始终保护、偏袒武三思,在中宗李显面前,处处为他说话。这还不算,她还异常大胆地将这位情人介绍给李显的老婆韦后。

  上官婉儿之所以这么做,一方面,是为情人武三思的后路着想,另一个更重要的方面,她也是为自己的前途着想。

  中宗李显复位后,封上官婉儿为昭容,令她专掌起草诏令。

  从一开始,上官婉儿就被权力的激流裹挟着,为了生存,她不得不放弃自己的情人或者说暂时压抑生命中原始的欲望。在她眼中,中宗李显懦弱无能,而韦后野心膨胀,很有可能成为“武则天第二”。

  这一时期游走于权力核心的上官婉儿,比在女皇时代更加如鱼得水。女皇时代,武则天是她的靠山,也是她的制约,武则天可以将她从罪臣孤儿提携到权力之巅,也可以将她再打人人间地狱。但是现在,皇帝李显对她都有所依恋,实际的掌权者韦皇后对她心存感激,老情人武三思权倾天下、一手遮天。所以这个时期的上官婉儿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正是八面玲珑、肆无顾忌、感觉最好的时候。可以这么说,在大唐的天空中,她已成为一颗红得发紫的星垦。

  人在最得意的时候,难免会对即将到来的危机掉以轻心,上官婉儿也不例外。这个即将到来的危机源自太子李重俊。

  李重俊是中宗李显之子,但非韦后所生,韦后的亲生儿子被武则天杖杀后,庶子李重俊就当上了太子,所以,韦后极不喜欢李重俊。韦后的掌上明珠安乐公主与丈夫──武三思的儿子,都瞧不起李重俊,竟然称他为“奴才”。更加不妙的是,李重俊听说野心勃勃的安乐公主正想效法祖母武则天,做一位女皇帝,而中宗李显居然说要向大臣们征求意见。

  总之,按当时的局势发展下去,李重俊虽然是名正言顺的皇位继承人,但天下很可能是别人的。在李重俊看来,损害他利益的罪魁祸首正是武三思与上官婉儿。

  当时,以武三思为权力核心的政治集团完全主宰了朝政,上官婉儿与武三思私通,也是尽人皆知的事。李重俊的逻辑就是,如果没有上官婉儿,武三思就不会得到宠信,武三思得不到宠信,韦后与安乐公主就不会那么嚣张。他的地位就不会岌岌可危了。尤其是上官婉儿,每次都在诏书中抬高武家,贬毁李家,这样的女人,必须诛之而后快。于是,李重俊联合羽林发动了一次宫廷政变,这次政变,差点让上官婉儿死无葬身之地。

  四

  经过这次劫难,上官婉儿似乎有些清醒了。她明白,武氏也好,韦氏也好,最终都不太可能承继天下,她更加看好的是李唐宗室的重要力量,即武则天的第四子相王李旦(李隆基之父)与太平公主。尤其是太平公主与上官婉儿的交情一向很好,二人一直都是武则天的亲信,在武则天死后,她们曾一度携手合作。但是由于一个男人的出现,两人成为情敌。

这个男人就是崔湜,比上官婉儿小六岁,20岁就中了进士,是一位会吟诗作赋的美男。客观地说,崔湜不仅长得漂亮,也确实有才。上官婉儿与崔湜互相仰慕、惺惺相惜,不知是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又是一个什么机缘,他们之间隔着的那层纸被点破了。一般认为是上官婉儿搬到宫外之后,两人才好上的。史书记载:“婉儿与近嬖至皆营外宅,邪人秽夫争候门下,肆狎昵,因以求剧职要官。与崔湜乱,遂引知政事。”

  因为沉醉于对崔湜的爱欲激流之中,上官婉儿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托举着崔湜的升迁仕途。上官婉儿44岁的时候,将崔湜提升为兵部侍郎,不久又拜为中书侍郎(正三品官)。仅过了一年,又提拔崔湜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宰相)。也就是在这一年,崔湜因受贿破坏选法被御史揭发,赶出朝廷,贬为江州司马,又是上官婉儿游说奔走,说动安乐公主使他官复原职。次年,崔湜在商山道工程中,劳民伤财,没能完工,上官婉儿则不顾其半途而废的事实,虚夸其功,大加赞赏。

  和祖父上官仪相比,上官婉儿似乎更容易陷入个人感情的漩涡不能自拔。对待武三思也好,对待崔湜也罢,大多时候处事还比较公正的上官婉儿,因为感情的亲疏严重影响了判断力,在公正与私情两者之间。不自觉地滑向了后者。

  如果不是唐中宗李显的暴卒,上官婉儿与崔湜的好梦本来可以继续做下去的。

  史书都说是韦后与女儿安乐公主太想当皇帝,迫不及待地毒死了李显。历史学家们对此非常怀疑,认为李显被妻子和女儿毒死是一桩千古冤案。不过是李隆基编造出来的一个讨伐韦后的借口而已。

  公元710年,相王李旦之子李隆基联合太平公主,起兵杀入宫中,诛讨韦后及其党羽,韦后、安乐公主相继被杀。在震天的喊杀声中,46岁的上官婉儿表现得异常平静,她将自己收拾齐整,让宫女列队,举着蜡烛迎接李隆基的到来。

  李隆基没有来,代他行刑的是大将刘幽求。上官婉儿拿出她与太平公主共同拟定的遗诏给刘幽求看,表明自己的立场,希望他网开一面,手下留情。

  这是在中宗暴卒之后,为稳定局面,她与太平公主临时拟定了一份遗诏:“立温王重茂为太子,书后知政事,相王参决政务。”前两条是韦后的授意,最关键的是最后一条,让李隆基之父相王李旦参决政务,实际上是让李唐宗室牵制韦后的力量。

  上官婉儿拿出这份诏书,就是为了让李隆基明白她的立场:诏书是她和太平公主共同起草的,说明她和太平公主是一个战壕的盟友,而太平公主和李隆基又是这次政变的主要发起者,何况诏书上有让李隆基之父李旦参政的内容,这足以说明上官婉儿依附李唐宗室的态度。

  看得出来,上官婉儿对生命有多么留恋和珍惜,她不想死,她想到了那位亲密情人崔湜吗?中宗暴卒之前,为了情人崔湜,她甚至与一直私交甚好的太平公主发生了磨擦,因为,太平公主也同样喜欢崔湜。而当中宗死去之后,她重新认识到太平公主强大的力量,便又一次忍痛割爱,让崔湜投入太平公主的怀抱,因为只有依附这个新靠山,他们的情爱之路才能延续。

  大将刘幽求被面前这位镇定、美丽的女人与这份诏书所打动,他下不了杀手。这么重要的事,还是向主子李隆基禀报一下吧!小说、野史这样描写李隆基的回复:“此婢妖淫,渎乱宫闱,怎可轻恕?今日不诛,后悔无及了。”因为上官婉儿先前与韦后走得太近,他不能仅凭一纸遗诏,就去相信她的立场。

  上官婉儿还是被杀掉了。其实,在最后关头,只要太平公主发话,上官婉儿就可免除死罪。可惜,崔湜那个男人也是太平公主想要的,所以,对上官婉儿的死,她采取了袖手旁观的态度。

  后来,不知是觉得愧疚,还是确实感念上官婉儿的绝代才华,唐玄宗下令收集她的诗文,一共辑成20卷,并召著名诗人张说为她写序。在张说的眼中,上官婉儿简直成了完美无瑕的女神,文字上能“摇笔云飞”,政事上“一日万机”、“应接如意”。或许,在文人的心中,文才与治世之才兼备的女人,是最让人敬爱的。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