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凶手讨论组

小故事网 时间:2015-01-15 辛白

叶亮杀死的是学校附近的一个流浪汉,他的无动机杀人给警方带来了调查的困难,但是初次作案还是留下了很多漏洞,很快,警察就查到了这一片宿舍区。

“嗯,你那天晚上在寝室上网,有人作证吗?”警察在寝室门口问盛璋。

“没有!”

“没事,我们只是问问!对了,那边寝室里的叶亮同学,我们每次来他都不在,你发现他有什么疑点吗?”

“这……”

“不要紧,我们只是参考一下!”

“没有!”

送走警察之后,盛璋打开柜子,里面躲着瑟瑟发抖的叶亮,不停地念叨着:“一定要帮我,一定要帮我!”

盛璋苦笑一声:“你先出来吧!”

叶亮刚刚爬出柜子,门突然被人打开了……

血腥答案

进来的人是任健,只见他一脸阴沉,用喑哑的嗓子说:“警察已经怀疑到你头上了,叶亮!”他最近抽烟抽得很凶。

三人关上门,呆呆地坐着,之前任健曾经提议,三人既然早晚都要成为凶手,那干脆就相互帮助,反而有活下去的可能。

外面的警笛声慢慢远去,任健问盛璋:“想好怎么杀人了吗?横竖是一刀,躲不掉的!”

普通的学生之间进行这种对话,听上去有一种虚幻感。盛璋苦笑:“要不你杀了我吧!”

“也好!”任健拆下床架上一根沉重的钢管,掂了掂,举过头顶,“我可真来了!”

盛璋和任健素来是同寝室好友,他知道任健不会真下手,就大胆地说:“来吧,来个痛快的!”

谁料这一棍居然重重地打下,伴着一声沉闷的头骨破裂声,血飞溅了出来,溅到了任健的脸上。盛璋不敢相信地转过脑袋,自己的朋友竟然毫无征兆地变成了一个恶魔!

“你干什么?”捂着脑袋坐在地上的叶亮痛苦地叫出来。

“你……你想杀他?”盛璋几乎不敢相信。

任健突然爆发出一阵痛快的笑:“我想了很久,才想到一个既可以杀人又不用判死刑的办法,就是等!等我们中间有人杀人,并且被警察怀疑的时候,杀掉他!如果一定要杀人,那么杀死一个杀人犯,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你……”叶亮坐在地上倒退而行,他知道眼前的任健是真的要杀自己。

“对不起了兄弟!”又一棍,趣溅到了盛璋的脸上,粘乎乎的白色东西挂在鼻子上慢慢落下,那是叶亮的脑浆。

叶亮的身体抽搐起来。

“其实这个诅咒……”

“就是要让我们四人……”

“相互残杀……”

“为了等你先完成……”

“我几天几夜没睡……”

“谢谢你……”

一边叫嚷着,一边疯狂抡着钢管的任健,在吓呆的盛璋眼中已经形同一只野兽,他不敢相信,不敢相信!

他的胃剧烈地抽搐起来,胃酸涌了上来,浑身冰凉,两手颤抖。盛璋捂住嘴冲了出去,跪在地上一边呕吐一边恸哭起来。

所谓厄运,最终要以这种方式来结束,他宁可自己去死!

他听见屋子里的任健正在报警:“是这样的……我问他是不是凶手,他突然拿刀捅我……我杀了人了,我很害怕,快来吧……”

他跪在地上回过头,看见昔日温暖如同港湾一样的寝室里,任健正咬着牙,用一把小刀扎自己的肚子,然后擦去指纹,塞进了叶亮的手里。

地上,叶亮的尸体蜷缩着,流着血,头骨的碎片飞溅在地上……

这就是最好的答案?盛璋颤抖着站起来,冲出楼去,发疯地跑着,跑着,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算被动地躲下去,也绝对绝对不杀人!

校园杀人分尸案结案的时候,盛璋正在一个破烂的桥洞里躲着,手机关了,他不想知道外面的世界,他已经几天没有吃饭了,渴的时候就喝河里的脏水。

一天早晨,阳光照在他的眼睑上时,他意外地发现一件事:第七天已经过去了,他既没有杀人,也没有死去!

他打开手机,几条短信跳了出来,第一条是寝室老大发的:“你哪儿去了?小琳跳楼了,你有没有良心,居然不回来!”

一下子,他觉得天崩地裂。

尾声

小琳的几条短信是这么写的——

“混蛋,你失踪两天了,我要报案了啊!”

“你该不是在外面勾搭哪个女人了吧?我现在上你的QQ哟,让我查到你死定了!”

“哇哇,你知道我在你QQ上看到什么了?那个组里居然有陈书杰!啊呀,大帅哥……当然了,我还是最喜欢你。快回来吧,我急死了!”

之后再没有她的消息,显然她也被卷进了厄运,最后,像盛璋一样心软的小琳没有杀人,却自杀了!

而这一切,正是盛璋的逃避带来的,他害死了小琳,成了凶手!

巨大的冲击让他的心麻痹了,甚至哭都哭不出来。这时,河水的倒影里,一只枯瘦的手搭在他的肩头。

“宿命这种东西,就是这么妙不可言!”那声音说。

他猛然回头,背后却空空荡荡。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