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扭曲的愿望

小故事网 愿望的故事 时间:2015-06-16 考薇

  欲望的开端

  大四,是一个最让人彷徨和迷离的时期,抛却了初入大学的浮华与壮志,许多现实的问题都摆在了大家面前。此时,在406宿舍里,四个女生就在为大四哀叹着。她们各自有未实现的心愿,却在即将毕业的前夕,无能为力。

  “大学期间,我谈了一场失败的恋爱。”宿舍里最漂亮的艾晓莉说道,“我的男朋友居然被一个其貌不扬的女生抢走了,太伤我的自尊了!我曾经发誓,要在离开大学之前把男朋友抢回来,可是眼见就要毕业了,一点儿进展都没有。我的愿望真的要落空了吗?”

  扭曲的愿望“爱情毕竟不能当饭吃,你的境遇比我还要好一些。”宿舍里成绩最好的杜枫琳幽幽地说,“我一向以成绩好而自豪,结果呢?我连工作都没有!毕业了就要挨饿,想到未来我就害怕!”

  这个时候,主修美术的潘楠从她那缤纷的画布前抬起头来,长叹道:“男朋友总会有的,工作也总会有的,你们的愿望都比较容易实现。可是我呢?我的愿望是可以出名,凭借我的画‘火’一把。可是,这样的愿望恐怕在有生之年都不可能实现吧……”

  三个女生长吁短叹起来,只有最平庸的胡娟一言不发。艾晓莉凑趣问道:“胡娟,你的愿望是什么?”

  “我?大学四年我惟一的愿望就是——你们不要总是捉弄我。”胡娟很直白地说。

  胡娟的话音刚落,整个宿舍突然陷入到一片黑暗当中,像是断电了。正在女生们惊慌失措的时候,电又来了,突如其来的光亮让女生们觉得刚刚就是一场梦,自然也就没有人把之前胡娟说的话放在心上了。

  这个时候,艾晓莉尖叫起来:“我的桌上多了一份广告,刚刚它还不在这里呢!”

  是断电之后出现的广告,其他三个女生都挤上来看。她们一个字一个字地念出了上面的字:最神秘的力量,帮你实现愿望。

  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一种恐惧而又好奇的特殊心理在她们的身体里纠结着。大家都知道,这是覆梦娘的广告,也是本校的传统和禁忌。据说覆梦娘是个有魔力的中年女人,她可以帮你实现一些不太过分的愿望——记住,是不太过分的那种,毁灭地球什么的就算了吧。不过,你也要付出一些代价:实现愿望的过程当中,你会经常出现幻觉,看到自己人生当中最害怕的场景。可以说,这对心理是一种巨大的考验,所以很少有人愿意去找覆梦娘帮忙。

  “到底灵不灵呢?”艾晓莉轻声问。

  杜枫琳很坚定地说:“灵!因为……我知道有人成功过。”

  “谁?”潘楠追问道。

  杜枫琳看了看艾晓莉,然后犹豫地说:“我说句晓莉可能不爱听的话,还记得你的男友变心的时候吧?那简直是不可相信的,他一下子就爱上了那个与你相差十万八千里的女生。后来,我听人说,那女生提前找到了覆梦娘,让覆梦娘帮助她实现了得到心爱男生的愿望。”

  听了这话,艾晓莉恨得拍案而起。

  “真的这么灵?那么……如果能够实现愿望成为一位名画家,那么看看恐怖的场景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潘楠咬了咬牙,率先说。

  很快,杜枫琳也表态了:“如果能找到工作解决吃饭的问题,那么我也愿意。”

  “为了爱,我更是无怨无悔!”艾晓莉也叫了起来,“咱们去找覆梦娘吧!四个人一起,就不会那么害怕了。”

  胡娟默默地坐在一边,什么都没有说。可是她的眼睛里,闪着一种忧郁的光。她拿起了那份广告,上面飘过了一丝她熟悉的香味。

  恐怖的代价

  此时,四个女生已经坐在了覆梦娘的面前。

  覆梦娘看上去和普通的妇女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她的眼睛格外明亮。覆梦娘说:“你们想要实现愿望吗?一旦开始,就不能终止啊。在实现愿望的过程里,你们会看到自己人生当中最恐惧的场景,那是你们生命的禁地。那种惊恐和痛苦也许是无法忍受的呢。”

  “不怕!”四个女生一起说。

  于是,她们咬破手指,将血分别滴在四个小碗里。覆梦娘接走了她们的血,然后在一支青紫色的蜡烛上烘烤,伴随着吱吱声,血液飘出了青烟,很快被蒸发掉了。

  “好了,你们都有什么愿望?”覆梦娘问。

  “我先说!”艾晓莉抢先道,“我要让男朋友再也不离开我!”

  “这个好办。”覆梦娘点点头,“他这一生都不会离开你了。”

  “我想找个好工作,”杜枫琳犹豫了一下又补充道,“所谓好工作就是……要高薪,要清闲。”

  “这个也好办。”覆梦娘点点头,“你会得到一个又高薪又清闲的工作,而且这个工作竞争压力也不会大。”

  “我爱画画,我希望自己的画可以出名。”潘楠又贪心地补充了一句,“最好是一夜成名的那种,我不想等太久。”

  “没有问题。”覆梦娘说,“你很快就会凭借画作而一夜成名。”

  最后,胡娟吞吞吐吐地开口了:“我的愿望就是,希望她们三个不要再捉弄我了。”

  其他女生都对胡娟投去了鄙夷的目光。然而,这也毕竟算是一个愿望,覆梦娘微笑着说:“好的,她们三个很快就不再捉弄你了。”

  四个女生各自说出了自己的愿望,她们向覆梦娘道别,然后心满意足地往回走。

  归去的路很长,月光如水般洒在她们脚下。这里太静了,静得甚至有些恐怖。为了与恐惧对抗,艾晓莉走在最前面大声地唱歌。突然,艾晓莉的声音变成了一种刺耳的尖叫,她全身抽搐了一下,然后拼命地甩着自己的长发,像个疯子般狂奔起来。

  大家愣了一下,好不容易才追上艾晓莉。杜枫琳把颤抖的晓莉搂在了怀里,轻轻地抚着她的头发。在这种安慰下,艾晓莉抬起漂亮的脸,惊恐地说:“我……我看见了……我看见我最怕的寿西了。”

  “什么?你最怕的是什么?”大家追问。

  于是,艾晓莉幽幽地讲出了自己经历过的最恐怖的事情。

  小时候,艾晓莉经常被爸妈锁在家里自己玩。有一天,她正在阳台上捏泥巴,自娱自乐玩得正欢,突然,有一缕黑色的头发垂到了她的脸上。她吓坏了,急忙站起来,却发现有一个女人扒在阳台上,长长的头发就是这女人垂下来的。这女人脸色铁青,口鼻处都是血。她对着艾晓莉咧开嘴一笑,然后伴随着一声惨叫,她突然就掉下去了。

  后来艾晓莉才知道,那个女人就住在自己家楼上,她的丈夫是个花心大萝卜。有一天夫妻两人为了外遇的事情打了起来,丈夫失手把鼻青脸肿的妻子打下了楼。可怜的女人在下坠过程中抓住了艾晓莉家的阳台。但她还是没有逃过一死。

  艾晓莉家是十八楼。也就是说,年幼的艾晓莉看到了那个可怜的坠楼女人死前的样子,最后的样子。童年的阴影挥之不去,从那之后,艾晓莉总是在梦里看到那缕黑色的头发,而且一想到那场景,她就会不住地颤抖。

  艾晓莉的经历让其他女生无比同情。大家扶起了她,一边向前走着一边安慰她。

  突然,艾晓莉感觉到一双冰冷的手摸到了自己的脸上,她全身一个激灵,还没来得及叫出来,另外一只手又摸到了脸上:是杜枫琳!此时的杜枫琳目光呆滞,双手正像捏泥巴一样在艾晓莉的脸上乱捏。

  “啊!”艾晓莉猛地打掉了杜枫琳的手,而杜枫琳却并没有收手,她拼命地抓自己的脸,像是要把皮肤扯下来一样。三个女生冲上去好不容易把杜枫琳的手扳开,幸好没有抓坏什么地方,但是杜枫琳那恐惧的表情却非常令人难忘。她幽幽地说:“刚刚……我也看到了我最怕的东西。”

  原来,杜枫琳的爸爸是一名尸体化妆师。由于工作的时间太久,她的爸爸开始有些变态了,经常会把各种化好妆的尸体照片带到家里来,贴满整个墙壁,然后在午夜里独自欣赏。这对于杜枫琳来说像是噩梦一样。她之所以努力学习,而且对好工作如此渴望,就是希望早点儿脱离那个可怕的家庭,脱离变态的父亲。

  据杜枫琳回忆,在她还小的时候,不理解父亲是做什么工作的,于是她吵着闹着要去父亲的“办公室”玩,而父亲也就带她去了。那一天,时杜枫琳来说简直是末日。年幼的她走到一排排蒙着白被单的尸体中间,快要被冰冷和恐惧吞没了。她哭着叫着要离开,父亲却根本不理她,只是低头工作。这个时候,杜枫琳看到,父亲描绘着的那具尸体居然转过头来对着自己诡异地笑了,那张脸浓妆艳抹,生生地印在了杜枫琳的记忆里。

  “就在刚才,我又看到了那张化了妆的脸。”杜枫琳喘息着说。

  听了杜枫琳的讲述,女孩们的后背都渗出了冷汗。艾晓莉幽幽地说:“看来,覆梦娘的话没错。我们果然会看到自己最害怕的东西,接下来……”

  突然,潘楠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两只手紧紧地捂着眼睛,她尖叫道:“别出来!别出来!不!别出来!”

  惊魂未定的女生们又来安抚潘楠。几个女生都害怕极了,她们好不容易才把潘楠那长年沾着油彩的手从脸上移开,泪水已经让油彩印到了她的脸上,使得月光下的潘楠看上去有点儿吓人。潘楠说:“我又看到那个女人了,她要从画里出来了……”

  原来,潘楠热爱的美术曾经给她留下过阴影。小时候,潘楠的邻居家有一幅名画,远近闻名。有段时间,邻居的妻子失踪了,谁也找不到她,警察怀疑是邻居杀妻。但是他们一次次地来搜查,却什么都找不到。

  有一天,潘楠正好在邻居家玩,百无头绪的警察又来了。他们盘问了一会儿,然后目光突然落到了名画上:“这幅画很贵,我们都知道,所以我们每次搜查都没有碰过这幅画。这一次……”

  邻居急忙制止:“这么好的画,碰坏了你们赔得起吗?”

  警察们犹豫了。正在这个时候,名画里突然渗出血来,宣纸上晕染了红色的一片。接着,一只手从宣纸中伸了出来,那手上的肉已经发出腐烂的气味。整面墙壁似乎在发抖,一个女人半腐的身体从名画后面挤了出来,她的脸已经塌陷,眼珠就要滚出来了……

  原来,邻居杀死妻子之后,就采用了老套的“砌尸于墙”的方法。为了不被人发现,他把那幅名贵的画作挂在墙上遮人耳目。没有想到的是,名画虽然没人敢碰。但是尸体居然从画里爬出来了。

  “天啊!”听完这个故事,艾晓莉和杜枫琳吓得抱在了一起,牙齿直打颤。潘楠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突然,她的目光落到了一直默默无语的胡娟脸上:“胡娟,我们三个人都遇见了那么恐怖的事情,你一点儿都不害怕吗?”

  胡娟茫然地摇摇头。

  艾晓莉追问道:“我们三个人都出现了幻觉,你难道没有吗?比如你最害怕的事情的幻觉?”

  胡娟又摇摇头。

  三个女生对视了一下,她们的目光很复杂,但是她们什么都没有说。四个女生只是默默地向着宿舍进发。在这个过程当中,她们再也没有多说一句话。

  昨日重现

  次日的清晨,是在艾晓莉的尖叫中开始的。

  当时,艾晓莉像中电了一样从床上坐了起来,手臂直直地指向窗外,她大叫道:“那个坠楼的女人!那个女人!”

  潘楠从床上爬了起来,她先看了看平静的窗外,又看了看胡娟的空床,然后说道:“艾晓莉,别演了!胡娟已经去晨读了,演也是白演。”

  原来,昨晚发生的一切,都是艾晓莉、潘楠、杜枫琳三个女生策划好的一场戏。

  自从胡娟搬进这个宿舍开始,土气而内向的她,就成了其他三个女生嘲弄的对象。三个女生找过各种机会捉弄胡娟,而胡娟从来不反击。这种宽容恰好助长了她们的胆子,她们的做法越来越过分。毕业前夕,三个女生决定:最后一次捉弄胡娟,一定要惊天动地。于是她们借用了学校里关于覆梦娘的传说,拉胡娟一起下水。三个女生在归来的路上分别表演自己遇见了恐怖场景,为的就是吓胡娟,她们等待着欣赏胡娟全身发抖的样子。

  然而意外的是,昨晚她们的表演那么真实,却一点儿都没有吓到胡娟。胡娟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正常生活。

  “唉,没想到大学四年最后一次捉弄胡娟,我们居然失败了。”杜枫琳叹息道。

  艾晓莉却并没有像往常一样附和,她的脸色依旧苍白得可怕,她颤抖着说:“不是演戏……就在刚才,我真的看见我最害怕的场景了,那个坠楼的女人!她在窗外对着我笑,和小时候—模一样!”

  艾晓莉的话音刚落,蜷在角落里的潘楠突然大叫起来:“别出来!别出来!”她的手指向了宿舍里惟一的一幅画,仿佛有什么东西就要从画里出来了。那幅画上只有一朵血红的玫瑰,然而在潘楠的眼里,那玫瑰已经变成了破墙而出的女人尸体。

  杜枫琳惊诧极了,她急忙下床。然而,在低头找拖鞋的时候,杜枫琳突然发现有一张浓妆艳抹的脸从床下探了出来,对着她诡异地一笑。这不正是她小时候看过的那张脸吗?

  顿时,宿舍里尖叫声一片。

  昨晚她们表演的一切,今天全都成真了。

  那么,她们许下的愿望,也会成真吗?

  扭曲的愿望

  “早知道覆梦娘真是灵验的,我就不去试了。”艾晓莉一边走一边说,“今天早晨吓死我了。”

  杜枫琳也喃喃地接道:“唉,关于覆梦娘的传说那么离奇,所以我一开始笃定那不会是真的。现在弄成这样,我有点儿后悔了。”

  “没什么可后悔的。”潘楠突然说道,“既然我们都按照覆梦娘所说的那样看到了恐怖的场景,那么我们的愿望应当就会实现了。晓莉要重新得到男友了,枫琳要找到工作了,而我要出名了。这样不是也很好吗?”

  想到此处,三个女生又开心起来。正在这个时候,艾晓莉的手机响了,居然是前男友打来的!

  艾晓莉激动地接听,话筒里男友的声音很深情,甚至有一丝颤抖:“晓莉,我要回到你身边了,再也不离开你了。”

  突然,艾晓莉听到头顶上传来了巨大的呼啸声,一个沉重的物体当头砸了下来。潘楠和杜枫琳尖叫着跑开,艾晓莉却因为沉浸在甜蜜里而没有反应过来。

  “砰——”坠楼而下的男友正好砸在了艾晓莉的身上。血从两个人的身体里涌了出来,汇集到了一起。艾晓莉的身体还在抽动着,她的耳边还隐约回荡着刚刚的话:“晓莉,我要回到你身边了,再也不离开你了。”

  他这一辈子再也不会离开她了,因为他的“一辈子”已经结束了。

  艾晓莉的死,让潘楠和杜枫琳一直无法接受。她们为自己的玩笑而后悔,而胡娟,却像往常一样,什么都没有改变。

  为什么胡娟没有看到恐怖的场景?

  毕业的日子越来越近了,这一天,杜枫琳突然接到校办公室主任的电话:有人帮她找了一个非常好的工作!高薪,清闲,而且竞争压力小!

  杜枫琳开心极了,她急忙向校办公室冲去。主任已经备好车在等着她了,杜枫琳问也没问就钻进了车里。直到车子开出了市区,杜枫琳才想起问一句:“主任,我的工作是什么?”

  主任的表情很凝重:“首先,我要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你的父亲,在为……为那个化妆的时候,心脏病突发,去世了。”

  杜枫琳全身一个激灵,关于父亲的种种恐惧都涌上了心头。

  “另外……按照你父亲的遗嘱,他希望你可以继承他的职业,并且委托学校把你带到工作的地方。”说到这里,主任眼里有些不忍,“杜枫琳,你也别太想不开了,其实这份工作也不错。高薪,清闲,而且行业竞争压力小,算是好工作了。”

  顿时,杜枫琳的脑海里浮现出了那些浓妆艳抹的脸,她拼命地摇着车门,却无论如何也打不开。

  杜枫琳的尖叫,一阵阵地传来。然而车子,还是向着那个满是尸体的地方开去。

  杜枫琳所发生的一切,潘楠全都不知道。此时,潘楠正兴奋地观赏自己的新作。就在刚才,她接到了一个重要的电话:她的新作《樱花之恋》受到了著名画家陈先生的青睐,陈先生希望她把原作带到他的私人画室接受评点。

  即将成名的幸福感让潘楠全身都在颤抖着。她把画小心地包好,然后急匆匆地向外走。一边走,潘楠一边想:我只是把画作的照片发了过去,居然就这么被看好;如果我拿了原作过去,说不定陈先生会帮我开一个画展,大手笔地做宣传,而且……

  潘楠想得太投入了,以至于她根本就没有注意马路上飞驰的车辆,也没有听到那尖利的刹车声。就在那一瞬间,潘楠和她的画一起被撞飞,划出一道用画笔无法勾出的曲线,然后重重地摔到地上。

  画布扯开了,潘楠的血溅到了《樱花之恋》上,为原本美丽的画作添上了更加残酷更加迷离的美。路边的人都驻足了,他们呆呆地盯着地上的画,被这种难得一见的死亡之美所征服。

  潘楠,就在这美丽中闭上了眼睛。她不会知道:在她死后,这幅《樱花之恋》成为旷世奇作,她真的一夜间成名了。

  艾晓莉想要男友再也不离开她。

  杜枫琳想要找一个高薪清闲的好工作。

  潘楠想要自己的画一夜出名红遍万家。

  她们的愿望都实现了,然而,却不是通过她们想要的方式。

  她们不相信

  如果你很认真地看了这个故事,那么你会发现,这个故事里有个例外:胡娟。

  她既没有看到恐怖的场景,也没有实现自己的愿望,难道是覆梦娘不灵验了吗?

  当然不是。

  又是一个夜晚,少了三个女生的宿舍静得有些可怕。胡娟犹豫了一会儿,然后动身去了覆梦娘那里。推开门,覆梦娘亮晶晶的眼睛溢出了笑意:“宝贝,你来了。”

  “妈,我觉得孤独。”胡娟坐下来,喝了一杯热水,“这么多日子以来,她们一直欺负我捉弄我,我恨死她们了。我之所以一直没有报复,就是为了等待一个最完美的时机。现在,她们全都得到了报应,我却觉得很孤独,这是为什么呢?”

  “不要多想了,我的宝贝。”覆梦娘说,“她们做错了事情,本来就应当受到惩罚。这件事我也有错,你本来不应当属于那个世界,我不应当让你去那里上大学。”

  胡娟点点头:“没错,我不应当去上大学。因为,我的同学们都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扭曲的愿望,也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报应。”

  风,呼啸着吹过,却在接近覆梦娘的小屋时,扭曲地改变了方向……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