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历史故事 > 中国历史故事

解忧公主是谁 解忧公主与冯嫽什么关系解忧公主结局如何

小故事网 解忧公主的故事 时间:2016-01-22

  曹操在《短歌行》里曾吟咏:“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惟有杜康。”杜康酒是曹操甚至是一大批文人雅士,解忧的良药,而大汉王朝的解药,就是刘解忧。解忧,解忧,这一个柔弱的女子是如何为汉王朝解忧的呢?

  千百年多少平民女子羡慕皇宫贵族的生活,多少姑娘做梦都想当一天公主,公主出身高贵,地位尊贵,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还每天打扮得美美的,这都是外人眼里的公主,而实际上公主的日子也不是这么好过的。

  出生于汉朝的刘解忧,是汉朝的公主,她是皇族出身,她的祖父刘戊曾是雄踞一方的楚王,刘戊是个大英雄,所谓时势造英雄,在战乱的年代,刘戊是顺应了时局出现的枭雄,可能他的野心远远不只是屈居一方的小王,但是不幸的是,在后来参与同姓诸王的“七国之乱”,兵败身亡,从此,刘戊这一家就活在了被帝王猜忌和排挤之中。到刘解忧这代,虽然天下局势已定,国泰民安,但是边疆还是不时会出现匈奴入境的现象,有了罪臣江都王刘建之女刘细君远嫁乌孙国的先例,刘解忧也是罪臣之后,自然就成为了汉武帝下一次和亲的人选。

  要说和亲,这个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汉武帝也不想和亲,只是当时形势所迫暂时还没有想到合适的方法,怎么去对付匈奴,只有靠和亲来稳定边疆的战事。汉朝时期的匈奴为什么这么猖獗,都是给汉朝历代皇帝给惯得,这和亲是始于汉高祖刘邦。汉初,天下初定,士卒疲于征战,大家都不想再打仗了,怎么办呢?只有以汉朝宗室女嫁给匈奴单于为阏氏,向匈奴表明自己都肯把女儿嫁给你们了,汉朝和匈奴从此就是亲家了,就是兄弟了,汉王朝不仅送女儿还每年定时给匈奴送点什么絮、缯、酒、食,双方互称兄弟,进行贸易活动。原本只是汉高祖刘邦采取的权宜之计,谁知,这一计谋就沿用到了汉武帝时期。

  而在这个期间,汉王朝经历几代君王,匈奴在北方是日益强大,并且更加猖獗,匈奴看到原来汉朝的皇帝都很好欺负,就更加肆无忌惮了。既然,你舍得把女儿嫁给我,那么给我你的国家又有什么不舍得的。抱着这种心态,匈奴胆子才越来越大,经常南下骚扰住在边疆的百姓,而汉王朝见识过这些生活在北方草原上的粗鄙之人,觉得他们简直就是一群野狼,谁让汉朝没有匈奴强悍呢,只有先当孙子暂时忍了。

  时代变化,一年年过去了,未央宫几经易主,终于到了汉武帝执政的时候,汉武帝是个很有野心的帝王,他精干、勇敢,争强好胜的性格使他不想像先祖一样,向匈奴装孙子卖乖,汉武帝刘彻在执政初期,依旧沿袭先祖休养生息的政策,不想与匈奴发生更多的纠纷,在汉武帝元光二年(公元前133年)以前,依旧实行“和亲政策”,也赢得了休养生息的机会,取得了经济的快速发展。从汉武帝元光二年到元狩四年,实行“征讨政策”,不但没有征服匈奴,反而把自家给搞衰了,吃了亏了刘彻,再也不敢轻举妄动,只好先安抚匈奴,继续做一只被宰的小白兔。

  汉朝对长期南下侵扰的匈奴,汉武帝曾接连进行大规模军事反击,为结成对抗匈奴的联盟,武帝便将侄子江都王刘建之女刘细君作为和亲公主,嫁给乌孙国王猎骄靡,猎骄靡死后按照北方游牧民族的风俗,刘细君嫁给了他的孙子军须靡,太初四年,才嫁到匈奴没几年,刘细君就郁郁而终。

  刘细君去世,汉武帝再以刘解忧为公主,嫁给军须靡为妻。解忧公主嫁给军须靡为妻,丈夫确实待她也不错,没有受过什么大的委屈,军须靡与胡人妻子育有一子,军须靡临死前对堂弟翁归靡说孩子太小不能执政,希望他能先执政治国,待孩子成年后再把政权给他,堂弟答应了,不仅把接手了哥哥的江山,连他的儿子和媳妇都一并收下了,解忧公主就又成为了翁归靡的妻子。

  这个翁归靡对解忧也还不错,婚后生有三子二女,因为肥王翁归靡对解忧是关怀备至、言听计从,所以汉廷与乌孙国的密切关系,双方信使往还,不绝于途。嫁到乌孙国被冷落的匈奴公主可不干了,她多次向娘家人告状,诉说自己不公正的对待,这位以后两大部落交战埋下了伏笔。

  随着解忧公主一同而去的众人里,有一个不能不浓墨重彩的叙述,她就是随解忧公主一同远赴西域的侍女冯嫽。冯嫽起初是作为解忧公主的侍女陪嫁到乌孙的。但是由于冯嫽与解忧公主秉性相合,都是敢作敢为,不让须眉的女中豪杰。因此来到西域乌孙之后,她们就成立无话不谈,形影不离的金兰好姐妹了。冯嫽不但很快就适应了乌孙的生活习俗,而且很快就学会了骑马射箭和当地乌孙人的语言、文字,风俗习惯。后来,还嫁给了乌孙国的一位右将军为妻,冯嫽、解忧这两姐妹,为乌孙国和汉朝之间架起了一座合作和沟通的桥梁。

  当年卫青、霍去病远征匈奴的时候,乌孙国还帮忙拦截了一下,此战匈奴大败,汉代北方边疆得到了一个较长时期的平静。乌孙国和汉朝的关系更加水乳交融,解忧公主和冯嫽在乌孙国的地位也是一天高过一天。

  但是,好景不长,肥王翁归靡一病不起,王位归还了泥靡,这泥靡是匈奴公主的儿子,汉朝打败了匈奴,泥靡当然不会放过汉朝和在乌孙国的解忧公主,当了国王的泥靡,倒行逆施、暴虐无道的手段,弄得人民怨声载道,大家都称他“狂王”。解忧公主按照习俗还是嫁给了泥靡,二人育有一子,但是夫妻感情却不怎么好,而这位“狂王”居然杀掉了肥王的一个儿子,乌孙国局势风起云涌。

  若干年过去了,解忧公主生的几个王子都病死了,乌孙国人都归附匈奴公主所生的乌就奢,此时,汉朝已大不如从前,解忧的处境也不复当年。她在匈奴生活了五十多年,在乌孙国的几个男人之间流转,就像个物品一样,毫无选择和尊严可言,如今在远隔千里的异域经历了四朝三嫁,受尽委屈,于是上书表示“年老思故乡,愿得骸骨归汉地。”汉宣帝为之感动,派人把他给接回来了。

  历史不是英雄个人的凯歌,它是男人写成的一本书,也是女人写成的一部传奇,我们记住了奏响凯歌的英雄,也该记住用青春和血泪换来和平的巾帼。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