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历史故事 > 将相故事

真实的“花木兰”——巾帼英雄秦良玉

小故事网 英雄的故事 秦良玉的故事 时间:2015-04-07 马克西姆

“花木兰”的故事,经美国迪斯尼动画片一放映,名声大振,四海闻名。为世界传播了中华文化,确实是为中华民族的骄傲。但在四百年前,在我们巴蜀大地上,却有一个名符其实的“花木兰”,那就是明未巾帼英雄——秦良玉。在中国历史上,正式被列入国家编制的女将军,实际上只有秦良玉一位。她代夫从征,北上抗清,战功显赫,功勋卓著。为抵御外侮,立下汗马功劳,在巴蜀历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流传下了“巴蜀自古出女将”这一千古佳话。

  真实的“花木兰”——巾帼英雄秦良玉当代大文学家郭沫若也曾撰文并作诗歌颂秦良玉的卓越功绩。所作诗如下:

  《咏秦良玉四首》

  石柱擎天一女豪,提兵绝域事征辽。

  同名愧杀当时左,只解屠名意气骄。

  兼长翰墨世俱钦,一袭征袍万里心。

  艳说胭脂鲜血代,谁知草檄有金音?

  平生报国屡争先,隆武新颁瞬二年。

  八月关防来蜀日,南朝天子又宾天。

  萑苻满目咎安归?涨地胡尘接紫薇。

  无复当年风虎意,空余白杆映斜晖。

  一、巾帼英雄抗清名将

  1、自幼奇志,文韬武略

  明末巾帼女英雄秦良玉,字贞素,大明万历二年(1574年)出生于四川忠州(现重庆市忠县)西乐天镇郊的鸣玉溪畔。这里山环水绕,地势雄奇,风光峻秀,是秦家世世代代居住的地方。父亲秦葵饱读诗书,见多识广,算得上是一方名士,是位具有爱国思想的岁贡生。“丁乱世,喜谈兵”,从小培养孩子们学习文韬武略,勉励他们长大后:“执干戈,以卫社稷”。良玉有兄弟三人,良玉居于第三,上有哥哥邦屏,邦翰,下有弟弟民屏。父亲尤其钟爱她,认为虽是女孩子,也应习兵自卫,以免在兵火战乱中“徒为寇鱼肉”。因而秦良玉自幼除了课章句,学经史外,还得以和兄弟一起随父习武。她不但学得一身骑射击刺的过人武艺,而且熟读兵史,精于谋略,显露出非凡的军事才能。父亲感慨地说:“惜不冠耳,汝兄弟皆不及也。”秦良玉并不因为自己是女儿家而感到自卑,她少怀大志,经常用历史上爱国名将、民族英雄的业绩激励自己,她豪迈地表示:“使儿掌兵柄,夫人城、娘子军不足道也。”

  秦良玉及笄之后与石柱宣抚使马千乘结为夫妻。千乘是东汉名将伏波将军之后,祖籍是陕西抚风,因祖上建立了战功,被封为石柱宣抚使,官职世代沿袭。千乘英俊严毅,“整莅军伍,莫不股栗”。他十分爱慕、敬重秦良玉,夫妻相敬如宾,就边治军用兵方面的事宜也常和她商议。石柱地处偏远的少数民族居住地区,本非用兵重地,但秦良玉向丈夫提出“男儿当求树勋万里,奚用坐守为?” 她立足于为国报效的远大眼光,协助丈夫精心简练士卒。这支石柱士兵使用白木削成“矛端有钩,矛末有环”的一种独特长矛,机动灵活,骁勇善战。史称秦良玉“驭下严峻,每行军发令,戎伍肃然。所部号‘白杆兵’,为远近惮”。

  2、随夫出征,初露锋芒

  大明万历二十七年(1599年)播州(今遵义)宣慰使杨应龙,割据地方,鱼肉乡里,朝廷调他东下抗倭援朝,他非但拒不出师,反而乘机煽动叛乱。播州地势险峻,山高水险,叛军依仗着天然屏障,猖獗一时。次年二月朝廷集结重兵,兵分八路围剿叛军,马千乘亦率五百精兵跟随,由于白杆兵特殊的装备和长期严格的山地训练,因此在播州的战争中十分得心应手,经常给予叛军出其不意的打击,不论怎样山峻岭高,白杆军都能出奇而至,宛如神兵从天而降,令叛军闻风丧胆。 最后,叛军调集所有兵力,固守在播州城里,城外则设下五道关卡,分别是邓坎、桑木、乌江、河渡和娄山关,每道关卡上都有精兵防守,杨应龙想以此作为自己的护身符。攻打邓坎,是由秦良玉带领五百白杆兵为主力。邓坎守将杨朝栋见对方兵力单薄,便准备一举吞灭,于是把手下五千精兵全部拉到阵地上,排下密密麻麻的阵式。秦良玉面对十倍于己的敌军毫不畏惧,骑一匹桃花马,握一杆长矛,威风凛凛地杀入敌阵,只见她左挑右砍,东突西冲,所过之处敌军兵士纷纷殒命,如秋风扫落叶一般。敌军潮水般涌向她把她层层包住,不料她越战越勇,长矛抡得像飞族舞轮,所向披靡。陷入敌阵中的秦良玉方寸不乱,一边砍杀周围的敌兵,一边慢慢向敌将杨朝栋靠拢,将到近前时,她一顿猛杀之后,忽地纵马腾跃,还没待四周的人看清,她已把杨朝栋抓在了自己的马背上,右手挥舞着长矛,左手牢牢制住了敌将。众敌兵见头领被擒,顿时乱了阵脚,秦良玉的白杆兵乘胜追杀,没一顿饭的工夫,敌兵就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五千人马溃散无遗。

  攻下邓坎后,剿匪大军接着又顺利地拿下了桑木、乌江、河渡三关,直达播州外围的娄山关。娄山关是播州城外的一道天然屏障,山势高峻险要,仅一条小路通过关口,可谓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地。攻打娄山关的主要任务又落到了白杆兵头上,限于道路狭窄,无法通过大批兵马,秦良玉便帮丈夫定下了一个巧取的方案。这天凌晨,秦良玉与丈夫马千乘双骑并驰,沿正路攻向关口,只见两杆长矛上下翻飞,挡关的敌兵一一倒下,而后上的援兵也无法一拥而上。可当秦良玉夫妇两人并肩血战,而敌兵越聚越多时,几千白杆军突然从关口两侧包围过来,敌兵防不胜防,落荒而逃。原来,趁秦良玉夫妇正面进攻,牵引了敌军注意力的时机,其他白杆兵将士从关卡两侧的悬崖处,凭着白杆长矛首尾相联,攀越上关,给了敌军出乎意料的打击。攻下娄山关后,叛军失去了护身符,剿匪大军一鼓作气,攻克了叛军据点播州城,杨应龙全家自焚而死,叛乱彻底平息下来。

  论功行赏时,石柱白杆兵战功卓著,被列为川南路第一有功之军,秦良玉初次参加大战,立下汗马功劳,除受到重奖外,“女将军”的英名远播四方。在平叛战争中,秦良玉初露锋芒,“连破金筑七塞,取桑木关,为南川路战功第一”。

  3、万里请缨,血战北疆

  大明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马千乘被太监邱乘云诬陷,冤死云阳狱中,朝廷因秦良玉屡立战功,遂令袭职,代领石柱宣抚使。从此秦良玉卸裙钗、易冠带。侍女卫队皆戎装雄服,南征北讨,声威远震。

  秦良玉得掌兵柄之日,正值女真族崛起于东北,对明廷构成严重威胁之际。大明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明军在萨尔浒惨败于努尔哈赤的后金军队,举朝震惊,辽东官兵“一闻警报,无不心惊胆丧”,“装死苟活,不肯出战”。朝廷急调永顺、保靖、石柱、酉阳等土司兵赴辽救援。秦良玉奉调兵派遣兄邦屏、弟民屏率兵数千奔赴前线。

  大明天启元年(1621年)清军攻占了沈阳,势头更加猖獗,秦良玉的大哥邦屏和弟弟民屏,为了挽回大明的损失,强渡浑河与清兵激战,无奈因寡不敌众,邦屏战死疆场。民屏身陷重围,秦良玉闻讯后,亲自率领百名白杆兵,渡河杀入重围,拼死救出了弟弟,抢回了哥哥的尸体。浑河血战虽因寡不敌众,邦屏阵亡,未能取胜,但却在极艰苦的条件下杀敌数千,重创清兵,被誉为“辽左用兵来第一血战”。

  兄亡子伤,秦良玉悲怒交集,于是上书皇帝,陈述了自家军队作战及伤亡情况,天启皇帝深为感动,下诏赐予秦良玉二品官服,并封为诰命夫人,任命其子马祥麟为指挥使,追封秦邦屏为都督佥事,授民屏都司金事之职,还重赏了白杆兵众将士。

  浑河血战之后秦良玉立即遣使入都,赶制一千五百件冬衣抚恤士卒,整顿余部。自己则亲率三千精兵直赴榆关(山海关)。榆关是清兵占据辽阳进窥中原必经的咽喉要道。清军屡次派重兵前来叩关挑战,秦良玉不为所激,只命部下加固防守,终使清兵无法得逞。一次,秦良玉的儿子马祥麟带兵巡关时,被敌军的流矢射中一目,他忍痛拔出箭簇,援弓搭箭向远处的敌人射去,连发三箭,射死三个敌人,清兵震惧,从此不敢轻易再来山海关挑衅了。秦良玉坐镇榆关,一方面救济关内外饥民,安定民心;同时加强武备,戮力守卫,有效地遏制了清兵南侵的气焰。在秦良玉的主持下,榆关防务固若金汤,成为清兵无法逾越的屏障。

4、回川平叛,巾帼风采

  不久秦良玉奉令回川扩兵援辽,抵石柱仅一日,适逢永宁宣抚使猓猡族奢崇明反叛。奢崇明以奉诏率兵二万援辽为名,进入重庆,久驻不发,自称大梁王。转而乘虚进逼围困成都,严重破坏了抗清的形势。奢崇明的党羽樊龙占据了重庆后,听说秦良玉带兵回到了石柱,马上派人携金银厚礼去与她联络,想请她共同举兵;秦良玉大怒道;“我受朝廷厚恩,正思报效国家,岂能与叛贼为伍!”当即斩了贼使,火速发兵,溯江西上赶到重庆,出其不意地打败了樊龙的部队,攻下重庆。紧接着,秦良玉乃挥师西上救援,派民屏、侄儿翼明、拱明率四千兵马倍道兼行,自带六千精兵长驱西进,直赴成都,赶走了围攻成都的奢崇明部众,先后拿下红崖墩、观音寺、青山墩等几个大寨,彻底击毁了叛军势力,使成都顺利解围,并一举收复重庆。当解除了成都之围,秦良玉率领白杆兵骑马进城时,成都的市民纷纷涌上街头,扶老携幼,争睹女将军的风采。这时秦良玉已是五十开外,几十年的戎马生涯,不但没催她衰老,反而把她磨炼得愈加英姿飒爽。只见她端骑桃花马上,面颊红润饱满,两眼炯炯有神,身姿挺拔,气宇轩昂,一派大将风范,却又不失成熟女性的醇美。成都市民简直把她视为神明,纷纷在她走过的路上焚香跪拜。

  巡抚朱燮元设盛宴为秦良玉及部众庆功,秦良玉豪爽海量,与当地高层官员同坐一桌,开杯畅饮。酒酣耳热之时,一位临座的巡抚署官员,也许是被秦良玉酒酣面红的神态迷住了,竟忘乎所以地从桌下伸过一只手来,拉住她的衣角抚弄不放;秦良玉很觉烦心,悄悄抽出佩刀,猛地割下被牵的衣角。在座的人大惊失色,秦良玉却丝毫不动声色,依旧举起酒杯,谈笑风声,倒是那位失态的官员羞愧地离开了席位。

  成都、重庆收复后,朝廷闻报,授秦良玉为都督佥事,拜为石柱总兵官,以嘉奖她的浴血战功。安邦彦的匪首,自立为罗甸王,招兵买马,占据了贵阳以西的千里之地。朝廷又诏命秦良玉率白杆军入黔平乱,秦良玉义无反顾,率师入黔,很快就平定了叛乱,杀死了安邦彦,但也牺牲了弟弟秦民屏的性命。

  5、保境安民,三阻农军

  大明崇祯六年(1633年),永平四城收复后,她从京师调回四川,明廷留守秦翼明驻扎京畿,捍守京师,留马祥麟,张凤仪在京警备,命秦良玉归家“专办蜀贼”。 先后与罗汝才、张献忠等农民军作战。

  大明崇祯七年(1634年)张献忠攻克夔州,夔州为四川门户,自古便是军事重镇,夔州距石柱仅三日路程,保夔州即保石柱。秦良玉是朝廷命官,守土有责,石柱是她安身立命之所。因此,年过花甲的秦良玉再次披挂上阵,风采不减当年,迫使张献忠退回湖广。

  大明崇祯十三年(1640年),罗汝才屯驻湖广,谋进四川。五月,转克巫山,入瞿峡,直抵夔州。秦良玉再次前往阻击,先后在马家寨、留马垭、仙寺岭同罗汝才激战。扼叛将罗汝才于巫山,斩叛帅东山虎于谭家坪。

  同年九月,张献忠、罗汝才联手次弟入川,在竹菌坪(夔州城北)射杀了号称“神弩手”的张令。当时秦良玉与张令互为犄角,但因“趋救不及,转战复败,所部三万人略尽。”秦良玉只好单骑走见四川督抚邵捷春说:“事急矣!尽出吾溪峒卒可得两万人,我自禀其半(自出军粮一半),半饩之官(官府出一半),足以破贼。” 然而,由于川地屡经兵灾,府库空乏,粮饷短缺,邵捷春没有现粮,未采纳秦良玉意见。秦良玉损失的兵力无法补充;而起义军部队势力强大,如潮水般涌进川蜀,整个战局上,官兵无法取胜。秦良玉万般无奈,只有退保石柱一地。

  大明崇祯十六年(1643年)冬,秦良玉升任四川总兵官。大明崇祯十七年(1644年)正月,张献忠率马步、精兵数十万,长驱直入夔州。秦良玉再交驰援,终因众寡悬殊,只得败归石柱。为了保全家乡,她曾发布了《固守石柱檄文》。

  这时京城已被李自成所率领的义军攻破,明思宗自缢于煤山,大明皇朝在风雨飘摇中彻底崩溃,李自成入主京城,张献忠则想牢牢控制住川蜀,以作为自己的据点。张献忠东征西战,几乎囊括了全蜀,却唯对石柱弹丸之地无可奈何。已六十八岁高龄的秦良玉,带着她手下历经百战的白杆兵,不畏强暴,誓死抗拒,一直到张献忠败亡,起义军终没能踏入石柱半步。

  6、民族气节,浩气长存

  1644年后金入关,形势骤变,满洲农奴主取代大明王朝,迅速西进南下,凭借屠杀推行一系列野蛮残暴的民族压迫政策。在民族矛盾上升为主要矛盾情况下,大顺、大西农民军余部与南明政权息兵相处,转而出现联明抗清的局面。秦良玉也和农民军停止干戈,重新投入抗清的行列。1646年8月,南明隆武政权赐秦良玉“大明太子太保”爵,封“忠贞候”,调石柱兵抗清,秦良玉以七十多岁高龄毅然接受“太子太保总镇关防”铜印,奉诏挂帅出征。但因郑芝龙叛变,南明隆武政权旋即败亡,而未能成行。清顺治五年端阳节过后,七十五岁的秦良玉,在一次检阅过白杆兵后,刚刚迈下桃花马,身子突然一歪,离开了人世,结束了她戎马倥偬,驰骋疆场的豪迈生涯。秦良玉晚年虽未与清兵直接交锋,但始终坚持抗清立场,并在石柱地区实行屯垦,保境安民。当时四川地区战祸连连,赤地千里,凄凉残败,附近州县避难归附的百姓十数万家,至1648年秦良玉去世时,在城东南五十里万寿山仍屯有大批粮草。

  秦良玉戎马传奇的一生,可歌可泣!她不计安危、舍家破财、爱国爱民的情操,忠贞卫国,至死不渝的高风亮节,博得广大人民的崇敬爱戴。史载秦良玉率部进京后,“驭军严,秋毫无犯”,“都人闻白杆兵至,聚观者如堵,马不能前。”川人曾在秦良玉驻兵遗址筑四川会馆、祠堂内供奉秦良玉戎装画像,龛前对联云:

  “出胜国垂三百年,在劫火销沉,犹剩数亩荒营,大庇北来梓客;

  起英魂天九幽地,看辽云惨淡,应添两行热泪,同声重哭天涯。”

  秦良玉不但“骁胆智,善骑射”,长于带兵打仗,而且“兼通词翰,仪度娴雅”。征战之暇还组织女兵纺纱织布,后人凭吊四川营址时曾留下“金印夙传三世将,绣旗争认四川营。至今秋雨秋风夜,隐约笳声杂纺声”的诗句。直到今天北京宣武门外当年秦良玉驻兵之处,仍保留有“四川营胡同”、“棉花胡同”一类的地名,表达了人们对这位民族女英雄的深切怀念。

  二、 史书所载节录:

  1、(大明万历四十七年十一月)兵部左侍郎杨应聘覆:“辽东经略熊廷弼题为酌调士兵以资征战,奉旨:‘该部速议具奏,钦遵到部,为照本部前议,调兵士兵四万以资征剿,业奉谕旨檄行彼中选发矣。’经臣虑,其调多则参杂不精,人众则安置不便,又虑安奢,水蔺互为仇雠,同征非宜,于是有精锐二万之议。……调湖广、永顺宣慰司兵八千,都指挥使彭元锦亲统;调保靖慰司兵五千,宣慰彭象乾亲统;调酉阳宣抚司兵四千,宣慰冉跃龙亲领;石柱宣抚司兵四千,应袭马祥麟同秦邦屏亲领,以遵义参将童揆仲统之。……”(《明实录·神宗万历实录》)

  2、十一月戊子,兵部左侍郎杨应聘请调湖广宣慰司兵八千人,都指挥使彭元锦领之;保有靖宣慰司兵五千人,宣慰彭象乾领之;酉阳宣抚司兵四千人,宣抚冉跃龙领之;石柱宣抚司兵四千人,应袭马祥麟同秦邦屏领之,遵义参将童仲揆统焉。仍以四川副总兵陈策加援辽总兵官统各军。(《国榷》)

  3、(大明万历四十八年五月)辛亥,加四川石柱援辽女官秦氏下三品服。子指挥佥事马祥麟加指挥使(时赴三千人,续调三千五百余人)。

  四十有八年秋八月,石柱宣抚秦良玉援辽,与子祥麟守榆关,力战罔懈,严正封二品夫人,祥麟指挥。兄邦屏戮死浑河,赠都督佥事。(《蜀龟鉴》)

  4、先三日,袁应泰檄各将犄角应援,总兵姜弼、朱万良军浑河外,俱不战,独四川石柱土官秦邦屏、参将张神武、游击周世禄等力战,兵半济河,败其白标、黄标,最后紫标益众,四面而围之,川兵饥疲,八千人无一免者,总兵张名世、戚金在河南亦战殁。是役也,敌兵亦为夺气,川兵名始重。(《国榷》)

 5、大明天启元年,邦屏渡浑河战死,民屏突围出。(《明史》)

  6、三月,川浙总兵了陈策等率师援沈阳,及奴贼战于浑河,死之。时,策等提兵至浑河桥南,闻沈阳失守,下令还师。裨将周敦吉等固请追战,石柱土司副总兵秦邦屏引兵先渡河,与诸将营桥北,浙兵三千与陈策等营桥南。邦屏等营未就,奴四面攻之,将卒殊死战,杀奴二三千人,贼却而后前,如是者三,奴益生兵至,诸军饥疲不支,周敦吉、秦邦屏、吴文杰、雷安民皆战死。……(《明实录·熹宗天启实录》)

  7、大明天启元年,师渡浑河,邦屏力战死,民屏负伤突围出。沈、辽连陷,海、盖、金、复望风奔窜,良玉闻变,与祥麟兼程赴援,守护榆关。祥麟目中流矢,犹拔矢策马前进,大兵引退。良玉、陈邦屏死战,兵部尚书张鹤鸣亦奏称“浑河血战,石柱土司功为最。秦邦屏战殁,宣抚女官秦良玉亲督精兵,兼抚残卒,往率榆关,壮气弥励,请加赏叙。再征兵赴援”等语。诏加良玉二品章服,即予夫人诰命,赐额曰:“忠义可嘉。”子祥麟授都指挥使,赠邦屏都督佥书。命回川练兵赴援,良玉率众还蜀。(《石柱厅志·承袭志》)

  8、公子祥麟,字瑞征,千乘公子嗄或襁褓时,壮貌岐嶷嗄及长,雄躯伟干,勇力绝伦,胸罗经史,能诗文善书,随太保南征北剿,尝以单骑冲阵,俘获渠魁。浑河血战,目中流矢,犹拔矢策马逐贼,斩获如故,大兵惊退。事闻,授指挥使,军中呼为“赵子龙”、“小马超”。援辽时,前军已发,公披挂装束,援笔大书于“建勋堂”之门,有“海阔从鱼跃,天空任鸟飞”之句,字高丈余,闻当时悬手直书,后人引梯仰视,目为之眩。改设后,笔迹犹存。后为旗人同知德明寓此,始行刷去。应袭宣慰司职,未任事而卒。(《马氏家谱·十二世祥麟公传》)

  9、大明天启元年春正月,师渡浑河,邦屏战死,民屏负伤突围出。沈阳破,残兵枝节入关。良玉闻变。与祥麟兼程进御。扼榆关,祥麟目中流矢,犹策马前进。是役诸城皆陷,关独完。(《蜀龟鉴》)

  10、秦良玉驻兵处在(北京)骡马市大街中间路北,中有四川会馆,原名石芝庵,后人改庵为会馆,内祀秦良玉之神位,龛前有联曰:“出胜国垂三百年,在劫火消沉,犹剩数亩荒营,大庇北来桑梓客。起英雄于九幽地,看辽云惨淡,应添两行热泪,同声重哭天涯。”

  馆门之外有横匾,“蜀女界伟大秦少保驻兵之处,川兵在此学习纺纱织布,施行兵工政策,后人因志其事,故名棉花胡同。”

  附:秦良玉史略。秦良玉,明末忠州人,石柱宣抚使马千乘之妻也,善骑射,饶胆智,兼通诗翰,好为男子装,仪态娴雅,而驭下严峻,每行军发令,戎伍肃然。……马千乘死,良玉代领其军,时号白杆军,朝命赐绢服,裙衩易冠带,侍女皆作男装。后因援辽勤王有功,封一品夫人,晋爵为忠贞侯。崇祯召见平台,赐帛羊酒,赋诗旌其功。诗曰:“蜀锦征袍手制成,桃花马上请长缨,世间多少奇男子,谁肯沙场万里行”。命良玉归,专剿川贼,连败罗汝才等。后良玉寿终石柱。今四川会馆有秦良玉东征图,不知何时售与外人,芙蓉淹没良可惜也。(《燕都胜迹·北平南城》)

  11、四城既复,闻蜀有百丈关之警,命还镇。良玉留子祥麟同妇张氏,代驻近畿防守。……良玉回镇,奉令专防川东。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