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作文首页 > 诗词 > 宋词精选

“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范仲淹《苏幕遮》全诗翻译赏析

小故事网 时间:2016-06-13 苏幕遮(范仲淹)

【原文】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

  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

  黯乡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

  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译文】

  碧云飘悠的蓝天,黄叶纷铺的大地,萧瑟秋色连着江中水波,波上寒烟迷漫肃杀苍翠。一抹斜阳映照群山天连着水。绵绵密密的芳草不谙人情,一直铺到斜阳照不到的山外。

  默默思念故乡黯然神伤,缠人的羁旅愁思难以排遣,除非是夜夜都做好梦,在好梦中才能得片刻安睡。不想在明月夜独倚高楼望远,只有频频地将苦酒灌入愁肠,一杯杯都化作相思的眼泪。


【赏析一】

  范仲淹(989—1052),字希文,苏州吴县(今江苏苏州)人,官至参知政事,北宋著名文学家,政治家。在诗词散文方面都有很高的成就。“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是他最崇高的人生观。有《范文正公集》传世。

  本篇是一首写羁旅思乡之感的小令。作品描写的是秋天的一望无际美丽景色,然而,美景可望,故乡却遥远不可及,由此,词人便生出不尽的乡思之情。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近写,点明了季节——秋天,背景壮阔浑厚。“碧云天,黄叶地”二句,一高一低,一仰一俯,展现了秋天特有的的苍茫与高远。“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又落笔于秋水与寒烟之上:秋色与秋波相连于天边,而依偎着秋波的则是空翠而略带寒意的秋烟。在这里,碧云,黄叶,绿波,翠烟,构成一幅壮阔而又浑厚的背景。

  “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远写,点名了时间——天色将晚,画面辽阔深远。“山映斜阳天接水”将青山摄入画面,使天、地、山、水斜阳融为一体,交相辉映,此为写实。“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则由眼中实景转为写意中虚景,将乡愁与羁旅之愁苦隐寓其中。

  “黯乡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黯乡魂,追旅思”直接托出心头挥之不去、纠缠不休的怀乡之情和羁旅之思。“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是告诉人们,只有在美好的梦境中才能暂时泯却乡愁。“除非”一词,强调舍此而别无可能。但天涯孤旅,“好梦”难得,乡愁也就暂时无计可消除了。

  “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明月楼高休独倚”一句承接上文,夜间为乡愁所扰而好梦难成,便想登楼远眺,以遣愁怀。然而,皎洁的明月反而使其倍感孤独与怅惘,于是不由得发出“休独倚”之叹。结句“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可以清楚地看出词人是想要借饮酒来消解心中的愁思,可是这一遣愁的努力不但无济于事,反而落得个酒入愁肠愁更愁,令相思的泪水纵流难收。

  这首词言辞婉丽,深情绵邈,写法别致。上阕写景,以气象宏大浑厚,意境深远,为下阕抒情设置了背景。下阕直抒胸臆,情致深婉。另外,词人描写的着眼点采取了由上及下,由近到远的顺序,使诸多景物巧妙地溶为一处,清新而又色彩斑斓。

苏幕遮


【赏析二】

  这首词描绘了秋天寥廓苍茫、零落凄清的景色,抒发了作者的离愁别绪。苏幕遮,词牌名。

  上片描绘秋色。

  “碧云天,黄叶地”勾出秋季景色的特点:秋高气爽,碧空万里;金风阵阵,黄叶翻飞。这两句一写“天”,一写“地”,为读者勾出了一个清澈剔透、色彩绚丽而又广阔无际的秋色图。

  接着又以天水相接,斜阳映山来描绘秋色。“天接水”写眼前景的浩渺无际;“斜阳”点明傍晚时分,落日余晖,彩霞万里,映得满山红遍,水天一色。就在这千里秋色、满日斜晖之外却是那远接天涯的芳草。芳草,暗指作者的家乡,隐喻着离情。芳草延伸遥远,无边无际,所以词人觉得它似乎比斜阳更远;斜阳尚可见,而故乡不能见,因此备觉伤怀,无怪乎要“芳草无情”了。

  词的上片从山引出斜阳,从斜阳引出芳草,从芳草的远在斜阳之上,转而直抒胸臆。目光越来越远,感触越来越深,最后才逼出“芳草无情”四个字,这不正是在一片萧瑟秋景的映衬下,伫望家乡,怀念亲人的感情,愈见其深邃沉挚了吗?

  下片直抒胸臆。

  “黯乡魂,追旅思”是总写乡愁。这个“追”字是紧紧追随、缠扰不休的意思,它突出了思念家乡之情无尽无休。下面分写这个“追”字。“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这是说除非夜里,才能摆脱“愁思”,才能得到慰藉,此外,不管何时,都是愁苦不宁的。“明月楼高休独倚”就是说,即使明月照高楼,清景无限,你也不要去倚楼远望,因为再望也望不到家乡和亲人;何况一个人“独倚”,会更增加惆怅。这就更深一层写出了乡思之苦。

  那么,“何以解忧”呢?“唯有杜康(酒)”了。可是“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这两句便是“借酒消愁愁更愁”的同义语,而含蕴更深,愁情更重,终于掉下眼泪。

  全词上片写景,下片抒情。景,抓住秋天的特色,着意渲染,色彩绚丽,而又意境开阔;情,是思念故乡之情,围绕着愁思的“追”字,总写分述,层层展开,深沉缠绵,酣畅淋漓。因此,前人评这首词“前段多人丽语,后段纯写柔情,遂成绝唱。”


【赏析三】

  此词抒写乡思旅愁,以铁石心肠人作黯然销魂语,尤见深挚。

  “碧云天,黄叶地”二句,一高一低,一俯一仰,展现了际天极地的苍莽秋景,为元代王实甫《西厢记》“长亭送别”一折所本。

  “秋色连波”二句,落笔于高天厚地之间的浓郁的秋色和绵邈秋波:秋色与秋波相连于天边,而依偎着秋波的则是空翠而略带寒意的秋烟。这里,碧云,黄叶,绿波,翠烟,构成一幅色彩斑斓的画面。

  “山映斜阳”句复将青山摄入画面,并使天、地、山、水融为一体,交相辉映。同时,“斜阳”又点出所状者乃是薄幕时分的秋景。

  “芳草无情”二句,由眼中实景转为意中虚景,而离情别绪则隐寓其中。埋怨“芳草”无情,正见出作者多情、重情。

  下片“黯乡魂”二句,径直托出作者心头萦绕不去、纠缠不已的怀乡之情和羁旅之思。

  “夜夜除非”二句是说只有在美好梦境中才能暂时泯却乡愁。“除非”说明舍此别无可能。但天涯孤旅,“好梦”难得,乡愁也就暂时无计可消了。

  “明月楼高”句顺承上文:夜间为乡愁所扰而好梦难成,便想登楼远眺,以遣愁怀;但明月团团,反使他倍感孤独与怅惘,于是发出“休独倚”之叹。

  歇拍二句,写作者试图借饮酒来消释胸中块垒,但这一遣愁的努力也归于失败:“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全词低徊婉转,而又不失沉雄清刚之气,是真情流溢、大笔振迅之作。

苏幕遮


【赏析四】

  这是一首描写羁旅乡愁的词。题材基本上不脱传统的离愁别恨范围,但意境的宏阔却是此类词少有的。前人有云:“以铁石心肠人作黯然销魂语,尤见深挚。”

  上阙写景,秾丽阔远的秋景,景中含情,处处暗透乡思,借景抒情,情景交融。“碧云天,黄叶地”二句,从大处落笔,一高一低,一仰一俯,浓墨重彩的展现出一派长空湛碧,大地澄黄的高远境界。全无传统文人笔下常见的萧飒悲秋之气,天地万物聚于笔端,摇曳生姿,情态万千。元代王实甫《西厢记》中“碧”字原本形容水的视觉效果,如“漫江碧透”。此处写天空,主要突出天空的澄澈明净,如此醉人的大块翡翠中,在点缀上朵朵絮状的白云,随风变幻,更添风采。俯视和碧天白云相对的褐色的土地上展示着成熟后的另一番韵致,带来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如静下心来闭上眼睛用心去听或许你会听到脚踏在落叶上发出的悉悉簌簌的声响。意境宏阔,色彩明艳。

  “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此二句落笔于高天厚土之间的浓郁秋色和绵邈秋波,意境更显空邃。秋色,承上指碧云天,黄叶地。这湛碧的高天、澄黄的广野一直向远方伸展、连接着天地尽头的淼淼秋江。张目远眺,好像一位性情豪放的画师将手中的绚烂色彩肆意的泼洒在天宇之间,挥就一幕巨幅的山水画,甚为写意。而在这看似明媚、清艳的底色上,在这放纵性情的莽苍之间,却蒙上了一层轻纱。“波上寒烟翠,”“翠”字用字极佳,烟霭本呈白色,但由于上连碧天、下接秋波,远望即与碧天同色而莫辨。正所谓“秋水共长天一色”,所以说“寒烟翠”。“寒”字此处运用通感,从人的肤觉上突出了这翠色烟霭在人内心引起的秋意感受。无独有偶,王维《山中》诗中有“空翠湿人衣”句与此有异曲同工之妙(这无边的绿浓重的几乎可以溢出水分来,诗人整个身心都受到它的浸染、滋润,以触觉来形容视觉感受)。山中的秋波,像位含情脉脉的女子,面笼轻纱,犹抱琵琶半遮面,欲语还休,万种风情都化进回眸一笑的娇羞里。给原本如镜的画面,投下了一颗小石子,打破了原有的平静,漾出了灵动的涟漪,增添了一丝动感。这里,碧天、黄叶、绿波、翠烟构成了一幅色彩斑斓的画面。“山映斜阳天接水”复将青山入画,又将天、地、山、水融为一体,交相辉映。“斜阳”又点出所状者乃是薄暮时分的秋景。又让人心中不免升起“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哀伤与落寞。

  “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草木本无情,在此有意位草木添缀一词“无情”似乎芳草本应有情之物。埋怨草木无情,实则着作者主观之情于客观之物上,更增添了哀伤与落寞之感,见出作者的多情,重情。此处实为由眼前实景转为意中虚景,而离情别绪则隐寓其中。“芳草”历来也是别离主题赖以生发的意象之一。如相传为蔡邕所作的《饮马长城窟行》:“青青河畔草,绵绵思远道。”李煜《清平乐》:“离恨恰如草,更行更远还生。”芳草多是多情、重情的象征。这里的芳草同样是乡思离情的触媒,它遥接天涯,远离故园,更在斜阳之外,使望远怀乡的羁旅游子难以为情,而它却全部不管人的情绪,兀自在碧天澄野中抱守“无情”。此处,方由写景隐逗处乡思离情。整个上篇写秋景,色彩秾丽,意境高远。毫无衰飒之味,更无悲秋伤春的陈腐之气,而悠悠怀乡之情也从天涯芳草的景物中暗递,读来却是羚羊挂角,无迹可求。

  过片紧承芳草天涯,直接点出“乡魂”、“旅思”,乡魂即思乡的情思,与“旅思”义近。两句径托出作者挥之不去,纠结不已的怀乡幽情与羁旅愁思。“旅思(sì)”,即在外作客的惆怅。“思(sì)”,意念。“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只有在美好梦境中才能暂时泯却乡愁。“除非”点明舍此别无它计。但天涯孤旅,“好梦”难得,乡愁也就暂时无计可消了,真是“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明月楼高休独倚,”登高凭栏,多传达乡思之情,报国之志和壮志难酬的悲伤与激情。如杜甫《登高》:“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李煜《相见欢》:“独自莫凭栏。”

  此处,作者夜里为乡愁所扰,辗转反侧,好梦难成,便展衣推户,想登楼远眺,以遣愁怀,但同照九州的圆月,反使他倍感孤独与惆怅,难遣胸中块垒,于是乎发出“休独倚”之叹。

  “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也不成寐,故想借酒以浇胸中之快垒。可酒却是多情之物,举杯销愁愁更愁。酒入百结愁肠,却都催生成无尽的相思之泪。全词低徊婉转,而又不失沉雄情刚之气。读来句句真情流溢。


【赏析五】

  《苏幕遮》是一首抒写思乡之情的词作,题材上极为普通,仍是传统的悲秋思乡,但与众不同之处在与其阔大的意境,这从词的开头两句便可看出。

  此得上片写景,是为下片直接事情做铺垫。开头四句,大笔勾画出肃杀的秋景,碧云、黄叶、清波、寒烟等一组意象构成了一种凄凉悲愁的氛围,同时“碧云天,黄叶地”也给人以十足的画面美和诗意美。此外,这里写景的妙处还在于,用三种极具表性的颜色,即“碧”、“黄”、“翠”来描绘“秋色”,是以秋的主色调全在这里了。而“山映斜阳水接天,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此三句使用天地、山水、燮阳、芳草等又一组意象,构成一个壮阔而凄凉的境界。此处“芳草”是乡思离情的触媒。自屈原《楚辞。 招隐士》写“王孙游兮不归,春草生兮萋萋”后,古人诗词中多用芳草联系乡思别情。孤儿,此处的“芳草”亦是此用意。它遥接天涯,远连故园,更在斜阳之外,使瞩目望乡的游子难以为情,而它并不懂人情,所以“无情”,词写到这里,已经透露出了景中的思乡之情,但这种悠悠的思绪,却是从芳草天涯、夕阳斜照的谢景中暗暗透露出来的,是以十分自然,这种由景及情的自然过渡,手法极为高妙,写来毫不着迹。

  过片紧承上片芳草天涯、山映斜阳所透露的思乡之情,只是此处已由暗透转为直接电触。“黯乡魂,追旅思”,此二句是词人写自己思乡的情怀黯然凄怆,羁旅的愁绪重叠相续。“乡魂”、“旅思”都是指思乡的情思,其意相近,此处用上下互文对举,带有强调的意味,更是突显词人飘泊异乡时的深深乡思之情,强化了乡思之苦。

  “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九字作一句读。“除非”二字,足见词人面对着深深的乡思,别无他计,只得“明月楼高休独倚”。“好梦”是词人因不堪旅思之苦而萌发的希冀,可谓反言愈切,倍增悲情。而“休独倚”正是词人劲节上句的无奈,所发感慨。此处“明月”一词起到了点明时间的作用,从上片的“斜阳”到此处的“明月”,显示出时间在流逝,而词人的乡思之苦却不去反更添了。另外,此处的“楼高”、“独倚”是在提醒读词人,上片所见之景,正是独倚高楼所见。只有登高方可见到如此开阔的景色,而独自一人,才会有那么多的感伤。这里这样写,是使词的上片的血境遇下片的抒情自然的融为一体。

  “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此二句,正是反用了曹操《短歌行》中的“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只有愁无限,夜不能寐,无计可施时,才借酒浇愁,殊不知“举杯消愁愁更愁”,正是欲遣乡思反更增乡思苦。此处“化作相思泪”很是形象:到底是“酒”化作了相思泪,还是“愁”化作了相思泪呢?只怕是酒入肠后化作愁吧!词到这里,郁积的乡思旅愁在各种外物的触动下,已发展到最高潮,这词也就在这难以化解的愁绪中暗然收束了。至此,这思乡之苦已经是发挥得淋漓尽致了。

  总体来说,这首词的上片是纯粹的写景,下片是抒情,此种结构在宋词中是极为普遍的,而在抒情方式上来讲,这首词也并无极为突出的亮点。而它的妙处正是在于丽景与柔情的统一,在于阔远之境、凄丽之景与深挚之情的统一,是以清朝人邹祗谟在《远斋词衷》中对其评价说:“范希文《苏幕遮》一调,前段多入丽语,后段纯写柔情,遂成绝唱。”范仲淹的这首《苏幕遮》写景之处,很能显现词人广阔的胸襟,而抒情之处,虽柔却有骨,深挚不流于颓靡。一首悲秋思乡的小词,却也能写得境界扩元,不局限于闺阁庭院,可见词人的非同一般。

分页:1 2 3 下一页
诗词精选
对诗词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