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现代故事 > 纪实故事

法国总统女友有个性:坚决不做第一夫人

小故事网 个性的故事 时间:2015-10-26 丁良恒 金鑫

  2012年5月6日,性格温和、长相普通的法国总统候选人弗朗索瓦?奥朗德一举击败嚣张跋扈、爱出风头的萨科奇,成为法兰西共和国第七位总统。就职典礼时,他紧紧抱住一旁的女友瓦莱丽,亲吻她的双唇,称她为自己“一生的挚爱”。

  如果把女人比做衣服,法国前第一夫人布吕尼是顶级品牌“迪奥”:热情性感、奢华高调。相比,“第一女友”瓦莱丽更像是品牌“阿玛尼”:聪明智慧、低调沉稳,她虽出身贫困,但靠着自己的奋斗,一步步成为法国顶级政治记者,并慧眼识珠,帮助男友奥德朗成为如今的法国总统。可就在心愿达成、局势已定时,瓦莱丽却不肯接受法国“第一夫人”的名号,坚持与奥朗德继续保持恋人的关系,并拒绝回家做花瓶。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她抵触法国“第一夫人”这个高贵炫目的光环?

  法国总统女友有个性:坚决不做第一夫人两次婚姻失败

  和流动着豪门贵族血液的布吕尼不同,瓦莱丽出生在法国西部一个平凡大家庭之中,她排行第五,下面还有一个妹妹。全家人挤在政府廉租房里面生活。父亲早年因踩中战争遗留的爆炸物而被炸掉了一条腿,从此失去了工作的能力,只能靠着政府微薄的残疾人补助金过活。母亲在一家滑冰场里当收银员,在照顾丈夫的同时还要含辛茹苦地养育孩子们,忙碌而繁重的生活让她过早地衰老了。

  贫困的家庭环境没有让瓦莱丽对生活失去信心,反而让她从小就懂得人生的艰难与不易,也培养了她克服困难的勇气与百折不挠的坚强。当她以优异的成绩进入巴黎的索邦大学后,很快便成为学生会里的重要骨干成员。此时,她认识了初恋男友、学生会主席德赛尔,相爱多年的两人毕业不久后便走进了婚姻的殿堂。但面对现实的生活,瓦莱丽才发现自己与德赛尔的分歧如此之大——他出身豪门,希望妻子能够在家照顾自己和孩子。瓦莱丽尝试做了一段时间的家庭主妇后,觉得生活苍白单调得如同一张白纸,她整夜整夜地辗转难眠。她回忆起年幼时曾许下的誓言——将来长大要做一个弘扬正义披露丑恶的人。

  而如今,自己却躺在舒适的乳胶床垫上无所事事。第二天,瓦莱丽向丈夫提出工作的要求,却被他无情地拒绝。倔强的瓦莱丽不愿屈服,她选择离婚,恢复自由身去追求自己的梦想!

  瓦莱丽凭借聪慧与努力,进入了竞争激烈的法国新闻界,并成为《巴黎竞赛画报》的一名记者,专门负责报道政治新闻。虽然工作如意,但婚姻失败的伤口依然会在她心底隐隐作痛。离婚时,她什么也没有带走,只保留她和德赛尔的一张结婚照片,她把这张照片放在办公室抽屉的最底层,常常不由自由地拿起它静静地观看摩挲。为了尽快忘却这段已尽的前缘,瓦莱丽在工作上投入了更多的精力。渐渐地,其出色的成绩引起了副总编德尼?特里埃尔维勒的注意。

  双方对新闻的热爱促使他们越走越近,瓦莱丽原本冰冷的心在炽热的爱情温泉中重新苏醒过来,她想迫不及待地和这个才华横溢的男人结婚、生子,组建一个热闹的大家庭。婚后,他们有了三个聪明乖巧的儿子。

  但随着孩子们的长大,婚姻变得一地鸡毛。特里埃尔维勒是个文艺青年,除了会动笔杆子,什么都不会做。这也就意味着瓦莱丽除了要肩负繁重的本职工作外,还要照顾三个调皮捣蛋的小男孩和一个好吃懒做的大男孩。瓦莱丽为此疲惫不堪,她希望丈夫能够帮自己分担一下家务事情,但对方总是以“工作繁忙”为借口进行逃避。

  渐渐地,瓦莱丽依旧和特里埃尔维勒过着名存实亡的婚姻生活,她之所以没有选择离婚,是想给儿子们一个完整的家庭。她就这样苦苦撑着,直到她再次见到,那个其貌不扬,却幽默风趣的男人奥朗德。

  为爱勇敢做小三

  其实,瓦莱丽与奥朗德早就相识。1988年,瓦莱丽曾报道过法国社会党的新闻,当时该党内有一个“证人俱乐部”,她与这批成员接触频繁,其中有一个名叫弗朗索瓦?奥朗德的青年人,那时瓦莱丽便在报纸上高度评价他“永远和气,有求必应,让人快乐,非常聪明”。

  1997年,瓦莱丽又被调派专职报道社会党新闻,那一年,奥朗德成为社会党第一书记。因为工作上需要不断采访、报道、旅行,他们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多,彼此之间也逐渐培养了一种特别的“默契”,瓦莱丽对这个男人十分欣赏,他做事认真,低调沉稳,善于平衡各方面的关系。

  随着时间的推移,瓦莱丽常常想迫切地见到奥朗德,但她却不想关系进一步深化,因为奥朗德身旁有正牌女友罗亚尔,并和她养育了四个孩子,而瓦莱丽也有家庭。瓦莱丽认为她和奥朗德的关系是在偷情,是“不正常的”。

  可感情的火焰一旦燃烧,如何冷却都无法将其扑灭。2004年瓦莱丽和丈夫特里埃尔维勒正式离婚,她感情的天平彻底偏向了奥朗德,虽然他此时仍和女友罗亚尔在一起,但她就是克制不住自己的思念。为爱,这个倔强又刚硬的女人,忍气吞声做了小三,每天偷偷摸摸地和奥朗德打电话,“一打就是好几个小时”。奥朗德在公开场合,也忍不住称呼瓦莱丽为“我最喜欢的记者”。

  此时,奥朗德的女友罗亚尔正在竞选法国总统,她是一个心高气傲、聪明绝顶的女人,在社会党中享有比奥朗德更高的地位,一贯对政治资质平庸的奥朗德瞧不起,他们的感情也在一次次关于政治的争吵中消失殆尽。可为了保证罗亚尔竞选总统成功,让社会党取得执政权,奥朗德忍气吞声下来,一次次忍受着罗亚尔的白眼和嘲讽。幸好,瓦莱丽对奥朗德一直不离不弃,给他鼓励与支持。

  2007年,罗亚尔竞选法国总统失败,她随即把奥朗德扫地出门。奥朗德马上给瓦莱丽打电话:“我已经买好了去夏威夷的往返机票,丢下工作,去享受我们的蜜月吧!”瓦莱丽兴奋地同意了。从此,这对相识相知许久的老朋友终于开始了幸福的相恋。

  助夫成功当选

  此后,奥朗德与瓦莱丽开始了六年的同居生活。对于婚姻这个问题,这对熟男熟女选择了置之不理。奥朗德认为爱情不需要规范,而瓦莱丽则认为,彼此独立才能更好地相爱,她有工作,不需要男人的施舍来过活。她要做一个从精神到物质、从爱情到生活都完全独立的女性。

  瓦莱丽是法国有名的美女记者,许多人疯狂地追求过她,其中就包括大名鼎鼎的花花公子卡恩。但那时的奥朗德不过是一个普通政客,家庭平庸无太多政治资本,而且已经当了近十年的社会党总书记,政治前途似乎已经到头了。但瓦莱丽依然充分信任着奥朗德,她认为自己不会看错人,这个性格温和、风趣幽默的男人一定会给奢靡虚假的法国政坛带来一丝别样的清风。

  2010年,在瓦莱丽的支持下,奥朗德开始准备竞选法国总统,他辞掉了原社会党总书记的职位,而瓦莱丽也由台后走到幕前,成为奥朗德竞选团队中最得力的帮手。

  在法国政坛,一个总统候选人要想成功竞选上总统,个人形象很重要。而奥朗德身材矮胖,脸庞肥圆,衣着邋遢,甚至被人形容为一颗活生生的“棉花糖”。这种形象不只让媒体感觉他无法登堂入室,就连社会党阵营内部都戏称,奥朗德不像是个总统候选人,更像是一个做生意的“经理”。

  瓦莱丽为了帮助男友减肥,不仅为奥朗德制订了严格的瘦身方案,让其远离红酒、奶酪、巧克力蛋糕等最爱,使其成功瘦身15公斤,还为他换上了时尚的无框眼镜,并亲自为其挑选和量身定做修身西装外套。此外,瓦莱丽还不时提醒奥朗德应该注意在各种场合的言行举止,甚至成功劝说他顺应形势使用社交网络“推特”,来拉近与选民的距离。

  在瓦莱丽的帮助下,奥朗德竞选成功,坐上了象征法国最高地位的总统宝座。

  不愿做第一夫人

  奥朗德当选后,让瓦莱丽成为第一夫人的呼声也越来越高,许多人开始催促他们结婚,可瓦莱丽却表示:“在法国,第一夫人是没有地位的,人们认为第一夫人就该做全职太太,不应该再做其他的事。但是,我的生活有一个原则,就是要保持独立,不让奥朗德在经济上支持我,他并不是我三个孩子的父亲。”

  此言一出法国上下顿时为之哗然,奥朗德智囊团派出最优秀的说客试图说服瓦莱丽:“您和奥朗德是法国历年来首对无名分的‘第一夫妇’,这种未婚同居的婚姻状况在沙特、梵蒂冈等保守国家,会被视为‘活在罪恶’中!”但瓦莱丽却反驳:“我可以不出行那些国家,他们没有权利干涉我的婚姻,我也不会去指责他们的婚姻制度!”

  奥朗德也对瓦莱丽提出过结婚的建议,但瓦莱丽却微笑着否定了:“亲爱的,婚礼誓词多么美好感动,‘一生一世不离不弃,不论贫穷富贵’,但现实却无法预测,每一次离婚都是对誓词的诺大讽刺。我再也不相信一生一世了,我只希望,我们在一起是快乐的。如果有一天,你要离开我,我也要离开你,我希望是平静的。”奥朗德点点头,他佩服这个睿智强势的女人,她的观点独特而现实,适合他和她的情况。

  瓦莱丽在当上总统“第一女友”后,依然坚持自己的独立与自尊。有一次,瓦莱丽的老东家《巴黎竞赛画报》用她的照片作为杂志封面,并配上了一个招人眼球的标题:“奥朗德的迷人资产。”事先未得到通知的瓦莱丽看到报道后勃然大怒——自己只是男友的“资产”?难道对于总统来说,身边的女人都只是花瓶和摆设吗?对这个自己供职二十余载的杂志社,她毫不留情地加以揶揄:“发现自己出现在了自家杂志的封面上,上帝知道我有多震惊!为《巴黎竞赛画报》的性别歧视喝彩!”的确,她最不能容忍的恐怕就是被视为一个男人的附属品。据说,曾经有个同事在她面前大谈对女性的歧视,她冷笑地说:“我想这些话您一定没跟您母亲说过吧,如果您说过,她一定会选择将您在胚胎时期就杀掉。”巧妙又犀利地将对方反驳得无语。

  此后,她还表示,法国宪法没有“第一夫人”这个名分,不适合这样称呼她,希望大家“想想主意”,找到新称呼。于是,法国媒体只能给予她“法国第一女友”这一别致称谓。不管怎样,瓦莱丽在法国国内还是创造了多个第一,如她与奥朗德是第一对搬进爱丽舍宫的情侣,此外如果瓦莱丽最终还是从事记者职业,她还将成为法国历史上首个做普通工作并领薪水的第一夫人。尽管呼吁她与奥朗德结婚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但一路走来坚持捍卫自己独立尊严的瓦莱丽,究竟将何去何从,也许她自己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