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司机公墓

小故事网 灵异鬼故事 时间:2015-03-17 快刀

苏阳原本在一家小企业里当驾驶员,虽然工资不高,但旱涝保收,撑不着也饿不死。他原本打算这辈子就这么凑合着过了。谁想到突然来了场金融危机,他上班的小企业说垮就垮了。

  丢了饭碗的苏阳开始四处找事做,可他除了会开车,其他什么也不会。而现在社会上会开车的人一抓一大把,所以苏阳老也找不着事儿。

  司机公墓正当苏阳一筹莫展的时候,他的一个老朋友找到他,请他帮忙开夜班出租车。苏阳虽然知道开夜班出租车是件很辛苦的活儿,但事到如今也没有其他办法,只好应承了下来。

  这天晚上,苏阳送完一个乘客后,正准备开车,路边的小巷里突然钻出了一个人。那人站在路边大声喊道:“桃源路。”

  苏阳一听就乐了,自己心里刚还在琢磨,今晚生意不错,钱挣得差不多了,这会儿乘客也少,该去桃源路的小大汉烧烤摊吃点东西了。没想到就这还不用跑空车,居然能顺路捎上一个乘客。

  等客人上车后,苏阳刚发动车子,那乘客突然说不去桃源路了,让苏阳去另一个地方。当乘客说出要去的地名时,苏阳的脸“刷”地就白了。

  客人要去三洞沟。

  三洞沟位于市郊,里程虽然不远,但地处偏僻,还有一段十分危险的急弯道,出过不少车祸,被人称为“司机公墓”。再加上几个月前有个出租车司机在那个地方被人杀害了,所以开夜班的出租车司机们都不愿意跑那个地方。

  估计这客人也知道这茬儿,所以才使了这么个小花招,先说去桃源路这个司机们爱跑的地儿,上车后才说出自己真正的目的地。

  这个时候再赶客人下车,苏阳也没那个脾气,被人投诉拒载的话,那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车子很快就驶出了市区,开上了去三洞沟的公路。

  一路上,苏阳的心里始终有些七上八下的,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苏阳一边开着车,一边忐忑不安地通过后视镜悄悄地关注着坐在后座的客人。好在那客人上车后就闭上眼睛打起了盹儿,一直不见有什么异动。

  前面再转一个弯就到三洞沟了,苏阳紧绷的神经稍微松弛了一些,脚下的油门也轰得大了一点儿,他巴不得赶快将客人送到目的地后,就万事大吉了。

  可就在这时,苏阳眼角的余光发现后视镜里闪过一道诡异的光亮,他的心猛地提了起来,急忙朝后视镜里看去。

  这一看,苏阳背后的冷汗“刷”地一下就冒了出来,那客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正死死地盯着自己。而他的左手,正一动不动地插在怀里。

  他手里拿的什么?是一把雪亮的快刀,还是一把黝黑的手枪?他会不会就是那个几个月前杀害出租车司机的凶手呢?

  想到这儿,苏阳只觉得双脚发软,身子也开始微微地颤抖起来,手心里也渗满了冷汗,甚至连方向盘都快握不住了。

  “小心!”

  后座的客人突然叫了起来。与此同时,一道刺目的亮光晃花了苏阳的眼睛,他下意识地朝前望去,看见前面的弯道处,猛地冲来一辆庞大的卡车,眼看着就要撞上自己的出租车了。

  这时候,有多年驾驶经验的苏阳出于本能反应,动作敏捷地猛打了一把方向。与那辆大卡车擦身而过之后,他松开了油门,一脚踩下了刹车。“哧——”随着一阵刺耳的摩擦声,出租车稳稳地刹在了路边。

  这时候,后座的客人终于把左手从怀里掏了出来,只见他手里捏着一包香烟,顺手用手背擦了擦额头,说道:“好险啊!”

  惊魂未定的苏阳回过头去,看清了客人手里拿的是一包香烟之后,不由得松了一口大气,道:“可把我给吓坏了。”

  “是啊,这地方是这段路最险的一段,旁边就是悬崖,出过不少车祸。附近的人都说,那悬崖下面是司机公墓。”客人递了一支烟给苏阳,突然阴恻恻地说道。

  客人的话让苏阳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他总觉得,客人话里有话。“啪——”客人打燃了手里明晃晃的银色火机,递到苏阳面前:“师傅,把烟点上,咱们继续上路吧。”

  苏阳木木地望着客人那张苍白的面孔,任由他帮自己点燃了叼在嘴角的香烟,动作十分机械地发动了车子。

  三洞沟终于到了,客人看了看计价器,按照上面显示的金额付了车费之后就下了车。客人下车之后,苏阳靠着座位上愣了好半天,备受折磨的神经才渐渐地恢复过来,他正要发动车子,客人那张苍白的脸又一次出现在车窗外。

  苏阳傻傻地看着车窗外的那张脸,吓得差点没叫出声来,心跳也变得像打鼓一般急促起来。

  “师傅,你开车的技术真的很好。”客人笑着对苏阳说道。

  “哪里哪里,一般一般。”客人的表扬并没有让苏阳感到欣慰,他嘴里言不由衷地敷衍着。

  “真的,你开车很稳,就和我弟弟一样,他也是开出租车的。”客人顿了一顿,才又说道,“可惜他已经死了,就是在司机公墓那儿出的车祸,连尸体都没有捡起来。”

  说完之后,他对着苏阳露出了一个忧伤的笑容,转身走了。

  苏阳怔怔地看着那人的背影渐渐地消失在黑暗之中,心底一片冰凉。他很明显地感觉到,客人最后那个笑容有些诡谲,除了饱含着忧伤之外,似乎还有点别的什么意味在里面。

  过了好半天,苏阳才回过神来,他使劲儿地摇了摇头,仿佛要将脑子里那些胡思乱想的东西抛开。他不敢再继续逗留下去,发动了车子,往城里驶了回去。

  不知道开了多久,苏阳心中那种莫名其妙的不安感觉又悄悄地涌了上来,他总觉得心里有些发毛,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大对劲儿。

  虽然苏阳想不出来到底什么地方不对劲儿,但那种感觉始终纠缠着他,让他心神不宁。又开了一阵,苏阳心里实在是不踏实,干脆将车子停了下来。

  苏阳摇下车窗,将头探出窗外,前后看了看。车灯照射到的地方一切正常,什么都没有。但苏阳的心并没有因此放下来,因为他只能看见车灯能照到的地方,而车灯照不到的地方一片漆黑,他根本无法知道,有什么藏在那黑暗之中。

  望着那深邃的黑暗,苏阳的心底“咯噔”了一下,他猛然想到了一件事,一路上,自己竟然一辆车也没有遇上。

  这条路虽然偏僻,但也算是一条主公路,不可能这么长时间一辆车都没有。除非自己跑错了路,开到另一条路上去了。

  可是,这一片儿并没有其他公路,不可能跑错啊。想到这儿,苏阳心里的不安愈发地强烈起来。

  苏阳收敛心神,计算了一下时间,应该还有十来分钟就到城里了。心想,还是继续往前开一段时间再说吧,总比待在这儿疑神疑鬼、担惊受怕的好。

  苏阳刚开了没多远,就看到有一束灯光从后面射了过来,他急忙朝后视镜里看。这一看,一颗悬着心一下就落到了实处,原来是一辆出租车从后面跟了上来。

  看到同行,苏阳心里甭提有多高兴了。他有意放慢车速,想等后面那辆出租车赶上来,和驾驶员寒暄两句。

  可奇怪的是,他一慢下来,后面那辆出租车也慢了下来。苏阳见状,又松了松油门,开得更慢了,可与此同时,他后面的那辆车也同样更慢了。

  苏阳心里奇怪,便提了点速度,再看那辆车时,它也开快了点。这时候,苏阳心里突然有了一种怪怪的感觉,他觉得自己通过后视镜看到的,仿佛是自己的影子一样。

  有了这样的心思,苏阳就不敢再和那辆车纠缠了。他一踩油门,车子飞快地朝前冲去,很快就看不到那辆车了。

  在进城的路口,苏阳遇到了红灯。在他等候红灯变绿的时候,身后那辆出租车又出现了。

  那辆车刚开到路口,红灯就变绿了。那辆车从苏阳的车旁飞快地开了过去,车里的司机还偏头朝着苏阳看了一眼。苏阳觉得那司机十分眼熟,而且他朝自己看过来的时候,嘴角还挂着一丝嘲弄的笑意。

  苏阳愣了一下,目光下意识地朝那辆车看去,他看到了那辆车的车牌:城A913368。他的头皮一下就麻了,这不正是自己的车牌号码吗?

  这时候,苏阳突然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觉得那辆车的司机眼熟。因为,他每天照镜子时都会看见那张面孔。

  一个人除了可以在镜子里看到自己以外,还有什么情况下可以看到自己呢?灵魂出窍!

  苏阳的脑袋“嗡”地一下就炸开了,无数乱七八糟的画面像放电影一样在他脑子里浮现出来,诡异的客人、迎面驶来的大卡车、恐怖的司机公墓……

  一个让苏阳不敢相信的念头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地盘旋着:难道自己已经死了?不然怎么能看到另一个自己?

  可是,苏阳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到底是怎么死的?他惟一能够记得的,就是那个客人诡异的笑脸。莫非,那客人就是传说中的勾魂使者,专程来带自己上路的?

  第二天,晕倒在出租车里的苏阳被人发现了。当他被送进医院之后,医生竟然查不出他得了什么病。

  躺在病床上的苏阳既不说话,也不活动,他甚至不吃不喝,完全靠输液维持着微弱的生命。医院的专家们多次会诊,依旧没有找到他的病因。

  这天,苏阳的老婆从医生办公室出来之后,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走进了苏阳的病房。刚一进去,她就惊奇地发现,苏阳竟然坐了起来,眼睛死死地盯着邻床一位正在看报纸的病友。

  还没等苏阳的老婆醒过神儿来,苏阳突然伸手拔掉了插在手背上的吊针,猛地跳下病床,一边走出病房一边对目瞪口呆的老婆说道:“饿死我了,我出去吃点东西。”

  老婆傻傻地看着苏阳的背影,半天没有反应过来。这时候,邻床那位病友突然说道:“这人真像你老公。”

  苏阳的老婆闻言,冲过去一把将病友手里的报纸抓了过来,她看到报纸上有这样一条新闻:交管局重拳出击,从严打击套牌黑车。

  新闻旁边,还配发了一张部分被查获的套牌黑车和司机的照片,其中有一个黑车司机,确实长得很像苏阳,而他身旁的那辆黑车,车牌正是城A913368。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