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作文首页 > 诗词 > 宋词精选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苏轼《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全诗翻译赏析

小故事网 时间:2016-06-13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苏轼)

【原文】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译文】

  十年生死相隔音讯渺茫,即便是强忍着不思念,你的形影也永远难忘。如今你静卧在千里外的孤坟里,我到哪里去诉说心中的凄凉。纵此相见了你也不会认出我,我现在是满脸尘土,两鬓如霜。

  夜里我在梦中忽然返回家乡,在小屋的窗前,你正打扮梳妆。我们相对无言默默凝望,只有泪水簌簌流下千行。料想年年最让我伤心的地方,就在这明月之夜,长满小松林的坟冈。


【赏析一】

  从标题看,苏轼这首词是“记梦”,而且明确写了做梦的日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梦境也是现实生活状况及其精神境界的间接的表现。

  词作开始,词人写道:“十年生死两茫茫。”“ 十年”指结发妻子王弗去世已十年。妻子去世已经十年了,生死相隔,活着的人和死去的人都茫然无知了。是的,生死两茫茫。词人接着写道:“不思量,自难忘。” “思量”即想念人。这两句的意思是说,不想让自己去思念,自己却难以忘怀。也就是想忘却而反而忘却不了。这里,暗示了词人与妻子王弗的情感很深。词人写道:“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千里”即王弗葬在四川眉山,与苏轼任所山东密州,相隔遥远,故称“千里”。一个“孤”字,不但表明各自一方的孤独,而且也暗示了词人孤独与痛苦的心理。“孤坟”一词引用了孟启的《本事诗·徵异第五》。其中记载了姓张的,妻孔氏赠夫诗:“不忿成故人,掩涕每盈巾。死生今有隔,相见永无困。匣里残妆粉,留将与后人。黄泉无用处,恨作冢中尘。有意怀男女,无情亦任君。欲知肠断处,明月照孤坟。”苏轼取其后两句中的“孤坟”来指其妻王氏之墓。我们知道,在这十年间,苏轼因反对王安石的新法,颇受压制,心境悲愤,外放密州,甚至入狱,无论在生活上,抑或在精神上都是困苦的,压抑的。可以说,痛苦之悲,凄凉之感不言而喻。然而,爱妻的孤坟远在千里,诗人也远在他乡,真“无处话凄凉”。因为“无处话凄凉”,而“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了。是的,即使相逢也应该不会认识,因为四处奔波,灰尘满面,鬓发如霜了。是的,人老了,精神也憔悴了。当然,这里的“尘满面,鬓如霜”,不但是说岁月流逝而人老去,而且也暗示了自己所遭受的痛苦使人憔悴不堪。其中,“纵使”用得很妙,这是一个退步假设,在这里有不可为而为之的意思,这不但照应了诗题中的“记梦”,也暗示了自己对亡妻深厚的思念之情——希望见到亡妻。

  以上是实写,写现在,写自己做梦了的事实。接着,下片开始写道:“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 “幽梦”即隐约梦境。“小轩窗”指小室的窗前,“轩”即门窗。意思是说,晚上,忽然在隐约的梦境亡妻回到了家乡,正在小窗前对镜梳妆。这里,词人承上写了进入梦境。这是叙述,是虚写。首先,写在梦中见到了亡妻王弗,看到王弗和生前一样在镜子前面梳妆。这里必须注意,词人选择梳妆的细节,是很有意义的,说明了王弗是一个遵守“三从四德”的好女人(古代衡量女人的标准就是“三从四德”)。所谓“三从”是指封建社会的女性“未嫁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的规定。所谓“四德”是指封建社会要求的女性做到“德”、“容”、“言”、“工”。苏轼写王弗梳妆,就是注重了“容”,即容貌,容颜。这就表现出了王弗是一个端庄、稳重、守礼的女人。词人接着写道:“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 顾”即看。相互看着,说不出话来。这一句是情感的停顿,是情感的凝固,也是情感升华到极点,真有“此时无声胜有声”(白居易《琵琶行》)的伤情。无言的以对恰是千言万语都无法表述清楚的。词人在此留下了审美空白,给人以无尽的想象和最深沉的感受,而且使词作的想象空间拉出来,有效地提高了词作的审美意境。无言以对,却“唯有泪千行”。无声有形。以泪洗面,伤心之至,千言万语,唯在这无言的“泪水”之中。其次,有回到现实中来。在这样的情景之下,词人写道:“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肠断处”即王弗坟地。“短松”即指矮松。这几句的意思是说,料想那明月照耀着、长着小松树的坟山,就是年年思念妻子而痛欲断肠的地方。词作的结尾,直抒胸臆,道出了对逝去的妻子王弗的想念,也表明了对自己孤独生活的伤感。其中,“明月”表现出了相思之情。“短松冈”表现了“断肠”的悲凉。这几个意象不但通俗,而且也很形象、含蓄,符合诗词的审美需要。

  在艺术上,首先,全词情意缠绵,字字血泪。正如陈师道所说的:“有声当彻天,有泪当彻泉。”其次,实境与虚境的结合,或者说,现实与梦境的结合,提高了词作的境界,表现出了深沉的情感。再次,意象的选择很有情感性,不但更好地抒发了思念之情,也引起人的想象和思考。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赏析二】

  后人从苏东坡写的《亡妻王氏墓志铭》可以查知,苏东坡19岁时和年仅16岁的王弗结婚,婚后二人生活十分美满,王氏聪明贤淑,孝敬公婆,夫妻之间感情极深。可惜27岁时王弗便因病去世,这对苏东坡的打击非常大。东坡写这首悼亡词是在宋神宗熙宁八年(1075)的正月二十,东坡梦见了自己的爱妻,伤心感慨之余写下了这首千古名词。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东坡与妻子是少年夫妻,其恩爱程度自不待言,如今妻子已经去世十年了,这十年里东坡在仕途上历经坎坷,历尽磨难,东坡说“不思量”实则是时刻思量,虽然而今继室在堂,儿女绕膝,口不能每日都说,而心里未尝一日忘记爱妻。“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东坡身在密州,妻子身葬祖茔之侧,虽然妻子自己的母亲的亡魂可以作伴,但是孤坟冷落,远隔千里,凄凉滋味,苦不待言,妻子在那个世界是孤单的,而自己又何尝不是万分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这时的东坡分明陷入了对妻子思念的痴迷之中,这种痴痴的痛苦,痴痴的悲凉,让东坡将自己的梦境和现实纠缠在一起。即便能够相逢,而今的东坡已经是满面征尘,两鬓白发了,爱妻还能认出自己吗?这是东坡的假设,这是一切有情人的梦想,自己而今已经没有了当年的痕迹,但是情感较之当年更为沉痛。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下片在上片情感铺垫的基础上才进入“记梦”的主题,在梦中东坡看到了什么呢?原来这位远离故乡的词人又梦到了故乡故宅,在以前的窗口看到了曾经那么熟悉的场景,自己的爱人还像当年一样,情貌依然,对镜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唯一不同的是,二人面面相觑,没有了当年的欢乐,双双沉默不语,热泪千行。这“无言”二字包含着东坡对妻子的思念之情,多少相思,多少挂念,而今真的不知从何说起。这个梦让东坡回到了过去,这个梦,又让东坡把过去带回了现实,它时刻藏在东坡的心里。

  “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结尾三句,将梦境拉回到了现实之中:明月之夜,短松冈下,无限凄凉,东坡料到自己长眠于地下的爱妻,在这样的夜晚,时刻眷恋尘世,时刻在思念着自己,应该和自己一样柔肠寸断了。此种手法,代亡人说出肺腑之言,实则是自己的肺腑之言,东坡此刻,真痴人也。


【赏析三】

  上片写尽了相思之苦,下片即转入写梦。因“思 ”而成“梦”,先写所“思”后写所“梦”,自然成章。“思”是“梦”的基础,“梦”是“思”的幻化。上片词意虽不涉梦,但写“思”即是写“梦”,仍然切合 “记梦”的题意。“夜来幽梦忽还乡”,笔墨轻巧地一转,即十分自然地折入写梦。“梦”是“幽梦”,一“幽”字写出了梦境之缥缈朦胧。 一个忽字,也点出了梦境的恍惚迷离之情状。

  “小轩窗,正梳妆”看似梦境记实,实际是恩爱夫妻平居生活的生动写照。往时,不知有过多少次,爱妻在小轩中临窗梳妆,诗人一旁怀着愉悦的心情观看、欣赏,或许还指点评说呢。诗人抓住了这一具有典型特征的生活片断,写出了一对年轻夫妻相亲相爱的和美关系和幸福生活的情景。

  “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十年死别,思念至苦,一旦相见,该有千种哀愁、万种凄凉要向对方倾诉;然而,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泪流满面,却是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无言胜过有言,四目相视,两心相印,万千思绪尽在其中了。

  “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三句总束 全词,是感情发展的高潮。“短松冈”,是说种着矮小松树的山冈,承上片“千里孤坟”,指亡妻的坟墓。松冈之下,亡人长眠地底,冷月清光洒满大地,这是一种 怎样孤寂凄哀的情景啊!身处此情此景之中的亡妻自然是悲痛难言,而念及此情此景的诗人亦不免肝肠寸断。作者将真挚而深沉的怀念之情,付诸于梦中的景物,更 让读者潸然泪下。

  以虚映实,虚中见实,是这首词在艺术表现上的 显著特色。梦是虚幻的、缥缈的,然而梦中人的感情却显得那么真挚、深沉,实实在在。或者可以说,正是因为借助于梦境的虚幻与缥缈,才格外地显得情真意切。 感情的表现,在梦前和梦中,前后一致;而随着入梦和梦醒,又一步步深化:死别相思苦;相思不见,无处话凄凉苦;积思成梦,幽梦话凄凉亦苦;梦醒而只剩得冷 月松冈,则更苦。全词凄婉哀伤,出语悲苦,真可说是一字一泪!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赏析四】

  这首感情深挚的悼亡词,作于宋神宗熙宁八年 (1075),时苏轼在密州(今山东诸城)任太守。序云:“乙卯正月二十日记梦。”乙卯即熙宁八年,题为记梦,实际是通过记梦来抒写对亡妻真挚的爱情和深 沉的思念。诗人十九岁娶王弗为妻,二人恩爱和睦,感情笃厚。,不幸的是王弗在她二十七岁时于汴京(今开封)去世,先葬于汴京西郊,次年归葬于故里四川眉 州。在这首词词中苏轼表达了对亡妻深挚的怀念之情。

  首句“十年生死两茫茫”,从夫妻十年生死相 隔,音容渺茫写起,十年来,阴阳相隔的夫妻,互相摇念,却无半点消息,可想而知作者凄哀至极的心境。十年,在短促的人生中,是一段漫长的途程。然而,岁月 的流逝,生活的变迁,都没有冲淡诗人对亡妻的一片深情,他不仅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她,而且思念之情,历时愈久而愈深、愈浓。茫茫“二字,表面写故去的妻 子,实际传达出作者无边的凄清和空虚的情怀。读此一句,仿佛听见了诗人对亡妻凄苦的告语:十年呵,夫妻日夜思念,却杳无音讯。生者和死者,一样情思,一样 哀绪。这里作者将无知作有知写,虽系虚空悬想,却更见夫妻二人生前感情之深,死后刻骨相思之切,以及相思而不得相见之痛。”两茫茫“所表现出的感情,凄 婉、沉痛,直笼罩全篇。

  ”不思量,自难忘“哀思万缕,盘结于心,解不开,亦拂不去,即便是不思量,亡妻的形象也时时地在脑际闪现 ,由此可见夫妻感情之深挚。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亡妻之坟在眉州,与诗人所在的密州远隔千里。千里之外,妻子孑然一身埋于孤坟,一人独卧泉下,该是何等的孤寂凄清。”无处话凄凉“一句,也写出了诗人自己的仕途坎坷、潦倒失意之情。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揣其语 气,这三句便是诗人在向亡妻诉说”凄凉“了:我们即使能够相见,看见我这般风尘满面、两鬓斑白的衰颓模样,也一定认不出来是我了。死生异路,怎能重逢?不 得重逢而切盼其重逢,设想其重逢,所以用了一个”纵使“。”纵使“表让步,其效果却是使感情的发展更逼近了一层,下面说相逢而不相识,这比之不能相逢,更 加使人不堪。”尘满面,鬓如霜“,寥寥数字,一位被生活折磨、受痛苦熬煎,风尘满面,两鬓如霜的诗人形象,栩栩如生地出现在我们的眼前。这里刻画的是外部 形象,却表现出丰富复杂的思想感情。熙宁四年(1071),苏轼因反对王安石变法,在朝中受到排挤打击,因而请求出任地方官,先是通判杭州,三年后又移知 密州。仕途坎坷,遭际不幸,转徙外地,艰辛备尝。可以说,跟妻子死别十年来的痛苦经历、感情,都含蕴在这六个字之中了。作此词时,苏轼年仅四十,说”鬓如 霜“不无夸张,但由此可见其生活之蹭蹬和心境之凄凉。


【赏析五】

  这首词,是北宋著名的豪放派词人苏轼,因梦见早逝的爱妻,而写下的一首千古传诵的悼亡词。

  东坡十九岁时,与年方十六岁的王弗结婚。王弗年轻美貌,侍翁姑恭谨,对词人温柔贤惠,恩爱情深。可惜恩爱夫妻不到头,王弗活到二十七岁就年轻殂谢了。东坡失去了这样一位爱侣,心中的沉痛、精神上的打击是可想而知的。熙宁八年(1075),东坡来到密州,这一年正月二十日,他梦见了爱妻王氏,于是便写下上面的这首词作。

  这首词是”记梦“,而且题记也明确写明了做梦的日子,故可以确认作者的”梦“是真实的,不是假托。说是”记梦“,其实只有下片五句是记梦境,其他都是抒胸臆,诉悲怀的。写得真挚朴素,沉痛感人。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这三句,单刀直入,概括性极强,感人至深。如果是活着分手,即使山遥水阔,世事茫茫,总有重新晤面的希望和机会; 而今,却是隔着生死的界线,死者对人间世事是茫然无知了,而活着的对逝者呢,不也是同样的吗?!恩爱夫妻,撒手永诀,时间倏忽,转瞬十年。人虽云亡,而过去美好的情景”自难忘“啊!可是为什么又要加上”不思量“呢?这并不矛盾,相反是加得好,因为真实!王弗逝世后的十年间,东坡因反对王安石的新法,政治上受压制,心境悲愤;到密州任后,又逢凶年,忙于处理政务,生活上困苦到食杞菊维持的地步,而且继室王润之(王弗堂妹)及儿子均在身边,哪能年年月月、朝朝暮暮都把逝世已久的妻子老是挂记在心上呢?不经常悬念,并不是已经忘却!十年忌辰,正是触动人心的日子,往事蓦然来到心间,久蓄心怀的情感潜流,忽如闸门大开,奔腾澎湃而不可遏止。如是乎有梦,是真实而又自然。想到爱侣的死,感慨万千。远隔千里,无处可以话凄凉,话说得沉痛。如果坟墓近在身边,隔着生死,就能话凄凉了吗?这是抹煞了生死界线的痴语、情语,所以觉得格外感动人。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这三句,又把现实与梦幻混同了起来,把死别后的个人的种种忧愤,包括在容颜的苍老、形体的衰败之中。这年东坡才四十岁,就已经”鬓如霜“了。明明她辞别人世已经十年之久了,却要 ”纵使相逢“,要爱侣起死回生,这是不可能的假设,感情是深沉也是悲痛的,表现了对爱侣的深切怀念,也把个人的变化做了形象的描绘,使这首词的意义又更加深了一层。

  对”记梦“来说,下片的头五句,才入了题。飘泊在外,雪泥鸿爪,凭借梦幻的翅膀忽然回到了时在念中的故乡。故乡,与爱侣共度甜蜜岁月的地方,那小室的窗前,亲切而又熟悉,她呢,容貌情态,依稀当年,正在梳妆打扮。夫妻相见了,没有出现久别重逢、卿卿我我的亲昵之态,而是”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无言“。包括了万语千言,表现了”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沉痛之感。如果彼此申诉各自的别后种种,相忆相怜,那将又从何说起啊?!一个梦,把过去拉了回来,但当年的美好情景,已不复存在。这是把现实的感受溶入了梦中,使这个梦境也令人感到无限的凄凉!

  结尾三句,又从梦境落到现实上来。”明月夜,短松冈“,多么凄清幽独的环境啊!作者料想长眠于地下的爱侣,在年年伤逝的这个日子里,为了眷恋人世、难舍亲人,也该会是柔肠寸断吧。

分页:1 2 3 下一页
诗词精选
对诗词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