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作文首页 > 诗词 > 宋词精选

“乍暖还轻冷,风雨晚来方定。”张先《青门引》原文翻译与赏析

小故事网 时间:2016-06-24 青门引(张先)

【原文】

  乍暖还轻冷,风雨晚来方定。庭轩寂寞近清明,残花中酒,又是去年病。

  楼头画角风吹醒,入夜重门静。那堪更被明月,隔墙送过秋千影。


【译文】

  乍暖的天气还透着丝丝微寒,一天风雨到傍晚才消停。庭院里空荡寂静又快到清明,对着落花醉酒酣饮,这伤心病痛像去年一般情境。

  晚风吹送城楼画角把我惊醒,入夜后重门紧闭庭院更宁静。哪里还能再忍受溶溶月光,隔墙送来少女荡秋千的倩影。


【赏析一】

  这首词借景抒情,是作者因为孤寂而触景怀人的作品,表达了自己满腔的愁苦。

  上片写作者春日的感怀。第一句寥寥五个字,准确地写出了天气的变化,“乍暖”是由冷到热,“还”则又由热到冷,两次转折,三种状态,语度乐之丰富令人钦佩,足见作者观察力之强。“寂寞”明是写景,其实更是言情。“残花”句怜花自怜,写人与花同病相怜,尽显凄凉落寞。“花”因“风雨”而残,“人”由“寂寞”而醉。最后一句写明“寂寞”的程度:这寂寞并非一日,而是病已经年,岁岁如此,有增无减!

  下片写清醒后的情怀。第一句从听觉和触觉两个方面写当时的感受,角声凄凉,晚风微冷,惊醒醉酒人,。一指如果没有这角声和冷风自己很可能还不会醒,二指忽然惊醒,刹那间感到角哀、风冷,原是被愁绪深埋才会如此啊。“入夜重门静”写夜景,重门寂寥,作者心中肯定更加萧然、凝重。最后两句写感怀深沉,又岂是重门所能阻隔,旧日的秋千还在,可人已形单影只,有难挨的寂寞、有深沉的思念,此情此景,人何以堪!

  这首词情景交融,作者调动多种身心感受,并且把它们有机地融合在一起,共同营造出一种凄凉伤感的氛围,把心中的情感表现向深沉含蓄!

青门引


【赏析二】

  这是一首伤春之作。将近清明,乍暖还寒,风风雨雨,百花摧落。从黄昏时的风雨初定到月明之夜,词人因寂寞伤春而醉酒,这“病”跟“去年”一样,可想见明年的情怀。淡淡写来,极尽沉痛哀伤索寞。

  上阕从大处着眼,下阕从细节落笔。“楼头画角风吹醒”,语言奇特,含无限思绪。醒后正凄凉难耐,谁知明月照在隔墙院落,将那充满青春活力的秋千之影又送入眼帘。这正是词人倍感孤独的主要原因。触物感怀,伤春恋旧,多愁善感,意味隽永。


【赏析三】

  此为春日怀人之作。词中所写时间是寒食节近清明时,地点是词人独处的家中。

  全词抒写了词人感于自己生活孤独寂寞,因外景而引发的怀旧情怀和忧苦心境。上片起首两句,写词人对春日里天气频繁变化的感受。“乍暖”,见出是由春寒忽然变暖。“还”字一转,引出又一次变化:风雨忽来,轻冷袭人。轻寒的风雨,一直到晚才止住了。词人感触之敏锐,不但体现在对天气变化的频繁上,更体现在天气每次变化的精确上。天暖之感为“乍”;天冷之感为“轻”;风雨之定为“方”。遣词精细确切,暗切微妙人情。

  人们对自然现象变换的感触,最容易暗暗引起对人事沧桑的悲伤。“庭轩”一句,由天气转写现境,并点出清明这一气候变化多端的特定时节。至此,这“寂寞”之感就进而属于内心的感受了。歇拍二句,层层逼出主题:春已迟暮,花已凋零,自然界的变迁,象喻着人事的沧桑,美好事物的破灭,种下了心灵的病根。此病无药可治,唯有借酒浇愁而已,但醉了酒,失去理性的自制,只会加重心头的愁恨。更使人感触的是这样的经验已不是头一遭。去年如此,今年也不例外,“又是去年病”点明词旨。过片承醉酒之后而来。“楼头画角风吹醒”,画角:古代军中吹的乐器。兼写两种感觉。凄厉的角声,轻冷的晚风,使酣醉的人清醒过来。黄蓼园评云:“角声而曰风吹醒,醒字极尖刻。”(《蓼园词选》)这一个“醒”字,表现出角声晚风并至而醉人不得不苏醒的一刹那间反应,同时也暗示酒醉之深和愁恨之重。伤心人被迫醒来自是痛苦不堪,“入夜”一句,即以现境象征痛苦的心境。夜色降临,心情更加黯然,更加沉重。而重重深闭的院门更象喻着不得开启的心扉。结句指出重门也阻隔不了触景伤怀,溶溶月光居然把隔墙的秋千影子送了过来。黄蓼园对此句也甚为激赏:“末句那堪送影,真是描神之笔,极希微窅渺之致。”(《蓼园词选》)月光下的秋千影子是幽微的,描写这一感触,也深刻地表现词人抑郁的心灵。“那堪”二字,重在揭示为秋千影所触动的情怀。此词用景表情,寓情于景,“怀则自触,触则愈怀,未有触之至此极者”(沈际飞《草堂诗余正集》)。尤其是词之末句,写人却言物,写物却只写物之影,影是人,人又如影之虚之无,确实写出了隽永的词味。总之,张先词艺术上的含蓄和韵味,在此词中得到了充分体现。

青门引


【赏析四】

  黄蓼园《蓼园词选》云:“落寞情怀,写来幽隽无匹,不得志于时者,往往借闰情以写其幽思。”这首词抒写的是暮春时节所产生的孤独寂寞的情怀。上阕起句突兀,感觉细致体贴,切入角度恰当巧妙。“乍暖还轻冷”,既交代季节特征,又暗示作者的情绪与感慨。“风雨晚来方定”,既指某日特定的天气情况,又将前句表述的情形具体化。暮春时节,最让人伤感:凋花落红,“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接下去,作者并未写惆怅心情情境的原因,而是进一步将季节和自己落魄的表现具体化和强化。近清明,是具体季节,因“寂寞”而“残花中酒”,而是“又是去年病”。忧愁何其深远:在凄风冷雨的清明时节,何止现在才孤单寂寞、愁绪难遣,而是多年如此。

  在上阕渲染铺垫的基础上,下阕渐渐道出“怀人”这一伤春缘由。但作者的巧妙和高超之处在于并未点明所怀之人的任何具体情况,足以“隔墙送过秋千影”含蓄表述,给读者无限遐想和回味的空间。本想于醉中解脱,却被画角惊醒,凄风吹醒。结句“那堪”一词道出心中最痛之处:物是人非。秋千仍在,秋千影仍在,人儿却不知身在何处,影在何方,黄蓼园激赏曰:“甬声而日风吹醒,‘醒’字极尖刻。末句那堪送影,真是神描之笔。”思而不见其面,睹物伤怀,难以言表。

  纵观全词,作者结合触觉(暖、冷)、听觉(画角)与视觉(残花、明月、秋千影)来表达感情,含蓄蕴藉。


【赏析五】

  《青门引》是张先的伤春怀旧之作。词写清明将近,乍暖还寒,风风雨雨,百花摧落。从风雨初定的黄昏到月明之夜,词人因寂寞伤春而醉酒,这“病”跟“去年”一样;去年如此,今年又是如此。愁与年增,情何以堪。词中所写时间是寒食节近清明时,地点是词人独处的家中。全词抒写了词人感于自己生活孤独寂寞,因外景而引发的怀旧情怀和忧苦心境。淡淡写来,极尽沉痛哀伤索寞。触物感怀,伤春恋旧,多愁善感;构思别致精巧,丽辞腻声,含蓄宛转,意味隽永,表现出张词的特殊风格。该词《草堂诗余》题作“怀旧”,另《花庵词选》又作“春思”。

  上片写春思,从大处着眼,淡淡写来,极尽沉痛凄哀。“乍暖还轻冷,风雨晚来方定。庭轩寂寞近清明,残花中酒,又是去年病。”乍暖还轻寒时候,凉风冷雨直到傍晚才停,曲栏长廊中尤显寂寞冷清。唉,已近清明时节了,怎会有如此天气!地上残花败絮,几上凉肴冷酒,醉中更愁。这是去年种下的老病,此时又重现此地此境。

  起首两句写对春天的感触。“乍暖”,见出是由春寒忽然变暖。“还”字一转,引出又一次变化:风雨忽来,轻冷袭人。轻寒的风雨,一直到晚才止住了;天暖之感为“乍”;天冷之感为“轻”;风雨之定为“方”。写出了作者对“春天”既敏锐又精确的感触。遣词精细确切,暗示着冷暖自知的意蕴,暗切着微妙人情况味。人们对自然现象变换的感触,最容易暗暗引起对人事沧桑的悲伤,尤其是“春天”。李清照·《声声慢》说“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也正是此意。后两句由天气转写环境,层层逼出主题:春已迟暮,花已凋零,自然界的变迁,象喻着人事的沧桑,美好事物的破灭,种下了心灵的病根。去年如此,今年又是如此。愁与年增,情何以堪!这里的“病”字,承上“中酒”而来,不但是醉酒,亦有伤春、伤别、怀旧之意。如说前两句所写种种感触,还是属于体感的话;那么,这两句所写的寂寞之感就进而属于心感了。怀旧伤今,已见于言外。

  下片为怀旧,从细节落笔,语言奇特,深含无限相思。“楼头画角风吹醒,入夜重门静。那堪更被明月,隔墙送过秋千影!”空中轻冷晚风阵阵,城头凄厉画角嘶鸣。酣醉人惊醒,醉乡中也不能让你得到宁静。重重院门深闭,庭院中更加寂冷。月上柳梢夜色静,黯然销魂心难平。更堪那清冷月光,隔墙送过秋千影!

  换头承“中酒”之后而来。凄厉的角声,轻冷的晚风,把酣醉人吹醒,醉梦中也得不到清静。黄蓼园在其《蓼园词选》中评云:“角声而曰风吹醒,‘醒’字极尖刻。”“吹”字也尖刻。一个“醒”字,表现出角声晚风并至而醉人不得不苏醒的一刹那间反应,同时也暗示酒醉之深和愁恨之重。角声催醒不曰惊而以风吹之“吹”兼写,这一个“吹”字便沟通了角声之惊耳与晚风之刺肤的不同感觉。伤心人被迫醒来其痛苦不堪之状可想而知。“入夜”一句,即以现境象征痛苦的心境:夜的降临,象征深陷于苦寂之中词人心情的更加黯然、沉重。而掩闭的“重门”更象喻着不得开启的心扉。结二句更指出重门也阻隔不了触景伤怀:溶溶月光隔墙送过秋千影,更令人回念起那若干美好的往事。黄蓼园对此句也甚为激赏:“末句那堪送影,真是描神之笔,极希微窅渺之致。”月光下的秋千影子是幽微的,描写这一感触,也深刻地表现词人抑郁的心灵。“那堪”二字,重揭示为秋千影所触动的情怀。至于是不是所怀者竟与秋千有不解之缘,并未道破,这就愈增尾声幽渺的意味。

  总之,贯串这首词的是双管齐下描写触物与感怀。通过视觉、听觉以至肤感等作种种敏锐尖新的描写,暗示了人物多愁善感的心情。由于以层层感触及暗示造境,故词境层层翻进,终至极希微渺之致。沈际飞《草堂诗馀正集》对这首词的表现特征,作了相当准确的概括。

  南宋词人吴文英有一首《风入松》与张先这一首《青门引》很有相似之处。“听风听雨过清明,愁草瘗花铭。楼前绿暗分携路,一丝柳、一寸柔情。料峭春寒中酒,交加晓梦啼莺。……黄蜂频扑秋千索,有当时、纤手香凝。惆怅双鸳不到,幽阶一夜苔生。”听着凄寂的风声,听着孤苦的雨声,我独自寂寞地过着清明。眼前的繁草和落花,满怀的忧愁很难使我提笔草写出葬花的词篇。楼前这绿荫浓暗院径上,就是昔日我俩依依惜别的地方,当中的片片树叶、缕缕柳丝,都寄托着我们的寸寸柔情。在这乍暖还寒的春寒中,我灯下独酌,御寒消愁,想借几分醉意到梦中去与佳人的重逢。梦境杂沓,却又被这黄莺交杂的啼鸣惊醒了我的晓梦。……看见蜜蜂频频扑向那静静的秋千,我在想,秋千的绳索上似乎还有你纤手紧握时凝留下的芳香。我是多么怅惘伤心啊,院中再也见不到你的倩影。你的离去,使那幽寂的空阶上,一夜之间就长出了青青的苔藓。

分页:1 2 3 下一页
诗词精选
对诗词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