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作文首页 > 诗词 > 宋词精选

周密《曲游春》原文翻译与赏析

小故事网 时间:2016-07-01 曲游春(周密)

【原文】

  禁苑东风外,飏暖丝晴絮,春思如织。燕约莺期,恼芳情偏在,翠深红隙。漠漠香尘隔。沸十里,乱弦丛笛。看画船,尽入西泠,闲却半湖春色。

  柳陌。新烟凝碧。映帘底宫眉,堤上游勒。轻瞑笼寒,怕梨云梦冷,杏香愁幂。歌管酬寒食。奈蝶怨,良宵岑寂。正满湖,碎月摇花,怎生去得?


【译文】

  禁苑外西湖东风劲吹,暖日晴空飘扬游丝落絮,春光引人芳思如织。莺燕软语呢喃密约幽期,撩人的芳情美意偏偏在,翠阴的深处红花的间隙。湖岸上漠漠香尘弥漫,十里西湖沸腾处处扬琴响笛。看一艘艘画船驰入西泠,竟然闲废了一半西湖春色。

  垂柳的湖堤小路,新烟弥漫树荫凝成翠碧。掩映着车帘里的秀眉佳人,还有男子在堤上策马游览。淡淡黄昏笼罩着轻寒,真怕梨花夜梦凄冷,芳香的杏花被愁云遮蔽。在歌声管乐中度过寒食节,怎奈蝴蝶却埋怨良宵岑寂。此时满湖都是月光摇荡落花碎影,如此美景叫我怎忍离去?


【赏析一】

  周密写西湖之春,实在处、热闹处尽显美丽,而写虚静空灵处更称美绝。闲却的半湖春色和“碎月摇花”的宁静夜景更使人神往。也只有日暮游人散尽,才使词人得以体会到“轻暝笼寒,梨云梦冷,杏香愁幂”境界。极热闹与极清冷,相反相成,两相衬映,是这首词的写作上的一大特点。欧阳修《采桑子》写颍州西湖暮春:“笙歌散尽游人去,始觉春空。垂下帘栊,双燕归来细雨中”,写春空写得比较明显,这首词却含蓄隽永,显示出南北宋词的不同之处。

  周密用字甚精,“忾暖丝晴絮”、“乱弦丛笛”、“轻暝笼寒”、“碎月摇花”,写景色细致入微,也反映了词人心理上的不同感受。但由于是和韵的关系,所以“翠深红隙”、“杏香愁幂”,用字虽新奇,却稍显凑合趋就。

  这首词全是从词人心目中写同的。首先是写眼中整个清明景色与自己的春思情愫,其次就是十里湖面画船笙歌繁华喧闹景象,词人自己的特殊感受和遐思也融汇其中。逐渐写出游人散去,“暝色赴春愁”,又着重写寂静清幽的西湖夜色,前后映照,层次分明,时间、空间在不断移换,这种多彩多变的写法令人耳目一新击案叫绝。

周密


【赏析二】

  本词的写作特点是既极写热闹,又极写冷清,两者相辅相成、互相映衬。

  词人笔下的西湖春景,实在、喧嚣热闹之处风光无限,虚幻、幽静轻灵之处更是美不可言。“闲却”的半湖春色,“碎月摇花”的清幽夜色令人向往;日暮人散后“轻暝笼寒,怕梨云梦冷,杏香愁幂”的凄美之境更引人遐思。全词先写所见清明前后的西湖春色和自己的春日思绪,再写西湖画舫笙歌热闹繁华的景象,其中融入了词人的感受和想象,之后又写人散日落后“螟色赴春愁”的凄美,最后着力写岑寂的西湖夜景。全词前后呼应,脉络清晰,时空不断移转,这种变幻多姿的写法让人叹绝。


【赏析三】

  这是一首记游之作,笔致极工丽。初就湖上风光写起:“禁苑东风外,飏暖丝晴絮,春思如织。”“飏”字承“东风”来。“暖丝晴絮”带出春风骀荡、明媚和暖的气氛,撩拨人心,惹动春思。“春思”句兴起游湖之念,转进一层。莺歌燕舞,华繁锦族的盛景,用“燕约莺期,恼芳情偏在,翠深红隙”两句写出,却别有意趣。“约、期、恼”都是用的拟人手法,显得十分活泼而娇媚。不道春深,却说“翠深红隙”,又艳美,又工巧。“漠漠”句写花香之浓,游人之众,全用侧笔。“沸十里、乱弦丛笛”,状湖上笙歌之盛。“沸、乱、丛”三字颇能传神,把此伏彼起、沸沸扬扬的歌管弦奏渲染得淋漓尽致。煞拍两句复写湖上游舫,酷肖当日之状。《武林旧事》载:“都城自过烧灯,贵游巨室皆争先出郊,谓之探春,至禁烟为最盛。两隄骈集,几于无置足地,水面画楫,栉比如鱼鳞,亦无行舟之路。歌欢箫鼓之声,振动远近,其盛可以想见。若游之次第,则先南而后北,至午则尽入西泠桥里湖,其外几天一舸矣。弁阳老人有词云:‘看画船、尽入西泠,闲却半湖春色。’盖纪实也。”观词前小序亦知作者颇得意于末句。此句妙处唯在“闲却”二字。湖面忽由喧闹变为宁静,却在静谧中悄悄漾起怡人的涟漪,这是多么富于美感的境界啊!

  换头以“柳陌”绾结上片之“丝、絮”,写堤上男女之游乐。一个“映”字带出绿色长堤上游人的倩影英姿和其喜洋洋的神态。从篇首至此,写的是中午前后湖上情景,以下由薄暮而入夜,次第井然。“轻暝笼寒,怕梨云梦冷,杏香愁幂”。诗人对“梨云”、“杏香”的关切,正衬托出花儿的娇嫩可爱,其效果远非正面描写可比拟。“轻暝”句也暗示了晚寒人归,湖上清寂之意。用笔欲落不落,以“云”字状梨花之淡,“幂”(犹幂幂,深浓貌)字言红杏之繁,以“轻”、“笼”写薄暮之袭人,皆透细中边,妙造毫颠之句。前面着一“怕”字,写出词人对花事之护惜深情,确乎是才人伎俩。接下来,在上下文的悄寂氛围中插入“歌管酬寒食”一句,乍看似乎有些突兀,又不谐和。细细玩味,大约有两点用意。揭出游春之旨及节令,此其一。以歌管之繁盛映衬夜晚之清静,愈见静的程度之深,此其二。第二点尤其重要。物事之动态容易摹写,其静态却难以刻画,故须借动写静,方得其真。下面一句又借“蝶怨”写良宵之岑寂,是复笔重描。由蝶怨清冷孤寂,翻出作者意欲夜游之想,是委曲的反写之法。篇末二句静中微动,以湖月空濛的奇幻境界作结。写夜晚之景,盖尽为想象之辞。自想象而向往,遂有“怎生去得”之语。“怎生”,怎么、设法之意。这句与词首“春思”句照应,含依依不舍之情。全词意境清丽,设语工炼,是记游词中的名篇佳作。

周密


【赏析四】

  本篇描写了清明节前后西湖游春的盛况,极写当年西湖游览的赏心乐事。全词写景如绘,辞采艳丽,意境清俊,是一幅难得的西湖游乐图,为记游词之名篇。

  上片开篇三句由“禁苑”春光引出“春思”。“禁苑”,指宫苑。东风由宫苑吹到西湖之上,游丝柳絮随风飞扬。这画面充满了生机,怎能不惹起人们的春思。再者,“丝”、“思”,“絮”、“绪”,谐音双关,言丝絮飞扬,即谓人们的春思萌动。又因“丝”、“絮”可纺织,三句言“春思如织”,确是妙结。开篇与欧阳修《春日西湖寄谢法曹歌》“西湖(此是许州西湖)春色归,春水绿于染。……参军春思乱如云,白发题诗愁送春”的诗意相同。“燕约”三句承接“春思”一句写西湖岸景,有声有色,富有情趣。树绿花开,燕莺争鸣,春意盎然,于耳闻目见中表现词人的爱春之情。以上六句情景交融,极写清明西湖春色。“漠漠”以下六句转写岸上游人和湖中画舫。“漠漠”两句写清明节的欢乐盛景。“香尘”,尘土;“隔”,阻隔。城中游人太多,以至于扬起的尘土几乎笼罩了整个城市上空,而歌欢箫鼓之声更是远近皆闻,入耳如沸。在热闹已极的两句后,词人笔势陡转,写下了极其清冷的“看画船、尽入西泠,闲却半湖春色”两句。其中,“闲却半湖春色”一句是词人最为得意的名句。“闲却”,不是词人为游人们未能欣赏到这“半湖春色”而叹惋,而是为自己得以闲心纵赏半湖春色而庆幸,也包含了爱春、惜春的意思。这两句既表现了词人闲适的审美情趣,又是词人对当时湖上景象的真实记录。据《武林旧事》记载,上片中叙述的热闹场面均为当天上午之事,到中午以后,湖中画舫都驶入内西湖中,这时外西湖上“几无一舸”。

  下片换头转写岸上情景。上片结句说画舫尽入内湖,湖面清静,岸上的游人便突现出来,词人写他们一来是对游湖场景描写的补充,二来也是对游湖主体——湖中画舫的衬托。湖岸上染柳烟浓,一片新碧。碧色的柳烟中映现着车帘下的“宫眉”(女子)和马鞍上的“游勒”(男子)身影,景色朦胧而人物清晰,画面生动有致。“轻暝笼寒”三句笔锋再转,写日暮时景。夕阳西下,湖上生凉,游春之人纷纷四散离去。西湖寂寞,春也寂寞,只怕这素雅的梨花、清香的杏花也会因寂寞而凋落。王昌龄《梦看梨花云歌》中有“梦中唤作梨花云”一句,《高斋诗话》认为本词中的“梨云”一词出自王诗,词人用此词代指梨花、梨云梦,即言梨花或人的香美之梦。词人的《浣溪沙》中“梨云如雪冷清明”一句,也同样是写暮春时节景色的。这三句写春残,语言清婉灵动。对游春活动的叙写至“歌管酬寒食”句结。“酬”,结束之意。寒食、清明两节前后只差一二日,这两节活动一般接连进行,因此不必将界限分得特别明确。“奈蝶怨、良宵岑寂”一句,表达了词人对游春活动的怀恋之情。这里借写蝴蝶怨情,尽言人感受到的热闹之后的冷清。节日在管乐声中结束了,那在花间飞舞的蝴蝶也心生幽怨,如此美好的夜晚却这般孤寂冷清,实在辜负了这良辰美景。这里宕开一笔,写游人离去后词人的寂寞感似乎得以消减。结尾几句写词人对西湖清幽夜色的眷恋,用笔清丽空灵。风过湖面生涟漪,月摇影碎,如此美景叫人怎忍离去?可见,词人并不喜欢游人满市的喧嚣热闹,他真正爱的是这幽静的西湖春色,惜的是即将消逝的春天。这几句与上片结句“看画船、尽入西泠,闲却半湖春色”遥相呼应。


【赏析五】

  这首词描写寒食节前后西湖游春的盛况。极写当年西湖游览的赏心乐事。起笔由宫苑春光引出“春思”,接下来写湖波花丛撩拔人的赏春之情。又以纪实之笔,描写出西湖春游的热闹景象。下阕写堤上游人,鞍上公子,宝车佳人,更将西湖夜景和盘托出。但春色是观赏不尽的,月影入湖,浆动水溅,游兴不衰,引出末句“怎生去得”,呼应开头“春思”,心中无限惆怅,对西湖春色的钟情表露无遗。全词意象清丽,用语凝炼,为游记词中精品。

  词首三句,“禁苑东风外”是说春风由宫苑吹到西湖:“忾暖丝晴絮”,柳絮如游丝般飘扬,起让人感到一丝暖意——丝和思,絮和绪,是谐音双关语,即惹起人们春日的思绪,同时丝和絮又是可以纺织之物,因而说“春思如织”用法巧妙令人击节。欧阳修《春日西湖寄谢法曹歌》:“西湖(此是许州西湖)春色归,春水绿于染。……参军春思乱如云,白发题诗愁送春”,意思与之相同。“织”千丝万绪交织一起,难以名状。“燕约莺期,恼芳情、偏在翠深红隙”,“恼”,撩拨之义,承接春思一句。看树底花间,莺燕婉转,撩起自己对春之爱怜,这正是词人的游春之愿。以上几句融情于景,几写尽清明时节西湖春色。下面转入写游人特别是游船。

  “漠漠香尘隔”,是写红尘带着香气笼罩着西湖。韦庄《河传》:“香尘隐映,遥望翠槛红楼。”张先《谢池春慢》:“尘香拂马,逢谢女城南道。”二诗词可作参证。诗词中惯以香尘指代士女出游景象。“隔”,言香尘之盛,几以隔障。“沸十里乱弦丝笛”,“歌欢箫鼓之声,振动远近”,却是入耳如沸。两句反映出南宋都城节日的欢庆热闹的场面。在极热极闹之时,词人却笔锋突转,写出“看画船尽入西泠,闲却半湖春色”的极冷极清之句。依《武林旧事》所述,此时日已至午。以上之热闹,是午前情事。至午后画船尽入里西湖,外西湖“几无一舸”。“闲却半湖春色”,是词人极得意之句。此句是“纪实”,词人自己的审美情趣也尽在其中表露。此“半湖春色”之“闲却”,不是为游春的如云士女而惜,却是为自己的得以从容赏析湖边春色而庆幸,包含词人真正的爱惜春天之情。

  随后转笔写湖堤上情景。上结既已说了画船尽入里湖,湖面闲却,湖堤上游上便突现出来,写他们,既是时游湖场面的补写,又是对湖上画船的衬笔。堤上杨柳成阴,烟霭笼罩,一片新碧。游赏的士女们香车宝马,极尽情致,柳如烟车帘里的女子宫眉和马背上的少年身影,时隐时现,景色朦胧而清晰,画图别致。接下突然转写日暮:“轻暝笼寒,怕梨云冷,杏香愁幂。”游人渐散,暮烟生于湖上,西湖寂寞,春亦寂寞,只恐梨花之美如梦一般消逝,杏花之香被将射之愁所笼罩。《高斋诗话》认为梨花云一语出于王昌龄“梦中唤作梨花云”诗句,词人多用梨云代表梨花,梨云梦,指梨花或人的香美的梦。苏轼《西江月》:“高情已逐晓云空,不与梨花同梦。”刘学箕《贺亲郎》:“回首春空梨花梦”,也是指梨花由盛由衰,“梨云梦冷”可兹参证。周密另有《浣溪沙》词云“梨云如雪冷清明”,也反映这种季节景色。这几句写春残的用语冷峭动人。

  “歌管酬寒食”一句总结全天的赏游活动。寒食、清明时节连近,游事亦相接,界限不必截然分开。节日在歌管声中渐渐消逝,无限追之情“奈蝶怨良宵岑寂”来表现。此处是借蝶怨写人所感到的热闹后的凄清,飞绕花丛,翩翩而舞的蝴蝶也怨这样好的夜晚却太寂寞了。这里拓开一笔,似乎减轻了游人散后句人心情的寂聊无奈。最后用清雅飘逸的笔写他对人静后西湖夜色的留恋,说:“正满湖碎月摇花,怎生去得!”满湖风动涟漪,碎月层叠,似花簇摇风,——怎能在这西湖最美的时刻离去呢?词人的审美情趣是深爱宁静的西湖春色的,并不喜欢游人的喧器热闹,而且珍惜将要过去的春天。这两句正和上片“看画船尽入西泠,闲却半湖春色”遥相照应。

分页:1 2 3 下一页
诗词精选
对诗词的表态