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作文首页 > 诗词 > 宋词精选

“暮雨初收,长川静,征帆夜落。”柳永《满江红》全诗翻译赏析

小故事网 时间:2016-06-14 满江红(柳永)

【原文】

  暮雨初收,长川静,征帆夜落。临岛屿,蓼烟疏淡,苇风萧索。几许渔人飞短艇,尽载灯火归村落。遣行客、当此念回程,伤漂泊。

  桐江好,烟漠漠。波似染,山如削。绕严陵滩畔,鹭飞鱼跃。游宦区区成底事?平生况有云泉约。归去来,一曲仲宣吟,从军乐。


【译文】

  傍晚的落雨刚刚停止,桐江一片澄静寂静,远行的舟船在夜幕下船停帆落。江中的岛屿上,水蓼稀疏,雾霭淡漠;秋风吹拂芦苇,秋色萧萧,秋声索索。夜渐深渐黑,有多少渔家驾着小舟,匆匆赶回到村落中;江上的点点渔火,闪烁夜空里,映照江水中,在浓浓的夜色中向前飞行。渔船如飞“归村落”的景状,感染了远行在外的行客,令他思念起回家的路程,向往起家庭生活的温馨与乐趣,对这种漂泊生涯产生了深深的厌倦和忧伤。

  桐江醉人丽景扫尽昨夜忧愁。江上晨烟广漠,迷蒙如幻;江中碧波似染,江水绿如蓝;两岸峰峦如削,绿树凝滴翠,翠色欲上船;船过严陵滩,只见白鹭船尾飞翔,又见鱼跃船边。辛苦跋涉,游宦天涯,自己能干成什么事尼?醒悟,敬从先贤,学习陶潜,还是回去吧,况是早有此愿。归去把,还是王仲宣的《从军行》说得好,漂泊宦游太苦了。


【赏析一】

  宋仁宗景佑元年(1034年),困顿不堪的柳永更名柳永,终于科考及第,得中进士。时已鬓毛花白年过半百了。从此便踏上了羁旅游宦之旅。在任睦州(任所今建德梅城)团练推官。在游览(或由睦州赴余杭路过——在睦州一年后,又移任余杭)夜泊严陵滩时写作了此词。词中叹年岁已老,仕途蹭蹬,难有作为,思念家乡——汴京,故随生归隐思想。此后便写下了为数不少的归隐思想的慢词词篇。为此他也为慢词的发展起到了甚伟的作用。

  柳永的这首《满江红》是代表作之一,被选入《宋词三百首》。上片以雨后夜泊的萧瑟之情和渔人归家之乐景,反抒词人归思之情;下片写桐江山水美景,引发词人倦于游宦的心绪及渴望归隐的愿望;整首词抒发了词人对游宦生涯的厌倦和对归隐生活的向往之情。

  上片写夜泊时景,抒思归之情,点出伤漂泊感情基调,情景融合无隙,境界浑然。“暮雨初收,长川静、征帆夜落。临岛屿、蓼烟疏淡,苇风萧索。”四句写傍晚泊船桐江时的暮色:傍晚的落雨刚刚停止,桐江一片澄静寂静,远行的舟船在渐垂夜幕下的岸边船停帆落。江中的岛屿上,水蓼稀疏,雾霭淡漠;秋风吹拂芦苇,秋色萧萧,秋声索索。水蓼和芦苇都于秋天繁盛开花,可见时间是萧瑟的秋天;雨后的秋夜,本就使人感到清冷,“苇风萧索”四字,更带来丝丝凉意。以静态描写为主,景色的凄凉与词人心境的凄凉是统一的,景中蕴含着无限哀情。开篇就以凄清的气氛笼罩全篇。“几许渔人飞短艇,尽载灯火归村落。”两句词境由静态变为动态,写渔人归家之乐景:天渐黑夜渐浓,有多少渔家驾着小舟,匆匆赶回到村落中;那江上的点点渔火,闪烁夜空里,映照江水中,在浓浓的夜色中向前飞行。“尽载灯火”四字,点出渔舟夜归之神。这里以动态的描写的动,反衬出整个环境的静寂,因为只有静寂黑暗中,飞动的灯火才显得特别鲜明。满载而归的渔家的心情必是喜悦的,一个“飞”字和一个“尽”字,把渔人归家的喜悦表现得极具神韵,这又更加反衬出在外漂泊者的孤独和凄苦,这样很自然地过渡到结句。“遣行客、当此念回程,伤漂泊。”片后两句写主人公触景生情的归思之情:渔船如飞“归村落”的景状,感染了远行在外、单栖独宿的行客,令他思念起回家的路程,向往起家庭生活的温馨与乐趣,对这种漂泊生涯产生了深深的厌倦和忧伤。上片到此,终于明确点出了“伤漂泊”的感情基调,

  下片写昼行时景,叹飘零仕途,写出伤漂泊具体内涵,抒归隐之愿望,无限辛酸。“桐江好,烟漠漠。波似染,山如削。绕严陵滩畔,鹭飞鱼跃。”过片写晨起舟发所见之景:桐江醉人丽景扫尽昨夜忧愁。江上晨烟广漠,迷蒙如幻;江中碧波似染,江水绿如蓝;两岸峰峦如削,绿树凝滴翠,翠色欲上船;船过严陵滩,只见白鹭船尾飞翔,又见鱼跃船边。“鹭飞鱼跃”,写江上环境之清幽和万物的自适情趣,从而引发主人公对于对归隐闲适生活的向往和对游宦生活的厌倦情绪。江山美好,鱼鸟自由,渔家团聚,而主人公却是宦游成羁旅,四海为家,这是以乐景写哀情;“严陵滩”三字更是埋下伏笔,使下文“游宦区区成底事”之叹自然从肺腑流出。这六句,句短调促,对仗工整,语意连贯,从烟、波、山着笔,语简意丰,最是传神,写出了“三吴行尽千山水,犹道桐庐景清美”的意境。宋·黄升·《唐宋诸贤绝妙词选》评曰:“换头数语最工。”

  “游宦区区成底事?平生况有云泉约。”游钓台,拜严寺,缅怀古之圣贤;感身世,伤漂泊,喟叹自己一事无成。情绪一抑,兴起哀叹:辛苦跋涉,游宦天涯,自己能干成什么事尼?醒悟,敬从先贤,学习陶潜,还是回去吧,况是早有此愿。“云泉约”三字收缴上文,同时也启发下文,具有开合之力,“归去来、一曲仲宣吟,从军乐。”末尾即以渴望归隐的感叹作结:归去把,还是王仲宣的《从军行》说得好,漂泊宦游太苦了。在这“归去来”的悲叹声中,饱含着感悟和无限辛酸。

满江红


【赏析二】

  词作开始写傍晚泊船情景。词人写道:“暮雨初收,长川静,征帆夜落。” “长川”就是桐江,在今浙江中部,是钱塘江自建德县梅城至桐庐一段的别称。“帆”代之船。这几句的意思是说,暮雨刚停,桐江一片寂静,停着来来往往的船只。接着承接写道:“临岛屿,蓼烟疏淡,苇风萧索。” “萧索”是风吹芦苇之声。“蓼”即“水蓼”,“苇”即芦苇。这两种植物都于秋天繁盛开花,所以,这里也就暗示了时间是萧瑟的秋天。意思是说,江水是那样澄静,对面岛屿上,水蓼疏淡如烟,阵阵苇风,带来凉意。这里,词人静态地描写了雨后的秋夜,为词作营造了一种清冷的抒情氛围。

  接着词人以特写的镜头,在夜幕时分的江面为背景,写了渔人归舟的情景。手法上有静态转入动态。词人写道:“几许渔人飞短艇,尽载灯火归村落。” “几许”即多少之意。“短艇”即小船。意思是说,(天更加黑了)渔人们驾着小舟,匆匆回到村落中去,那舟上的点点灯火,闪耀夜空里,映照江水中,黑暗中向前飞行。其中的前一句中的“飞”字,不但表现出归舟之快,而且也表现出渔人喜悦的心情。后一句中的“尽载灯火”用得很妙,点出归舟时天空已经很黑暗,不得不点起灯火照明。面对着这一切景象,词人触景生情。所以,词人写道:“遣行客,当此念回程,伤漂泊。”“行客”即词人自指。“回程”指由原路回去。这几句的意思是说,词人看到渔人家庭的欢乐生活,愧疚自己为了功名不能与家人团聚,面对如此情景,回家的想法油然而生,为自己漂泊天涯伤感不已。

  下片是回叙白天旅途中之所见并抒发由此而生的感慨。首先写道:“桐江好,烟漠漠。波似染,山如削。绕严陵滩畔,鹭飞鱼跃。” 首先。“桐江好”。词人用的吴均《与朱元思书》“自富阳至桐庐,一百许里,奇山异水,天下独绝”的典故。“漠漠”即迷漫的样子。“严陵”即严子陵。严子陵是刘秀的同学。刘秀想请他做官,他最终还是辞去,隐居于富春山下。这几句是写词人一早醒来,看见船沿桐江而行,美丽景色使忧愁一扫而光,桐江上空,腾起一阵广漠浓密的晨雾,江中碧波似染,岸边峰峦如削,船过严子陵滩,只见白鹭船尾飞翔,鱼虾船旁跳跃。其中的“鹭飞鱼跃”,不但写江上环境之清幽和生物的自适情趣,而且引发词人对于游宦生活的厌倦情绪。所以,词人写道:“游宦区区成底事?平生况有云泉约。”“区区”即微小。“底事”即何事。“成底事”就是一事无成。意思就是说,游宦生涯既是如此,一生总是一事无成,与其这样,不如归隐于云山泉石。“云泉约”就是隐退山林的愿望。“云泉”即是隐士所居之处。正因为这样,词人最后写道:“归去来,一曲仲宣吟,从军乐。”“归去来”之“来”是语助词,加强感叹的语气,无义。源于陶渊明的《归去来兮辞》。“仲宣”即王粲(字仲宣,东汉末年著名文学家,“建安七子”之一。初仕刘表,后归曹操),曾作《从军行》。这里的“从军乐”,即指王粲《从军行》。词人借此代指对飘泊生活的怨恨和怀乡思归的心情。词作结尾以词人渴望归隐的感叹作结,不但意蕴深刻,而且得读者以极为开阔的想象空间,从而增强了词作的审美效果。

  在艺术上,首先,触景生情,寓情于景。其次,典故的运用,增强词作的含蓄性。再次,言简意赅,形象鲜明。


【赏析三】

  我们都知道,柳永一生,政治上极不得意,只做过余杭县令、盐场大使、屯田员外郎一类小官,死后由别人出钱埋葬,景况极为凄凉。《满江红》是柳永首创的调名,此调全用仄韵,宜抒悲壮情怀。柳永这首《满江红》写的就是厌倦仕途,渴望归隐的悲愤之情。全词如下:

  暮雨初收,长川静,征帆夜落。临鸟屿,蓼烟疏淡,苇风萧索。几许渔人飞短艇,尽载灯火归村落。遣行客、当此念回程,伤漂泊。     桐江好,烟漠漠。波似染,山如削。绕严陵滩畔,鹭飞鱼跃。游宦区区成底事?平生况有云泉约。归去来,一曲仲宣吟,从军乐。

  词首先就写了傍晚泊船情景,并以静态描写为主。词人首先写道:“暮雨初收,长川静,征帆夜落。临鸟屿,蓼烟疏淡,苇风萧索。” “长川”就是指桐江,今浙江中部,是钱塘江自建德县梅城至桐庐一段的别称。“萧索”是风吹芦苇之声。这几句的意思是说,天将暮时,又下起雨来了,雨一歇,夜幕就已降临,船泊江边,江水是那样澄静,对面岛屿上,水蓼疏淡如烟,阵阵苇风,带来凉意。其中,“水蓼”和“芦苇”都是在秋天繁盛开花的,这里借此暗示了时间就是萧瑟的秋天。因为雨后的秋夜,更使人感到清冷。

  词人接着写道:“几许渔人飞短艇,尽载灯火归村落。”这里,紧承上面而来,并由静态变为动态,写的是天更加黑下来,渔人们驾着小舟,匆匆回到村落中去;那舟上的点点灯火,闪耀夜空里,映照江水中,黑暗中向前飞行。其中的“几许”即多少之意。黑暗中,一切都看不见,惟见灯火闪烁,才知道这是渔舟。“飞”字很有意蕴,不但表现出渔人的喜悦心情,而且也暗示了词人漂泊的孤独和凄苦。这与马致远《天净沙·秋思》中所营造的“小桥流水人家”而“断肠人在天涯”氛围有异曲同工之妙。接着下句的“尽载灯火”也反衬出整个环境的静寂,也突出了飞动灯火的明亮。接着写道:“遣行客,当此念回程,伤漂泊。” “回程”指由原路回去。这几句的大意是说,因为渔人的家庭生活的欢乐,使作者更加感到自己的漂泊之苦,渴望结束这种羁旅行役生活,回去享受家庭生活的乐趣。

  过片写道:“桐江好,烟漠漠。波似染,山如削。”这几句,不但对仗工整,而且语意连贯,真可谓语简意丰,十分传神。意思是说,桐江上空,腾起一阵广漠浓密的晨雾,江中碧波似染,岸边峰峦如削。这是词人一早醒来,见船沿桐江再向前行时候,被美丽景色所吸引,忧愁一扫而光。所以,人接着写道:“绕严陵滩畔,鹭飞鱼跃。”船绕过子陵滩,只见白鹭船尾飞翔,鱼虾船旁跳跃。这里的“鹭飞鱼跃”,属于细节描写。这不但写江上环境之清幽和生物的自适情趣,更为重要的是这样的“鹭飞鱼跃”的自由生活引发词人对游宦生活的厌倦情绪。词人接着写道:“游宦区区成底事?平生况有云泉约。”“区区”在此就是跋涉辛苦。“成底事”就是一事无成。也就是说,游宦生涯跋涉辛苦有一事无成,自然就产生归隐于云山泉石之间的想法。于是说:“归去来,一曲仲宣吟,从军乐。”这里的“归去来”中的“来”,是语助词,加强感叹的语气,无义。“从军乐”即指王粲《从军行》,词人借此代指对飘泊生活的怨恨和怀乡思归的心情。“仲宣吟”中的仲宣指的是王粲。王粲,字仲宣。王粲也是个怀才不遇而郁郁不得志常常在“仲宣楼”攻书作诗诸如《登楼赋》。词人柳永他们来表现自己渴望归隐的情怀。

满江红


【赏析四】

  这首诗在艺术上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

  首先,结构严谨

  这首词从晚上泊舟写到当时的心绪,再从白天忆舟行写到日后的打算。这样,层层铺垫,脉络清晰多变,步步深入,表现出严谨的结构。

  其次,情景交融

  这首词上片前部分写景,后部分抒情,在下片的前部分写景,后部分抒情。情景兼融,表现出委婉曲折、荡气迴肠的特点。

  再次,运用典故

  词作的最后几句中,连续运用了两个典故,形象而含蓄地表现了词人的思想情感。


【赏析五】

  这首词中,柳永首创《满江红》调名,此调全用仄韵,宜抒悲壮情怀。柳永这首词写的就是厌倦仕途,渴望归隐的悲愤之情。

  “暮雨初收”几句写的是,天将暮时,又下起雨来了,雨一歇,夜幕就已降临,船泊江边,江水是那样澄静,对面岛屿上,水蓼疏淡如烟,阵阵苇风,带来凉意。“长川”即桐江,今浙江中部,是钱塘江自建德县梅城至桐庐一段的别称。水蓼和芦苇都于秋天繁盛开花,可见时间是萧瑟的秋天;雨后的秋夜,更使人感到清冷。“萧索”是风吹芦苇之声。这几句写傍晚泊船情景,以静态描写为主。

  至“几许渔人飞短艇”始,词境由静态变为动态,写的是天更加黑下来,渔人们驾着小舟,匆匆回到村落中去;那舟上的点点灯火,闪耀夜空里,映照江水中,黑暗中向前飞行。“几许”犹云多少。黑暗中,一切都看不见,惟见灯火闪烁,才知道这是渔舟,“尽载灯火”四字,点出渔舟夜归之神。这里的动,反衬出整个环境的静寂,因为只有静寂黑暗中,飞动的灯火才显得特别鲜明。渔人带着一天的劳动果实回到家中,心情是喜悦的,“飞短艇”的“飞”字,就表现出他们的喜悦心情,这又更加反衬出外漂泊者的孤独和凄苦,这样很自然地过渡到“遣行客,当此念回程,伤漂泊”三句。“回程”指由原路回去。渔人的家庭生活的欢乐,使作者更加感到自己的漂泊之苦,渴望结束这种羁旅行役生活,回去享受家庭生活的乐趣。整个上片分为两段,前半段写景,后半段抒情,情景之间融合无隙,境界浑然。

  过片几句,句短调促,对仗工整,语意连贯,从烟、波、山着笔,语简意丰,最是传神。写的是词人一早醒来,见船沿桐江再向前行,美丽景色使忧愁一扫而光:桐江上空,腾起一阵广漠浓密的晨雾,江中碧波似染,岸边峰峦如削;船过严子陵滩,只见白鹭船尾飞翔,鱼虾船旁跳跃。“鹭飞鱼跃”,亦写江上环境之清幽和生物的自适情趣,从而引发作者对于游宦生活的厌倦情绪。“游宦”二句,情绪一抑,兴起哀叹。“区区”有跋涉辛苦之义:“成底事”就是一事无成。游宦生涯既是如此,自然便兴起归隐于云山泉石之间的意念,况是早有此愿。看到这桐江的美丽景色,缅怀古代的严光,这种想法变得更加强烈,所以末尾即以渴望归隐的感叹作结。“归去来”之“来”是语助词,加强感叹的语气,无义。

  “从军乐”,即指王粲《从军行》一诗,因为平仄、要求,故改“行”为“乐”,用以代指作者对飘泊生活的怨恨和怀乡思归的心情。柳永一生,政治上极不得意,只做过余杭县令、盐场大使、屯田员外郎一类小官,死后由别人出钱埋葬,景况极为凄凉。这“归去来”的悲叹声中,实饱含着无限辛酸。整个下片是回叙白天旅途中之所见并抒发由此而生的感慨。

  这首词抑扬有致的节奏中表现出激越的情绪,从泊舟写到当时的心绪,再从忆舟行写到日后的打算,情景兼融,脉络清晰多变,感情愈演愈烈,读来倍觉委婉曲折、荡气回肠。可见柳永不愧是一位书写羁旅行役之苦的词中高手。

分页:1 2 3 下一页
诗词精选
对诗词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